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叫我蟲蟲

  在那一刻,我的整個心都幾乎要跳出來了。

  然而當我瞧見她并沒有看向我,而是直勾勾地盯著我的胸口時,終于想明白過來——她發狠和警告的對象,并不是我,而是附著在我心臟之上的那八爪魚,也就是聚血蠱。

  我與聚血蠱同生共死,但并不意味著我死了它也立刻死掉,若是給這家伙找到適合的宿主,它就能夠繼續生存下去。

  所以它能夠肆無忌憚地吸收我的生命力,作為自身發展的養料。

  然而蚩麗姝卻義正言辭地告訴了這小東西,只要是她愿意,隨時都可以將其弄得死無葬身之地,我不知道它能不能聽得懂,但是卻能夠感覺到心臟在幾次激烈顫動之后,莫名地就是一陣輕松,就好像身上背著一件東西好久,突然松了下來,整個人就精神了許多。

  我在地上躺了一兩分鐘,大喘氣,過了一會兒,方才睜開眼睛來,瞧見自己胸口處插著一根長劍,頓時就苦著臉,沖著在旁邊的蚩麗姝說道:“你做什么事,能提前跟我商量一下不?”

  她冷冷地說道:“不能!”

  話兒剛剛說完,她突然又笑顏如花,說若是說了的話,豈不是不好玩了么?

  我擦?

  算你狠!

  我無語了,說那現在怎么辦,你倒是嚇住了那小畜生,不過我胸口的這劍該怎么辦?

  她聳了聳肩膀,說自己拔咯,你倒是好,一覺睡了三天三夜,差點兒讓這小蟲子給侵了身子;而我呢,辛辛苦苦地又是煉藥,又是整理,最后還要調制藥劑,最終將那一整根禪杖融化,弄成劍狀,你說我容易么?累得要死,哪里還有力氣給你拔劍?

  聽她叫累,我連忙哄她,說了一大通好話。

  她繼續說,你可知道,那禪杖用了特殊的鍛造之法,內中多有孔洞,蜂巢一般,質量是輕了,但熔煉下來麻煩要死,這還不算,我用的這嗜金蟲熔煉法,頗多費心之處,整個兒弄下來,又要給你在劍上篆刻法陣紋路,是真的沒有力氣了。

  我傻了眼,知道她之所以找這么多理由,絕對不是力氣不夠,而是真的想要讓我自己來拔這劍。

  不過她到底只是想看好戲,還是有別的緣由呢?

  我分辨不出來,不過卻也只有咬著牙,伸出手來,因為臂長的關系,我并不能握住劍柄,只能抓住那劍身,感覺這劍身之上果然有一些蝌蚪一般的花雕紋路。

  劍身古怪,我摸到的時候,宛如摸到烙鐵,燙得我一聲大叫,忍不住松開,而就在這時,她卻瞪著我,大叫拿住。

  我不敢不聽,只有硬著頭皮,將這劍從自己的胸口緩緩地拔出。

  這種感覺,當真是酸爽無比,隨著那劍身一點一點地拔出,傷口處的血液居然順著劍尖的紋路,朝著上方不斷蔓延,充斥了整個劍身去。

  當我徹底地拔出來時,胸口處并沒有我預想之中的那般鮮血噴出,而是迅速地結成疤痕。

  之所以如此,想必也是那聚血蠱在作怪吧?

  金劍出體,有鮮血蔓延全身,那璀璨的金光頓時就變得黯淡,再然后,光華收斂,那劍身居然變得一片斑斑銹跡,宛如一把剛剛出土的破劍,臟兮兮的,再也沒有了先前的明亮。

  我詫異,說這是怎么了,難道是我的血太臟了,把這劍弄成這般模樣?

  蚩麗姝卻拍手笑了,說好了,好了,金劍認主。

  我詫異,說這金劍還能認主?

  她頗為自得地說道:“這世間能夠勞駕我親自煉劍的能有幾人,不給你弄得高端一點,倒也顯不出我的手段來?這金劍被我反復淬煉過了,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不但在劍身之上弄出許多孔洞,減去重量,而且還給你篆刻了法陣,增強速度,更是在劍柄之上,布下了陰陽魚陣,讓其能夠調和信仰之力和陰魂怨力——好處只多不少,你自己體會吧。”

  說罷,她回過神來,袖子一揮,一股灰塵飛起,將那石槽之中的液體給摻入,頓時咕嘟嘟一陣氣泡翻騰,沒三兩分鐘,那石槽之中,皆是渣滓。

  做完這一切,她又給我準備了一碗湯藥,方才跳到樹上安歇,而我喝過之后,感覺渾身暖洋洋的。

  握著那其貌不揚的金劍,我莫名就有一股氣息從劍上傳入手臂之中,如同一股暖流,一直蔓延到了我的全身,最終積累于腹下三寸的丹田之中,不斷累積循環,我心中驚喜,下意識地按照著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之中的法門推動,那股熱力居然真的就隨著意識流轉,從我意念之中的經脈劃過。

