第一卷 第十一章 養雞場門口的小學生

  我腦子一“嗡”,詫異地望著這馬尾少女,脫口而出:“你怎么會認識我?”

  馬尾少女笑吟吟地打量了一番我,一邊看一邊笑,說這個世界還真的是有些小啊,我就是路過,隨手救了一人,都能跟那個臭陸左扯上關系。哦,對了,你不認識我,不過我卻認得你——你叫做陸言,晉平縣大敦子鎮亮司村的人,你有一個遠方堂哥叫陸言,是大敦子鎮的人,另外你還有一個同學,叫做聞銘,我說得沒錯吧?

  我猛地點頭,說沒錯,沒錯。

  馬尾少女嘆了一口氣,說我是你堂哥的朋友,聽他說過你,所以認得。

  我堂哥陸左居然認識這么厲害的女孩子?

  太不可思議了吧?

  我腦子有點兒懵,不過還是賠著笑,說道:“小姐姐,那能不能看在我堂哥的面子上,你就幫幫忙吧,我年紀輕輕的,上有老下有小,可真的不想死呢。”

  她一愣,說你結婚了么,我怎么不知道呢?

  我一陣語塞,慌忙搖頭說口誤,口誤,我就是沒有結婚,連個后代都沒有,這會兒要死了,家中父母可不得傷心欲絕啊?小姐姐,我家雖然還有一兄弟,不過我哥陸默多年前去了國外打工之后,就失蹤不見了,求求你,別讓我家絕后啊。

  馬尾少女“噗嗤”一笑,說你先別慌,既然你是那臭家伙的親戚,事情就好辦了,至少死是死不了的。

  她剛才直接給我判了死刑,還一本正經地跟我討論入土為安的事情,讓我難過不已,而此刻聽說不用死,我整個人都活泛了起來,說我應該怎么做呢?

  馬尾少女告訴我,說之前說你必死無疑,是因為我實在沒辦法幫你,不過我不懂,卻有人懂啊。

  我問是誰。

  馬尾少女一臉奇怪地說道:“你跟陸左是親戚,難道不知道他是新一代的苗疆蠱王么?那可是三十六峒公認的,有這么一個堂哥在,你何必來求別人?”

  什么,我那遠方堂哥陸左,是勞什子苗疆蠱王?

  等等,這什么情況?

  我一下子就懵了,好半天才搖了搖頭,說我不知道啊,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外地工作,都沒有怎么回家,也沒有跟他聯系過。

  馬尾少女點頭,說也是,那家伙為了怕禍及家人,跟你們這些親戚聯絡得少。行了,既然如此,我就幫你管一管這事兒吧——把眼淚擦干點,好歹也是陸家人,像個男子漢一點兒好吧?

  這小姑娘別看長得青春靚麗,言語之間,卻頗多豪氣,我也便直起身子來,不再點頭哈腰。

  我跟著馬尾少女來到那朱炳義的跟前來,這家伙一心想要我肚子里面的那聚血蠱,還作了諸多布置,然而到了最后,卻被夏夕那娘們給轉頭賣點,一點兒猶豫都沒有,說起來實在可憐。

  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我并沒有圣母情節,瞧見被綠草綁得結實的這家伙,我頓時就想起了這幾日的悲苦來,忍不住抬手一巴掌,甩在了他臉上。

  啪!

  哎喲,這一巴掌甩下去,瞧見朱炳義痛苦的表情,我的心中那個舒爽啊,就好像吃了人參果一樣,舒服得每一個毛孔都張開了來。

  我打了朱炳義一巴掌,他完全不在乎,而是死死地盯著我旁邊的馬尾少女。

  兩人四目相對,他瞇著眼睛,說道:“你到底是誰?”

  馬尾少女聳了聳肩膀,含笑吟吟:“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聽說你蠻厲害的嘛,一個人娶了十幾個老婆,而且還讓這些老婆出去當小姐,賣肉掙錢,來給你花,對不對?”

  朱炳義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臉色一下子就得意起來,沖著她說道:“那是,大哥哥我的活大器好,娘們都喜歡呢。小娘子,你要不要也來試一……呃!”

  還沒有等他說完這調笑的話語,那些緊緊捆住他的藤蔓突然間就活了起來。

  這每一根藤蔓就像那吸血水蛭一般,插入了朱炳義的體內,開始瘋狂地吸起了血來,朱炳義雙眼一下子就變直了,口中慘叫一聲,臉色劇變,沖著馬尾少女說道:“我們可是萬毒窟……”

  這一句話依舊沒有說完,他的喉嚨也被那藤蔓刺破,緊接著一個大活人直接就癟了下去。

  藤蔓之中的他,就像一具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干尸。

  馬尾少女舉手投足之間,便將那我視之為大魔王的朱炳義給弄死了,這場面讓我下意識地后退,臉色慘白,半天都說不出話兒來。

  馬尾少女用這藤蔓將朱炳義給絞殺吸死之后,還有些憤憤不平地罵道:“小娘我最討厭三種人,一就是花心的人,二就是吃軟飯的人,三則是對小娘言語不遜的人——你這個家伙三樣都占了,管你是什么,都得弄死你!”

