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六十二章 互訴離別,那一巴掌

  “陸左哥哥,陸左哥哥……”

  朵朵和雜毛小道的突然出現,讓我歡喜得心都要炸了,然而為了證明這一切都不是幻覺,我還是結了內獅子印,快速地念了幾句金剛薩埵降魔咒,然后以“洽……”為結尾。一切完畢,面前的景象都沒有消失,我這才松了一口氣,捏著朵朵果凍般嫩滑的臉蛋,坐直起來,一拳擂在雜毛小道的胸口:“艸,你他娘的這幾天跑哪里去了?搞得老子奔東跑西,到處找你。”

  雜毛小道扶我站起來,我這才發現旁邊還有兩個人,一個長眉老僧人和一個少年僧人,皆穿暗紅色粗布袈裟。他們是我們在錯木克村外見到的那兩個傍晚出村之人,而這老和尚我還見過一次,就是我取得了解降泥娃娃返回江邊的時候,在林間見的那個懸空僧人,也是他。

  一想到他懸空盤坐的樣子,我便肅然起敬。

  雜毛小道給我介紹:“陸左,這位便是我小叔想要找尋的般智上師,這位是上師的弟子他儂-阿杜德,兩位,這是我的好兄弟陸左,苗疆三十六峒清水江流的巫蠱傳人,同時他也是朵朵的主人。”

  兩個和尚都向我單手施禮,我也趕忙回禮。

  這時雜毛小道才跟我解釋,說他本來在江邊的石縫中休養,結果那吊在樹上的死人尸變了——小日本沒安什么好心,在老榕樹上吊人,然后又做了布置,一到晚上就陰風嗖嗖,長起了黑色尸毛來。雜毛小道那里沒有了匿身符那般奇效的東西,自然就被這尸體所發現,好在雜毛小道恢復了些氣力,勉強避開出來,這尸體本來就是初生之物,并不厲害,旁邊的朵朵鼓著腮幫子,準備出手將其制服。

  然而正在此時,薩庫朗的外圍又復折返,正好與他撞上。

  雙方合力擒住那尸變的死人,將其怨氣消除之后,扔入江底,但是雜毛小道卻被翻臉擒住。

  因為同行的有一個道行頗深的黑巫僧人,雜毛小道怕朵朵不敵,強行命令她返回槐木牌中,等待回去的路途中實力回復后再作逃跑。在返程時,一行人正好碰上了前來找尋自己師弟的般智上師,雙方發生沖突,結果上師完爆薩庫朗一伙人,并且將雜毛小道給救了下來。

  般智上師幫雜毛小道暫時封印了所中的降頭術,然后帶著在這山林中行走,直到今天傍晚時分,發現不斷有動物朝著一個方向奔行,上師默算之后哈哈大笑,說同行,定能夠找到目標,于是跟隨至此。巧的是,般智正是吳武倫所請的高手,所以便過了門口的守衛,直接進了來。

  朵朵飄飛上空,騎坐在我的脖子上,揪著我的頭發,癢癢的,然而我的心卻無比的舒暢。

  我向兩個和尚道謝,然后將自己的遭遇簡要地說了幾句,又將背包里面的泥娃娃拿出來,遞給雜毛小道,將解法說給他聽。他收入囊中,說現在既然已經拿到,那就不急著解降,他小叔跟吳武倫所帶領的大部隊已經前往血池,那么我們趕緊過去救援吧。

  我這時才想起來觀察這四周:只見房間里一地的尸體,而白色幔簾后面的陶甕子也破碎大半,滾落出一地白花花的肉體,均是和古麗麗一般,雙手雙腳皆被斬去。也有沒死的,瞪著一雙眼睛,驚恐地看著我們,說不出話。她們似乎已經從剛才那種神秘的狀態中蘇醒過來,有著普通人的那種悲傷和無助。

  和我一起進來的那三個士兵,以及那個竹竿男人已經伏臥在地上,毫無生息。

  般智上師平淡地看著我,夸獎說不愧是鬼妖的主人,陷入這種幻境而能夠不死,即使沒有我們的頓喝,沒有我們將這陣法破壞,也能夠自我蘇醒過來,這樣的意志,真的不是一般的厲害。我笑了笑,臉色越發的苦澀:“這種事情,我經歷過了幾次,所以也還不算是陌生。”

  他含笑點頭,說:“不錯、不錯,現在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聰慧堅定,都是一時之豪雄。看來我們這些老家伙,就要退居幕后了。清水江流……咦,你是哪里人?”

