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我不想讓你孤單

  望著那窈窕背影消失于林中,我半天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事實上,我們一路上都保持著一種很古怪的關系,那就是若即若離,不可捉摸——一會兒好像很遙遠,很冷漠,一會兒又好像并沒有那么遠,伸手可及。

  在茫茫的熱帶雨林之中,我與她一前一后,安靜行走,走得遠了,突然間就覺得世間仿佛就只有兩個人了。

  我和她。

  不知不覺,她其實已經走進了我的心里,然而我又有些害怕,因為她時常表現出來的漠然和疏離感,讓我有些害怕接近,不敢受到她的傷害。

  而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我其實又有一些莫名的優越感,那就是我是人,一個真實存在、活生生的人,而她不是。

  她不過是由雪瑞師父蚩麗妹留下來的一件雪衣,再加上那神秘的蟲池融合而成的意識。

  她誕生的時間并不算長,甚至都沒有幾個月。

  在這一方面上來說,我其實又有一些心理優勢,就好像是怪蜀黍瞧見了小女孩兒,覺得能夠憑著一根棒棒糖,就可以牽引對方的意志。

  然而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一路上,我一直都在小心地回避著那一個話題,但每一次受到打擊的時候又會翻出來,但是我從來都沒有想到,這個問題,其實在她的心中早就已經有了答案。

  她其實早就已經意識到自己并不是蚩麗妹的這個事實。

  而讓我更加沒有想到的是,她之所以一路堅持下來,不為別的,而是為了活出比蚩麗妹更加精彩、沒有悔恨的人生來。

  從這一點來說,她就足以讓我心中油然而生出敬佩之心來。

  只是,她的血是熱的,我就是冷的么?

  想起她剛才對我的評論,我頓時就覺得一陣邪火直沖頭頂,想要走到她面前,大聲地對她吼,說不說的,老子才不是這樣的,你要去,大不了陪你去就好。

  可是……就我這樣子,即便是去了,又能夠做什么呢?

  我覺得自己腦袋一陣脹痛,難受得不行,而這個時候,我瞧見她真的是頭也沒有回的離開了我的視線,心中就是一陣慌,沒有多想,直接就跟了上去。

  我一直追,一直追。

  我追得兩只腳都酸得不行,感覺都快邁不出一步了,也沒有再瞧見她。

  終于,我沒有再追了,仰天朝上,倒在了地上。

  我捂著“噗通、噗通”跳個不停的心臟,感覺天旋地也轉,發暈,于是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卻感覺心仿佛就缺了一塊,空蕩蕩的。

  我痛得不行,腦海里則開始反復浮現出了我與她之間的一幕幕畫面來——

  有我第一次瞧見她的時候,她是高高在上的雪瑞師父……

  有她突然間叫我十八郎的溫柔……

  有郊游踏青時的兩人表白……

  有兩人一聲不吭、行走林間的相互幫助和守望……

  有昨日她與我的一問一答,一直到她累了,打呵欠叫停時的畫面……

  所有的畫面匯聚在了一塊兒來,我突然間覺得不知不覺間,這個來歷神奇的女孩子,她已經不知不覺地闖入了我的生活,雖然我總是有意識地抵觸,不想與她有太過親近的接觸,但是她卻已然走進了我的心里來。

  沒有任何理由,進來了,就趕不出去了。

  我開始流淚了……

  我忘了自己有多久沒有流過淚,特別是為了感情而哭泣,當我已經開始漸漸地適應了那個見鬼的社會,適應了那些被現實社會改造得不再清純可愛的女孩子們,學會了逢場作戲,學會了適應轉頭忘卻的愛情時,就已經再也沒有哭泣過。

  我本來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再為任何女人流淚了,然而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只是因為那些女人,并沒有走入我的心里而已。

  我越哭越傷心,忍不住抓緊雙拳,死死地砸在了身邊的青草地上。

  我試圖用身體的痛,來抵銷心里的疼。

  然而這終究沒有用。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不哭了,因為我又聞到了一股漸漸熟悉的香味,這股香味很淡,仿佛沒有,卻讓我記憶深刻。

  它來自于蚩麗姝的身上,我覺得是體香,不過感覺又好像是她頭發的味道。

  不知道她用什么洗發水……

  我下意識地睜開了眼睛來,瞧見一張熟悉的瓜子臉,我原本以為消失不見的她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一臉訝異地問道:“你在干什么啊,好端端的,怎么哭成這個樣子?”

