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七章 心寬體胖,二春師姐

  我從鎮子上的網吧拷完資料回來,結果發現人都走沒影兒了,頓時就是一陣蛋疼。

  你想想,我這剛剛拜過師,三叩六拜不說了,還指望著師父能夠幫著將這蠱給解開,至少也帶著我行走天涯,增長見識一下,卻不曾想連一個招呼都不打,直接就不見人影了。

  除了留了一破手機和里面的資料給我,剩下的,就只有一個端著一大盆蹄膀猛啃的大師姐。

  你說說,這讓我如何開心得起來?

  我走到飯桌前來,坐下,問二春陸左他們去了哪兒,二春擺擺手,說半個小時之間,得到一個消息,養雞專業戶在湘湖省的懷化出現過,他們已經趕過去了。

  我們這兒跟湘湖省的懷化靖州交界,開車過去的話,只用幾個小時,顯然他們也是臨時接到消息,匆匆離開的。

  我心中稍微安了一些,問師父有沒有留什么話給我?

  二春揮著油乎乎的手,說你放心,師父把你交給我了,明天早上,我們就出發,去滇南,再然后出國去緬甸,找師父的老情人,她那里有治你的蟲池——都安排好了的,你就別急赤白臉的了。

  我聽見原來陸左臨走之前,已經給我安排好了,終于松了一口氣,說那就好,對了,什么老情人,說來聽一聽。

  人一輕松,難免就有些八卦,而二春顯然也是燃燒著熊熊八卦之魂的女子,左右一看,然后嘿嘿笑了起來,先招呼我,說你吃飯了沒有,我做的這紅燒蹄膀可是一絕,溫火煨爛,煮了整整一天,你要不要嘗一嘗?

  她招呼著,我低頭一看,只見桌子上擺了一不銹鋼盆盛著的紅燒蹄膀,里面十幾只豬蹄膀紅油滴嫩,香氣撲鼻,顯然是費了一番心思。

  我推脫不過,肚子里也有些饑餓,毫不客氣地抓起了一個來咬,入口香濃,肉嫩爛,口感好,油而不膩,醬香撲鼻,味道實在不錯,不由得一口又一口,根本停不下來。

  二春瞧見我吃得香甜爽口,也笑了,一邊吃,一邊跟我講,說咱這師父啊,可是世間少有的人杰,既無師承,又無人脈,赤手空拳,卻打下偌大的名氣來,江湖之上,他疤臉怪客的名號十分響亮,無數成名的魔頭都敗在了他和雜毛小道的手下,而他們更是在去年的天山一戰中震驚世界;但凡是修行中人,無不知左道二人的名頭,你說厲害不厲害……

  我詫異,說不會吧,我堂兄陸左居然這般厲害?

  二春夸張地揮著手,高聲說道:“豈止是厲害,我跟你講,師父受傷之前,天山大戰的那個時候,幾乎是憑著一己之力,力挽狂瀾,拯救了世界。那個時候的他,真的是天下無敵有木有?”

  吹牛的吧?

  她前面說的話語我還有些將信將疑,后面的話就完全無視了,不過也不直接點明,一邊啃著蹄膀,一邊問道:“你說的雜毛小道,應該就是蕭克明那青衣道士吧,為什么叫他雜毛小道?”

  二春鬼鬼祟祟地跟我說:“這是咱師父給他取的外號——他叫俺們師父‘小毒物’,師父明面上叫他‘老蕭’,背地里卻叫‘雜毛小道’。這是他們的叫法啊,咱們可不行,雜毛小道現在可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在當今江湖之上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那可是無數人為之仰望的存在呢……”

  什么,那青衣道人是茅山道士的總扛把子?

  是不是真的哦?

  我回想起那個一見如故、抓著我談南方風月的青衣道人,盡管對他的平易近人和一直幫我說好話這事兒十分感激,但是卻終究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這世界上真的有什么茅山宗?

  若真的有,難道不應該是一個白頭發白胡子的老道士么,怎么會是一個資深狼友屬性的輕浮道人呢?

  聽完二春的吹噓,我決定對她的話語作一定的保留,不敢全部相信。

  想了想,我笑著說他們兩個感情真好,叫法也獨特,不過給人的感覺好基哦,你覺得呢?

