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我聽你的

  砰!

  一聲悶響,從蚩麗姝的胸口處陡然傳來,那黃金禪杖掀起的金色波紋在一瞬間就倏然凝聚,最后將她的整個人都給包裹了住。

  老和尚蓄謀已久,終于在蚩麗姝分心于我的時候,完成了最終一擊。

  他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而手上卻沒有一絲猶豫,腳步急促,按住了黃金禪杖,不斷地朝著上面灌輸勁氣。

  蚩麗姝對于他來說,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所以他不會致命一擊,痛下殺手,然而對手如此強悍,他卻也要一鼓作氣,將人給打得動彈不得,方才符合他的利益。

  我的心莫名就痛了起來,要不是蚩麗姝分心于我,說不定還能夠支撐一段時間。

  而現在,她恐怕已經落敗了吧?

  就在我恨不得掉轉槍口,朝著自己的身子里來一梭子的時候,突然間,我瞧見遠處的蚩麗姝竟然被擊潰了,化作了無數飛濺的液體,不但包裹住了那根黃金禪杖,而且還將老和尚也給裹入其中。

  這情況是老和尚所未曾預料得到的,陡然間被裹在里面,下意識地奮力掙扎。

  然而一團黏漿,根本就不受力,哪里能夠讓他施展什么呢?

  他越掙扎越無力,幾秒鐘之后,終于明白過來了,慌忙盤腿打坐,試圖將氣息引入體外,外放而出,將黏在體表之上的濃漿液體給蒸發掉。

  而這個時候,他已然來不及了,整個人仿佛被灌注了水泥一般,面容僵硬,化作了一座塑像。

  在最后的時候,老和尚終于明白了自己即將要面臨的遭遇,忍不住心中的恐懼,大聲地叫了出來,然而他終究還是叫不出一個字。

  千言萬語,都被封存在了無言之中。

  事情發生得十分突然,差不多是一兩分鐘的事情,而隨后,整個村子里,陷入了一片死一樣的沉默之中,除了我身后那幫殘余者急促的呼吸,什么也聽不到。

  就連蟲鳴,都沒有。

  當我意識到老和尚或許已經死掉了的時候,一步一步地走,走到了他的跟前來。

  我伸手,試圖去觸摸那粘稠的濃漿,然而當指尖即將觸碰到它的時候,那些黑乎乎的漿液,卻是避開了我的手指,朝著周圍滑了開去。

  我下意識地用手指去追逐,結果幾秒鐘之后,泥漿離開了老和尚的身體,一直朝著路邊的黑暗中滑落而去。

  我顧不得老和尚的生死,而是一直追隨了去。

  我翻下了路,走了四五步,在一個黑暗的角落處,找到了蚩麗姝。

  她躺倒在了地上,雙手捧著胸口,臉色慘白,我下意識地以為她已然死去,慌忙過去,把她給扶了起來,然后用手指在她的鼻子下方試探了一下。

  鼻息仍在,不過十分微弱。

  人還活著。

  我不由得長長舒了一口氣,回想起來,我大概能夠猜得到,剛才老和尚的確是擊中了蚩麗姝,不過卻終究沒有想到一點,那就是蚩麗姝化作人形并不算久,她本身卻是一座蟲池,一旦受到劇烈的傷害,就可能會現出原形來。

  老和尚死在了大意之中,而蚩麗姝,則傷在了輕敵之上。

  我呼喚了她幾聲,沒有回應,沒有辦法,只有將她給背了起來,然后回到了路上。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原本端坐在地上的老和尚,尸體已經被心懷仇恨的年輕女人們給毀得不成模樣。

  這仇恨并非無緣無故,我找艾瑪問詢,方才知曉,一來是為了剛剛死去的那些姐妹,二來則是因為她們之前遭受的那種侮辱,第一個,總會是這老和尚。

  艾瑪用英文結結巴巴地給我表示,說她永遠都忘不了這個枯瘦的老光頭,對她做過的事情。

  仇恨讓這些女人發了瘋,他們將老和尚弄得面目全非,夜里看一眼,都容易做噩夢。

  但是這一通發泄之后,許多面容呆滯的女子,此刻表情都生動了起來。

  發泄完畢之后,她們這時方才發現了我背上的蚩麗姝來。

  眾人圍了上來,紛紛問我,說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同樣是救人者,蚩麗姝顯然要比我更加受愛戴許多,她用自己的善良和笑容,征服了這一幫飽受折磨的可憐女人。

  我喚不醒蚩麗姝,也不知道在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難道說她現在已經受了很重的傷害?

