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觸目驚心

  蚩麗姝教會了我什么叫做勇氣。

  什么是勇氣,那就是勇于舉起手中的刀槍,向那些黑惡勢力反抗,要讓那些家伙覺得,你比他更狠。

  說句實話,如果對方真的要反抗的話,我感覺自己可以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

  突、突、突……

  然而劉釗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愛惜生命一些,當意識到頂在后背上的,是真的槍管之時,他毫不猶豫地舉起了雙手,果斷地喊道:“好漢,被開槍,我投降!”

  這句話他說得純熟無比,仿佛練習過無數次一般。

  地窖下方一片黑暗,不過在幾秒鐘之后,一處油燈亮起,緊接著周圍的幾處壁燈也同一時間亮了起來。

  我瞧見地上東倒西歪,躺了七八個人,而在我的不遠處,蚩麗姝正捏著一把梭鏢。

  梭鏢的方向正是對準了我的這邊來。

  確切地說,應該是對準了我前面舉起雙手的劉釗,瞧著她的那架勢,仿佛下一秒就會甩出來一般。

  她這般模樣,讓我搞不清楚到底是我的槍管子讓劉釗恐懼,還是那把梭鏢。

  場面寂靜了幾秒鐘,蚩麗姝終于開口說話了,她沖著我吩咐,說別愣著了,趕緊把地窖口給關住,不要讓外面的人意識到里面發生的事情。

  我點頭,慌忙爬上去,費盡氣力,將那地窖口的蓋子給合上。

  回過頭來,我瞧見劉釗跪倒在了地上,正沖著前面的蚩麗姝不斷磕頭呢,他一邊磕,一邊聲嘶力竭地悲啼道:“姑娘啊,我跟里面的人一樣,都是被抓進這兒來的,什么也不知道啊,你如果能夠放我出去,我什么都愿意……”

  在外人面前,蚩麗姝不想說話,而是扭過了頭去,而那劉釗又轉過了身子來,望向了我,同樣也是苦苦地哀求。

  他說得潸然淚下,鼻涕口水不知不覺就流了出來。

  這演技,不去演戲真的是中國大熒幕的損失。

  可惜了!

  劉釗的聲聲淚下并沒有打動我,反而讓我感覺到自己就像是個被耍弄的傻子,頓時就是一肚子的火生起,沖上前去,抬腿就是一大腳,將那人給踹倒在地,緊接著我拿槍口塞進了他的嘴里去。

  他給我有些瘋狂的舉動給嚇壞了,詫異地望著我,而我則用槍口堵著他的嘴,一字一句地說道:“當我是傻波伊對吧?”

  他愣了一下,慌了神,連忙搖了搖頭。

  我望了蚩麗姝一眼,問有什么事情要問他么?

  蚩麗姝搖了搖頭,說你看好他就行,我去下一層瞧一眼,看看那些人都還還有沒有得救。

  說完話,她轉身,朝著角落的樓梯口走去。

  這地窖分作好幾層,第一層是看守,一個四十多平的小洞子,入地五六米,層高兩米不到,這些人剛才還在房間里推杯換盞,此刻全部都昏倒在地,我路過的時候,下意識地瞄了一眼,瞧見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沒有什么傷痕,不知道她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我押著劉釗,跟著到了地窖的負二層,那家伙磨磨蹭蹭,我有點兒煩了,捅了捅他的腰眼,說別跟我耍花樣啊?

  劉釗嘿嘿笑,說陸老弟,咱們剛剛分別不久,別這么生分……

  敢情他以為自己做的事情,還能夠瞞得住我們呢,我一腳把他給踹下了樓梯間,看著他在樓道里翻騰,低聲吼道:“別跟我嬉皮笑臉啊,不想死就給我老老實實的,知道不?”

  劉釗這才意識到自己東窗事發,真面目暴露了,垂頭喪氣地低聲應了一下,不再言語。

  我跟著劉釗下到負二層,還沒有到,便被一股撲面而來的腥臊之氣給熏得一頭一臉,人都有些站立不住。

  等我真正到了下面的時候,整個人就頓時渾身發麻,雞皮疙瘩從尾椎骨一下子冒了上來,胃部一陣痙攣,一肚子的酸水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噴到了前面劉釗的腦門上面。

  那家伙給我噴到,又不敢埋怨,只有往旁邊躲了一下,將負二層的整個景象給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來。

  最先進入我眼簾的,是一副被拆得只剩下一副骨架的尸體。

  而讓人覺得恐怖的,是那腦袋還完整地立著。

  這具尸體綁在了木樁上面,臉是當地女人的形象,臉容痛苦,一雙眼睛幾乎凸出了眼眶來。

  可想而知,她生前曾經受到了什么樣的折磨和痛苦。

  以這木樁為界,下方有一條半米寬的鴻溝,鴻溝里面全部都是血色濃漿,滾著氣泡,左邊用繩子捆著十七八個六七歲的小孩子,這些小孩兒都是成雙成對的,一個男的,一個女的,統統都給餓得瘦巴巴的,就好像是魔戒里面的咕嚕,皮包骨頭;而在右邊,在全部都是衣著暴露的年輕女子。

