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見習男友

  雙修?

  聽到雪瑞的話語,我下意識的老臉一紅,感覺到有些不太好意思。

  為什么?

  我雖然剛剛入門,什么也不懂,但并不表示我之前就沒有了解啊,以前看新聞的時候,總聽說鵬城啊、南方市那兒,會有一些邪教打著雙修的幌子,召集一些白領啊,老板的,在一起做些修修的事情,另外我之前有一個同事去西藏,回來的時候跟我講起藏邊密宗歡喜禪,說那就是雙修的范疇。

  所以在我的理解之中,所謂雙修,就是男女之間在一起,做些羞羞的事情,然后順便提升一下功力。

  對于這個,我覺得有些難以啟齒,此刻聽到雪瑞一本正經說起來,頓時就有些臉紅,不好意思。

  雪瑞瞧見我的這表情,頓時就啐了我一口,說你別想歪啊,所謂“雙修”,是根據《周易參同契》與《悟真篇》為總綱,由兩人為承載體,通過心思愛戀的彼此牽連,達到雙者一體,心靈融合,最終彼此求存的修行方法,與你腦子里那些骯臟的東西,根本沒有任何關系。

  我恍然大悟,說原來是這樣子啊,真沒想到呢。

  雪瑞噗嗤一笑,說陸左哥沒有跟你講過這些事情啊?

  我苦笑,說別提了,我拜師沒有超過兩個小時,這師父就不翼而飛,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哪里有教我這些事?

  雪瑞笑了,說你也別怪陸左哥,他就是自學成才的,所以沒有太多教人的思維,全部都靠你主動地去問,靠你自己悟,倘若真的什么都靠他來講,你恐怕什么也學不到。

  我說關鍵是我也沒有時間啊,他都不帶我玩兒。

  雪瑞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了,說陸左哥也不容易,他現在是木秀于林風摧之,名頭是闖下了,好多人做好多事,都繞不開他,所以就想著算計他;特別是這次的事情,虎皮貓大人可以說是他的精神導師,也是最重要的朋友,有人把主意達到了虎皮貓大人的頭上來,已經超出了他的底線,那是生死相搏的大事,在這關口,他還記著收你做徒弟,還叫二春帶你過來找我,說明他已經很有心了。

  我原本的內心里,其實對這堂哥還是有些嫌隙,覺得自己是窮親戚上門,被隨便打發了,頗受冷落,然而聽到雪瑞的解釋,卻一下子就沉默了。

  過了好久,我方才抬起頭來,對她說道:“對,你說得對,我的確應該感激他。”

  雪瑞點頭,說陸左哥是一個不太愛表達、外冷內熱的人,也是個很護短的人,能夠成為他的徒弟,以后能夠總和他待著,其實連我都很羨慕你呢……

  我聽出了她話語里面綿綿的情誼來,忍不住問,說雪瑞,你既然這么喜歡陸左,干嘛不跟他在一起呢?

  啊?

  雪瑞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么直接,下意識地就愣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兒,她方才毫不掩飾地說道:“說起來,我自己都不知道跟陸左哥,到底還是親情呢,還是愛情。我在很小的時候,被人下過蠱,是陸左哥救的我。那個時候呢,我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看著他幫我治療,覺得他好帥還帥啊,想著如果能跟這樣的男孩子談戀愛,應該是件幸福的事情吧。不過后來,過了很久,我才發現他對我并沒有男女之情,只是當我作妹妹而已。”

  我下意識地慫恿道:“其實你可以爭取一下的,說不定他會發現,也許跟你在一起挺好的呢?”

  雪瑞搖頭,說不要啦,我覺得現在就挺好的,如果強行去扭轉那種關系,說不定還沒有現在那么自在;再說了,陸左哥現在喜歡的人,是小妖姑娘,我可不想當第三者。

  小妖姑娘么?

  我想起那個扎著馬尾、彪悍的少女,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畢竟小妖姑娘曾經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救了出來,我這邊幫著撬墻角,實在是有些太過分。

  不過想一想也真是的,無論是雪瑞,還是小妖姑娘,都是萬里挑一、才貌雙全的好姑娘,二選其一,還真的是一件苦難的事情。

  另外,之前聽那個叫做許鳴的家伙說起,我堂哥還跟一個叫做黃菲的前女友有些牽連,甚至還跟一日本圣女有關系——哎呀,雅蠛蝶,陸左他怎么會這么強啊,桃花運不是一般的好。

  我沒有再說話了,而雪瑞卻問我道:“陸言,我認真問你,你之前,有沒有女朋友?”

