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踏青郊游

  一碗苦油茶,炒米碗中加,添點紅苕塊,著點香鍋巴,苗人好這口,濃口又扛餓,哪天來我這,做給情郎吃啊……

  一曲《油茶歌》,從低配蚩麗妹的口中緩緩吟唱而出,梳著兩根小辮子的她純得就像十七八歲的小女孩兒,雙眼之中的柔情蜜意能夠把人給融化,我小口抿著味道古怪的油茶,不時從里面挑出一些特意加餐的小蟲子來,剛想要丟掉,雪瑞就瞪我,說這是給你補身子的,你可別辜負了她的一片苦心。

  我硬著頭皮將這些如同小蟋蟀的蟲子吞咽下肚,二春在旁邊笑得不要不要的,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低配蚩麗妹——啊,不,雪瑞告訴我,她現在的名字,叫做蚩麗姝。

  很好聽的名字,正所謂“靜女其姝”,我不知道這個名字是雪瑞想的,還是那個不茍言笑的神婆奶奶起的,不過都十分符合低配蚩麗妹此時此刻的情況。

  叫著也好聽。

  但是這名字,現在卻不能夠告訴告訴她,在雪瑞的計劃里面,應該是由我來告訴蚩麗姝真相,而倘若我不能夠讓她愛上我,一旦使得她產生了自我的認知錯誤,那么極有可能就會意識消失,迷失在無盡的虛空之中。

  蟲池此刻已然干涸,盡管蚩麗姝已然凝化成了人身,但一旦意識消亡,那么留下來的,不過就是一具殘軀而已。

  也就是植物人。

  我低頭喝油茶,想著到底該怎么辦,蚩麗姝則嘴角含著笑,情意綿綿地望著我,然后一遍又一遍地唱著這一首油茶歌。

  這歌子不知道是哪個打油詩愛好者的作品,填詞實在是粗鄙不堪,不過好在語調宛轉悠揚,又有苗家特色,再加上蚩麗姝這么一個吟唱著,就顯得格外的美妙起來。

  吃過了油茶,雪瑞建議我們出去走一走,踏踏青。

  她這是在給我和蚩麗姝制造機會。

  眾人都明白雪瑞的想法,于是紛紛附和,收拾了一下,然后五人就離開了苗村,穿過一片片的梯田,朝著林子里走去。

  雪瑞和神婆奶奶并不是單純出來踏青的,兩人都背背簍,在林間不斷搜尋著草藥,畢竟神婆在村子里另外的一個主要功能,就是治病救人的醫生,而二春則顯得輕松許多,她更多的精力則都放在了林子里那些能夠放進肚子里面的野果野物里去。

  另外一個輕松的人,則是蚩麗姝。

  盡管繼承了蚩麗妹的記憶,但事實上,這是她第一次出了寨黎苗村,所以對哪兒都充滿了好奇,不過她又不愿意離開我的身邊,所以一直圍著我,不停地提出問題。

  從這里看,她跟普通的鄉下女孩,基本上沒有太多的區別,我也樂得輕松,運用著并不算熟練的知識,給她一一作了解答。

  雪瑞說我跟堂哥陸左的經歷很像,像我們這些沒有能夠考上大學的農村孩子,在城里有沒有什么關系的,的確都是不約而同地出外打工,不過我堂哥算是比較能混的,聽說他在南方那邊沒有待幾年,就混得有車有房,已經算是人生贏家了,然而我除了一顆飽經風霜的心外,恐怕剩下的,也就只有一些人生閱歷了。

  所以蚩麗姝此刻的天真爛漫,對于這樣的我來說,有著毒藥一樣的的吸引力。

  我說的是真的,拋開她的外貌不談,即便是一個相貌平平的女子,有著她這般讓人心情歡暢、無憂無慮的親切感,就足以讓我忘卻之前的一切情傷。

  見多了那些勢利的、迷茫的、自暴自棄的、抽煙喝酒的,甚至失足的女子,方才能夠明白純真的可貴。

  我一開始呢,其實只不過是當做任務來完成的,然而到了后來,自個兒卻有些拔不出來了。

  就如同《山楂樹之戀》里,老三看見靜秋的那種心動。

  我們走著,慢慢的,雪瑞和神婆奶奶,以及二春就漸漸地與我們分散了,蚩麗姝在我旁邊蹦蹦跳跳,偶爾還去追一下蝴蝶之類的,我有點兒帶小孩的感覺,細心地照顧著她。

  我看著這個美麗的女子,心中的情愫越來越濃,卻不知道如何去表達。

  雪瑞曾經跟我說過,說你談過好幾次戀愛,這種事情,還要我教你么?

