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重走北上路

  當瞧見蚩麗姝怒氣沖沖地等著我時,我下意識地往后退去,結果脖子一下子就被她的右手給掐住,死死按著我,說你是在騙我的,對不對?

  我腦子里面一片混亂,想著莫非她現在又切換了模式,恢復了雪瑞師父的狀態?

  我的媽媽呀,此刻若真的是雪瑞師父,我該如何是好?

  望著死死按著我的這個女人,我根本沒有辦法把她和之前在我懷中小鳥依人的蚩麗姝相提并論,心中發慌,結結巴巴地說道:“怎、怎么可能,我到底騙了你什么啊?”

  她猛然搖頭,說不對,十八郎天生驕傲,他從來都不屑于柔情,你這么對待我,肯定是有所求的,對不對?

  我搖頭,說不對,我對你沒有任何企圖,你多想了。

  蚩麗姝死死掐著我,讓我都有一些緩不過氣來,然而我卻睜著眼睛,平靜地看著她。

  事實上,在此之前,我或許還有一些保住小命的心態,然而當我真正意識到自己開始對面前的這個姑娘有了另外一種情愫的時候,我反而糾結了起來。

  諸事隨緣,我若是過于執著,反而會被虛妄迷失了雙眼。

  蚩麗姝盯著我,過了好久,方才再次確認道:“你對我當真沒有什么別的企圖?”

  我點頭,一句話都不說。

  我雙眼真誠。

  兩人凝望了許久,蚩麗姝的臉上突然露出了嬌羞的神情,放開掐在我脖子上面的手,拍了一下我的胸膛,柔聲說道:“那、你為什么會對我這么好?”

  呃……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大姐,不對,蚩麗妹,在你的記憶中,那洛十八對你到底有多差?
  
  以至于我只是簡單地陪在你身邊,簡單地盡一下男士的義務,既沒有花言巧語,也沒有鮮花巧克力,你就已經幸福得不要不要的,而且還開始懷疑起了人生來?

  我遲緩了一會兒,方才緩緩說道:“我為什么要對你差呢?”

  蚩麗姝整理了一下我被揉成一團的衣領,嬌羞地說道:“你、你是不是喜歡我?”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是!”

  我又不是從來沒有戀愛的年輕小哥,盡管不知道如何對這種清純天真的姑娘下手,但卻也知道一些基本的忌諱和法則,而且我并沒有在說謊話。

  無論是外形,還是性格,又或者別的緣故,我都承認我對面前的這位姑娘有著極大的好感。

  而如果能夠跟她有進一步深入的機會,我也不會拒絕。

  如果有機會在以后的人生里,陪伴著她一起走過的話,未必不是一件讓人期待的事情。

  我爽快而真誠的話語,讓蚩麗姝有些意外。

  我看到她眼中的淚光。

  那淚光就如同月圓之夜的星光,有一種讓人難以言敘的感動,我忍不住伸出手,摸著她的臉龐,說傻姑娘,你哭什么?

  蚩麗姝咬著嘴唇,使勁搖頭,說我不是哭,我是高興。

  我說既然高興,那就別哭了,笑一個給大爺看看。

  蚩麗姝忍俊不禁,噗嗤一笑,說你討厭,怎么能這樣啊,害得人家又哭又笑,跟個瘋子一樣……

  我心中苦笑,說可不就是瘋子么?

  不過這話兒我可不敢說出口,因為一旦說漏了嘴,估計我真的就活不過今日了。

  我裝傻,嘿嘿笑,而蚩麗姝則趁勢一下子撲到了我的懷里來,像小動物一樣,腦袋拱在我的懷里,深深地吸了我身上的汗味,不滿地說道:“哎呀,你好臭啊……”

  我吸著她散落在我肩膀上面的發香,苦笑,說能不臭么,好幾天沒有洗澡了。

  蚩麗姝噗嗤一下,突然柔柔地說了一句話:“不過我喜歡聞。”

  呃……

  姑娘,你這真的是愛屋及烏,一點兒原則都沒有了啊?

  我躺在草地上,而蚩麗妹拱在我的懷里,過了好久,她突然抬起了頭來,一雙明麗的眼睛盯著我,說十八郎,我這是不是在做夢啊,天啊,我真的不敢相信,居然能夠趴在你的懷里面。

  她的一句話,把我的心情墜落到了谷底。

  我很想跟她講,是啊,親愛的,你還在做夢,而我也只不過是一個做夢的可憐蟲而已。

  我心情有些惆悵,感覺自己就好像是一個小偷,偷走了別人的東西,而蚩麗姝卻仍舊沉浸在自己的夢里,自顧自地問道:“你到底喜歡我什么?”

