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麗妹不是我師父

  十八郎,十八郎……

  這聲音就好像是天邊的呼喚,飄飄渺渺,讓人根本無從捉摸,宛如在夢中一般,過了許久,我方才中似夢非夢的入定狀態中醒過神來,感覺這聲音是那般的柔美和熟悉,仿佛在哪兒聽過一般。

  我在哪里聽過這聲音呢?

  在夢里么?

  呃,等等,又不是甜蜜蜜,怎么可能想著想著就唱了起來呢?

  我忍不住想笑,然而陡然之間,我渾身一震,卻又忍不住地渾身發寒了起來。

  我聽出來了。

  這聲音,是雪瑞師父蚩麗妹所說出來的,我之所以一開始沒有聽明白,一來是因為我迷迷糊糊,有些回不過神來,二來則是因為雪瑞師父在我的心中宛如高高在上的神仙,我根本沒有想過她會有這般的柔情。

  哎呀,這幾聲,叫得我的魂兒都酥了……

  真的,林志玲的娃娃音過來一比,我感覺都好像得差個十萬八千里不止。

  我感覺自己被人給抱得緊緊,有些喘不過氣來了,下意識地張開眼睛來,卻瞧見原本宛如謫仙的蚩麗妹,居然將我給緊緊地抱在懷里,然后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瞧著我。

  她瞧見我睜開了眼睛,甜甜一笑,然后說:“十八郎,你醒了么?”

  什么情況,十八郎是誰?

  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卻還知道這個時候我倘若是把持不住的話,絕對會死得很慘的。

  畢竟我的小命,可都在人家的手里拿捏著呢。

  等等,這是在考驗我么?

  我腦動大開,下意識地把蚩麗妹給推開了去,一本正經地說道:“前輩,你看清楚了,我是陸言,是陸左的徒弟,不是什么十八郎!”

  被我狠心推開,蚩麗妹下意識地愣了一下,一雙大眼睛頓時就有淚水流出,順著明麗的臉頰滑落了下來。

  她一把抓著我的雙手,激動地說道:“十八郎,你不能這么對我。你知道么,從你打敗我的那一天起,我就覺得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那個男人,也是我執意北上的精神支柱,阿姆說的緣分,就印證在了你的身上。你知道么,我為了你放棄了多少東西,我甚至愿意在蟲池之中百年沉淪,然而你為什么看都不看我一眼,難道我蚩麗妹,就這樣讓你憎惡么……”

  面前這大美女激動地講述著,而我則是腦子里靈光一現,終于想明白了十八郎到底是誰了。

  她口中的十八郎,應該就是洛十八吧。

  而那洛十八,則極有可能是清水江流這一脈的祖師爺之類的,不過,他老人家應該已經作古了吧,跟我是絕對沒有半毛錢關系的。

  盡管我不知道面前的這位大美女是如果做到容顏長留、天山童姥的,但是卻明白一點,那就是她絕對認錯人了。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因為什么,但是此刻她雖然可以投懷送抱,但如果清醒過來,發現我占了她的便宜,那我的下場,將極有可能是死無全尸。

  想一想我跳入的那蟲池,我就是不寒而栗。

  媽媽啊,我今年是犯了桃花劫么?

  前有毒西施夏夕,弄得我現在不死不活,命在旦夕,而現在又有一個蚩麗妹,投懷送抱的模樣看著誘人,但是如果我吃到嘴里,莫非就是毒藥?

  面前的美女繼續朝著我的懷里撲來,我不得不往后退開,義正言辭地說道:“前輩,你真的認錯人了!”

  這一次,我顯得無比嚴肅,整張臉都黑了下來。

  滿臉淚光的蚩麗妹愣住了,她望著我,呼吸開始一點一點地變得急促。

  氣氛死一樣的沉寂,又過了一會兒,她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往后退了兩步,無比哀怨地說道:“是啊,我認錯人了。我錯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的癡心妄想,我的異想天開,我竟然會以為只要我付出了自己的愛,和一起,就能夠感動你這個鐵石心腸的男人。只可惜,你的心中,只有你的大業,你的王朝,哪里會容得下我這樣一個小女人呢?”

  瞧見她哀怨欲死的表情,我整個人都懵住了,心中在狂喊:“大姐,你到底在搞啥咧,咱能不能正常一點,搞得我像個負心人一樣,這樣不好吧?”

