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一個賭約

  蚩麗姝的笑容甜么?

  我有些恍惚,但是我可以確定她臨走之時的笑容,卻是就宛如蜜糖一樣,一直甜進了我的心里去。

  想一想人還真的是賤,有的人天天沖你微笑,你卻習以為常,然而那個一天到晚都板著臉對你的人,偶爾露出一點兒笑容來,你卻是浮想聯翩,總是以為別人對你有意思……

  有意思么?

  沒意思,我藏在罌粟田不遠處的林子里,瞧見她趁著夜色,快速地奔走,潛入到了罌粟田盡頭的村子里去,恨不得跟著她一起離開。

  然而理智卻告訴我,此時此刻的我,根本就沒有太多的手段,也做不了像她那般行云流水的潛入。

  稍有不慎,不但自身不保,而且還會連累到她。

  與其那樣,還不如蹲在這里,耐心地等待著她回來。

  然而我等了一會兒,天色漸晚,夜色爬上了天空,黑色一點兒一點兒地浸染大地,整個空間都開始變得一陣朦朧,周遭的蚊蟲也變得多了起來,我卻并沒有等到她回來,而是瞧見了一伙巡邏隊。

  巡邏隊總共有三人,兩人穿著臟不拉幾的軍裝,而另外一個人,則穿著當地少數民族的大籠褲,手上提著槍,晃晃悠悠地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

  一開始的時候,我恐懼極了,擔心是這些人瞧見了我,直接過來找我的,然而隨后我又不斷安慰自己,說哪有那么巧?

  他們不過是例行巡邏而已。

  的確是例行巡邏,這些人顯然不是正規軍人,走路的步調吊兒郎當,有一個人還喝了點酒,走起了貓步來,而另外兩人則有說有笑的,不知道在討論什么東西。

  我的目光一直盯著他們背上的武器。

  我對這玩意認識得并不是很多,但是其中一個家伙背上的AK系列還是如雷貫耳的,稍微玩過點兒射擊類游戲的人,都能夠知道這玩意,我是個偽軍迷,自然也曉得,更知道這玩意只要朝著我一摟火,我絕對就會變成一灘爛肉。

  想到那后果,我更是不敢妄動,身子死死地趴在灌木林間,一動也不敢動。

  就在這個時候,我附近的草叢里突然傳來一陣動靜,那三人瞧見了,立刻哇啦哇啦,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

  我的心幾乎都已經快要跳出胸膛了。

  然而所幸的事情是,他們很快發現了弄出這動靜的,不過是一只野兔子,這才放松了精神,三人有說有笑地走過來,好像是在討論打牙祭的問題。

  而這個時候,好死不死,那喝酒的醉漢走到了我藏身的灌木林中,解開褲帶,朝著而我頭上就是澆下了一泡熱烘烘的液體來。

  我擦……

  我低著頭,屏住了呼吸,雙手抓著地上的泥土,恨不得陡然暴起,將那人背上的槍給搶過來,然后把這伙人都給突突了。

  殺、殺了你個王八蛋!

  然而我終究只是能夠想一想,害怕暴露之后被擒的我一動也不動,如同邱少云一般地趴著,而好在這夜色濃重,那些人又不疑草叢里有人,放完了水,又有說有笑地離開了。

  待那些人的聲音漸漸遠去,我從草叢中一咕嚕翻了起來,伸手一摸,才發現這家伙尿了我一頭一身。

  晦氣,真特娘的晦氣!

  我忍住惡心,將襯衣給脫了下來,用干的地方擦了擦頭發,扔在了地下,又拿水壺給自己洗了洗,剛剛準備從包里面找出一件換洗的衣服,這時身邊突然傳來一聲:“你在干什么啊?”

  我嚇了一跳,回過頭來,卻瞧見蚩麗姝在我不遠的地方,一臉詫異地望著我。

  原來是她回來了啊?

  剛才的事情太過于丟臉了,我沒有答她,而是悶不吭聲地去背包里找衣服,而她則靠近了過來,吸了吸,趕忙捂著鼻子,指著我驚訝地說道:“怎么回事,什么東西這么騷啊?”

  我找到了一件T恤,套進了身上,正待解釋,結果她噗嗤一笑,說難道剛才的巡邏隊路過,你給嚇尿了?

