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鬼蜮詐尸

  當我膽戰心驚地探出頭來的時候,并沒有瞧見重重包圍,漫天星空之下,一輪彎月掛在天際,而整個院子則是空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

  我縮頭縮腦,瞄了好一會兒,沒有燈光,沒有人影,沒有子彈,一切都靜謐得宛如鬼蜮。

  這情形實在是讓我有些震驚,愣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回過神來,而這時下面傳來了蚩麗姝的催促,她問我堵在門口到底要干啥呢,要上去就上去,要下來就下來,別擱門口橫著,讓別人也是進退不得。

  我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等過了幾秒種,這才想到了一點,那就是她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切,根本就沒有問我上面的情況。

  難道她對外面的一片寂靜,也了然于心?

  我沒有再猶豫了,直接爬出了地窖口,朝著那外面走去,而緊接著劉釗也爬了出來,他望著周圍瞧了一眼,不由得一臉震驚,說到底怎么回事,這佛堂大院里,怎么會一個人都沒有呢?

  不應該是這種情況的啊,依那天的火力強度,怎么可能這般寂靜?

  人去了哪兒?

  難不成他們都在外面埋伏我們呢?

  想到了這一點,在院子里走了一圈的我折轉回地窖口,瞧見法國人艾瑪正在組織那些人一一爬出洞口,而蚩麗姝則還在里面,等待所有人都爬出來,她才肯離開。

  我趴在洞口,問她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到底去了哪兒?

  一片嘈雜的聲響之中,傳來了她的笑聲,她告訴我,說她怎么知道啊,許是那幫人覺得待著煩了,就離開了,找地方去度假了呢?

  聽到這話兒,我的眉頭不由得跳了幾下。

  這話兒真的是哄鬼呢,我們之前潛入這個毒梟老巢的時候,那罌粟花開得正盛,再過些時日就會掛果了,這可是一大筆的錢財,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們都不可能離開的。

  除非是有政府軍過來剿匪了?

  我滿腦子疑惑,而蚩麗姝又一直待在地窖地下,非要等所有人都出來之后,才離開,我找不到人商量,又折轉了回來,瞧見劉釗,他正趴在墻頭看呢,以為他準備逃走,三兩步沖到他身后,用步槍指著他的后心,厲聲喝道:“劉釗,你別跟我耍什么幺蛾子啊,信不信我真開槍了?”

  聽到我一聲暴喝,劉釗“啊”的一聲,直接從墻頭上滾落了下來。

  他跌倒在地之后,嚇得渾身直哆嗦,雙手抱頭,嗚嗚地叫著,仿佛瞧見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瞧見他反應這么大,有些莫名其妙,說你別這樣,你不逃跑的話,我不會拿你怎么樣的。

  我這算是在勸他了,然而劉釗卻還是渾身直哆嗦,瞧向我的眼神也充滿了恐懼,這時我方才感覺到他并不是因為我剛才的警告,而是在墻頭上,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不由得心生好奇,端著槍走到了墻邊來,三兩腳蹬上去,趴在墻頭,往外瞧了一眼。

  月光照耀下,黑乎乎的村道上,竟然橫七豎八趴著許多人。

  都是死人。

  我的目光延伸,往外瞧了過去,這才發現這整個村子里,到處都是死人,有趴著的,有坐著的,有躺著的,但就是沒有一個站著的。

  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讓這么一個毒梟老巢,變成了如此模樣?

  死域!

  我試圖在村子里找尋一個活人,然而目光不斷巡視,卻一個都沒有瞧見,不由得滿心震撼,心中多少也有了一絲明悟,知道目前的這情況,跟蚩麗姝必然是脫不開干系的。

  她之所以如此淡定地在地窖里面待著,并不是沒有準備。

  就在我憂心忡忡的時候,其實她已經掌握了整個局勢,并且還弄得如此恐怖。

  趴在墻頭上,我莫名地覺得有一絲慌張。

  我發現自己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了解她,我能夠看到的,只不過是她所表現出來的一面,而另外的東西,我其實根本就無從知曉。

  這么想著,我不由得渾身發冷。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聽到有人喊我,下意識地回過頭來,我瞧見她笑吟吟地出現在我的身后,沖著我微笑,說怎么樣,我說到做到了吧?

  我疑惑,說你到底是怎么辦到的?

  這一回她倒是沒有再賣關子,而是等我下來之后,耐心地給我解釋,說這世間其實是充滿了假象的,這兒明明看著很強大,但其實只要掌握到了弱點和要害,就根本不堪一擊——事實上,我除了配制了那加入水中就能夠變成熱乎乎、補充能量的藥粉,還配了一些專門用來招待這些毒梟的好東西……

  啊,這些人,都是給毒死的?

