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十八郎,十八郎

  事實上,我感覺任何正常人在跳入那滿是蟲尸和蛇段、充滿了古怪綠色漿液的池子前,應該都會做出一段思想斗爭吧?

  然而就是我的這么一猶豫,絕色女子似乎就有些不快了,望著我,說怎么,你不愿?

  雪瑞在旁邊著急了,推了我一把,說你一個養蠱人,難道還會怕蟲子不成?再說了,若說蟲子,你肚子里面的聚血蠱可要比這世間的毒蟲要厲害許多,怎么不見你害怕?

  我聽出了她的意思,并不是在催促,而是害怕自己的師父拒絕我。

  不管陸左如何,她對我這堂兄都負著一分責任在,所以才會對我這個當徒弟的如此上心,害怕我被拒絕。

  這蟲池,應該就是治愈我身體最重要的關鍵吧?

  要不然陸左也不會叫二春,千里迢迢地帶我過來。別的不說,就沖著她的這一點,我就得咬牙進去。

  想到這里,我鎮定下來,沖著蟲池之中的絕色美女蚩麗妹笑,說不是不愿,是有一點兒猶豫,不知道下這池子里,要不要脫衣服——我這人有點兒內向害羞……

  這并不是一個合適的借口,不過瞧見兩人的表情,似乎都信了。

  男人或許不覺得,但是對于女性來說,的確是一個比較尷尬的情況,畢竟國人的觀念不如日本人,日本人可以脫光光,毫無顧忌地男女混浴,咱多少也有一些道德文化的拘束,在一個水池里,即便滿是蟲子的池子,多少也會有一些尷尬。

  特別是蚩麗妹本人,盡管她只露出胸口以上的部分,而且還被那臟乎乎的蟲尸給包裹,但無論我怎么看,都感覺她好像沒有穿衣服。

  絕色美女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來,說不用怕,你直接進來便是了。

  我點頭,想了想,把那碎屏的手機和裝著各種證件、銀行卡的錢包交給雪瑞,讓她幫我帶給二春,而我則深吸了一口氣,跨到那蟲池的跟前來,不敢看那翻滾的蟲尸,一腳踩入其中。

  我先前瞧見絕色美女從水中站起,水面持平胸口附近,覺得即便蚩麗妹身高一米七以上,池深應該也不過一米五左右。

  所以我十分放心地用腳往下緩緩探尋,似乎找到一個支撐點。

  然而我緩緩向下,過了好久都沒有探到底,感覺這綠色的漿液里其實并沒有我想象中的惡臭,而是充滿了薄荷、柏木、桂皮、香根、山蒼籽、麝香等香料的氣息,十分好聞,而且溫度也合適,適合于人體,瞧見不遠處的蚩麗妹似乎有些不滿,于是便沒有再試探,而是縱身一躍,直接跳入了水池里。

  我以為能夠很快踩到底,然而事實卻狠狠地打了我的臉,跳入蟲池之中的我即便是全身伸直,都沒有辦法探到底。

  我不斷地往下面沉落而去,那三四十度的綠色漿液很快就將我整個人都給淹沒。

  蟲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深度,當如進入其間的時候,突然有一種落入了瀑布之中的感覺,巨大的力量將我整個人沖擊向下,不斷地往下墜落,就好像墜樓了一般。

  這種強烈的刺激感讓我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結果那漿液就順著我的口鼻咕嘟嘟往里面灌了進去。

  我開始奮力掙扎,手往著四周劃動。

  媽媽啊,什么情況啊,難道我瞧見的一切都是騙人的嗎?

  這蟲池為何蚩麗妹能夠安然地站在上面,而我則好像墜落進入了深淵呢?

  大量管涌而入的液體將我整個身體的氣管都給嗆得一陣刺痛,溺水的感覺浮現在了我的腦海,我試圖讓自己鎮定下來,然而身體的反應卻越來越慌張,過了好一會兒,我甚至都以為自己快要死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忍不住睜開了眼睛來。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發現自己居然并沒有在蟲池里,而是整個人都飄了起來,這里似乎是另外的一個地方,與之前的蟲池有些不一樣。

  這是居然是一處充滿了熔巖的洞口,巨大的熔漿池子里,翻滾的氣泡咕嘟嘟冒出,有點兒像是火山噴薄時的場景。

  這、這……

  這尼瑪我不會是死了吧,怎么上一刻我還待在那陰森潮濕的蟲洞里面,現在卻跑到了那火焰處處、熱力十足的火山口里面來了?

