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十九章 兵分兩路,蒙面叛徒

  果然不愧是在政府里面混事的老油條,吳武倫的每一句話,都直接戳中我的要害。

  脫罪、救友、為我那悲慘遭遇的中國同胞報仇雪恨,這三件事情,尤其是最后兩件,讓我根本就拒絕不了他的要求。我和雪瑞、熊明是為何來的?還不就是為了找尋雜毛小道?我那個一肚子壞水但是總讓人恨不起來的損友,倘若我把他拋棄在這個魔鬼洞窟中,讓他慘無人道地死去,恐怕我這輩子都不能夠原諒自己——要果真是如此,還不如一起死去,艸,這樣還干脆一些。

  我答應了吳武倫,但是對這次行動的危險性提出了質疑,如果人都死了,那還談什么救人?

  吳武倫微笑著跟我們解釋:此次行動,他受上級指示,從政府軍的戰斗序列中抽取了最驍勇善戰的士兵,組成了一個山地作戰加強排,都是見過血、打過硬仗的軍人,然后又從他領導下的部門抽取了精英。一開始他們還裝作是普通警察進山,本來想活擒善藏,一舉成功,后來善藏跑了,他們才追尋至此。

  為何會對薩庫朗總部了如指掌呢?

  吳武倫笑著看了一下小日本,說這里面還有你父親的功勞。如果不是他答應了加藤原二的父親一定會找回日本小子,原二的父親加藤一夫才不會提供關于地下基地的原始建筑圖;其次,他們還有一個殺手锏。吳武倫指著旁邊一個全身藏在黑袍、遮住面孔的家伙,說他原本就是薩庫朗的高級骨干,后來轉投了政府,所以他們才會有如此信心,一舉攻克這里。

  說到這里,吳武倫遺憾地表示他本來還聯系到一個很厲害的高手,然而進山之后失去了聯系。不過不要緊,他們現在已經形成了壓倒性的優勢,還有什么好懼怕的呢?

  聽他這么說,我不由得看向了加藤原二:這個日本小子裝著對此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原來他家里面竟然有地下基地的原始建筑圖。作為一個隱秘而古老的軍事基地,這東西的機要性十分明顯,而他們家跟侵緬日軍居然還有著這樣的關系,說明日本小子出現在這里,并不僅僅只是為了冒牌的麒麟胎那么簡單。而看到吳武倫如此有把握的自信,我不由得仔細盯著他口中所說的這個薩庫朗叛徒,說剛才的那條蛟龍,也是你們所預料到的咯?

  這個叛徒僅僅露出一雙眼睛,其他的臉都陷入一張紗巾之中,他搖了搖頭,說不是。沒有人知道善藏居然還藏著有一條這么恐怖的蛇蛟,他只知道在離此十里路的月亮灘中,有一條巨蛇。

  我說那你知不知道在庫房里面的房間里,有一個血池,那里有一種叫做阿耐剛亭勒的恐怖玩意?當我一提到這個名字,那人渾身一震,而旁邊的吳武倫也變了臉色,說你確定?我說不知道,但是剛才死去的那個老和尚巴通告訴我們,池子中冒出來的一個光溜溜的女人頭顱,就是阿耐剛亭勒,這是什么玩意,你們能夠對付么?

  黑袍人頓時陷入了恐懼,他說那血池是進行入會儀式的,他也只去過一次,平時都由教派中最厲害的白巫僧祈禱祭奠,看守嚴密。怎么會,怎么會?難道那個瘋女人真的要成功了?

  吳武倫則告訴我們,阿耐剛亭勒在漢語里面叫做小黑天,它是一種巫術中傳說已久的恐怖怪物,和中國傳說中的旱魃一樣,居住在靈界邊緣的無定山中的,司職殺伐和黑暗……召喚它需要耗費二十二個女人最惡毒最兇戾的怨念,才能夠將其召喚出來,而這種怨念是一般人都難以達到的,所以他們才會制作出人彘,將想人性中最黑暗的一部分給激發出來。

  依目前的進度,小黑天還暫時沒有成型,我們要立刻去搗毀它,不然,不但薩庫朗這邪惡的教派會依舊存在,危害一方,整個緬北都會陷入一片混亂的……

  事態緊急,于是吳武倫迅速做了分工,一部分人留守此處,不讓薩庫朗高級成員逃脫,另一部分人則跟隨他一同攻入洞中,將里面的人全部擒獲或者殺死,并且將人解救出來。黑袍蒙面人告訴我們,地下基地分兩個地方關押囚徒,我們所待的地方一般都是用來關押重要人物的,而普通的人,則在軍營(也就是現在的生活區)的左邊。在那里關押著薩庫朗通過盟友,從各處搜羅來的女人,也許會有我的朋友在。

  我和小叔、熊明隨著吳武倫重返,而雪瑞則十分不情愿的被我留在了外面。她即使有著蚩麗妹贈送的青蟲惑在,實力不一定比我差,但是我依舊不想讓這么一個小女孩去冒險。同樣留在上面的,還有加藤原二,他家傳的式神只剩下一個杏子了,說死也不肯返回冒險。

