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雙修

  拜托你們談戀愛吧!

  在雪瑞把這句話兒說出口的一瞬間,我整個人都呆住了——等等,什么情況這是,我不過就是一個來求醫治病的門外漢,所為的也不過是能夠活下來而已,你給我這么一個任務,算是怎么回事?

  且不談我陸言一傻小子,沒錢沒勢沒手段,啥都拿不出手,就算是有,你這低配蚩麗妹也根本就不是人啊。

  我難不成跟一蟲池談戀愛么?

  我面露難色,下意識地想要拒絕,然而雪瑞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認真的對我說道:“雖然她只是我師父的記憶融合了蟲池而形成的意識,但畢竟是由師父的白絲雪衣孕育而生的,算是我師父的后輩,也是我的妹妹,所以我希望你能夠認真對待,好么?”

  我當然不好。

  面對著雪瑞的懇求,我無奈地表達,說我根本沒有弄明白什么狀況,如果要用愛情來感動和孕育低配蚩麗妹的意識,那么村里那么多年輕小伙子,條件還都不錯,何必來找我呢?

  雪瑞搖頭,說你說的好像有點兒道理,但是你想過沒有,為什么她只認你?

  我搖頭,說不知道,難道就因為只有我進入過這蟲池?

  雪瑞說當然不是,如果只是進入蟲池,我隨便找一個人出來,都可以,倒也用不著你這么麻煩,但是她認你,卻是另外的一個原因。

  我問是什么呢?

  雪瑞盯著我,然后問道:“傳說中的聚血蠱,是收集十八苗裔的血脈,最終凝練而出,能夠召喚出耶朗大時代的大祭司,甚至覺醒出苗族一裔的終極秘密。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已經覺醒了這樣的記憶?”

  我搖頭,苦笑,說我的天,你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若真的如你所說,我又何必千里迢迢地跑到這里來,求醫問藥?

  雪瑞說不一定,人的潛意識的最可怕的,連你也不一定知道,但她卻不同,她是剛剛誕生不久的生靈,對這些東西,最是敏感,那洛十八是人界釘子戶,往生十八回都還不肯去往幽府,而如果你身上有遠古的記憶存留的話,我想這就是她為什么認定你為她十八郎的原因吧。

  我說那她認定的,可不是我,而是我肚子里面的這聚血蠱——那才是她的十八郎。

  雪瑞眉頭一挑,似笑非笑地望著我,說怎么,我感覺你好像十分不情愿一樣,我這妹妹哪里不好了,是長得不好看,還是出身不好,你怎么就這么嫌棄她呢?

  我慌忙擺手,說不,雪瑞姑娘,你這就是誤會我了,你家這妹子長得美若天仙,跟電影里面走出來的大明星一樣,若是擱在平日里,我連做夢都不敢想過,我陸言何德何能,哪里能夠和這樣的女子談戀愛呢?

  雪瑞瞪我一眼,說既然如此,那你還不趕緊著接受?

  我苦笑,說我自卑,高攀不上。

  雪瑞臉色變得陰沉下來,凝望著我,嘆氣,說你沒有說真話——想不到啊,陸左哥剛收的徒弟,居然是這樣子的,油嘴滑舌、花言巧語的,我有點后悔幫你了……

  見她真的生氣了,我立刻就慌張了起來,說別啊,我說實話行不?

  雪瑞板著臉,說講。

  我舔了舔嘴唇,說雪瑞姑娘,是這樣的啊,照理說呢,碰到這樣的好事,我應該是樂得嘴都合不攏的,但我還是有一個擔心,那就是你師父、哦,不,是你這妹子呢,情緒一會兒好,一會兒壞,根本就沒有一個準譜。你看啊,她蟲池化身,肯定是厲害得不要不要的,我呢,剛入門,除開背了一肚子的經訣,狗屁也沒有,草包一個,一旦吵架,她分分鐘把我撕成碎片……

  以后咱做飯,不用手撕包菜,直接手撕陸言得了。

  雪瑞盯著我,說你的意思,是在說我妹子是個神經病唄,對吧?