  聽到我的話,二春的兩眼就冒光,一拍大腿,說太對了,你也發現了對不對,我就覺得不對勁,這兩個人從認識開始,已經有六年時間了,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一塊兒,生死相依,盡管師父紅粉知己好像很多,但是真正在一起的,卻沒有一個,目前好像在沾點兒邊的小妖姑娘,怎么看都感覺像是在玩過家家,你說說,他們兩個不會是真的有問題吧?

  呃……

  我剛才只是隨口一說,咱兩個都是陸左的徒弟,有必要這么詆毀自家師父么?

  再說了,就算是,那也是師父的性別取向,你至于這么激動么?

  我決定不再追究這些細節,免得談到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到時候傳到陸左的耳朵里,那可就不對了,畢竟我跟二春不一樣,她心寬體胖,什么都好說,我的小命,現在可還是捏在我這堂兄的手上呢。

  我沒有接她的話茬,而是問起了即將去拜訪的地方。

  二春告訴我,說我們去的地方,是白河苗蠱,從滇南紅河遷徙到緬甸境內的,現在的掌事人叫做李雪瑞。

  師父以前救過她的性命,后來拜了白河苗蠱的大神為師,就算是出道了。她跟咱師父呢,說是兄妹之情,其實我瞧得出來,她對咱師父一直念念不忘呢,我感覺要不是小妖姑娘,說不定兩人就成一對兒了。

  我想了想,問說他們兩個的關系咋樣,不會因愛生恨,最后鬧得很僵吧?

  二春似乎瞧出了我的想法,哈哈一笑,說你放心,人雪瑞可是大家閨秀,哪有那么小肚雞腸,不會的,你過去,她一定竭盡所能地幫你治病的,沒問題。

  她拍著胸脯打包票,雖然我對這個滿口跑火車的大師姐不是那么的信任,但多少也還是安了點心。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結果一大盆的蹄膀給我們啃得不剩一個,滿地殘骨,二春用油膩膩的手掌拍著我的肩膀,說哎呀,看不出來,你也是個大肚漢啊,以后師父應該不會就罵我一個人費糧食了。不過你這么能吃,那得早說啊,害我都沒有吃飽……

  等等,二春同志,你是豬么,你至少有吃了十個以上的蹄膀,怎么可能還沒飽?

  一頓飯,讓我對這師姐的飯量有著充足的認識,回想起來,我之所以這么能吃,可能并不是我的本意,而是獨自里面那條聚血蠱吧。

  我體內空空如也,那胃都缺了半邊,之所以感覺不到疼痛,全部都是聚血蠱的麻醉作用。

  所以我吸收的營養,恐怕也都是聚血蠱的需求吧?

  當夜我就休息在陸左的竹園里面,房間挨著二春的,這竹樓看著高雅潔凈,但其實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強,我這師姐飯量好,睡得也香,剛剛入夜就躺下了,呼嚕聲從開始就沒有停下來過。

  一開始我還不曾覺得,跟過了一會兒,才發現她的呼嚕聲跟過火車一樣,震天響,激烈的時候,感覺整個竹樓都在跟著她而顫動。

  呼嚕嚕、呼嚕嚕……

  哎呀我的天,二春師姐你確定你真的是一女的么,我怎么感覺你好像一人形狗熊啊?

  話是這么說,不過我對著師姐還是充滿了敬意,不敢打攪她,一個人躺在床上,用剛買的電話卡可憐的流量下載了一個PDF文本閱讀器,然后把U盤導入的資料放進去,仔細地閱讀起來。

  這PDF文本其實全部都是復印件,第一頁是書名,名曰“鎮壓山巒十二法門”,共有十二部分,分別為壇蘸、布道、巫醫、育蠱、符箓、禁咒、占卜、祈雨、圓夢、軀疫、祀神、固體。

  全書都是用繁體字抄寫,中間穿插了許多潦草的筆記、圖錄和心得體驗,以及一些見聞雜感。

  里面的內容,很多都很深奧,我大部分都看得并不明白,左右翻了一遍,挑了一些見聞雜感讀過,大概知道這本資料是一個叫做山閣佬的人寫的,而備注的部分,則是另外一個。

  好像叫做洛十八。

  我不確定。

  俗話說得好,讀書使人好夢,我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去,次日醒來,二春敲響了我的房門,叫我吃了豐盛的早餐,然后將竹園用一把鎖給封住,然后和我一起坐上了前往縣城的大巴。

  我們接下來的將要做的,是前往滇南的邊境,然后道緬甸境內去。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二春師姐,你就好好啃蹄膀吧,別騙我了,那兩個家伙,怎么可能那么厲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