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二章 一起離開

  什么情況?

  我都還沒有認輸,大姐你咋就乍唬唬地喊停了呢?

  我有點兒鬧不明白,卻瞧見那苗女念念直接從小木屋中一躍而下,朝著我這邊沖來,而人群之中,有人沖著她喊道:“阿娜念,你不能離開木屋,不然就算是輸了!”

  這人的提醒不但沒有阻止苗女念念,反而讓她更加焦急了。她倉皇地跑來,口中喊道:“不行,他太厲害了,體內有一個東西,能夠制住我的小冰蟲寶寶,這寶寶可是我花了十二年心血給煉出來的,若是死掉了,我也跟著死去算了。”

  小冰蟲寶寶?

  就是剛才那個宛如利劍一般朝著我射來的透明蟲子么?

  它不是鉆入了我的胸口,直插心臟的么,為什么我沒有死,反而是它陷入了危險之地?

  我一開始還有些糊涂,隨后很快就明白過來了,若說蠱毒,那小冰蟲自然是十分厲害,畢竟是花了十二年的心血,但是它也未必能夠有我肚子里面的聚血蠱強上多少。

  這聚血蠱,可是毒西施夏夕通過小概率的事件,極為運氣地湊齊了十八個隱藏著先祖血脈的倒霉蛋兒,通過引蠱搏殺,最終在天時、地利、人和皆備的情況下,煉制而出的,這種蟲蠱擁有著極高的位階,絕不是尋常蠱蟲所能夠比擬的,自然能夠輕而易舉地對其痛下殺手。

  當我想明白這一點的時候,苗女念念已經走到了我的跟前來。

  她三兩腳,就把跟前那些躍躍欲試的肥老鼱給一腳踢開,然后沖著我焦急地說道:“求求你,不要殺了寶寶,我認輸了,可以么?”

  她先前的時候,因為我的登山挑戰,和蟲蟲放下的妄言,對我充滿了敵意,然而此刻慌張起來,反倒是顯露出了小女兒的神態來,平添了幾分可愛。

  只不過,我本身不過是那聚血蠱的鼎爐,又不是它的主人,哪里能夠控制得了它?

  望著面前這苗女念念焦急的表情,我知道如果聚血蠱將她精心飼養的蠱蟲給吃掉了的話,別的不說,這女子一定會暴走的,到時候又平添了許多麻煩,甚至還會有性命之危。

  這可怎么辦?

  我腦子一轉,想起了當日金劍煉成,蟲蟲提劍直刺我胸口的情形,下意思地朝著她望了過去。

  這時我方才發現這妮子居然也已經來到了我的身旁。

  她瞧著苗女念念,確定道:“這場比斗,你算是輸了,對吧?”

  苗女念念連忙點頭,生怕晚一些時間,那小冰蟲寶寶就死于非命了去,而這時蟲蟲卻還是依舊不饒,說他肚子里面這蟲可兇狠著呢,若是放了你的蠱蟲,它餓著了,那可怎么辦?

  念念十分上道,說不妨事,我這兒養著許多毒蟲,只要它放開,任意吃便是了。

  蟲蟲點頭,說你等一等啊,我跟它溝通一下。

  說罷,她回過頭來,瞪了我一眼,說呆子,把劍借我一用。

  我點頭,還未說話,手中的金劍便是一空,緊接著這兵刃便擱在了我的脖子上,劍刃壓住了我的大動脈,隨時就要把我的頭顱給砍下來一般,而與此同時,她還在不斷地念誦著口訣,而她這一開口,旁邊的苗女念念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同,瞇著眼睛,死死地盯著這個蒙著面紗的女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說的,是蟲語么?

  我脖子上就被架上了金劍,反而成了最危險的人,頓時就是一陣莫名其妙,而沒過多久,胸膛的傷口處一陣麻癢,緊接著我聽到苗女念念一聲驚呼:“寶寶、寶寶……”

  我低頭一看,卻見心臟的位置處,有一條類似于蚰蜒的透明蠱蟲從里面鉆出了頭來,那丑陋的腦袋轉了轉,緊接著把整個身子都拔了出來。

  哎呀,那感覺,真酸爽,我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另外,我能夠感受到一種強烈的憤怒感,從心中油然而生——這情緒并非我的,應該是附著在我心臟之上聚血蠱發出來的。

  到嘴的美事,一下子不翼而飛了,想想其實也該有一些情緒。

  那透明蠱蟲離開了我的身體,帶著一大坨黏糊糊的血跡,攀到了念念的手掌上來,那苗女激動得熱淚盈眶,將這小蟲子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又親又舔,仿佛是生死離別一般。

  呃……

  我原來覺得這苗女念念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的,穿上苗衣,十分可愛,此刻一瞧,所有的欣賞都化作了飛灰,頓時就有些難以接受起來。

  我正看得入神,突然間腳背猛然一痛。

  我低頭一看,卻瞧見蟲蟲的腳不知不覺地就踩在了我的腳背上,惡狠狠地碾了一下,痛得我五官糾結,而她卻仿佛沒事人兒一般,笑吟吟地對苗女念念說道:“你說話可要算話哦,輸了是不能抵賴的,對吧?”

