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名聲遠揚

  貝翔法師愣住,而我也是一身冷汗。

  即便是制住我的這幫人全部都躺倒在了地上,我卻也是動彈不得,因為那些鐵棍,早已橫七豎八地插入了泥地里去。

  蟲蟲沒有去理會一臉驚詫的貝翔法師,而是走到了我的跟前來,對著我笑,說你師父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苗疆蠱王,難道你真的就想著憑那武力來應敵?

  我苦笑,說那好,你告訴我,這幫人是如何倒下的?

  蟲蟲毫不隱瞞,平靜地說道:“螳螂腹中,在吞食了卵生鐵線之后,就會有成團的鐵線蟲于身體之中,將其采集,鐵線蟲研磨成分,早晚告祭,然后于陰時開啟罐中,注入陰氣,最終得到……”

  我沒有等她說完,跟著說道:“最后得到鐵線蟲蠱,施法的手段為指甲彈射,無聲無息,蠱粉融入人身,只要沾染汗水,就會順著毛孔入內,一直浸潤身體之中,如果在此期間,受蠱者劇烈運動,蠱粉就會迅速繁衍,生成大量的鐵線蠱原蟲,匯聚于心脈和各處要穴之中,為施術者所掌控,一念生,一念死……”

  蟲蟲的臉上洋溢起了笑容,說不錯,理論知識挺豐富的,就是行動力欠一點。

  我這時已經將困住我的鐵棍給扯開,艱難地爬了起來,聽到她的話語,摸著頭笑,說師父傳給我的法門里面有這個,不過這時間匆忙,我又耐不下性子來煉制,所以只能是聽聞而已。

  我們兩人這你一句我一句,聽得堂上的貝翔法師一陣傻眼,他瞇著眼睛,目光凝聚,寒聲說道:“你們到底是何人?”

  有著蟲蟲撐腰,我終于不再吞聲忍氣了,直起了腰桿兒來,沖著他笑道:“我們真的只是路過,法師一再相逼,不過是傷了和氣,不如讓開道來,放我們離開吧。”

  貝翔法師臉色陰晴不定,過了許久,他方才緩緩說道:“放你們可以,報個名號吧。”

  我也不隱瞞,直接說道:“在下陸言。”

  陸言?

  貝翔法師眉頭一皺,仔細回想了好一會兒,都沒有想得出這道上何時出過這么一個人物,不過這并不是重點,畢竟我再如何出頭,那高深莫測的人卻還是旁邊這個女人,他又看向了蟲蟲,說你呢?

  蟲蟲這回倒是開口了,不過她卻并沒有報上自己的名號,而是指著我說道:“你或許沒有聽過他,但我可以告訴你,他是疤臉怪客陸左的堂弟,也是剛收的弟子,你若是心有不順,現在可以上來領教,或者回過頭來,去找陸左找個公道。”

  什么?

  貝翔法師聽到我堂兄陸左的名字,頓時就是臉色大變,驚訝地大聲喊道:“你說的陸左,是滅了薩庫朗,殺了仰光大巫師果任、拜了契努卡達圖的那個陸左?”

  他一連叫出了一大串的名字來,我聽著頭暈,不知道我堂兄到底做過什么喪心病狂的事情,居然讓這家伙如此驚慌。

  不過看得出來,陸左的名字,在這一帶挺罩得住的。

  這般想著,我也是冷聲一笑,說我不知道你說的這些是什么玩意,不過我師父的確是清水江流、敦寨苗蠱的陸左,你若是想要報復,只管前來便是了,我等著你。

  這個……

  得到了我的確認,那貝翔法師的臉色突然間就變得很奇怪了起來,似笑非笑,肌肉又好像擠成了一團來,我瞧得奇怪,問他說法師若是沒有事情的話,我們就告辭了。

  說罷,我伸手拉住了蟲蟲,提著金劍,轉身離開。

  剛剛走了兩步,那貝翔法師就叫住了我,說唉,等等,兩位先莫走,有事好商量。

  我詫異,說啥事?

  原本居高臨下、一臉傲氣的貝翔法師搓著手,略微尷尬地笑道:“事情是這樣子的啊,其實呢,都是誤會,只是大家沒有攤開來,說清楚而已,你們別誤會啊。這樣,咱們有事兒,進屋里聊,我好好招待,呵呵,呵呵……”

  啊?

  我有些愣了,他這一臉的諂媚,是從何而來,怎么一下子就變得這般和氣了,連臉上的那橫肉,都收斂起來了。

  什么情況啊這是?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蟲蟲卻拉著我往前走去,我沒辦法停留,只是揮手,說我們走了,回見吧您。

  兩人一路出了門,揚長而去,一直走出了村子,蟲蟲這才發現我居然牽著她的手,一把將我給甩開,說你什么意思啊,趁機占便宜呢?