  我這回沒有再退讓,而是點頭說道:“對,我就怕我駕馭不住她,一旦發病起來,我的生命安全根本就沒有保障。”

  說完這話,我低下頭去,不敢看雪瑞生氣的模樣。

  反正我話都說到這兒來,是死是活,你看著辦吧。

  我低著頭,沒想到過了一會兒,那雪瑞突然“噗嗤”一下,笑出了聲來,我抬起頭,看著她笑顏如花,說你笑什么啊,我在跟你討論很嚴肅的問題呢。

  雪瑞搖頭,一邊笑,一邊說道:“不是啊,我剛才還以為你根本不考慮我的建議呢,沒想到你考慮了,而且還想著這么細致,原來我沒有看錯你啊。嗯,像你這樣靠譜的男人,把她交給你,我就放心了。”

  她自說自話,聽得我一腦門子的汗水,說大姐,別啊,什么叫交給我就放心了,你還沒有說她要是發瘋的話,我該怎么辦呢?

  雪瑞拍了拍手,看著我說道:“陸言,我先問你,你過來找我,是干嘛的?”

  我說治病啊,不然呢。

  雪瑞點頭,說治病,你現在的本體,五臟六腑都已經損傷大半,離開了聚血蠱的麻醉,你根本就是一具尸體,這一點你承不承認。

  我說沒錯,這是事實。

  雪瑞說好,陸左哥之所以讓二春帶你到這兒來,就是因為他知道,能夠讓你重新回歸人形的,只有我師父留下來的這個百年蟲池,只有它能夠給你補足養分,讓你的五臟六腑重新恢復正常,沒錯吧?

  我點頭,說對,哎呀,雪瑞你就別賣關子了,有什么話,一口氣說完吧,我聽著心慌。

  雪瑞笑了,說既然這些利害關系你都明白,那么我最后跟你說一句話,那就是隨著我這妹子的誕生,蟲池已經在逐漸萎縮了;如果沒有你,或許還能夠堅持幾個月,但是為了給你恢復身體,它在三日之后,就會干涸掉,而你的身體,卻只修復了一部分,并不足以讓你恢復正常。

  我驚訝,說這怎么可能,你們洞子里不是有那么多的蟲子毒蛇么,實在不行,宰一批,扔進洞子里不就行了?

  雪瑞哈哈一笑,說你以為這蟲池就是那么簡單?

  我說難道還有別的奧秘?

  雪瑞伸手,指向了洞子外面的黝黑之處,說道:“陸言,你可知道從這里走出去,外面會是哪里?”

  我說難道不是緬甸境內?

  雪瑞冷然一笑,從懷中掏出了一面銅質鏡子來,擺在桌上,輕輕一拍,那鏡子居然就泛起了光芒,光芒倒影在了墻面上,我瞧見了一張張面無表情的臉,無數人步履蹣跚,在向著前方蠕動著腳步。

  他們的目光孔洞無神,仿佛沒有意識一般。

  正在我奇怪的時候,突然間天空上垂落下來一根黑黝黝的鞭子,啪的一下,打在了半空之中,光影浮動往上,我瞧見了揮鞭子的那人。

  天啊,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個長著牛腦袋的大漢。

  等等……

  面無表情的人群,拿著鞭子的牛頭大漢,這,這不就是古代傳說中的黃泉路么?

  我嚇得一哆嗦,而雪瑞則把手往鏡子上面一抓,將圖像收斂,然后告訴我道:“如果你愿意,除了這洞子,往東邊走幾百里,就能夠看見這樣的景象……”

  我一臉慘白,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雪瑞點頭,說如你所知的,這個地方是靈界與幽府交界處,而那蟲池則是白河苗蠱的終極秘密,據我師父說,蟲池底下,原本有半塊補天神石在,正是這東西,才讓她百年不腐,青春永駐,也能夠讓蟲池通向這兒的原因;只可惜當初師父為了奔赴最后一戰,抽取了大部分的力量,而事到如今,蟲池化人,就將最后的能量給用到枯竭了……

  我聽得不是很懂,但卻曉得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這樣一來,我的身體可能就沒有辦法修補好了。

  這是一個讓人很蛋疼的問題,就好像醫院里面,救人救到一半的時候,醫生拔下管子,對病人說哥們,抱歉啊,咱沒有血了,要不然你就躺在這兒等死吧?

  我苦笑,說雪瑞姑娘,你說怎么辦吧?

  雪瑞凝望了我好一會兒,方才緩緩說道:“解決的辦法只有一個,不過不知道你愿不愿配合,也不知道我妹子會不會同意。”

  我說有話請直說,如果能爭取的,我盡量配合。

  雪瑞沉默了一下,良久才吐出兩個字。

  雙修!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哎呀,要不要追這個低配蚩麗妹啊?
還有,作為人界釘子戶的洛十八,你們以為他就這么容易離開了,吼吼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