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七章 又增強援

  對方原本都已經打算扣動扳機了的,聽到我的話語,不由得又驚又怒,低聲叱呵道:“你是誰?出來!”

  對方言語兇厲,并沒有半分放松,我的心思也開始緊張起來,猶豫了一下,問了一句道:“陸鐵、范臘梅,出來沒問題,但得先告訴我,你們沒有投靠蝴蝶毒王巴鬼切吧?”

  這兩人我是在“夢中”認識的,但我認識他們,他們不認識我,瞧他們這架勢挺兇悍的,我也有點兒擔心對方二話不說,就直接上來將我給斬殺了。

  盡管我有點兒小手段,但未必能夠在這幫苗蠱精英手下占到什么便宜啊。

  不過好在我的這話兒一說出來,對方立刻就明白過來,立刻說道:“沒有,我們沒有投靠巴鬼切那狗日的,你快點表明身份,免得大家誤會。”

  我心中大定,想著這滅族之恨,再怎么消化,他們也未必能夠接受,不可能跟巴鬼切扯上什么關系的,于是便揚聲說道:“獨山苗寨,你們知道吧,我認識熊火,跟苗寨的小神婆念念一起過來的,陸鐵你把弩箭放下,還有范臘梅,吹箭也放下,我出來了啊……”

  蠻莫蠱苗雖然跟獨山蠱苗多少都有一些嫌隙,不過到底還是同出一源,同氣連枝的,當我亮出這招牌來的時候,兩人都將手中的武器給放下,不過身子還是繃得挺直,到底還是有一些不放心。

  我將金劍收入背上,高舉雙手,一步一步地走了出來。

  當走到兩人身前時,陸鐵越過了我的身邊,朝著我剛才藏身的地方摸了過去,很快他就折回來了,一臉警惕地問我道:“就你一人?”

  我點頭,然后指著左側的方向,說對,就我一人,其余的人在別的地方。

  范臘梅望著我身上刺藤,皺著眉說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指著蝴蝶谷的方向,笑著說道:“里面那一位練的可是飛頭降,不弄點這玩意防身,他若是撲下來了,我可怎么辦?”

  陸鐵一下子就明白了,盯著我說道:“你們是準備對付巴鬼切?”

  我點頭,說不然呢?

  范臘梅猛然摸出了一把短匕首來,沖著我直指,說不可能,你不可能是獨山蠱苗的人,他們若是想給我蠻莫蠱苗報仇,二十年就應該出手了,何必等到現在?

  我瞧見她一副緊張的神情,知道自己的任何舉動,都會讓她躁動不安,于是將語氣放平了,微笑著說道:“我不知道這二十年里,你們到底經歷了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限制有一個瘋女人執意要幫你們報仇,如果你們是過來這里探查蝴蝶谷底細的話,我建議你們跟我一起,去見一下那個人,可以么?”

  兩人沉默了許久,陸鐵突然問我,說你是中國人?

  我點頭,說對,我叫陸言,是中國人。

  他問那你怎么出現在這里?我回答他,說我是到緬甸這邊來找人人治病的,本身是黔省晉平人。

  晉平?

  范臘梅眼睛一亮,說你可認識清水江流、敦寨苗蠱的苗疆蠱王陸左?

  我一愣,說你們認識我師父?

  你師父?

  對方也嚇了一跳,說陸左怎么是你師父呢?沒有聽說過你這么一號人物啊?

  我苦笑,說我本來是陸左的堂弟,最近被人下了蠱,然后才拜了他當師父,時間很短,而且我又不常在他的身邊,所以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

  陸鐵有些懷疑,而旁邊的范臘梅卻激動得熱淚盈眶,對我說這回來的,可是你師父陸左?若是他在的話,我蠻莫蠱苗積了二十年的大仇,可算是能夠報了!

  我搖頭,說我師父沒有來,不過你們若是相信我,就跟我去見一見我的朋友。

  范臘梅一愣,說陸左沒在,那么來的是哪一位?是朵朵、陸夭夭還是誰,蕭掌門有沒有過來?

  什么亂七八糟的啊?