  好在吳武倫也沒有勉強他,而且雪瑞這個女孩子在吳武倫的眼中也只能算是個累贅而已。

  與我們同行的除了二十多個裝備精良的士兵,還有四個與吳武倫一般打扮的高手,以及那個全身黑袍的蒙面人。吳武倫指著一個矮小得如同侏儒的男人,說他是緬甸曼德勒最厲害的訓蛇師,從生下來,一輩子都在跟蛇打交道,下面的蛇群,便將由他來對付。

  侏儒從懷里掏出一種黃色的半固化膏藥,涂抹在我們的手心和褲子上,嘟嘟囔囔地說著緬語,而吳武倫幫我們翻譯:這是“天龍涎”,涂了這些,蛇便不敢靠近我們了。

  我把手放到鼻子下面聞了一下,靠,什么天龍涎,分明有一股子耳屎味。然而為了離那些長蛇遠一些,我只有苦著臉忍耐。上面的一伙人由一個五十多歲的半老頭子和外面拿槍威脅我們的黑漢子領頭守衛,我與雪瑞說小心,如果那條黃金蛇蛟萬一返回,趕緊逃命,不要管我們的。

  雪瑞氣鼓鼓地瞪我一眼,沒有說話。

  一切商議完畢,吳武倫手一揮,他的那一群吸血蝙蝠便撲棱著翅膀,朝著坡道口飛去。然后他手下的十幾個士兵便呈著三角突擊隊形,越過這大廳的障礙,重返我們剛才突擊上來的坡道口,隨著零碎的火力試探,有消息傳來:暫時控制了。

  通過黑袍人的介紹,這個基地平時的人并不算多,只有不到六十人,而剛剛與善藏搭上線的王倫汗,他提供的軍隊并沒有得到善藏的信任,所以一般都駐扎在山外十里的向陽小村中。那些人,自然有吳武倫派人對付。我拿著一個黑瘦小伙給我提供的綠色軍壺猛灌水,然后狼吞虎咽地吃了點壓縮餅干,不敢多吃,怕撐著影響行動。還給他之后,我們已經來到了坡道口。

  即使是吳武倫口中所說的精銳士兵,他們的口糧居然連能量棒也沒有,可見其財政的緊迫。

  站在出口往下望,空蕩蕩的,除了地上有一些失控的毒蛇,便只是看到一地的尸體。完成了火力試探之后,先行的士兵們已經控制了下面的一段區域,而我們則跟隨這吳武倫以及負責保衛的軍人一同下來,只見整個通道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墻壁上的油燈已經被人為地熄滅了,有人朝我們剛才的來路打了幾發曳光彈,我沒有看到任何人。在盡頭的拐角處,庫房的門已經緊鎖住了。

  靠近下坡處這里有一個通道,這里也是剛才五號人物黎昕帶著手下撤離的地方,通道的鐵門緊閉。為了防止他們從這里出來,吳武倫讓士兵在這通道的門口處布置絆式地雷,然后我們往庫房的方向前行。

  路上依然還是有蛇游動,然而卻遠遠地避開了我們。來到庫房處,才發現鐵門已經緊緊閉上,而這鐵門屬于那種難以開啟的。吳武倫回頭找黑袍蒙面人,黑袍蒙面人則指著右側,說從那里走,有突入庫房的另外一條通道。吳武倫顯然對黑袍蒙面人十分信任,點頭,然后士兵們紛紛集中在了生活區的凹形入口。

  黑袍蒙面人從懷里掏出一把鑰匙,放入第一個門的鎖孔之中,一旋鈕,竟然打開了。

  立即有士兵涌入里面去控制場面,當我和小叔、熊明跟進去的時候,發現這是一個寬敞的大廳,似乎是一個活動中心的樣子,布置著許多黑色的布幔和宗教器具,在朝南的地方還擺放著一尊與人一般大的鎏金佛像,三頭六臂,青面獠牙,端坐蓮花臺上,讓我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因為撤退得匆忙,里面到處散亂著蒲團和打翻的油燈。大廳里面有兩個長廊,長廊有許多房門,這些是以前的軍營,現在則住著人。

  吳武倫帶著士兵撞破了幾間,都沒有人在。

  黑袍蒙面人并不理這些,帶著我們從大廳的東北角直走,路過幾個房間和長廊,最后來到一個木門處,停了下來。他的雙手放在上面,撫摸了一會兒,門便開了,他回頭對我們說:”召喚小黑天的祭壇,便在這里。”我跟著眾人進入房間,入目處是一片的白色,長長的幔簾低垂著,正中是一個燃燒熊熊火焰的祭壇。

  接著,好幾聲驚恐的尖叫傳來,我扭過頭去,看到了一副至今仍然難以忘卻的恐怖景象。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