  她什么時候下的毒?

  難道是趁著我去采藥或者睡覺的時間里,把這事兒給做下來的么?

  我滿腦子疑惑,突然間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來,詫異地指著村子的外圍說道:“外面有幾十戶煙農,難道你也……”

  她睜開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我,說你覺得我會這么做么?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了她的話,我莫名就是一陣心安,搖了搖頭,說不會,我覺得像你這樣愛憎分明的人,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她笑了,說雖然這些煙農是在助紂為虐,不過他們終究還是身不由己的,所以我沒有下手,我估計這些人死了之后,他們應該會逃離這兒了吧,至于他們去了哪兒,各人有各人的命運,就不是我所能夠想得到的了。

  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沒想到,這么困難的事情,居然都被你給辦成了。

  她有些意氣風發,得意地說道:“那是,說了要重走北上路的,當年的她那么威風凜凜,我怎么能夠弱了她的名頭呢?”

  兩人說著話,而艾瑪則帶著那些恢復了些精神的同伴,幫著把所有的可憐人質都給清點了一番,然后過來跟蚩麗姝匯報。

  她大概聽了一下,然后對艾瑪等人說道:“這里的情況變幻莫測,不知道到底還有沒有人活下來,所以我們不能在這兒停留,得趕緊離開,到林子里去。我教過大家在林子里行走的方法,現在開始,你們每個人照顧幾個,我們離開這里。”

  艾瑪等人對她這個救命恩人惟命是從,她一吩咐,大伙兒立刻組織起來,然后從后院離開。

  我們至始至終,都沒有進前面的佛堂里去瞧一眼。

  這讓我多少也有些心慌。

  盡管我對蚩麗姝充滿了信任,但是理智卻告訴我,那個蹄達上師既然能夠組織起這么一方勢力,絕對不是什么膿包,也不可能會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投毒案件給擊倒。

  所以我們接下來的路程中,其實還是充滿著危險。

  我十分警戒,端著手中的自動步槍,盡量讓自己顯得十分的老練,不斷地借著月光,朝著有可能藏匿人的地方瞄去。

  蚩麗姝讓劉釗這個識途老馬在前面領路,而我則負責押著這老家伙,隊伍挺長,她不得不前后奔走,幫忙維持秩序,讓這些人能夠保持隊伍的行列,不至于失散了去。

  離開了佛堂后院,我們一路行走,來到了村子前方,這時路邊的尸體開始變得越來越多了,我控制不住地朝著這些尸體望過去,瞧見他們應該是剛剛倒下不久,我甚至都還能夠感覺到他們存在過的痕跡。

  她實在是太厲害了,舉手投足之間,這么多人命就沒有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里面有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有些恐懼,有些震撼,又有一些陌生的情緒彌漫著。

  就在我沉浸在這種情緒里面的時候,突然間我聽到身后的人群里傳來一陣騷動,有女人尖叫的聲音傳來過來,我回頭一看,一股寒氣就從腳后跟一直冒到了天靈蓋去。

  有兩句原本已經死透的尸體,此刻居然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其中一個,甚至抓到了一個年輕女子的腳踝,張嘴就咬了下去。

  這是什么情況?

  詐尸了?

  我渾身顫抖,不過卻還記得自己的職責,對準了其中的一個,用準心瞄了一下,然后扣動扳機。

  咔、咔……

  我以為步槍能夠傾瀉子彈出去,將這個搖搖晃晃的詐尸給撕成碎片,卻沒想到槍身之上,除了傳來這兩聲,就什么都沒有了。

  發生了什么問題么?

  啊,對了,保險——我居然忘記開保險了,啊,真丟臉。

  等我反映過來的時候,那家伙已經將女子給撲倒在地,抱著頭就是一陣猛啃,我也是慌了,抬手就是一梭子,那槍口晃蕩地厲害,我沒這么開過槍,那子彈差點就射到人群之中去了。

  我不敢再這么干,而是沖到了跟前來,對準了心窩子才扣動扳機。

  這個叫做抵著腦袋射,百發百中。

  然而我剛剛沖到跟前,突然間后腰被人給撞了一下,我回手就是一槍托,砸在那人的腦袋上,回過頭來,卻見有一死人將我給撲倒在地,按住我的一對胳膊,然后張口,朝著我的脖子咬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蹄達上師,哪有那么容易對付?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鬼蜮詐尸”

  1. 回復 2016/02/10

    大石頭

    剛把第一部看完,,發現有第二部了,真及時,順便補充一下,大師兄應該由靳東來主演,林啟明王凱,唐國強太老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