  那苗女念念將透明蠱蟲收了起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目光在我和蟲蟲之間來回巡視了一番,最終開口說道:“還是姐姐厲害,是在下輸了。”

  什么意思?

  你輸了就輸了,為什么說是“姐姐厲害”,難道我陸言就什么都不是么?

  這時那熊火也帶著眾人圍了上來,一臉嚴肅地質問苗女念念,說阿娜念,事關我獨山苗蠱一脈的名聲,你怎么如此輕率呢?

  苗女念念在寨子里的地位頗高,她瞄了一眼熊火,平靜地說道:“熊榔頭,輸了便是輸了,沒有什么好爭辯的。你若是對我有什么意見,可以去方老、寨老那里擺門子,不用在這里講那么多。”

  兩人目光對視,過了幾秒鐘,熊火冷笑了兩聲,說好,果然不愧是鼓藏頭的好弟子,我算是見識了。

  說完這話兒,熊火氣呼呼地轉身離去,而周圍的人也跟著紛紛離開。

  一時間,整個鼓樓后面就只剩下了我、蟲蟲和苗女念念三人,我有些意外,弱弱地說道:“咳咳,怎么這樣子啊,也不說招待一頓飯再走?”

  念念笑了,她望著我,說飯有的是,跟我來吧。

  她轉身就走,而我則望了蟲蟲一眼,她眼睛瞇著,像彎彎的月牙,我能夠看出笑意,接著她也跟著離開。

  我們跟著苗女念念一路來到了村子后面的一處大屋之中,念念將我們領進了灶房之后,讓我們坐著,而她則手腳麻利地忙碌了起來,沒一會兒就弄出了一大鍋香濃的油茶來,分成了兩碗,加上一點兒炒米鍋巴,遞到了我們的面前,客氣地說道:“粗茶淡飯,不好吃,湊合著吃一點。”

  我們這一路來風餐露宿,哪里計較這些,我瞧見蟲蟲點了點頭,便毫不猶豫地端起飯碗,用一根筷子趕著,開吃起來。

  我吃得稀里嘩啦,蟲蟲卻沒有動手,而這時苗女念念對她說道:“想必這背后,都是姐姐的手段吧?”

  蟲蟲聳了聳肩膀,說我可什么都沒有做啊?

  苗女念念指著我,說這位小哥可是什么都不懂,若不是姐姐你在,他哪里能夠贏得過我費盡十二年心血苦煉出來的水晶蚰蜒蠱呢?我也不是懊惱,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東西,居然能夠將我蚰蜒蠱的毒性給壓制下去。

  蟲蟲笑了,說苗家三十六峒,家家都有看門絕技,閉門造車,終究不是正理,所以我們才會想著北上,逐一挑戰各峒。

  念念問道:“三十六峒早已飄零各處,不負往日盛景,姐姐又是如何確定能夠找到這些地方的?”

  蟲蟲故作高深地笑,說山人自有妙計。

  念念不問了,告了一聲罪,起身離開,過了一會兒,端來一小杯液體,遞到我面前,說愿賭服輸,這是我之前答應的東西,你且服下吧。

  我接過來,先看了一眼,黑黝黝的直晃蕩,有點像油,聞著又是一股沖鼻的腥臭,不知道是何物。

  我有些猶豫,而這時蟲蟲卻說道:“你不想死,那就一口喝掉。”

  我不敢不聽她的話,一口喝入嘴中,就感覺飲入一杯烈酒,火辣辣的,燒得我心肝脾肺都如同一團火,整個人就好像要冒煙一般,一開始我還能夠堅持住,不失顏面,然而過了十幾秒鐘,我終于耐不住了,雙拳緊捏,牙齒不斷打戰,臉上流出了豆大的汗珠,恐懼地說道:“這到底是什么,我怎么感覺我快要死了?”

  蟲蟲一把扶住了我,說你不吃,還有可能要死,吃了這個,睡一覺便是了,怕什么,有我呢。

  我聽到這話兒,便感覺眼皮一下子就變得沉重,往后昏倒過去。

  一夜我都在做惡夢,仿佛陷入了無數蠕動的蟲窟之中,等到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外面天色大亮,蟲蟲催促我,說趕緊起來,我們得走了。

  說話間,那苗女念念也背著一個背簍,走到我跟前來,說對啊,趁清晨,我們趕緊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