  我說有幾個,不過都分了,最后一個女友差點兒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不過最后她家里面嫌我太窮,買不起房子,于是就分了。

  雪瑞不屑地說道:“結婚是看兩個人的感情,牽扯到錢物和房子這些,實在要庸俗了。”

  我聽二春有介紹過雪瑞的家境,知道她父親是香港的富商,屬于千金大小姐的白富美,頓時就苦笑,說大小姐你是不知道民間疾苦,好多有情人,到最后還不是倒在了房子和票子的跟前。

  雪瑞沒有接我話茬,而是笑,說既然你沒有女朋友,那就好辦了,你看我這妹妹怎么樣,如果你決定了,那就追她吧!

  我說追她,怎么追啊?

  雪瑞翻了一下白眼,說你都談了那么多女朋友,怎么追還要我來告訴你?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你讓她感受到愛戀,并且對你也產生了情感,通過愛情,讓你們之間的生命體能夠相互牽連起來,繼而進行強化,讓你們最終成為一對道侶。

  我有點兒糊涂,說那我該怎么辦?

  雪瑞說等到了那個時候,你們兩人的生命就牽連在了一起,盡管不可能如本命之物那般生死牽連,但是親密無間,精神可以共享,而那個時候,我妹子就可以將生命力渡給你,借你修補身體了。

  我明白了,說原來如此,簡單來講,就是我得把她給追到手,當成女朋友,然后她的錢我花,我的錢她花,大家一起搭伙過日子,對吧?

  雪瑞忍不住笑,拍了我一掌,說什么叫做搭伙過日子,那叫做一起修行。

  我謀算了一下,想著其實我也不虧,如果能夠追得上她妹子的話,命保住了不說,而且還免費得一女朋友,現如今像她這么漂亮、天然清純的妹子,打著燈籠都難找,最重要的是人家還不用考慮太多的東西,也沒有家長找我要房子、要禮金和亂七八糟的東西……

  這么想一想,我頓時就有些按捺不住了,說雪瑞,我想通了,沒的說,絕對辦好。

  雪瑞望了我一眼,突然間臉色變得很嚴肅,盯著我的眼睛,說陸言,我問你,如果你們兩個能成,你以為會一直對她很好、很好么?

  我點頭,說對,講實話,拋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其實也挺喜歡她的,只不過她就像天上的月亮,我都不敢想而已。

  雪瑞沒有再說了,輕輕地拍了一下石桌,然后站起來,往外走了出去。

  走到拐角處的時候,她有一句話傳了過來:“陸言,我記住你的話了,如果有一天,你違背了你的諾言,我會像對待那石桌一般,把你給拍成粉碎。”

  說罷,雪瑞消失到了洞子的盡頭處。

  我有點兒聽不明白,站起身來,突然間面前的石桌一瞬間,全部變成了粉末,整整齊齊地鋪灑在了我的腳尖前。

  啊……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要曉得我剛才摸了一下這石桌,堅硬得不要不要的,沒想到雪瑞輕輕一拍,那桌子居然就悄無聲息地化作了粉末……

  不會吧,雪瑞這小姑娘看著柔柔弱弱的,怎么轉眼就變成了母老虎,咋都這么兇悍呢?

  這樣的娘家人,當真惹不起啊!

  我心驚肉跳,跟著雪瑞回到了剛才的熔漿火池前,這才瞧見她和那低配蚩麗妹都不見了蹤影,估計是回到了蟲池那邊去,我找了一墻腳坐下,想起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感覺好像就在夢中一樣。

  不是,我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多出了一個預備女朋友來了啊?

  雖說美得是讓人直不起腰,但是那脾氣,我能像得住?

  我胡思亂想了一陣,最后懶得再想,閉上眼睛,開始繼續研讀起了那《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來,想著當年陸左就是憑著這玩意揚名立萬的,我未必不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來。

  修行入了深處,不知時間長短,不知不覺間,我感覺時間仿佛凝固。

  迷迷糊糊間,突然聽到耳邊有人叫我,我睜開眼睛來,卻瞧見有人摟著我的胳膊,甜甜的笑,說十八郎,你醒了啊,餓了不,我給你準備了油茶呢。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十八郎……
哎呀,真的這么一個女朋友,到底該怎么辦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