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金劍透胸

  我說啊,這個是艾瑪撿給我的,當拐杖用呢,這一路漆黑,又背著你,也沒有仔細驗證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金子,還是鍍金的……

  蚩麗姝“呸”了我一口,說你就這點兒追求。

  我說我咋了?

  她將那黃金禪杖拿了過來,舉起來,掂量了一番,然后說道:“跟你說,這禪杖是用純金打造,但這并不是重點。這黃金禪杖應該是老和尚從泰國帶過來的,本身就是一件法器,曾經受過萬人供奉敬仰,上面凝聚的信仰之力,差一點兒就將我給弄死。”

  我詫異,說什么叫做信仰之力?

  她說所謂的信仰之力,其實就是香火,也是人們寄托心中希望和掛念的心靈場域,一兩個人的,或許微不足道,無從感應,然而如果凝聚了成千上萬堅定而前程的信仰,那將會變成一股龐大的力量,只要能夠駕馭得法,就能夠轉化為實打實的力量。

  我想起老和尚先前揮舞黃金禪杖時那漫天的金光波紋,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她將這禪杖翻來覆去地查看了一番,臉色越發驚喜,說賺了賺了,這材質不但是融合了信仰的載體,而且還融合了那家伙多年以來收集的怨靈陰力,如此一陽一陰,實在很妙。

  我聽不明白她的話語,說到底什么意思?

  她掂量了一下,說那家伙到底還是個走邪道的黑巫僧,手段不多,如果能夠用太極魚的法子來作調和,方才能夠融入正典。

  她越說越興奮,轉頭來問我,說這禪杖實在難看,我重塑一下,所有的兵器里面,你喜歡什么?

  我想了想,對她說道:“我比較喜歡沙漠之鷹,巴雷特的M82A1狙擊步槍也很酷,步槍的話呢,我比較喜歡德國的G36突擊步槍,畢竟AK粗糙,美國的M系列又太過于精細嬌貴,實在有些不適用……”

  她的臉也變得黑了,惡狠狠地瞪著我:“說人話!”

  瞧見她吃癟的樣子,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結果屁股被連著踹著了好幾腳,不敢再跟她玩鬧了,趕忙說道:“我一普普通通的人,拿這個也沒有用,還不如留給你好一些。”

  她搖頭,說我自有我的想法,這玩意并不如我的意,扔了也可惜,給你正好,趕緊說,不然我又踹了啊?

  聽她這般說,我就沒有再做推辭,而是直截了當地說道:“刀!”

  她有些詫異,說為什么是刀啊?

  我想起之前背過的一首詩,說“秋水飛雙腕,冰花散滿身;柔看繞肢體,纖不動埃塵;閃閃搖銀海,團團滾玉輪”,這刀者,到也,以斬伐其所乃擊之也,以雄渾、豪邁、揮如猛虎的風格而馳名,用起來順手不說,而且還霸氣,最主要的是這玩意是黃金的啊,如果做成刀的話,那我就可以叫做“金刀駙馬”了,聽著這名字就帶勁,說不定還能哄騙個啥公主的呢……

  砰!

  這回砸在我屁股上面的不再是腳,而是那黃金禪杖了。

  她這一抽弄得我生疼,連忙跟她拉開距離,說不是讓我暢所欲言么,怎么說打又打起來了?

  她瞪了我一眼,然后說道:“常言說得好,劍是君子所佩,刀乃俠盜所使,世間有名的劍客無數,說得上來的刀客也就只有寥寥幾人,你可知道這是為何?”

  我搖頭,說不知道。

  她說這刀,講究的就是一個兇猛,一往無前的氣勢,劈、砍、刺、撩、抹、攔、截,皆是亡命之法,不留余地,這樣固然能夠揚名立威,但是過剛易折,死得多了,等聞名的時候,就沒幾個了,而用劍,則講究的是進退得法、剛柔相濟、吞吐自如,飄灑輕快,矯健優美,能夠把握得了度,就不會毫無余地,心性坦然,活下來的機會就大一些……

  我聽得頭繞,搖頭,說劍法難學,還是用刀劈砍便利,不好不好,還是用刀。

  她瞪了我一眼,說你著急個啥?實話告訴你,你師父陸左,就是用劍的高手,一把鬼劍生死相搏,一把石中劍南海傳承,縱橫于世,你既然拜入他門下,學什么刀?

  我仔細想了一下,覺得也對,畢竟如果堂兄陸左也是用劍,我用劍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用刀的話,還真的沒有師父教。

  如此想來,我也只有點頭認同,她哈哈大笑,指著我,說我就知道你會屈服的,你知道為什么嗎?

