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咱也男人一回

  我到底還是沒有把那塊石頭給砸下去。

  蚩麗姝說得很對,砸第一下,是敢于反抗強權暴政的勇氣;而毫無顧忌、瘋狂地砸下去,那跟殺人狂又有什么區別?

  我們的理想是讓這個世間變得更加美好,所以更是要對自己的行為進行拘束和控制。

  我原本不理解她為何能夠一個人解決所有人,但是還要我來出手。

  僅僅是為了讓我報那一尿之仇么?

  然而這個時候我終于明白了,她是在手把手地教我十二法門上根本學不到的的東西,這東西叫做心性鍛煉,也叫做一個男人應該具有的擔當和責任。

  我放下了石頭,心中釋然,沖著她笑了笑,說我懂了。

  她不屑地瞟了我一眼,說你懂個屁,下手要穩、準、狠,不要亂了陣腳好不好?

  她一邊批評我,一邊朝著那人補了一記重重的手刀。

  砰!

  待確定確定這人昏迷了之后,她吩咐我道:“把他們的襪子脫下來,塞進嘴巴里,然后拖到林子后面去,綁住了,別讓他們壞了事。”

  我照著她說的做,忙碌一番之后,她扔給我一把步槍,問我會開槍不?

  我點頭,又搖頭。

  她雙眼一瞪,說干嘛啊,磨磨唧唧的,會就會,不會就不會,又點頭又搖頭,這是什么意思?

  我只好實話實說,說我以前讀高中的時候軍訓,學過一些,還打過三發子彈,不過沒有一發中靶,所以不確定是不是會?

  她從那三人的身上又搜了幾個彈夾,拍在我的身上,說我也不懂,不過我們一會兒潛入進去,我一時半會未必能夠照顧得了你,你總得有一些自保能力吧,所以還是拿著吧,實在不行,嚇人玩兒也可以的。

  她一邊說話,一邊摸出一個銀針來,在這三個綁在樹上的家伙脖子上,各扎了一針。

  完畢之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說走吧,關鍵時刻別掉鏈子啊。

  我點頭,背著拿槍,跟在了她后面走。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有一種不真實的虛幻感,覺得我現在所作的事情實在是太沒道理了,一個連槍都不會開的我,一個剛剛誕生沒有幾個月、什么也不懂的蚩麗姝,兩個人居然就這般堂而皇之地跑進那毒梟加邪教基地里去救人,這算是個什么事兒?

  這也太瘋狂了吧?

  我明知道這種事情絕對是九死一生,然而不知道為什么,當瞧見前面那人的背影時,勇氣卻是油然而生了出來,覺得最壞的結果,不過就是同生共死而已。

  這般想一想,果然就是勇氣十足了。

  我隨著蚩麗姝,兩人一起,穿過了罌粟田外圍的鐵絲網圍欄,又越過了漫長的田地,其間她出手,解決了好幾個暗哨,我都不知道這些暗哨她是怎么發現的。

  她的出手很特別,總是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回來的時候,手上就會有血印。

  我一開始不知道,真正琢磨清楚的,是因為她從一棵樹上拖下了一個渾身紋著青色刺身的家伙來,方才恍然大悟。

  大姐,你也太兇狠了吧?

  我們兩個一路潛伏,一直來到了村子的外圍,遠處兵營那兒有探照燈照射過來,我們都將身子藏好了,她探頭往里面瞄了一眼,然后低聲對我說道:“在前面那兒的柵欄口,有一個狗洞子,一會兒燈光掃過去之后,你就趕緊沖,然后爬過去,知道么?”

  我點頭,說好,那你呢?

  她搖頭,說你就別管我了,進去話之后,我們在旁邊的那土房子后面匯合,知道了么?

  我說好。

  說著話,那燈光正好掃了過去,我低伏著身子,一個箭步,用百里長跑的速度沖刺到了土墻邊緣,蹲下身子來,發現果然有一個隱蔽的狗洞,濕漉漉地,不過卻也顧不得那么多,硬著頭皮,直接就鉆了進去。

  我背著步槍,鉆得有些艱難,好不容易到了另外一邊,聽到遠處有人的聲音,不敢抬頭,埋頭等了一下,待人走遠了,方才趕緊摸到了那土屋的后面。

  整個過程,我的心臟一直都在高速跳動,咱這半輩子也沒有做過如此刺激的事情。

  我剛剛抵達,便瞧見她已然在那兒等著我了。

  瞧見我匆匆過來,她皺著眉頭,說你怎么這么慢啊?

  我也詫異,說你是怎么過來的?

  她一身清爽,應該跟我走的不是一條道,瞧見我這么問,她微微一笑,指著那兩米多高的土墻,說我翻過來的……

  翻過來的?

  好吧,算你狠!