  我不敢叨擾疲倦不堪的蚩麗姝,而是來到附近的一處平地里,閉上雙眼,將長劍伸直,讓那劍帶領著我,無意識地揮動了起來。

  一開始的時候,我頗為笨拙,伸直還會將劍揮到自己的身上,而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聯系,我突然間真的感覺到自己和那金劍之上,冥冥之中有一種聯系,許是她所說的金劍認主,力量洶涌而來,下意識地就隨劍一直狂舞。

  盡管胸口有傷,麻麻癢癢,然而我卻一直都未曾停歇,整個人的心神都沉浸其間了去。

  不知不覺,我竟然舞了一天一夜,整個人都未曾停歇。

  這事兒一直到了事后,我回憶起來的時候,都有些難以置信,那種瘋狂仿佛是與生俱來的,是出于我對于力量的渴求,而并非是金劍的力量。

  我越舞,心中就越快樂。

  到了后來的時候,那金劍之上的銹跡便開始慢慢褪去,化作金色光芒,在暗夜之中照亮,宛如明燈一般。

  原來,這金劍并非是變得暗淡無光,而是一種偽裝,只有當灌足了勁力,讓它發揮了真正的用處,方才會回復真貌。

  我舞得瘋狂,最后卻是被蚩麗姝給制止了,她攔住了我,三兩下給我繳械,然后將我平平地放倒在地,摸著我的額頭,溫柔地在我耳邊說道:“好了,不要這么用勁,慢慢來,你先睡吧。”

  她的話語給了我強烈的安全感,我將橫呈在心頭的那股勁兒一撤銷,疲倦頓時就狂涌上了心頭來,不知不覺,眼睛就閉了過去。

  我們在林子里待了足足有兩個星期的時間,蚩麗姝養傷,而我則練劍。

  我練劍,無人指導,也沒有法門,只是隨著心意,通過那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攪、壓、掛、掃等諸般手段的練習,來與那金劍加強溝通與交流。

  蚩麗姝并不懂劍,或者說她不愿意教我,只是跟我講一個道理,那就是劍其實是有靈的,只有與它熟悉,讓它為我所用,方才能夠發揮最強的功效。

  我聽不懂她的話語,不過卻盡量讓自己與這把劍快速地熟練起來。

  兩個星期話之后,我與這劍算是彼此都認識了,而蚩麗姝也終于從與蹄達上師的交手中恢復過來,她拿了塊樺樹木,給我做了一劍鞘,然后催促我趕緊上路,不要再耽擱了。

  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在這林中暫歇的兩個多星期里,讓我真正地從給一個普通人開始蛻變,朝著那修行者的道路,走上了最堅實的一步。

  我這堂兄陸左雖說收了我當徒弟,但除了把一分電子資料遞給我之外,倒也沒有教過別的本事。

  反倒是蚩麗姝這一路上言傳身教,比陸左更加稱職一些。

  不過我出于一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卻終究不能把她當做師父來對待,只是表現得更加男人了一些,一路之上,盡量多做事情,不讓她再小看。

  我們收拾行裝,繼續北上,一路上倒也風平浪靜,重新路過那若開族村莊的時候,我們特意找尋了一下劉釗。

  當地的村民告訴我,說那家伙自我們當日離開之后,就不見了蹤影。

  除此之外,劉釗伙同蹄達上師一伙人拐騙村中童子的事情也案發了,聽說上面過來調查過,還將這家伙列為了通緝犯,正在四處追捕呢。

  聽到這消息,我和蚩麗姝不由得對視一笑。

  原本我還有些擔心那個叫做艾瑪的法國女人并不能帶著大家走出叢林,沒想到她竟然如此干練,將所有的事情都辦得妥當,倒也不用我們在操心勞力。

  在若開族村莊探聽過消息之后,我們繼續北上,而這個時候,村莊開始漸漸地多了起來。

  經過這些天來的相處,我與蚩麗姝彼此之間也漸漸熟悉,不再如先前那般陌生和戒備,盡管她一會兒溫柔、一會兒有刁蠻兇惡,但對我的笑臉也越發地多了起來,一路上她不斷地跟我請教現在世間的變化,而我則與她請教修行的問題,以及當地的語言,彼此之間倒也和睦,其樂融融。

  而當她得知雪瑞她們給她取名叫做蚩麗姝的時候,沉默了許久,方才對我說道:“我不喜歡這個名字。”

  我問她既然如此,那你想叫什么呢?

  她想了想,對我說道:“以后叫我做蟲蟲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