  我搖頭,說不知道,你說為什么?

  她悠悠說了一句:“因為你就是個賤人!”

  呃……

  我真的是無語了,沒有理會她。

  蚩麗姝醒轉過來之后,雖然言語舉止有些小囂張,然而我瞧見她面容到底有些慘白,雖說她不肯折回寨黎苗村,但是我也還是堅持了一下,說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要再辛苦趕路了,在這里休息幾天如何?

  我們北上,并非有個確定的時間,也不著急,蚩麗姝本來就受了重傷,需要調養,所以爽快地答應了我的提議,與我在附近找尋了一個小溪,安營扎寨。

  我一夜未眠,又是奔走無數,身子疲乏得欲死,剛剛整完,正要躺下,結果被她揪著耳朵給爬了起來。

  我問她干嘛,她又摸出了一張單子來,讓我按圖索驥,去幫她采藥。

  我一頭亂麻,苦笑,說咱這不是已經搞定了蹄達上師一伙人么,怎么又要弄毒藥啊?

  她瞪了我一眼,說問那么多干嘛,你照著做便是了。

  我對這個野蠻的女人一點兒辦法都沒有,只有唉聲嘆氣地接過單子來,強撐著精神,在附近轉悠了小半天,找到了三分之一的東西,結果一不小心,就趴在一塊石頭上睡著了過去。

  睡夢中,我又被揪著耳朵醒來,蚩麗姝化身成了周扒皮,在我耳邊不斷催促,趕得我飛起。

  我在林子中不眠不休地找了兩天兩夜,等到了所有的東西都湊齊之時,獲得了她的恩準,終于再也忍受不住那周公的召喚,直接躺倒在了毯子上。

  我眼睛一閉,整個人就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覺這輩子都不愿意醒過來一般。

  一直等到我感覺到心中一陣又一陣的刺痛,耳邊不停地響起“嗡嗡”的聲音,我方才勉強睜開眼睛,瞧見身邊的不遠處燃起一團篝火,而在篝火旁邊,則有一個天然的石塊凹槽,蚩麗姝正蹲在凹槽旁邊,不時抓了一把粉末,朝著里面灑落而去。

  我坐直起身來,長伸了一個懶腰,覺得渾身零件散落,疲憊不堪,不過心中又有頗多好奇,走到跟前來,低頭一看,卻見那凹槽里盡是綠色、黑色的植物漿液。

  除了植物漿液,還有許多蚯蚓一般的小蟲子在里面翻騰,不知道到底在做些什么。

  我瞧見她看得入神,也不敢打擾她,就蹲在旁邊仔細打量。

  大概過了小半個時辰,這期間蚩麗姝一直在往凹槽之中加入各類藥粉,而這些藥粉這是我前幾日采摘而得,有的我聞到味道,甚至都能夠說得出名字來。

  我看了一會兒,忍不住地打呵欠,這時她突然轉過頭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她的眼睛居然是綠色的,嚇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在她并不離我,而是繼續撒料。

  我看得無聊,于是便站起了身來,剛要離開,卻聽到她喊了一聲:“別走!”

  我詫異,回過身來,瞧見石槽里那墨綠色的草液之中,突然間射出一道金光來,朝著我的胸口襲來,我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想要避開,卻聽到她在我耳邊厲聲喊道:“不要躲,別動!”

  我雖然嚇得兩腿哆嗦,卻不敢不聽她的話,身體僵直而立,眼睜睜地瞧見那金光朝著我的體內激射而來。

  噗!

  金光入體,劇痛瞬間傳入我的腦海。

  我忍著疼,不敢叫,感覺金光凝滯了一些,低頭一看,卻見胸口處居然插在一把長劍,渾身金光洋溢,富貴堂皇,并非凡物所能比擬。

  這劍雖好,我卻忍不住哭了,說大姐,咱能別這樣么,我到底是哪兒得罪了你,不至于朝我捅刀子吧?

  長劍入體,我渾身劇痛,感覺劍尖似乎觸及了我的心臟之內。

  然而這是蚩麗姝卻笑了,她走到我面前,手搭在了劍柄之上,望著我的胸口,惡狠狠地說道:“小東西,我知道你的意圖,不過也想讓你明白,你的生死,可是掌握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不高興,立馬讓你死掉。所以,拜托你安分一點,不要惹我發飆,可曉得?”

  她的話兒剛剛說完,我的心臟就是一陣劇痛,雙腿發軟,頓時就感覺天旋地轉,兩眼一黑,身子一下子就朝著后方倒了下去。

  她,是要殺我嗎?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為何翻臉不認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