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六十章 拯救囚女,白室生變

  幔簾風吹卷動,我看到了后面的空間中,有二十一個深褐色的陶甕子,這些陶甕子跟我家農村用的水缸差不多大,唯一的區別是,這些陶甕子的開口很小。以及,每個上面都露出了女人的頭顱來。

  人彘!

  我的腦海里一瞬間就想起了這么一個詞來,然后古麗麗臉上那無聲的悲哀便蔓延到我的胸口處。這些被裝在陶甕子里面的女人說不上漂亮,但模樣都很年輕,她們的頭發烏黑油亮,被梳得整齊,然后散落在腦后,不知道薩庫朗用了什么法子,女人們的臉上呈現出一種異常的紅潤之色,眼中也有著歡悅的迷離,如同在享受著什么。然而盡管如此,我還是能夠感覺到心靈上的怨毒,在這空間里面飄蕩著。

  叫聲是從吳武倫手下的士兵口中發出來的。

  這些打過仗、見慣了死人的軍人驟然見到這么恐怖邪惡的東西,都不由得汗毛豎起,定力低的甚至發出聲音來。我感覺自己全身都變得如此沉重,緩步走向了那正中心的祭壇上,那里有一個銅質的大鼎,款式古樸,我似乎在哪里好像見過一樣。大鼎里面有燃燒的火焰,發出嗶啵卟啵的響聲,和一種奇怪的香氣。

  吳武倫聞了聞,回頭看那黑袍蒙面人,后者搖了搖頭,說沒事,這里面的油,是人油。

  這些人油是薩庫朗殺害被擄至此的受害人之后,將其身體流出的油脂蒸餾提純,130℃到150℃得到的油品質較好,色澤清潤,手感細膩,賣給外國集團做高級化妝品,籌集經費;而200℃以上的油,則用來點燃祭壇之火,接引祭祀上空的神靈。

  我的眉頭抽動,心中對薩庫朗這個組織,不由生出了強烈的憎恨。

  如此變態的組織,覆滅才是它最好的歸途吧?

  我下意識地往后退兩步,小叔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觀察四周。吳武倫的手下極為精干,在經過短暫的詫異之后,開始搜查起房間的四周,黑袍蒙面人說這些人彘是召喚小黑天的藥引工具,吳武倫便想將其毀滅,不讓她們存在,從根源上解決。然而黑袍蒙面人攔住了他,說這些女人一旦死亡,會瞬間將怨氣凝結成巔峰,有很大的幾率將那個家伙給召喚出來,所以不但不能殺,我們還要防止她們死去。

  吳武倫的臉變成了黑色,問如何將那小黑天扼殺在誕生的搖籃中?

  黑袍蒙面人鎮定自若,緩步走到那祭臺上,一腳將那銅鼎給踹開,然后叫人搬來一個大蓋子,將那鼎給封上,回頭笑了笑,說問題其實很簡單,只要將這祭壇的布置給破壞掉,一切都沒有什么問題了。果然,那銅鼎的火焰熄滅之后,房間里的溫度反而升了上來,而那陶甕之中的女人,雖然仍然閉著眼睛,臉上卻露出了痛苦的神情。我心急雜毛小道的安危,走過去問吳武倫,說關人的地方在哪里?要是薩庫朗的人喪心病狂,將抓來的所有人都殺了,那豈不是白跑一趟?

  吳武倫雖然心急著前往血池,但是聽我這么說,點頭同意,看向黑袍蒙面人。蒙面人說在西走廊的盡頭,但是最好統一行動,要知道,善藏他們還藏在暗處虎視眈眈呢。我執意要先去解救雜毛小道,吳武倫也同意我的想法,安排五個士兵陪著我去救人,同行的有熊明,而剛才表現優異的小叔則被他留下來當人質。

  我們都同意了這個安排,出了這個門,腳步匆匆地往西走廊走去,而吳武倫他們則需要過了這個白色房間的后門,前往庫房去破壞血池。

  我心中隱隱有些不安,跟熊明等六人跑過空無一人的西走廊,來到盡頭,一個戰士大腳一踹,把門撞開,有兩個人正在不遠處彎弓待射,結果被精準的點射給擊中了頭顱,倒了下去。見到了人,我反而心安了,只見這個房間稍大一些,有各種木質的家具,也有陳舊的鐵皮柜子,熊明跑到那兩人尸體處,俯身掏出了一串鑰匙,然后跑到了這房間西面的鐵門中,打開了門上的鎖。

  門一開,就聽到了一片哭聲傳來。

  兩個士兵持槍在門口警戒著,我和其他人則沖進了那門中去,果然,這里真的是一個牢房,跟我們那里的牢房一般,也是一個寬闊的石廳,中間豎立著一模一樣的石柱子,不同的是,石柱上面的鎖鏈盡頭,鎖著三十多個女人。這些女人一律面容憔悴,渾身臟兮兮的,有人眼神呆滯,有人則瘋狂地哭泣著,然而當我們一走進去,所有的聲音都為之一凝,轉化為了小心翼翼地窺視。