  事實上,我第一次是被一個大我三歲的姐姐倒追,稀里糊涂就被下了手,后面幾次,要么就是在一起工作的時候漸漸產生了感情,要么就是搖一搖,通過微信溝通,彼此之間也沒有那么尷尬。

  現在的情況是,我所有的方法,好像都不能派上用場。

  而且瞧見蚩麗姝這模樣,我有一種哄騙小女孩的怪蜀黍那樣的自我認知感。

  下不了手啊……

  我猶豫了許久,心神不了,蚩麗姝好像看出來了,沒有再走,而是瞧著我,說十八郎,你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呢?

  看著蚩麗姝那一對仿佛能夠說話的水汪汪大眼睛,我心中發苦。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知道這個女孩兒她喜歡的人,并不是我陸言,而是一種虛妄的錯覺,她喜歡的那個男人叫做洛十八,是我師父的師祖,早已不在人間。

  我只不過是替代品,一旦她清醒過來,那么現在所有的美好,都會像破碎的泡沫一樣,碎裂不見。

  我心有不甘,對她說道:“麗妹,你能不能不叫我十八郎?”

  蚩麗姝睜著一雙大眼睛,瞪著我,說為什么啊,不叫你十八郎,那叫你什么呢,洛十八,洛大哥,洛方老?

  我搖頭,說我現在叫做陸言,你叫我阿言就行。

  你騙人!

  蚩麗姝大聲喊著,笑著對我說道:“你這個大壞蛋,陸言是什么鬼,你就是十八郎,十八郎、十八郎,你不讓我叫,我偏叫,氣死你,氣死你……”

  我的心沉落了谷底,知道如果真的將一切的真相揭開,這個看著離我很近的女子,一下子就會飛得很遠、很遠……

  我心中也是有些生氣了,順著她的話,說對,麗妹我問你,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會想念我么?

  死?

  蚩麗姝伸手把我的嘴給捂住,一臉驚慌地說道:“不要說這種喪氣話,說多了,就會變成真的,我不準你說。”

  她的手就像春筍一般細嫩,柔柔的,長長的,有著年輕女子特有的香氣,我不知道蟲池化身,為何會這般惟妙惟肖,也不知道她跟正常的女性到底有著什么區別,不過聽到她這情意綿綿的話語,多少也有些感動。

  說句實話,這世上除了我父母,還沒有誰會像她這般著緊我。

  只是……她關心的那人,根本就不是我啊!

  想到這里,我的心情又變得無比低落,不過我在外拼搏多年,多少也有了一些城府,也能夠藏匿好自己的心思,陪著她一路走。

  出外踏青,我們又在林子里生火,解決午飯,雪瑞別看是大小姐出身,不過對于這種叢林生活卻也是能夠駕輕就熟,跟二春一起忙碌,沒多時就弄了一頓豐盛的午餐,含著臘肉和竹香的竹筒飯、香噴噴的烤紅薯,還有一只二春打來的野雞……

  這些味道真的很不錯,不過我五臟六腑并未修復,身子懨懨,只是勉強吃了一點兒。

  吃了飯,神婆奶奶帶著蚩麗姝去小溪那兒洗手,而雪瑞則找到了我的這邊來,對我說陸言,看不出來嘛,你還是個情圣,看你跟我妹子一路上有說有笑的,手段很不錯啊。

  我苦笑,說你說錯了,她之所以對我如此,不是因為我有什么手段,只不過是她認為我是她的十八郎而已。

  雪瑞說那也不錯。

  我說不,你有沒有想過,一旦她發現我是陸言,不是十八郎,會發生什么事情?

  雪瑞搖頭,想了想,說要不然你就當自己是十八郎唄?

  我突然來了情緒,說怎么可能,誰能夠騙她一輩子?她雖然剛剛誕生意識不久,但并不是傻子,一旦幻覺消失,發現了真相,你覺得她會怎么做?她一定會把我這個假冒者給殺掉,一刀一刀地泄憤……

  雪瑞說哪有那么恐怖?

  我嘆氣,沒有再多說,午餐過后,雪瑞她們繼續采藥,而我則因為身體太差,就在篝火邊休息,蚩麗姝放心不下我,陪在我旁邊。

  我昏昏沉沉睡了一會兒,突然間感覺脖子被人給掐住了,睜開眼睛來,瞧見是蚩麗姝。

  她紅著眼睛,死死按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在騙我,對吧?”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她愛的人,不是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