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咄咄逼人

  不管在哪里,搶人飯碗,都是一件讓人憎恨的事情。

  而且這貝翔法師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善茬。

  老實人,受了氣,或許就會忍氣吞聲,這事兒也就算是過去了,但是又有脾氣、又有手段的人一旦是受了這種平白無故的氣,立刻就會爆發出來。

  所以當前堂圍上了這十幾個人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事情已經不能善了。

  這個時候,去責怪劉老板心憂兒子、慌張失措,實在不是什么好辦法,我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要跟這種地頭蛇爭鋒相對。

  我從蒲團上面站起了身子來,跟貝翔法師拱手說道:“法師,我們真的只是湊巧路過,我這朋友好奇法師的名頭,就進來瞻仰了而已;而與這位劉老板,根本也是他鄉重逢,并未有預想得到,你們有事,你們談,我們就暫且告辭了。”

  我起身,準備離開,而立刻就有人過來攔住了我們的去路。

  貝翔法師滿臉的橫肉不斷跳動,沖著我說道:“把火苗點燃,就想要離開,世間哪有這般的道理,不留下點什么東西來,你說得過去么?”

  我望了一眼蟲蟲,她恍若無知,仿佛真的就是一啞巴,這意思是全權交給我來處理。

  我沉聲靜氣,說規矩我懂,法師你說該怎樣?

  貝翔法師瞧見我這么上道,不由得嘴巴都咧開來了,露出一口黃色的大板牙,指著我身旁的蟲蟲說道:“你可以走,這姑娘留在這里,給我調教兩天——你別誤會啊,我是看她與我有緣,有心給她些福利呢。”

  不知道為什么,當這家伙流露出對蟲蟲的壞心思時,我的心臟就是猛然一跳。

  一種殺人的沖動,就從我的心底里瞬間流露出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已然把蟲蟲視為自己最珍重的一部分,任何人想要傷害她,都必須過得了我的這一關。

  或者說,想要碰她,就得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

  不行!

  我斷然拒絕了貝翔法師的要求,冷然說道:“她與此事無關,還請法師不要為難于她,也免得毀了自己的清譽。”

  聽到我的話語,貝翔法師勃然變色,冷然說道:“你不肯舍她,便只有自己出頭頂住咯——好吧,我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也不為難你,左手或者右手,自己選一個留下來,你得罪我的事情,就一筆勾銷了。你看如何?”

  左手,或者右手?

  我本以為只不過是賠錢了事,正謀算著囊中還有多少錢財,看看是否能夠應付得過,卻沒想到對方一上來,就直接出了這樣狠辣的要求,就知道他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所謂的搶人飯碗,不過只是借口而已。

  說到底,他還是因為垂涎蟲蟲的美貌,方才會如此作態。

  唉,美也是一種罪過么,這樣子下去,看來我真的得找塊絲巾給蟲蟲圍住臉了。

  我心里往下沉,不過卻也不會被他給嚇住,而是冷靜地說了一句話:“這件事情,當真是沒有別的解法了么?”

  貝翔法師抱著臂膀,居高臨下地說道:“沒有!”

  這時劉老板終于反應過來了,慌忙上前來,笑著打圓場,說兩位莫說笑了,千錯萬錯,都是我老劉的錯,法師,這樣子吧,錢我照出,你看著治就是了,還請千萬不要動怒。

  他雖是商人,卻沒有尋常商人的狡猾和無情,知道這事兒是由他而起,也沒有回避,直接將主要的過錯承擔下來,并且還應允了錢財。

  這筆錢對于他來說,應該也是一筆很大的款子,肉痛得緊,但是為了救人,卻還是豁出了去。

  他以為自己能夠打得回這個圓場,卻不料那貝翔法師并沒有理會他,而是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說跟你沒關系,在一旁待著就是了,少說話,知道不?

  話音剛落,立刻有人過來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們三人給拉到了角落。

  看樣子,這是準備動粗了。

  我面無表情地站了起來,平靜地說道:“貝翔法師,你在這緬北一帶,也是位人物,不過今天的這般作態,吃相卻實在是有些難看了點,如此說來,你是不見血,不肯罷休了,對吧?”

  他高踞堂中,望著周遭圍上來的十幾個白衣弟子,志得意滿地說道:“是又如何?”

  我將破敗金劍從行李中緩緩拿出,當握住這劍柄的時候,一股熟悉而動蕩不休的力量就傳遞到了我的手掌之上,讓我豪氣頓生。

  我平舉著劍,說法師,你真的想惹下我這個敵人么?