  她說得霸氣,我不敢勸阻,也不敢逃,想著她既然跟我那堂哥陸左認識,應該不會殺我滅口吧?

  馬尾少女罵完話之后,回過頭來看我,瞧見我一臉慘白模樣,噗嗤一笑,說不過就是殺個人而已,瞧把你嚇得——你到底是不是老陸家的人啊,怎么這么膽小?

  我感覺自己快要哭了,這小姑娘年紀輕輕的,說話辦事卻毒辣得很。

  什么叫做殺個人而已?

  殺人這種事情,尋常人這輩子有幾次能夠瞧得見啊?

  我滿腹話語,不過卻不敢說出,好在那馬尾少女對我倒是沒有什么敵意,帶著我離開了現場,走了一截山路,卻是找到了我以前被關押的地方。

  我之前被關押在地窖里,黑布隆冬的,什么也瞧不見,現在從外面回來,才發現這里居然是公路附近的一處農家樂莊園。

  這農家樂修得挺不錯的,主樓豪華,附樓風情,池塘院子葡萄架,應有盡有,后面還有一小片楊梅林和桃樹林,就好像是桃花源一樣,沒有人會想到,在那地下,居然還關著過十來個倒霉蛋,也不知道這農家樂的主人,卻是個惡魔一般的角色。

  這地方,恐怕都是朱炳義操控那些女人的賣身錢建起來的吧?

  這兒原本應該人很多的,畢竟安置了朱炳義的眾多家眷,但當我和馬尾少女趕回來的時候,卻發現人去樓空,不見了蹤影。

  我不知道這是兩人做法煉蠱之前就安排妥當的,還是剛才毒西施回來的時候帶走的人,不管如何,這些都不是我需要考慮的,馬尾少女帶著我搜了一番,在一處庫房里找到了陷入此間時的背包,里面錢包、證件一應俱全。

  她又找到了當初關押我們的地窖,在魚塘的旁邊,打開口子的時候,好多毒蛇、蜘蛛爬出來。

  按理說像馬尾少女這樣的年紀,見到這些應該嚇得驚慌失措,不過她卻并沒有。

  驚慌失措的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毒物。

  馬尾少女帶著我舊地重游,打開燈光之后,我瞧見里面一間一間的牢房,回想起這些天來在里面恐怖的生活,越發有一種再世為人的感覺。

  我沒有敢在地窖里待上太久,就趕忙離開了那兒。

  離開之前,我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之前和我一起被關押在這里的人呢,他們到底去了哪兒?

  我迷迷糊糊之間,聽到他們并沒有死去,只是被扔到了不同的地方。

  還有老朱。

  那個在我最絕望和彷徨的時候,給與我希望的人。

  仿佛這一切,在我再次醒來的時候,都變成了虛妄一般,如果不是我腳下的這個地窖如此真實,我還以為這一切都不過是一場噩夢。

  然而這些并非噩夢,因為我肚子里那東西,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出現,把我給殺死。

  站在農家樂莊園的門口,我問馬尾少女接下來給怎么辦。

  馬尾少女聳了聳肩膀,說能怎么辦?我有事,得去祭拜一個人,你自己坐車回晉平,找你堂哥陸左咯——怎么,你連怎么回家都不知道了么?

  我說不是,這兒都死了人,又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咱們不應該報警說清楚么?

  馬尾少女哈哈一笑,說你逗我呢吧,我又不是陳黑手,關我屁事啊?

  她不愿意跟警察打交道,讓我想去的話自己去,我哪里敢,這幫人我算是看出來了,警察還真的管不了,就洗了個澡,換身衣服,跟著她一起離開,到了附近的鎮子上,她便不再理我,給我留了一個紙條后,就與我分道揚鑣。

  我不敢在此多做逗留,打了一個的到附近縣城,然后狠下心來,包車回家。

  我是早上出發的,到了傍晚時分,終于到達了縣城,我找了一家報亭,打電話給我娘,一是報平安,二則是打聽我堂哥陸左的事情。

  我這些天的失聯讓我娘牽腸掛肚,接到我的電話,好是一通埋怨和嘮叨。

  到了最后,她告訴我,說我堂哥好像在鎮子的養雞場上出現過。

  我沒有半刻停留,立刻打車前往養雞場,到了地方,沖進去問人,人家都說不知道。

  我被擋在養雞場門口,手足無措,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突然有一個背著書包的小學生問我道:“你找陸左哥哥干嘛啊?”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小學生……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十一章 養雞場門口的小學生”

  1. 回復 2016/03/18

    陸夭夭

    遠方堂哥叫陸左,我是你堂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