  我有些奇怪,在這異國,問我是哪里人,難道他去過中國?當著這個高手的面,我也不敢胡謅,老實地說我出生在十萬大山的門戶,晉平人。他的眼睛亮了起來,說果然是有緣。我不解,而他旁邊的弟子他儂則說道:“我師父去年收了一個小師弟,也是你們晉平的,青山界、矮騾子,倒是常聽他提起……”

  我驚奇,正想深問,而般智上師卻不想再提及,擺擺手,問我在這里有沒有見到一個枯瘦的老和尚,不是薩庫朗的黑巫僧,想來應該是一個囚徒的身份。我渾身一震,說這位師傅可是叫做巴通?他很激動,點頭說是,那正是他師弟,現在他在哪里?

  我遲疑了一會兒,但是仍舊說起巴通老和尚已經葬身蛟口的事實。

  般智上師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這沉默持續了十秒鐘,然后他點了點頭,說走吧,我們去會一會薩庫朗的高層。說完話,他殺氣騰騰地穿過房間,朝著那道門前去。我和雜毛小道緊緊地跟著走,看著這個長眉老和尚挺拔起來的背影,心中暗自琢磨:巴通說自己曾是契努卡的聯盟成員,那么如此說來,班智上師也應該是。要果真如此,這個黑巫僧聯盟的勢力可就真的很大了。我曾想著去找那個情報販子巴猜報復,現在想來,還得三思。

  還有不知道雜毛小道有沒有將三叔的情況說與般智上師知曉,而老和尚有沒有辦法救三叔呢?

  我不敢說,捅了捅雜毛小道,用眼神詢問,他也沒有說話,搖了搖頭,眉毛皺起。

  是不肯呢,還是不會?

  他沒有說起,只是走。那個叫做他儂的少年僧人似乎十分喜歡朵朵,行走的過程中不斷地回首看向坐在我脖子上的小家伙,眼中帶著微笑,和少年人所特有的那種游離和掩飾的關心。而我腦袋上的這小祖宗似乎對我將她拋給雜毛小道的做法,十分不滿,不斷地揪著我的頭發,使勁扯,然后嘟噥地罵道:“死哥哥,壞哥哥,打死你,痛死你……”

  出了門又是一段復雜交錯的路線,我并不熟悉這里,身邊這幾位也都是初來乍到。顧不得隱藏實力,我喚出了金蠶蠱,在兩個和尚詫異的目光中,跟它交待了一番,然后由它循著吳武倫等人的氣味,帶著我們追趕上去。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一個虛掩的鐵門處,這門的后面有一個長長的通道,而通道的盡頭,則是上次薩庫朗突進庫房的石門。這門前的空間已經倒下了五六具尸體,看來雙方已經交上了火,我們把門打開,只聽到對面有持續不斷的槍聲響起來。

  戰況是如此的激烈,以至于連守衛這通道的人也不見了人影,全力壓了上去。

  我們當下也不猶豫,般智上師一馬當先,快步沖上前去。我正想動,朵朵跟我喊,說小妖姐姐要出來打架,話音剛落,她不舍地看了一下我,身形扭轉,白氣纏繞,豐乳肥臀的火爆女小妖朵朵立刻出現在我面前,我正想跟這小妞打招呼呢,她揮手就扇了我一巴掌,生疼,她怒氣沖沖地罵:“你這個混蛋,把小娘丟在那個猥瑣道士的手上,不知被占了多少便宜,這一耳光是利息,其余的打完架再算。哼!”

  她說完立刻飛進去,而雜毛小道一邊跑,一邊無辜地朝我喊:“小毒物,莫聽她胡說,你要相信我。我才不會那么變態,對蘿莉都下得了手……人家的口味向來都是好人妻和失足的好吧?這只是她打你的借口,跟我無關啊。靠,我招誰惹誰了?”

  我摸著被扇得通紅的臉,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說不上來生氣,怪怪的,酸酸的。

  嘶……小狐媚子的手可真黑,這一扇,俺的半邊腮幫子都腫了起來,牙齒也出了血,疼得我直皺眉頭。不過我也來不及多做思考,跟著幾個人便匆匆跑了進去。

  很快我就沖出了石門,重新返回了庫房處。

  這個時候的槍聲已經停歇了,東首邊的那個血池處鐵門緊閉,在房間的前方站著一排八個人,包括了善藏法師和第五號人物黎昕,一律的黑袍巫師裝扮,周圍四處都倒伏著尸體,這些人里面也有身受重傷者,身軀搖搖欲墜,卻僅靠著意志在堅持。不過,他們并不是劣勢的一方,因為站在我們不遠處的吳武倫一伙,僅僅剩下了吳武倫、小叔、黑袍蒙面人和兩個精英高手,其余的人,包括所有的士兵以及那個侏儒訓蛇師,已經全軍覆滅,倒地不起了。

  可想而知,在我們來之前,戰況是如此的激烈。

  雙方在作僵持,然而我們的加入,卻使得吳武倫一方的劣勢有所回轉,善藏看著我們緩步走了過來,惡狠狠地看著那個黑袍蒙面人,厲聲地斥責道:“麥神猜,今天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賜,你以為大首領和許先生,會放過你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