  我一臉訝然,不知道面前這大美女到底在搞些什么幺蛾子。

  您可是雪瑞的師父,傳說中牛波伊無比的人物,咱能不能正常點,好好說話,你就算是打我罵我,甚至羞辱我,為了活命,咱也就咬著牙忍住了,但你這是唱的哪門子戲?

  我腦子暈暈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對方突然變臉了,一把將我給按倒在了那巖漿旁邊的的巖石上來。

  我給蚩麗妹死死按在巖石上,下方就是翻滾不動的熔漿,不知所措,掙扎了一番,結果發現一動也不能動,只能出聲哀求,說前輩,咱好好的,不開玩笑成不,我這個人膽子小,玩不起這些……

  蚩麗妹居高臨下地望著我,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突然間,她一咬牙,沖著我說道:“十八郎,你今天就給我一句痛快話。”

  死在臨頭,我也不敢再否定她強安在我身上的身份,連忙點頭,說你講便是了。

  蚩麗妹有些意外,愣了一下,方才說道:“好,我問你,你心中的大道,和我蚩麗妹,你到底選擇誰?”

  什么?

  我陸言一小人物,若不是回家途中被人種了蠱,估計這輩子也就安安生生地過活著,事到如今,唯一求的,就是能夠活命而已,你蚩麗妹不但是大美女,而且還是傳奇之中的人物,對于我來說,簡直就是天山的月亮,根本就觸摸不到的東西,叫我如何選擇?

  至于大道?

  大姐,麻煩你幫我科普一下,什么叫做大道?

  是馬路,還是高速公路?

  我被她給問懵了,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問道:“選擇你如何?選擇大道,那又如何?”

  蚩麗妹惡狠狠地說道:“選擇大道,我就把你給推入這靈界熔巖之中,然后跟著你一起跳進去,讓你和你的大道見鬼去;而如果選擇我,這個,我、我也還沒有想好……”

  她前半句兇巴巴的,然而到了后半句,突然間就變得柔情似水來,讓我有點兒反應不及。

  不過不管如何,對方都已經把話兒說得很明白了,我沒有任何猶豫地說道:“我想好了,沒錯,我選擇你!”

  蚩麗妹一臉驚喜,沖著我開心地喊道:“真的?”

  可不是真的,我心中苦笑,大姐我要是選擇那勞什子“大道”,鐵定就是死透了,這么想來,還不如選擇你呢,至于后面到底怎么看,我也不管,留著一條殘命,比啥都強呢。

  我使勁兒點頭,說是的。

  啪!

  沒想到我剛剛說完,臉上就挨了一耳光,火辣辣地痛,我莫名其妙,說你干嘛打我啊?

  蚩麗妹剛才還歡欣鼓舞,此刻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盯著我,說不對,你一定是騙我的,我還不了解你?你一定是想拖時間,回頭又偷偷跑掉,對不對?不行,我還是把你推入熔漿里面,大不了我陪著你一起死,總好過被欺騙……

  尼瑪,神經病啊!

  我心中哀嚎著,可是卻止不住她的力量,整個人就朝著下方滑落而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一道白光晃動,我感覺眼睛一陣刺痛,再接著,卻瞧見了我渾身變得僵直,而使勁兒把我推入熔漿之中的蚩麗妹,也僵立當場。

  我余光處瞧見一身白衣的雪瑞,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了這里來。

  我慌忙大喊,說雪瑞救命啊,你師父要殺了我!

  雪瑞將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我不要叫嚷,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不過也是趕忙閉上了嘴,緊接著雪瑞走到了跟前來,輕輕吹了一口氣,手掌在蚩麗妹的肩膀上輕輕拍動,柔聲說道:“師父,乖啊,你困了,睡吧,不要鬧啊……”

  她哄了好一會兒,那蚩麗妹的眼睛開始緩緩閉攏,雪瑞像哄小孩兒一般,將師父給扶到了旁邊休息。

  我在旁邊看著,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把這女魔頭給驚醒了。

  雪瑞哄了師父一陣,待她完全睡著,方才示意我跟她走,我跟著她轉過了這滿是熔漿的洞穴,來到外面的一處石室里,剛剛走進來,我就連忙問起,說雪瑞,你師父這是怎么回事,她干嘛叫我十八郎啊?

  雪瑞望了我一眼,突然說道:“其實,她不是我師父……”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