  這些女人來源不同,有本地人面孔的,有的像是中國人,也有金發碧眼的洋妞,和印度臉孔的女人。

  她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看向我們的時候,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當我們言明身份的時候,這些女人全部都哭成了一片,熱鬧非凡,自然有人拿鑰匙去給她們解開鐐銬,我則順著墻根,朝黑暗中的那幾個牢房找去,想看看雜毛小道在不在。然而我依舊沒有發現那個浪蕩子的身影,而是找出了幾個關在單間的臺灣女孩。巡查了一圈,我們救出了近四十個不同國籍的女人,卻還是沒有雜毛小道,這件事情,讓我的心中無比的壓力。

  準備出門的時候,熊明叫住了我。

  他正扶著一個苗家打扮的年輕女人,跟我說這是他們寨子失蹤的妹子。他臉色嚴肅,說外面的邪教徒沒有肅清,暫時不能讓她們出去,不然會十分危險的。他建議留下兩個士兵跟他一起在這里守著,讓我先回去報信。我看著這亂成一團的房間,有幾個女人精神都已經失常了,一得自由便不顧招呼往門外跑,又被攆了回來,知道這樣子肯定不行,便同意了,讓熊明跟這五個士兵商量之后,接著由我帶著三個士兵返回去,找主力報信。

  有的女人以為我們要拋棄他們,想跟著,卻被熊明拿槍給嚇了回去。

  折回白色祭壇房間的西走廊路上,我路過一個房間,突然感覺有一種十分熟悉的聲音在呼喚著我,這種感覺我說不出來,就像是久未謀面的朋友,在向我打招呼。我根本就沒有多想,只是依著自己的直覺一腳把門踹開,里面竟然有兩個人,是薩庫朗的教徒打扮,見到我沖進來,舉刀便砍,我先是一腳蹬開前面那個,接著身邊的槍聲立刻響起,將這兩人打成篩子,一地血肉。

  我望著這兩個家伙的尸體,心中感嘆:這便是國家力量的威力,這兩人即使再厲害,血肉之軀也擋不住槍彈的威力。看看中國的道術發展,再如何厲害,解放之后也大都隱匿了身形,萎縮不前。

  我沒有繼續看這兩個死人,而是徑直走到了房間左邊一大排柜子的其中一個,伸手將上面的鎖猛地一拉,斷了,露出里面一大堆零碎的東西,而這里面,有我之前丟失的東西:震鏡和雜毛小道的泥像雕塑。看到這兩樣東西,我不由得熱淚盈眶,我的娘咧,這里居然是薩庫朗放置戰利品的庫房啊,要不是震鏡里面的鏡靈在呼喚我,我還真的錯過了。我還在角落的地方找到了我的背包,里面還有我的證件在。

  人品實在太好了,我興奮地把這些東西都塞進包里,打量這房間四周,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厲害的法器來——我的震鏡一看就知道是寶貝,他們既然把它放在這里,說明此處應該還有很多好東西吧。

  然而就當我打算做一回梁上君子的時候,有一聲詭異的叫聲從遠處傳來,讓人在一瞬間就繃緊了神經。

  聲音是從剛才大部隊所待的白色房間中傳來的,我旁邊這三個士兵一聽到,便朝我大喊了一聲,然后順著走廊朝那邊沖了過去。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顧不得淘弄這房間里的東西,背著包就往外面跑,急忙跟了上去,很快,我們就重新來到了白色的房間門口。看著那房門虛掩著,里面有一股難以言及的陰冷在蔓延,三個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猶豫。

  我雙手結外縛印,暗念著金剛薩埵普賢法身咒,沉身靜氣,一腳踹開這道房門,一瞬間,有一股陰森寒氣像電流一般,從我的身體上流過。而在我們眼前,地下躺著十幾個橫七豎八的士兵,他們的身體都結上了一層白色的霜物,而一個竹竿瘦弱的男人正在持著嘎巴拉碗在艱難地與一團白氣周旋。

  這嘎巴拉碗其實就是用死人頭蓋骨做成的容器,他拿在手里,動作越來越遲緩。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人。

  我幾步沖上前去,赫然發現白色幔簾后面那些裝在陶甕子里面的女人,她們已經睜開了眼睛,全部都是血一般的紅色,眼睛下面是斑斑的血淚。最重要的是她們全部都面帶著詭異的笑容,發出了一種超脫語言的悲聲——女人們的舌頭全部都被割掉了,這聲音是怎么發出來的呢?

  嗚嗚……嗚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