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 即刻入境

  蟲蟲瞧見我的目光一直還停留在地上那堆珠寶、美金和金條上面,不由得哭笑不得,對我說:“怎么,你覺得我分配不公,對吧?”

  我不敢把心里話說出來,只能嘿嘿笑,說哪能呢,其實說居功至偉,還得是你在運籌帷幄,至于我,不過是賣點苦力罷了。

  蟲蟲瞪了我一眼,說言不由心,有眼無珠的家伙。

  她罵了我一句,然后將那幾本手抄書拿起來,說這三本書,一本是蝴蝶谷的財物賬目,一本是人員名冊,還有一本呢,是修煉飛頭降的法門,對你們都沒有用,我收著;木杖我拿著,當個拐杖用,鏡子念念拿著,可以沒事的時候梳洗打扮,至于這兩個碗,蠻莫一個,獨山一個;所有的錢財你們兩家也是平分,軟鱗甲怪重的,陸言你要是喜歡就穿一件,其余的也平分——好啦,分贓完畢,呵呵……

  她輕描淡寫幾句,就把最涉及利益關系的事兒給辦妥了,眾人之中,隱隱以她為首,所以她的分配,最有權威。

  不過對于她的分配,無論是念念,還是蠻莫五人都不敢接受。

  他們紛紛說這怎么行呢,我們出力甚少,咋拿了最大分量的東西,這不公平……

  蟲蟲聳了聳肩膀,說什么最大分量的東西?我不是說了么,這家伙手上的袋子,才是最值錢的,你們這些都是些俗物,金銀珠寶,于我們無用,但是對你們的族人卻有莫大幫助,拿過去,生活就能夠過得好一點,也就有心思多研究修行之事,不要跟我推辭,本姑娘最不喜歡我的決定,被人質疑了!

  她說得嚴肅,旁人都不敢再多言了,不過臉上都喜氣洋洋的,充滿了笑意。

  與此同時,他們也對面前這個女子,充滿了敬意。

  接著蟲蟲隨意地把那些錢財分成兩半,讓念念和蠻莫蠱苗的人各自拿著。

  那蠻莫蠱苗的人瞧見這金絲楠木箱也是個不錯的東西,就要了來,直接拿著裝起,由先前對蟲蟲滿眼星星的矮壯少年扛著,而蟲蟲則大略地翻了一下那兩本賬目,隨手撕碎。

  她皺眉說都是些流水賬,這里面還有別的地方有錢財,不過蝴蝶谷一破,撿洋落的人就多了,我們還是不要在此久留的好,免得惹上麻煩。

  她不是怕麻煩的人,我不知道她這么說是什么意思,不過大家對她已經是十分信服了,沒有再多言,匆匆離開。

  我們回到了山谷外的那個山洞前,大概整理一翻之后,蠻莫蠱苗的人又跟我們再次道謝,并且將他們現在的具體地址告訴了我們,讓我們北上的時候,務必去一趟他們寨子,讓其余的人,也好好見一見蠻莫蠱苗的恩人。

  他們離開了,扛著一大箱子,還有巴鬼切的尸身和頭顱,而我們卻并沒有走。

  念念背著一大包的錢財,自然不好上路,而我則是剛剛降伏聚血蠱,也得有一段適應的時間,所以在念念派她那大老鼠去通知族人過來的時間里,我就抓緊,將這聚血蠱的妙用體會一下。

  我記得以前有一個廣告,叫做“小霸王其樂無窮”。

  這廣告詞如果套在聚血蠱身上,我覺得也是十分合適的,事實上,這玩意就相當于在體內加裝了另外一個心臟,給我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力量和氣息,它有一整套的循環系統,我嘗試著閉氣,結果硬是憋了十來分鐘,竟然也沒有想要呼吸的想法。

  要不是覺得不習慣,我甚至覺得自己都可以無限憋下去。

  汽車的汽缸越多,馬力越大,而人也是。

  我感覺以前的修行,總是到了一定的程度時,就會有一種停滯感,就像爬坡,總是爬到半截就再難繼續,然而此刻卻不一樣,輕輕松松就彎道過線,總有一種事半功倍的感覺。

  這幾天的時間里,我幾乎是如癡如醉地在修行、打坐,覺得身子僵直了,就固體練習,沉浸在力量快速增長的世界之中。

  蟲蟲那幾天則除了偶爾叫小紅,呃,也就是我的這個聚血蠱出來陪她玩兒之外,基本上都是在外面跑,不知道是干什么,我問念念,她告訴我,說蝴蝶毒王巴鬼切的敗亡,使得這一片的勢力被重新劃分了,現在外面打成一片,正在爭奪那家伙留下的遺產呢。

  巴鬼切遺產的精華,大部分都在蒲團下面暗格的楠木箱子里,而蟲蟲告訴大家,說給我的那個錦繡布袋,這是最貴重的一件。

  這般想著,我這才將那已經被遺忘的袋子給摸出來,左右打量了一下,發現除了有用金絲在表面上穿線,紋出一些古里古怪的符文之外,并無別的異常,手伸進袋子里,也是空空如也,啥情況也沒發生。

  一破袋子……

  又過了差不多一天,傍晚的時候,熊火帶著十來個獨山苗寨的兄弟跟著陰靈鼠魔趕到了這兒來,見過禮后,聽念念說起了當日情形,特別是我親手“滅”了飛頭降之事,大為震驚,對著我長長一躬,說多謝陸兄弟了。

  我朝他還禮,說熊榔頭何必多禮,這是那蠻莫蠱苗的事情,你謝什么勁兒?