  我……

  我有點兒火了,沖她瞪了一眼,說你才嚇尿了呢,你全家嚇尿了,你全村都嚇尿了……

  她哈哈笑,忍不住眼淚,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對我說道:“好了,不逗你了,其實我剛才都瞧見了,不是你尿的,行了吧?”

  她不說還好,一說我更加氣憤,說什么情況啊,你都看見了,還任由這事兒發生?

  她反問,說不然呢,難不成我出面教訓他們?

  我想了一下,還是嘆氣,說算了,你如果一出手,我們就暴露了,到時候肯定會讓你的計劃失敗的,得,這一泡尿我算是白挨了……

  想想也是,天大地大,荒郊野林子里,那王八蛋哪里都不去,偏偏來到我的跟前,說起來也是我命中有此一劫。

  她聽到我這般說,大概是覺得我把她的感受放在了第一位,于是沒有再繼續調侃我,而是認真地說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我跟你說,如果沒有來到這里,我真的不知道這世上居然會有這么殘忍的家伙——這里明著是一個毒梟基地,其實另有乾坤,里面有一幫人,打著佛教的旗號,行的卻是極惡的事情。”

  我問到底是什么事,能夠讓你這么氣憤?

  她語氣很重地說道:“是降頭,血降。他們是信奉惡僧提婆達多的黑巫僧,而他們的頭叫做蹄達上師,是泰國的一個流亡主持,落戶這兒之后,開始與當地勢力勾結,不斷地接納時辰相合的童男童女,并且不斷去大城市擄來十八至二十的年輕女子,將這些人抽筋扒皮,極盡險惡殘酷之能事,通過怨恨和惡靈的作用,集結自己的力量……”

  我說抽筋扒皮,為什么人可以這么恐怖?

  她說道:“南洋愚昧,雖然也學修行,不過能夠沉得下氣來的人卻不多,降頭巫蠱之術,是一條捷徑之路,時間短,成效快,什么人都可以略懂一二,所以一下子就迅速蔓延開來,曾經有一段時間風行各處,甚至影響到政權,談之色變,后來諸國就開始約束,又招攬厲害的降頭師為客卿供奉,方才慢慢消減……”

  我點頭,說明白了,一切都是貪欲惹的禍……

  她點頭,很認真地說對,是這樣的。

  談到這個話題,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我沉默了一會兒,問她,說你探清楚里面的情況了么?

  她點頭,說對,里面有一個藏得很深的蹄達上師,另外有六個真傳弟子,除此之外,聽他講經的人有二三十個,算是一大股勢力,另外這里還有一個叫做查楂的司令,負責手下這四十多人的武裝力量,除此之外,還有兩百多戶種煙人家,不過這些人應該都是被奴役的平民,不會有太多的麻煩。

  我說那你打算怎么辦?

  她看著我的眼睛,說我打聽過了,在蹄達住處的地窖里,有一批從各地送來的童男童女,還有一些年輕女子,他們準備在三天之后,對這些人進行煉制,如果能夠成功,恐怕性命就沒有了,我想救人。

  我說救人,肯定是要救的,不過憑著你我二人,哪里能夠挑戰得了這龐然大物?

  她微笑,說那你覺得應該如何?

  我從背包里摸出了手機來,對她說道:“我臨走之前,雪瑞曾經給我換了一張卡,我打電話給雪瑞,讓她想辦法聯絡到當地的警方,有當地政府出面解決,你看如何?”

  生活在中國這種法制社會,在我的習慣中,覺得遇事最好的辦法,那就是找政府。

  她卻搖了搖頭,對我說道:“你知道為什么這個地方,能夠存在那么久么?”

  我問為什么?

  她告訴我,說蹄達的那些弟子里面,有不少人是當地的官員,也有一些人在軍隊里面任職,這些人給他提供保護網,而他則利用毒品生意提供大量金錢。

  人家根本就是一個牢不可破的生態網,針插不進,水潑不入。

  我的心開始往下沉去,說這么講,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的能力范圍了,你到底怎么想的?

  她突然笑了,說你可被小看我哦,當年的她,一個人連著挑翻十幾家苗疆蠱脈,憑什么我會在這么一個小小的毒梟窩點里面就止步不前呢?

  我著急了,說那可不同,蚩麗妹是修行多年,一身本領,而你呢,除了底子厚,你還有什么?

  她依舊笑,望著我,說好,我們打個賭吧,如果我做成了,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

  我點頭,說好,你說。

  她低下頭,說回頭辦成了,我再跟你講……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單槍匹馬,那該如何是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