  貝翔法師被我突然拔出來的劍給嚇了一跳,然而當他瞧見我那破樺木劍鞘里銹跡斑斑的長劍時,卻突然大笑起來,說就憑你這把破劍,也能夠跟我叫板?

  我鄭重其事地將長劍拔除,摸著上面刻意做舊的斑紋,每一處都是那般的特別,就仿佛天生如此。

  我欣賞著這長劍,就如同看著絕色美人一般,良久之后,方才平靜地回答道:“即便破敗,未必不是王者,我這劍雖然殘破,但卻是鐵骨錚錚,從來都不會為誰而低頭,法師不再考慮一下?”

  貝翔法師冷笑,說別吹牛了,你膽敢在我堂前動用兵刃,就不要怪我不客氣,諸位弟子,一會動手,死傷勿論。

  死傷勿論?

  這人當真是個厲害的家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語來,想必也是橫行一方、無所忌憚之輩。

  我能戰勝得了這些人么?

  盡管長劍在手,信心倍增,但我并不是失去了理智,自然知道自己就算是打了雞血,也絕對干不贏對方,不過事情既然逼到了這個地步,我若是不亮劍,哪里是什么男人?

  我長劍在前,將劍鞘遞到了蟲蟲的手上,對她說道:“跟著我!”

  簡單的一句話說完,我便朝著門外走去,一邊走,一邊用緬語大聲喊道:“誰人阻我,必殺之!”

  我踏步,朝著外面走去,立刻有人過來攔截,我毫不猶豫地揮劍斬去,那兩人卻也是身手靈活,一下子就避開了我的劍鋒,貼身纏來。

  哎呀,一招就要輸了么?

  我的心中一慌,反而變得更加沉穩了,將長劍往回一轉,唰的一劍,將其中一個試圖伸手過來拿我的家伙,給直接挑開了去。

  那人被我劍鋒所逼,胸口處立刻出現了一道血痕。

  我這些日子一來,跟金劍已然形成了一種如使臂指的親密關系,帶著蟲蟲向外走,那些人空手來攔,多少也有一些吃虧,被我一鼓作氣,連續挑開幾人,然后沖到了庭院里來。

  然而我們剛剛一出了房間,便聽到聲聲吼叫,我左右一看,卻見那些白衣弟子都摸了兵器過來,皆是被摸得油光锃亮的鐵棍。

  棍為無刃之兵,百兵之首,攻擊范圍遠大于刀槍,棍掃一大片,對長劍其實最為克制。

  這一幫人沖了過來,長棍林立,我揮劍與其拼斗,盡管這金劍經過蟲蟲地特殊處理,堅硬度上并不輸于任何兵刃,但是對上這百煉精鋼鑄造的鐵棍,到底還是有些力弱,使得我屢屢受挫,叮叮當當之間,手臂發麻,疼痛難擋。

  這功夫,果然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夠練成的。

  我心頭發苦,然而身后的蟲蟲卻仿佛一朵清純無害的白蓮花,一臉單純地等在我身后,仿佛什么也不會一般,不時還表現出驚慌失措的表情來。

  她時不時的尖叫,弄得貝翔法師心頭癢癢的,忍耐不住地朝著手下呼喊,說你們都仔細了,小心別傷著那女子。

  聽到他的囑咐,那些白衣弟子更是兇猛了,只不過攻勢的前端,有意無意地避開了蟲蟲。

  我在一大片的棍影之中拼死求存,九死一生,然而蟲蟲卻依舊袖手旁觀。

  她甚至都離開了我,置身事外去。

  我揮舞長劍,氣血不斷地往心頭涌動,整個人渾身汗出如漿,熱氣在我頭頂騰騰冒出,幾分鐘之后,我終于支撐不住了,被一棍子給捅到了心窩,人就朝著院子的泥地里滾落而去。

  那些白衣弟子早晚操練,早已純熟,一棍捅翻我,立刻七八根棍子就交錯而來,將我給死死壓在了地上,不得動彈。

  我被壓在一片棍林之中,貝翔法師搓著手就走出了房間里來,笑嘻嘻地沖著蟲蟲說道:“大妹子,這蠢貨已經束手就擒了,你還不趕緊過來,伺候法師?”

  蟲蟲這個時候也嫣然一笑,雙手一拍,說打了這么久,你們也先歇息吧。

  三掌之后,院子里除了她,就再也沒有一個站著的人。

  望著滿地躺倒的人,貝翔法師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凍結了住,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心中的詫異。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做人還是留有一絲余地會比較好一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