  我沒有再多說半句話,問她下面應該干嘛,她的語氣開始變得有些嚴肅了,說這里是他們的老巢,危機四伏,我也未必能夠探得清楚所有人的位置,一會兒的話,你就得跟緊我了,一步也不能差,知道不?

  我不想讓她感覺我是個累贅,于是使勁兒的點頭,說好,你放心。

  她拉著我,來到屋子邊緣,指著村子中間那偌大的佛堂,說瞧見沒有,那兒就是黑巫僧蹄達的住處,他和他的幾個真傳弟子都在那里駐守,在后院的地窖里,負二層的那里,則關押著所有人。

  我們的目標,就是趕到那兒去。

  確定了這一點,我們再一次出發,她對這村子仿佛十分熟悉,不斷地利用屋子與屋子之間的陰影部分進行潛入,避開了這兒的明哨暗哨,過了一刻鐘左右,我們終于到了后院位置來。

  靠著墻,她從懷里摸出了一把粉末來,念念有詞,然后朝著院子的那一頭使勁兒灑了去。

  我聽到那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聽著不像是人。

  我的心幾乎都要跳出胸膛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她卻在黑暗中沖我咧嘴一笑,低聲說道:“咬住牙,別說話。”

  我詫異,心想我沒有說話啊,為什么叫我咬住牙?

  正想著,突然間她伸出手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腰,將我往著院子那一頭使勁兒一扔,我便覺得天旋地也轉,直接給甩到了院子里去。

  砰!

  我重重地砸落在了泥地里,渾身疼痛欲裂,還沒有等我從這疼痛中掙脫出來,便感覺到有一股熱烘烘的氣息朝著我低頭而來。

  我抬頭望去,卻瞧見一頭大狼狗,正伸出舌頭來舔我的臉。

  嘩啦……

  呃,這濕漉漉的感覺,實在不美妙,而且舌頭粗糙,我感覺臉被砂紙擦過了一般,黑暗中,這狼狗的眼睛是發綠的,好像兩個小燈籠,瞧得我心慌,一動也不敢動。

  就在我渾身僵直的時候,一只腳踩在了這大狼狗的背上來。

  砰!

  那半人高的大狼狗直接栽倒在地,而在它的旁邊,還趴著四五條同樣兇猛的同類。

  蚩麗姝伸出手來拉我,低聲問道:“你沒有被咬吧?”

  我用袖子擦了一下臉,說沒,就是被舔了一下。

  她松了一口氣,說還好,這些狼狗是經常吃人肉的,所以身體里有一股煞氣,十分陰邪,如果被咬了,血液里就會立刻變化,狀態有點兒麻煩,長毛、嗜血還有見到月亮就狂躁,很難治的。

  我聽到,不由得直哆嗦,說既然知道這么危險,干嘛不等藥效穩定了再扔我過來呢?

  她看了我一眼,沒有理我,而是拎著這幾條大狼狗,帶到了旁邊的角落處藏著,緊接著過來,一把拽住了我,把我給拉到了另外的一處角落里。

  剛剛到了這兒,立刻有腳步聲從這兒路過,竟然如此驚險?

  我屏住呼吸,不敢說話,而這時我聽到一個還算是熟悉的聲音:“阿擼卡,現在這半夜了,你們的人都在那里飲酒作樂,為什么還要我熬夜守著啊?

  說著的這人,居然是劉釗?

  我下意識地抓緊了手上的自動步槍,而這時阿擼卡則對著劉釗說道:“明天上師會再一次開壇做法,重制降頭,這是十二連環降里面最后的一個環節,最為關鍵,而下面的這些包子,則是重中之重,讓你在這兒守著,是讓你沾些功勞,我也好跟上師開口,給你求情不是?”

  這話兒說得在理,不過劉釗卻是老油條,自然知道其中的曲折,不甘地說道:“算了吧,上師只記得做法時的身邊人,哪里會識得我的功勞?”

  阿擼卡臉上有些掛不住了,說若不是你,我們不至于惹得那個麻煩的家伙,雖說她是出境了,但未必不會殺回來,讓你在這里值班守夜,你覺得委屈了么?

  劉釗瞧見對方生氣了,連忙賠笑,說不是,不是,我守著便是了,何必動氣?

  阿擼卡罵罵咧咧,訓斥了他幾句,然后離開,而劉釗則打開地窖口的門鎖,翻身入內,我回頭看了一眼蚩麗姝,沒想到她居然一個箭步,也跟著沖了過去。

  我腦子一熱,拎著步槍也跳了進去,黑暗中我聽到了劉釗的悶哼聲,沒有二話,直接用槍口頂住了他的背上。

  我牛氣哄哄地低喝了一句話:“別叫,不然打死你!”

  掙扎瞬間消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