  我腦子里一片混亂,撥開人群,將蚩麗姝平躺著放在了地上,又是拍肩膀又是掐人中,結果終究還是沒有把她給喚醒,看到她緊緊閉著的雙眼,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整個人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之中。

  我是后悔了,倘若我當初能夠堅持,說不定她就不會如此莽撞地過來;而如果不過來,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雪瑞和神婆奶奶說過,讓我照顧好她,但我終究還是辜負了她們的期望。

  現如今,唯一的辦法,恐怕就只能原路返回,把她給背回寨黎苗村,交還給雪瑞她們去救治吧?

  我這般計劃著,而這個時候,突然間身邊多了一根黃金禪杖。

  我抬起頭,卻瞧見艾瑪把老和尚的遺物給拿了過來,交到了我的手上,并且告訴我,說覺得這東西挺重要的,讓我給拿著。

  我下意識地接過了禪杖,目光朝著那邊望了過去。

  而這個時候,那些人也都一個個地朝著我望了過來,當瞧見這些人充滿了希望、依賴、信任和感激的目光時,我突然間又有些理解蚩麗姝了。

  人這一輩子,到底為了什么而活著?

  這個問題我以前一直覺得渾渾噩噩,然而此刻,卻莫名地有了一些別樣的想法。

  把黃金禪杖交給我了之后,艾瑪代表被解救出來的眾人問我,說接下來該怎么辦呢?

  我問她,說如果出去之后,你有沒有辦法安置這些人?

  艾瑪點頭,她告訴我,說她是法新社的記者,在國際上有一些影響力,如果她能夠聯絡到自己國家的大使館,就能夠幫著把這些可憐的人給安置妥當。

  我把我那臺碎屏的山寨機拿了出來,將里面背得滾瓜爛熟的鎮壓山巒十二法門給刪掉,然后遞給了她。

  我告訴她,說從這里往西走十幾公里,就會有村子,那里也有信號,拿這個電話聯系,而這些人,就拜托她幫忙安置了。

  艾瑪著急,問我不跟她們一起離開么?

  我搖頭,一邊跟她比劃,一邊用蹩腳的英語說不行,我朋友受了重傷,我不能跟你們走,我得帶著她去治病——至于那些人,你放心,這兒大部分的壞人都給她毒死了,你們應該會安全的。

  說到這話兒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劉釗那家伙來,四處望了一下,發現這家伙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偷摸著逃走了。

  這家伙狡猾,的確是個禍患。

  我不放心,帶著人到了西面的軍營,搜羅了十多支槍,確定這些人有了自保的能力之后,方才與她們分道揚鑣。

  離開的時候,艾瑪特意問起了我和蚩麗姝的名字。

  我想了想,最終還是沒有告訴她。

  艾瑪遺憾地帶人離開了,而我則背著蚩麗姝,沿著我們原來的方向回去。

  這小妮子別看著是個長腿大妞,但卻并不是很重,九十多斤,若是以前的我,或許扛著費力得很,但是現在卻還是勉強能夠忍得。

  我把這個,當做是一種修行。

  折騰大半夜,我又咬著牙堅持一宿,瞧見天蒙蒙亮,人也快到了極限之中,剛剛想要找一個地方歇下,這時卻聽到身后傳來一陣低吟來。

  啊?

  我心花怒放,轉過頭來,瞧見蚩麗姝也是剛剛睜開眼睛,望著我,說這是哪里?

  我告訴了她,結果那妮子張開嘴,一下子就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啊”的大叫一聲,說你瘋了么?

  她怒氣沖沖地說道:“我說要北上,你怎么又背著我往南方回去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說你都傷成這樣了,還去什么北方?

  她一下子從我的背上跳了下來,朝著我屁股踢了一腳,我一個踉蹌,差點沒有跌個狗吃屎,回過頭來,卻見她氣憤地說道:“我就算是受了傷,也比你強!來來來,咱們打一架,看看誰的拳頭比較硬,就聽誰的。”

  我瞧見她張牙舞爪的模樣,實在無奈,只有苦笑,說得了吧,我們上次打了一個賭,我哪里敢跟你比?只要你身體沒問題,我都聽你的。

  她咧嘴笑了,舉起手來,說好,我的第一個命令是——停止前進,原地駐扎!

  說罷,她突然瞧見我用來當做拐杖的黃金禪杖,哈哈大笑起來,說看不出來啊,你眼光挺不出偶的,知道這玩意比那槍火值錢?不錯,不錯,我可以拿這玩意,給你做件東西,感激你背我大半夜的恩情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我聽你的,什么都聽,你當家,你做主,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