  我搖頭,說都不是,你們若是信我,且跟我一同去便是了。

  兩人將信將疑,不過到底還是跟著我走下了高地,朝著谷口處的山林子里摸了過去。

  我首先帶他們去找苗女念念,這是為了證實自己的身份,免得他們疑神疑鬼,果然,兩人雖然并不認識念念,但是跟她對了一下獨山苗寨的情況,就知道了真假,基本上是把防備心給卸了下來,緊接著我們又摸到了山谷左側的高地,找到了蟲蟲。

  眾人會面,講清楚了緣由,當得知我們并非什么成名高手,只不過是想要一路北上,連續挑戰三十六峒的苗疆故舊之時,陸鐵和范臘梅多少也還是有些失望。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倒也領情,告訴我們,那日一戰之后,蠻莫苗寨化作平地,不過他們還是有二十多人逃離,在這山林輾轉幾月,最后回到了國內,在滇南邊境的一個小村子里定居了下來。

  盡管在祖國找到了平穩安定的生活,但是被滅族的仇恨就像毒蛇一般,一直都存在于他們的心中。

  這些年來,他們試過各種各樣的辦法,甚至還請來了一位滇南太上峰的高手,結果那人最終不但沒有能夠斬除此獠,反而葬身于他鄉,搞得后來太上峰追查下來,他們好是擔憂了一陣子。

  蟲蟲問他們,說最了解巴鬼切的,想必就是你們這些復仇之人,那么你們能不能提供一些信息給我們?

  陸鐵一臉詫異,說你們真的準備對巴鬼切下手?

  蟲蟲愣了一下,回頭對我說道:“陸言,挑戰三十六峒的人是你,那么在你的面前有兩個選擇,第一就是殺了滅族蠻莫的巴鬼切,就算是挑戰過了,另外還有一個選擇,就是打敗殘余蠻莫蠱苗的人,這樣也可以。你告訴我,你準備選擇哪一條路?”

  如果是說真心話,我肯定是選擇陸鐵或者范臘梅這樣的對手,即便是失敗了,那也沒有什么生命危險。

  但是我可以隨心所欲地表達自己內心的訴求么?

  不可以。

  所以我沒有任何猶豫地說道:“算了,蠻莫蠱苗現在實力大減,我若是選擇他們的話,感覺就有點兒作弊了,還是巴鬼切吧,盡管困難,但還是值得搞一搞的……”

  我說得輕松,而蟲蟲在而笑了,她一笑,好像太陽出來了一般,我心里暖洋洋的。

  她對著陸鐵、范臘梅兩人說道:“還有什么疑問么?”

  疑問自然是有的,那就是憑什么我敢說下這樣的猖狂話語,不過我們畢竟是在幫他們報仇,這話兒陸鐵兩人也說不出口,猶豫了一陣,然后把這些年來陸陸續續探聽到的消息,說給了我們聽。

  原來巴鬼切練的這飛頭降,并非尋常之物,而是最為恐怖和厲害的百花飛頭降。

  這百花飛頭降名字好聽,不過卻十分惡毒,飛襲之時,會伴隨著極為強烈的血霧和血花,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會被血舞之中潛藏的厲鬼給殺死了去。

  巴鬼切已經修煉至飛頭降的第五個階段,不用再帶著腸胃等消化器官同行了,也不用隔一段時間出發。

  此刻的他,幾乎是毫無弱點。

  唯一懼怕的,恐怕就是陽光吧,因為飛頭降這東西,一旦遇見陽光的話,就會化作膿水一堆。

  聽到這話兒,蟲蟲不由得笑了,說既如此,且歇息一天,容我準備一下,過兩日我們再商議。

  蟲蟲賣起了關子,我卻莫名地一陣心安。

  蠻莫蠱苗在這附近有一處山洞,與陸鐵他們一同來的,還有好幾人,蟲蟲想了想,覺得還是應該去見一見,畢竟如果真的要鏟除巴鬼切的話,我們現在的人手到底還是有些少了。

  跟隨著陸鐵、范臘梅兩人,我們向東走了十幾里地,終于來到了一個山窩子里,經過謹慎的暗號比對,雙方重逢。

  山洞里的人不多,只有三個,有一個還是個半大毛孩子,由此可見蠻莫蠱苗的凋零,想必他們這一次過來,估計也沒有打算把巴鬼切如何,只不過是放不下心中的仇恨而已。

  當得知我們是過來幫手的,并且還計劃除掉巴鬼切的時候,三個年輕人頓時忍不住心中的歡喜,又蹦又跳。

  我們在山洞里歇息了兩天,這期間蟲蟲一直都忙忙碌碌,有時還不見人影。

  到了第三天的時候,她終于找到了我們所有人,告訴我們,說事情準備妥當了,今天夜里十二點,我們就把巴鬼切這個家伙給宰了!

  我詫異,拉著蟲蟲到了一邊,低聲問你可想好了,我們該怎么辦?

  蟲蟲神秘一笑,說計劃有變了,不過這回是否能夠斬殺蝴蝶毒王巴鬼切,主要還是得看你才行。

  我?

  怎么又是我?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為什么又是我啊?蟲蟲,能不能別這么玩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