  我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思念過度,出現了幻覺,閉上眼,再睜開的時候,瞧見她還在。

  咦?

  你不是消失不見了么,怎么又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而且嘴角上翹是怎么回事,難道她剛才一直沒有露面,是在看我笑話不成?

  想到這里,我頓時就一骨碌爬了起來,低頭,用袖子把眼淚擦干,說哎呀,眼睛進灰了。

  她似笑非笑地對我說道:“要不要幫你吹一下灰啊?”

  我連忙搖頭,說不用,眼淚水一沖,什么都沒有了,用不著,沒事的。

  她盯著我,說真的沒事?

  我忙點頭。

  她沒有再說什么,轉身離開,而我則緊緊跟在了她的身后,她走了十幾步路,回過頭來,問我說你這是干嘛?

  我說我走路啊,怎么了?

  她皺眉,說你不是不想多管閑事么,干嘛要跟我一起走?

  我不理她略帶得意的微笑,低著頭,悶聲說道:“沒有啊,臨走前雪瑞和神婆奶奶交代過我,說一定要好好地照顧你。所謂承諾,就是拼死也要完成的話語,我若是讓你一個人離開,那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聽到這話,我感覺她眉眼兒都在笑了,轉過身去,自顧自地疾走,說你什么都不會,去了又有什么用呢?

  我遲疑了一下,方才回答道:“就算什么也不會,給你擋子彈,身板也是夠了的。”

  聽到我這自暴自棄的話,她腳步停了一下。

  不過她最終還是沒有再說一句話,而是點了點頭,然后朝著前方走去。

  兩人一路無語,她則不斷地在追尋蹤跡,走走停停,不時還會跟林中的蟲蛇低語幾句,仿佛她能夠跟這些腦容量小得可憐的生物溝通對話一般。

  我們在林子里走走停停,似乎兜了很多個圈,我一開始并不明白,到了后來,方才知曉,我們并不僅僅只是在追尋人。

  有一部分時間里,我們還在被人給跟蹤。

  她居然在林中,跟那幫地頭蛇們玩起了追逐戰來,一開始的時候,我還挺得住,到了后來,即便是用上了十二法門里面的手段,雙腿也是累得邁都邁不開了,而在這個時候,她就會過來,一邊說我是個累贅,一邊卻幫我按腿。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這雙腿,經過她一雙小手給揉捏兩下,頓時就感覺疲勞消減了一大半。

  這個時候我突然就想,倘若是我們北上的時候沒有路費,我找這位女士去掛牌足浴,給人按按腳,說不定就能夠湊齊足夠的差旅費,而且還是頭等艙呢。

  好吧,我也只不過就這么一想而已。

  真的讓她去幫陌生人按腳,我自己都舍不得。

  如此折騰了三天,她終于憑著出色的布置,讓那些人誤以為我們已經離開了,于是十分懊惱地放棄,輾轉朝東,朝著泰緬邊界的方向走去。

  我們在后面,一路跟隨。

  在第三天傍晚的時候,我們來到了一處山谷的深處,晚霞之下,夕陽變得分外嬌媚,下方有大片大片的良田,種著許許多多美麗的花朵,有紅的,有粉的,還有白色的,每一株都是那么的鮮艷動人,仿佛有著魔鬼的誘惑力。

  我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知道這些花不是別的,而是大名鼎鼎的罌粟花。

  這些花過兩個月就會結果,果實成熟的時候呈現出褐色,割漿煮熬,通過一些加工,能夠結出一坨又一坨的黑色膏體,而這些東西,則有一個鼎鼎大名的東西。

  鴉片。

  這兒真的就是一處毒梟的種植場啊?

  我的心中噗通跳,然而有了之前的教訓,我也不敢流露出太多的恐懼來,只是拉著蚩麗姝的衣角,說我們應該到了地方,這里人多勢眾,又有槍,你打算干什么,提前跟我講一下,可以么?

  聽到我沉穩的話語,她頗為滿意地望了我一眼,然后低聲說道:“我想潛入進去,看一看是不是真的還有無辜的人,在里面。”

  我問然后呢?

  她理所當然地說道:“然后就把他們給救出來啊。”

  她說得簡單,我卻有一種深深地無力感,而她顯然也是瞧出來了,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低聲說道:“你待在這里,我去探探路,立刻回來。”

  仿佛想起了什么,她突然回過頭來,對我甜甜一笑,說你放心,不會讓你孤單一人,有什么事,我一定會回來跟你商量的……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不會讓你孤單一人,我答應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