  我心里慌張得不行,四處張望,結果身體根本就不由自主地飄蕩著,過了一會兒,我這才發現不對勁。

  等等,這么炙熱的環境里,老子怎么一點兒熱意都沒有呢?

  難道我真的是已經死了?

  又或者,這根本就是一種幻覺,我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就在我整個腦袋都是一片疑惑的時候,下方的火池之中,突然變得狂躁起來,熔漿滾冒,有的甚至直接濺起了一兩米來,差一點兒就要濺到了我的身上,而幾息之后,那熔漿終于變得平靜,上面的紅光則緩慢凝固,竟然化作了一個穿著簡單苗裝的女人來。

  這女人很美很美,就好像是正午當頭的太陽,有一種讓人不敢直視的美麗。

  我的腦子打結,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她就是蚩麗妹。

  蟲池里面的雪瑞師父。

  我當時恨不得跪下來,不過想了想,覺得還是保持點自尊好,于是穩住心神,朝她問,說前輩,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讓我進蟲池里面去么,這里是哪里?

  蚩麗妹平靜地望了一眼我,徐徐說道:“這是你心靈的深處。”

  心靈深處?

  什么情況,難道我被催眠了么,那么我剛才那種窒息到極致,幾乎欲死的感覺,又是什么情況呢?

  我說出了心里的疑問,蚩麗妹把手一揮,五指抓攏,從那熔漿里面拉出了一個人來。

  那人全身都被熔漿包裹,蜷縮著,衣服被燒得殘破,我看著感覺好熟悉,然而當瞧見他的臉時,整個人都震撼住了,驚聲大叫道:“你對我做了什么,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個人,居然就是我自己。

  那么我又是誰?

  蚩麗妹居然笑了,她說都跟你說是心靈深處了,你看到的一切,不過都是假象而已,你何必如此緊張?

  她手一揮,那個蜷縮的我居然也漂浮在了空中,緊接著他開始慢慢地變得透明,最外面的衣服和皮膚都消失了,緊接著是肌肉,然后我瞧見了胸腔里面的構造,以及殘破的五臟六腑,和附在心臟上宛如八爪魚一般的聚血蠱。

  與之前雜毛小道展示給我看的不同,此時此刻,“我”的身體里,充斥著滿滿的綠色漿液。

  這些漿液正在滋養著我那些殘破的內臟,不斷地蠕動著。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而蚩麗妹也接著給我解釋,說你現在的身體,根本就是靠著那聚血蠱的催眠,方才能夠保持最后一息生機,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讓你毫無預兆地倒下,因為你的身體機能,已經不能夠支撐你的生命了。

  她的方法,是讓我在蟲池里面待著,用一段時間的浸潤,將五臟六腑給補養復原,至少能夠如同正常人一般。

  聽到蚩麗妹的解釋,我感激涕零,知道我剛才是誤會了她,慌忙說起了感謝的話語。

  她看著我,突然說道:“我幫你,也不是白幫,而是有條件的。”

  只要能活,我什么都愿意做,連忙問什么條件?

  蚩麗妹凝望了我許久,方才說道:“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現在告訴你,你也沒有任何能力。好了,我離開了,你就在這里待著吧,什么時候能出去,我自然會告訴你的。對了,這個地方,其實也很兇險,你就在洞子里待著就是了,如果胡亂闖,跑到了外面去,我也救不了你。”

  她說罷,半空中另外的一個我化作了滿天巖漿灑落,而她也落入了翻滾的火池之中去。

  一切仿佛又回歸了平靜。

  我的身子不再飄了,仿佛一下子就如同真實的我一般,走在火池旁邊的巖石邊,我還在回味著她的話語。

  什么叫外面很危險?

  這里不是我的心靈深處么,怎么會有危險呢?

  我感覺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好使,不過知道既然自己的身子在蟲池里修補,終于也算是死里逃生了,便不再糾結,而是找了一個地方,盤腿坐了下來。

  坐著無聊,我便開始默默地背誦起了《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來。

  之前的時候,我根本沒有接觸到諸多神奇的東西,所以看到這里面的內容,并無感觸,然而現在回想起來,整個人的理解力仿佛頓時上升了一個檔次一般,許多艱澀難懂的地方,一點就透了。

  我開始如饑如渴地學習起來,不知不覺間,整個人就進入了迷迷糊糊的入定狀態。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我感覺自己被人一把抱住,有人在我的耳邊輕輕呢喃道:“十八郎,十八郎……”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又見十八郎!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十八郎,十八郎”

  1. 回復 2016/03/18

    陸左

    蚩麗妹不是跟著大黑天一起走了嗎?還能回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