  她的手溫潤綿軟,冰冰涼的,像玉,握在手里,感覺十分舒服,我之前也是情急,不過后來卻不愿意放開,此刻被她點破了心思,心中窘迫,臉上卻表現得很坦然,說沒有,我只是情急而已,話說回來,他剛才為什么前倨后恭,恨不得趴在地上去?

  我心中有些得意,而蟲蟲則撇了一下嘴角,說你別自得,他敬服的,是陸左那小子的威風,跟你沒有半毛錢關系。

  我詫異,說陸左的威風?我堂兄的名聲,真的已經傳到這東南亞來了?

  她瞧見我這得意的表情,不屑地撇嘴,說你得意個什么勁兒,再厲害,那也是陸左一拳一腳掙出來的,與你無關,你若是真的有本事,回頭讓這幫人聽到你的名字,就下意思地退避三舍,那才叫做真本事。

  聽到她的話,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的確,不管怎么說,名聲是別人的,修行是自己的,只有等我真正成為高手的時候,那才是揚眉吐氣之時,而此刻,我們還是得趕緊走吧,要是那家伙反應過來,用些非常手段,我們可忍受不住。

  說著話,我們出了村子,剛走沒一會兒,后面突然有人喊我。

  我回頭,卻見小劉的父親劉老板帶著人匆匆趕了上來,一邊叫,一邊不斷揮手,示意我們停下來。

  我沒有走,停在了原地,瞧見劉老板挺著肚子,一路小跑地走到了我的跟前來。

  他走到近前,還未喘氣,便點頭哈腰地道歉,說剛才真的是對不起陸老弟了,害得你跟人莫名其妙打了一架,實在是不好意思。

  我之前本來挺惱他給我惹的這麻煩,不過說到底,他也不過是一個為了孩子而四處奔波的父親,我再多的氣也撒不出來,只要微笑,說這不算什么,誰也沒想到那家伙會這般兇惡,對了,你干嘛出來了,不是要治病么?

  劉老板猛地搖頭,說算了,原本以為朋友介紹的,會靠譜一點,但是沒想到居然是這么一個德性,漫天要價不說,而且本事也低微,態度惡劣,說起來實在可氣。

  我笑了,說他這么講,其實也是有道理的。

  劉老板上前過來,抓住我的胳膊,說老弟,我年長,托大幾歲,求你給指條路——你知道的,劉博這家伙是我唯一兒子,他要是沒了,我辛辛苦苦一輩子,可就都白費了。你看你,同樣都是在地牢里面待過的人,你不但身體倍棒,而且舞起劍來,那叫一個虎虎生風,讓人羨慕。我剛才也聽了一點,他們說你師父叫做什么苗疆蠱王陸左,是不是有這么一回事兒?

  我摸了摸鼻子,說的確是,他其實是我堂哥,我以前不知道,后來出了這回事兒,才曉得的。

  他很激動,拉著我,說那陸老弟你能不能幫著引薦一下?你知道嗎,為了這兒子,我這些時日來,一直都在找人,病急亂投醫,不過卻沒有一個靠譜的,你若是能夠幫我找人治好他,說什么,我都愿意做啊。

  他說著說著,一腦門的汗水,眼淚水也從眼角流出。

  可憐天下父母心,我望了蟲蟲一眼,想問她是否有辦法,而那妮子則扭過了頭去,不看我。

  我一時間心中有些拿捏不準,而這時劉老板的車也開了過來,我讓他在旁邊稍等,我跟朋友商量一下。

  劉老板那邊上了車,我找到蟲蟲,說這小劉是我當初的獄友,挺可憐的,能救的話,咱就出手幫一下,你看怎么樣?

  蟲蟲瞥了我一眼,說事兒我倒是能幫,但我憑什么幫你啊?

  我一聽她這口氣,就知道她有事兒要說,連忙說你要干嘛,直接跟我說,能做到的,我絕對不推辭。

  蟲蟲想了一下,對我說道:“人我可以幫你救,不過這里草藥不全,治療起來也需要時間,現在可能不行。我這里有些成品藥,可以控制他病情,讓他們先回國內等著,我們到了再說——至于要求,那就是從這里到邊境,我們有三處地方要去,我決定,讓你來挑戰那些三十六峒的人,若是過不去,人你就救不成了。這事兒,你可敢答應我?”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代替蟲蟲,挑戰三十六峒,這事兒,可行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