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她所想的北上路

  我不相信這好端端的,還會有人過來伏擊我們,因為不管是我,還是蚩麗姝,兩人的兜里都空落落的,啥錢都沒有。

  不圖錢,還能圖什么?

  我這般想著,突然下意識地瞧了旁邊的蚩麗姝一眼,心臟這才驟然跳了一下。

  哎呀,我這可真的是沒有鬧明白,若是我的話,自然是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但是蚩麗姝不同,這妹子長得跟畫上面走下來的女子一般,男人瞧見了,沒有不眼饞的。

  既是如此,自然少不得有人會見色起意,心懷莫測啊?

  我正胡思亂想著,突然間胳膊一緊,卻是被她給一把拽到了旁邊的灌木林中去。

  她手勁兒好大,頗有一種不容我反抗的意思。

  我給她拽著,踮腳來到了旁邊的灌木林,給按在了泥地里,不讓我出聲,而她則回到了原地,手中摸出一把種子來,沿路灑下,雙手好像在半空中結了一個印法。

  我感覺空間一震,似乎發生了什么,不過卻有瞧不見,正想探頭瞄一眼,結果瞧見蚩麗姝身子輕飄飄地踏步而來,一下子就到了我的身邊來,伸出手,又把我的頭給按在地上。

  小妮子還真的不客氣,我弄得一臉泥,正要抗議,卻聽到她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別說話,有人朝這邊望過來了。”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判斷的,不過卻也沒有敢再反抗,趴在灌木林中,一動也不敢動。

  我趴在地上,蚩麗姝就在我的身邊,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倒也不算是那么難受,我吸了吸,回憶起剛才她在我耳邊說話時,氣息吹在我耳朵邊的情形,忍不住想:“這妹子不是蟲池化身么,怎么會跟人是一模一樣的?”

  不知道,別的地方是否也會一樣……

  我浮想聯翩,如此過了大約一刻鐘,前方還是死一般的寂靜,我忍耐不住了,下意識地拍了拍旁邊的她,剛要說話,突然間嘴巴給捂住了,而她則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往九點鐘的方向看去。

  我瞄了一眼,瞧見幾個穿著綠色迷彩的男子從林間走了出來,而與這些人區別的,還有一個穿著當地人服裝的男人。

  那個男人,居然就是早上跟我們依依惜別的鄉村教師劉釗。

  他怎么也來了?

  我心中驚駭,然而蚩麗姝卻只給我瞧一眼,然后再一次把我的腦袋給按到了地下去。

  緊接著,她按在我背上的手上傳來一股溫和有力的勁道,傳遞到了我的全身上下,讓我一下子放松了許多,心跳也恢復了正常值。

  我知道她是怕我暴露了,當下也是屏氣凝神,不敢多言,甚至于動也不敢動一下,大約過了一分鐘不到的時間,那幾個人就走到了我們的跟前來,邊走邊聊。

  我遙遙地聽到一些話語,努力聽,終于有劉釗的聲音傳來:“……不知道。按理說,如果真要北上的話,他們應該是走這條路的,不會有錯。”

  另一個口音古怪的家伙說:“說不定人家看出了你的意圖,轉身回去了呢?”

  劉釗焦急地辯解,說阿擼卡,咱們合作這么多年了,你還不知道,若是我想要瞞住一人,他就算是最后被我給賣了,也還在幫著我數錢,當我是好人呢。老子的話,你能不相信?

  那人回答,說你這家伙的陰毒,老子肯定曉得,可是問題在于,那女子,真的像你說的那么美?

  劉釗急于辯駁,說提婆達多在上,我若是說了半句假話,死后將用墜阿鼻地獄,不得解脫——我跟你講,老劉我這輩子真是見過不少美女,但是像她那般輕塵脫俗、又美艷絕倫的,卻是一個都沒有。我敢打賭,她絕對是熔煉美女降的絕佳鼎爐,如果能成,上師定然能夠重返頂尖之林,角逐天下……

  那人嘿然壞笑,說老劉,你直說吧,你這么猴急,到底有什么企圖呢?

  劉釗猶豫了一下,賠笑說道:“阿擼卡,你也知道的,我這些年來,給宗內呈獻了那么多若開族的童男童女,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一回若是能夠讓上師滿意,還請你幫著美言,幫我解開禁制,好讓我能夠回老家看上一眼……”

  那人拍著胸脯保證,說等碰見那女的,要真的如你所說的那般美艷,回頭就跟上師說這事兒!