  熊火說話不是這么講的,雖說蠻莫蠱苗與我獨山向來都有嫌隙,但大家畢竟同根同源,在這千里之外落地生根,也算是同氣連枝,當年蠻莫被巴鬼切斬除,我是主戰派,準備報仇的,結果最終還是被方老以大局為重,攔了下來,心中一直都有掛礙,現如今你幫著報了大仇,叫我怎么能夠不歡喜呢?

  說罷這話,他又朝著蟲蟲拜了一回。

  這漢子平日里最為驕傲,能夠讓他這般折服,說句實話,我的心里面,挺有成就感的。

  隨后念念將分到的珠寶財物遞交給熊火,這大筆的財富將同行而來的一眾人等都給震住了,獨山苗寨獨立于世,自給自足,雖說是豐衣足食,但也沒有多少進項,哪比得上蝴蝶谷這里大量種植的罌粟毒品賺錢呢,故而一時間也花了眼。

  苗族人厚道,一開始的反應是震驚,隨后也是無功不受祿,不準備接受此物,最終還是念念將其勸了住。

  熊火帶人過來,將錢物接收了去,又去蝴蝶谷外圍查探了一番。

  因為此番錢財實在是太過于厚重,他們也不敢久留,匆匆離開,而我們則修養妥當,再次上路。

  這一回,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輕松許多,鼎爐和主人,到底還是有著很大區別的,我現在比之前的蟲蟲更加活躍,在叢林中恨不得飛奔起來,一會兒又像那人猿泰山,在樹上蕩來蕩去,天性完全解脫。

  這事兒,可比正正經經上班,可要舒爽許多。

  如此走了半天,我方才從興奮之中回過神來,突然發現我們的行李都不見了。

  一開始我太過興奮,腦子發燒,什么都沒有發現,現在卻好像失憶了一般,我慌忙找到蟲蟲,講起此事,蟲蟲和苗女念念都忍不住哈哈直笑。

  兩人的笑容讓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愣了半天,蟲蟲將手伸出來,說把你的錦繡囊拿給我。

  我一愣,從兜里將那破布袋遞到她的手上。

  蟲蟲接過來,手微微抖了一下,然后從里面摸出了一個碩大的背包來,可不就是我的行李么?

  再一摸,念念的背簍也出來了。

  我的嘴巴大大,眼睛也瞪得滾圓——我勒個去,這、這也太過于驚人了吧,到底是什么情況啊,為什么會有這么神奇的事情?

  一巴掌大的布袋子,居然能夠裝得下這么多東西?

  我感覺自己的整個世界都為之顛覆了,而旁邊的苗女念念則捂著嘴,笑著說我原先還以為蟲蟲姐高風亮節呢,原來她最偏愛的,還是你呢。給我這么一個納須臾于芥子的法器,就算是給我一百萬、一千萬美元,我也不換呢。

  納須臾于芥子?

  念念點頭,說對啊,這東西是極為罕有的法器,據說來自于中原以西,很厲害的一個地方,多的東西不能放,隨身行李什么的,隨便往里面扔就是了,多么方便啊。

  我說那我之前試過,怎么什么也沒有呢?

  蟲蟲說法器法器,那得用瞧勁兒,方才能夠打開的,你直愣愣地伸進手去,能摸到什么?

  巧勁兒?

  我凝聚了氣息,然后朝著那袋子里面摸去,果然,通過內視,我能夠瞧見那空間里,擺放著我們三人其余的行李在,我隨手將金劍拿出,結果居然真的就拔了出來。

  太棒了!

  我下意識地一把將蟲蟲給抱住,說真棒啊,以后不用再背包了,哈哈……

  我抱著蟲蟲轉了兩圈,一開始還是興奮過度,下意識的行為,等轉第三圈的時候,才感覺到她的胸口,是那么的挺……

  啪!

  當我的眼睛往下面望,朝著她的胸口飄過去的時候,被蟲蟲奮力掙脫開來,抬手就是一個大耳刮子,打得我兩耳嗡嗡作響。

  蟲蟲羞惱地離開,而苗女念念則走到我面前,刮了刮鼻子,說小色狼,別亂來哦。

  她走了兩步,瞧見發愣的我站在原地沒動,又回過頭來,說趕緊走吧,馬上就要到中國了,想想好興奮啊,終于到了這個神秘而偉大的國度了,走、走!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終于回到整個神秘而偉大的國度了,然而他們卻不知道,最大的危機,也即將到來。
誰,將會與他們為敵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