  這些女子什么人種都有,有黑乎乎的當地人,也有華人,還有黑人以及白人。

  這些人倒是沒有怎么遭受過虐待,每個人看著都好像有一兩分姿色,不過她們的腳下都有金屬鐐銬,而除了鐐銬,到處都是一泡一泡的大小便,地雷處處。

  這些東西積累在一塊兒,看來是有些時日了,積累出一股強烈的惡臭,和中間的尸臭混合在一起,弄得人惡心欲嘔。

  我不禁疑惑,人是怎么在這種環境下生存下來的?

  蚩麗姝正在試圖跟這些女人溝通,然后她們都好像是丟了魂一般,神情麻木,要么就是沒有反應,要么就是如同傻子一般的嘿嘿直樂,沒心沒肺地傻笑著,最后她找到了一個長得像美國明顯安吉列娜朱莉的白種女人。

  那人一開始也是魂不守舍,然而過了一會兒,當她意識到我們跟看守者好像不是一路的時候,就開始說話了。

  然而她說了幾句話,蚩麗姝卻聽不懂。

  她回頭朝著我望了過來。

  我押著劉釗,走到跟前,聽了兩句,才確定那女人講的是英文。

  我曾經在外貿公司里面做過一年多的時間,在那里要求要能夠跟老外通過網絡進行聊天和談生意,所以我憑借著以前讀書時候的底子,再加上工作時依靠金山詞霸的鍛煉,多少也能夠懂一些,上前與那女人交流了幾句。

  我磕磕巴巴地問了幾個問題,連蒙帶猜,大概把女人的身份給詢問了清楚。

  原來她是法國一個什么報社還是啥的,駐扎在緬甸的記者,叫做艾瑪,在附近進行一個關于消除毒品種植的系列報道,結果被這伙人給綁架到了這里來。

  在這里,艾瑪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那些家伙反復不斷地折磨她,并且以此為樂,甚至還會召集許多男人對她進行……

  這里的不少人,都是被這樣弄得精神崩潰的。

  好在艾瑪是浪漫開放的法國人,又受過良好的高等教育,故而接受力要比常人要高一些,所以方才能夠保持神志。

  聽到艾瑪的講述,蚩麗姝沉默了半天,突然間抽出了一把刀子來,沖到了劉釗的跟前,一把將他按在了墻上,然后用匕首比著他的脖子,惡狠狠地喝道:“你是不是也有份?”

  這是我第一次瞧見她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濃烈的殺機來。

  看得旁邊的我都有些不寒而栗。

  劉釗是老油條,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殺意,慌忙舉手,高聲喊誤會,誤會,我也只是個受害者,這些年來一直被他們當牛做馬一樣的奴役著,并沒有做過這種事情。

  蚩麗姝怒氣沖沖地問,說你怎么證明自己?

  劉釗一哆嗦,下意識地大聲喊道:“我、我已經不行了,就算是他們讓我做壞事,也沒有那個本錢了……”

  啊?

  這種丟人的事情,你也能夠說得出口?

  不過聽到這兒,蚩麗姝的手卻放松了一點兒,回過頭來,問艾瑪,說那些侮辱你的人里面,有沒有這個家伙?

  我趕忙結結巴巴地翻譯,艾瑪聽完之后,使勁兒搖頭,還用中文對我們說道:“沒,沒有他!”

  蚩麗姝這才沒有將怒火給發到了劉釗的身上,而是從身上摸出一串鑰匙來,這些鑰匙應該是在上面的守衛身上搜到的,她給艾瑪的腳銬給打開了,然后讓她去把其他人的腳銬打開,而自己則來到了左邊的區域。

  她望著這些瘦如枯柴一般的家伙,都有些不知道手腳該往哪兒放,好不容易將繩子都給隔斷,這些孩子們也仿佛木偶一般,一動也不動。

  瞧見這些人,蚩麗姝也不著急,她在每人的脖子上扎了一針。

  完畢之后,她吹了一聲口哨,這些孩子突然就像香港鬼片里的那些僵尸一樣,全部都將雙手伸得平直,然后集結成一隊,朝著這邊蹦跶而來。

  這場面看得我一陣吃驚,知道蚩麗姝之所以敢過來,倒也是有所籌謀。

  藝高人膽大。

  差不多解決完畢之后,我押著劉釗回到了地窖口,剛剛把地窖打開,我用槍指著劉釗第一個爬上去人,讓他看一看情況。

  沒想到剛剛露出了半個身子,突然間一陣急促的槍聲響起,劉釗一聲不吭地從上面栽倒下來。

  不好,有埋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