  聽到那人的保證,劉釗連忙表示感謝,說放心,昨天我在他們的飲食里放了藥粉,他們這一路上定然會腹瀉不停,只要聽風聞味,定然能夠找得到的。

  他得意地說著,而那口音古怪的人家則夸贊了他一回。

  劉釗言語恭敬,立刻表達了謙虛之意,又是阿諛奉承,馬屁如潮,完全沒有之前給我展示出來那風骨清高的模樣。

  一行人順著我們的來路走去,漸行漸遠,而我則趴在地上,一嘴苦澀。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這他鄉遇故知,聽得那劉釗滿口胡吹,頓時就為了他那種堪比白求恩同志的國際主義精神,和陶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園風骨所感動,滿腦子同胞情誼。

  沒想到這人只不過是演技驚人而已,翻臉跟翻書一樣,背過身去,居然是這般丑陋的模樣。

  昨夜蚩麗姝其實已經提醒過我了,但是我卻不以為意,現在回想起來,頓時就是一陣又一陣的冷汗流出。

  我心中震撼,一動也不敢動,過了許久,肩上被人拍了一下,抬起頭來,卻聽到蚩麗姝說道:“他們已經走遠了,你還趴在這里干嘛?裝死人啊?”

  我爬起來,期期艾艾地跟她道歉道:“對、對不起,昨天是我不對,我誤會你了……”

  說這話的時候,我羞愧無比,本來雪瑞叫我跟在她的身邊,就是擔心自家這妹子沒有什么社會經驗,也不知道如何與人溝通接觸,讓我幫著照看一下,免得被壞人騙了去,沒想到事情反而倒了過來,我給人家牽著鼻子,騙得團團轉,反倒是基本上沒有啥閱歷的蚩麗姝看穿了一切。

  這種強烈的挫敗感讓我臉上無光,本以為她會趁機奚落我一番,沒想到她只是笑了笑,說你心太善,以后可得多注意才是。

  什么?

  等等,大姐,你平日里不是冷冰冰的么,怎么畫風一下子就變成這樣了,不要這么貼心溫暖好不好,搞得人家怪感動的……

  我有點兒不適應此刻的蚩麗姝,突如其來的溫柔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接話,而這個時候,她卻突然拉了我一把,說走,我們跟上去瞧一瞧。

  我嚇得魂飛魄散,連忙拉住她的胳膊,說等等,你什么意思?

  她瞧見我一副驚訝的表情,愣了一下,說沒什么意思啊,我就是想跟過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打我的主意。

  我拉著她,說大姐,你的心可真大,沒看到那伙人穿著軍裝么,他們要不然就是這附近的軍閥,要不然就是藏身林中的毒販——這些人都是亡命徒,手上有槍,有人命,殺人不眨眼的,咱平日里躲都還躲不及,你何苦眼巴巴地送到人家門口去呢?

  聽我說完這番話,她愣了一下,然后說道:“你沒聽到么,那家伙拐了很多小孩子去了那兒呢,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壞事?”

  我說那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你現在過去,未必能夠救得了誰。

  她盯了我好一會兒,突然搖頭,面帶譏諷地說道:“我本來只以為你是膽小沒本事,沒想到竟然這么冷漠,別人的性命,在你的眼里,原來是這樣的。哼哼,你知道我為什么要重走北上路么?”

  我被她這般譏諷,心中頓時就是一陣疼痛,臉上也臊得慌,悶聲說為什么?

  她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就是想重新找回她當年一人仗劍走天涯、路見不平、尚義任俠的那種豪放心情,而不是忍耐后來蝸居在一個小村子里,苦苦蟄伏等待的寂寞。你們說我不是蚩麗妹,那么我就走出一個屬于自己的人生來,走出一個她曾經渴望,卻又得不到的人生。”

  她說得豪氣,我的心也被她講得砰砰直跳,恨不得出聲附和,但我一想起雪瑞、神婆奶奶擺脫給我的責任時,理智又浮上了心頭來。

  我開口要勸,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她卻指著我的鼻子,冷冷說道:“你們都說我不是人,但我的血是熱的,而你,不是。”

  說完,她轉身就走,飄然離去,卻是沒有再跟我說上一句話。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她的血,是熱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