  我想了想,說我喜歡你美麗的外表,也喜歡你內中的心靈,喜歡你的善良、天真和爛漫,還喜歡你翹起來的嘴唇,讓人看了無憂無慮……

  蚩麗姝望著我,將頭放在了我的耳邊,呢喃著說道:“我好開心啊,好開心!”

  我轉過頭來,與她平平相視。

  兩人面對面,彼此聞著對方的呼吸,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然而我卻沒有半點兒邪念,只愿就這般永遠地看著她。

  看著她無憂無慮的笑容,就好像找到了值得一輩子守護的東西。

  我們兩人就這么看著,過了許久,蚩麗姝那飽滿的紅唇,不知不覺間,就突然湊到了我的跟前來。

  有過好幾次戀愛經歷的我,對這一幕并不陌生。

  然而以往顯得十分激動的我,在此刻卻并沒有親上去,而是猶豫了一下,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點兒。

  這個時候的蚩麗姝很敏感,睜開了眼睛來,望著我,呢喃著說道:“十八郎,你不喜歡我么?”

  我點頭,說喜歡。

  她十分傷心地問:“那你為什么不愿意親我,是覺得我丑么?”

  我抓著她的手,說天地良心,如果說連你都丑的話,這世間就沒有真的美女了,可是,我之所以不親你,是因為我敬你,愛你,不希望你在以后后悔。

  蚩麗姝垂淚欲哭,說我怎么會后悔呢?

  我有些難過了,盯著她的雙眼,說如果我不是你的十八郎呢,你還會這么想么?

  蚩麗姝緊緊抓著我的手,說怎么會呢,我認得出你的氣息,盡管你變了模樣,但是我卻能清清楚楚的明白,你就是我的十八郎,沒錯!

  我嘆氣,說我不是十八郎。

  蚩麗姝的手一下子就變得緊緊,抓著我,使勁兒地說道:“不對,你就是,不會有錯的!”

  我終于忍不住了,抓著她的手,說你醒醒吧,沒有什么十八郎,沒有什么蚩麗妹,沒有什么千古的愛戀,我就是我,你也只是你,告訴我,如果我不是十八郎,而你也不是蚩麗妹,你還會愛我么?

  憋在心里的話,一下子說了出來,我的心中痛快無比,而蚩麗姝則一下子就哭了,說怎么可能?

  我盯著他的眼睛,說怎么不可能,你仔細地回憶一下,你真的是蚩麗妹么?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瞬間就后悔了。

  不對,我怎么可以忍不住呢,現在說出來,這不就是在害她么?

  我為了心中那些坦然,卻反而是在傷害她啊?

  我下意識地與她十指相扣,然而這個時候,蚩麗姝終于認真地想起了這么一個問題來,她的眼睛開始不停地眨動,過了一會兒人,她突然慘笑了起來,說對啊,我若是蚩麗妹,青蟲之主,怎么可能什么也不會,怎么可能傻乎乎的在這里,我不是啊,我只不過是一段記憶而已,我什么都不是,我……

  她呢喃著,突然間雙眼一陣翻白,昏死了過去。

  我摟著懷里這渾身發軟的女人,心中一陣慌亂,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臉,結果都沒有任何效果。

  我慌張了起來,站起來,開始朝著四周無助地喊了起來。

  二春第一個趕了回來,緊接著雪瑞和神婆奶奶也很快趕到了現場,問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不敢有所隱瞞,只是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邊。

  還沒有等我講完,神婆奶奶直接就揚起手,揮了我一巴掌,然后接過我手中的蚩麗姝,把她抱著,望著寨黎苗村的方向走去。

  我捂著臉,垂頭喪氣,而雪瑞則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我妹子要是有事,蚩婆婆肯定不會饒過你的。

  我自知做了錯事,釀成大禍,于是心死如灰,低頭說若是她真的有事,我大不了也不活了,陪著她一起去就是了。

  雪瑞大為意外,說你真的是這么想的?

  我抿著嘴,沒有說話,也不想用言語來表達決心。
  
  雪瑞看見我這副模樣,心中的火氣消減了一些,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既然有心,那就行了,至于她,唉,就看天意吧。

  我垂頭喪氣地回到了寨黎苗村,結果神婆奶奶連屋子都沒有讓我進,我只有在院子那兒蹲著。

  我沒有說任何話語,靜靜地蹲著,一直到了傍晚時分,太陽落山的時候,二春趕了出來,說人醒了,叫你進去呢。

  我欣喜若狂,趕到了里屋,只見雪瑞和神婆奶奶都守在床邊,青燈數盞圍繞,躺著的蚩麗姝看也沒有看我一眼,而是一字一句地說道:“我要離開了,循著她當年北上的道路,重新走一遍。”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我看到了她的心
演的全是她和他的電影
她不愛我 盡管如此
她還是贏走了我的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