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偷渡報酬

  苗女念念對于即將進入中國境內這事兒,表達出了格外期待的情緒,然而我卻并沒有那般的興奮。

  并不是說我對這個國家沒有感情,而是我在想一件事情。

  那就是如何過境。

  事實上,無論是苗女念念,還是蟲蟲,她們都屬于沒有戶籍的人,也沒有任何證件,而此刻若是入境,那便算是非法的,再加上邊境的巡邏隊又不是吃素的,若是產生了沖突,那該怎么辦?

  對于我的疑問,蟲蟲覺得完全就是杞人憂天,她說百年之前,蚩麗妹就曾經來過,為什么她可以,我不可以?

  我一陣頭疼,說大姐,這能比么,百年前的中國一片混亂,誰也管不著這個,但是想著可不同,那可是世界排名前幾的強國,國防力量可都不是吃素的。

  苗女念念這個時候問了,說那蠻莫蠱苗的那些人,難道是正常出境的?

  呃?

  她這么一說,我還真的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含含糊糊地說應該是吧?

  蟲蟲忍不住了,撲哧一笑,說你覺得他們背著一具無頭尸體,還可以正常的出入境?是你腦子有問題,還是我腦子有問題?

  呃,好吧,我腦子有問題。

  從小就飽受黨國教育的我,腦子里從來都是各種條條框框,遵紀守法已經融入了我的血液,成為了一種本能,然而在她們的腦子里,卻從來沒有規矩這兩個字。

  或許有,但那叫做江湖規矩,而不是法律法規。

  我們來到了老街,果敢地區的行政中心,在這個地方,我感覺自己仿佛回到了國內來,這里講著漢語,使用中文,那些人的臉孔跟我們所見到的中國人一般模樣,甚至于這兒用的通訊,都是中國電信。

  事實上,這里距離滇南省的邊境小鎮,只有十公里不到。

  我知道老街,先前見過報道,說當地發生了戰事,大量邊民涌入了國內,形成了難民潮——事實上,所謂的果敢族,其實就是漢族,這些人都是明末清初的時候,跟隨著永歷帝潰逃至此地修生養息的軍民,后來永歷帝被平西王吳三桂大軍飲馬怒江,直逼緬甸,用弓弦絞死,而這些人則憑借著重巒疊嶂的高山密林扎下了根來。

  到了后來,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時候,文化青年上山下鄉,又有一些輸出革命之類不可言的因素,便有大批的知識青年來到了這里,長期落腳了下來。

  此地秩序混亂,各種勢力牽扯,小小的老街市里賭場、妓坊林立,是個動蕩之地。

  我帶著蟲蟲和苗女念念,找了一家飯店隨便吃了一點,然后找到老板娘,跟她打聽了一些話兒,最后談及了有沒有路子幫忙走私。

  老板娘是個明白人,聽到我問起這事兒,低聲說想走私什么貨,白貨,還是黑貨?

  我問什么是白貨,什么是黑貨。

  她不屑地望了我一眼,說這個都不知道,你走私啥呢?

  我說幫忙帶我們幾個人去對面。

  老板娘望了一眼埋頭吃飯的蟲蟲和苗女念念,眼睛頓時一亮,說你是過來買媳婦的人?

  我沒有多做解釋,說算是吧,沒想到那肥婆子卻又嘿嘿笑了起來,說買媳婦的話,就不用這般大費周章了,想必你是做那種生意的吧,想弄幾個漂亮的妹子過那邊去賺錢——不過話說回來,你的眼光不錯啊。

  我沒有跟她理論,含糊地點了點頭,然后她伸出手來,說美元,一人五千,先付一半,完事再給一半。

  這么貴?

  我愣了一下,說能不能便宜一點?

  老板娘的臉一抽,說嫌貴?前面有關口,你直接過去就是了,何必過來求我?

  我說不是,你這也太貴了。

  她冷笑,說我跟你講,我聯系的路子,是常年走這條路的,對周圍的情況最是熟悉,對面部隊的巡邏路線也十分了解,幾乎沒有什么差錯,我要的是良心價,你覺得不行的話,可以去找別家問問。

  我沒有跟她再談,而是回到了桌子前來,這時蟲蟲拿出一沓錢,面無表情地說道:“給她!”

  我一愣,說你怎么有這么多錢?

  苗女念念說這是我留著的,準備到了中國的時候兌換一點,當做路費,沒想到在這里就要花光了。

  我看了她一眼,點頭,然后拿著錢回到柜臺,找到老板娘,跟她達成了交易。

  她收了錢,叫我們夜里九點鐘再過來找她。

  離開飯店之后,蟲蟲回頭望了一眼那柜臺,平靜地說我不喜歡這個女人,她的眼睛里,有掩藏不住的貪婪。

  我苦笑,說她賺足了中介費,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我們對這一帶不熟悉,與其跟邊境部隊發生沖突,還不如花錢找一個熟悉的向導,只要能過境,到時候什么事都好說了。

  我想起了之前二春帶我找的那位布魚先生,覺得辦兩張身份證之類的事情,也許他能夠解決。

  至于接我們過境,這事兒我覺得還是不要麻煩他好些。

  畢竟不熟。

  蟲蟲點了點頭,沒有意見,隨后我帶著她們在附近的一家旅館開了兩間房,讓她們休息一下,而我則在四處晃悠,試圖打聽出更多的一些消息,并且采購一些路上的必備用品。

  到了夜里的時候,我們再一次來到飯店。

  老板娘把我們拉到了廚房里,里面有一個獨眼龍大漢正坐在凳子上抽煙,瞧見我們進來,他也跟著站了起來,老板娘熱情地跟獨眼龍招呼著,然后給我們介紹,告訴我們這是潘登哥,是今天帶我們過境的負責人。

  那人將煙頭丟在地上,用腳碾了碾,然后說道:“就你們三個?”

  我點了點頭,說對,潘登哥。

  他打量了我們好一會兒,這才點了一下頭,說行,走了,不過丑話我可得說在前面,路上的時候,別給我出什么幺蛾子;另外,若是你們自己跟不上的話,別怪我把你扔在那深山老林子里。

  我滿口答應。

  對方不再多言,帶著我們從后門離開,街上停著一輛破爛吉普,也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一股濃烈的汽油味,我坐在副駕駛室上面,看到坐在后面的蟲蟲一直皺著眉頭。

  不知道為什么,一看見蟲蟲難受,我也跟著不開心。

  車開了半個多小時,到了一個村子停下,那潘登哥下了車,有幾個臟兮兮的家伙走過來,瞧了我們一眼,說老潘,這咋回事?

  潘登哥揮了一下手,說隨便帶幾個人過境,我去接人了,對了,貨都備齊了么?

  有人回答,說備齊了。

  而這時卻又有一個人出聲反對了,說潘老大,咱們這回的事兒這么重要,你怎么還往隊伍里面安插人呢,要萬一他們是公安呢?

  潘登哥眉頭一掀,說你有見過帶兩嬌滴滴的娘們的公安么,你個蠢貨?

  他是這兒的頭,他一發兇,其余人都不敢多言,只是拿兇惡的眼神來瞪我們,不過在瞧見了蟲蟲的臉時,不由得都失了神。

  我們并沒有在這里停留太久,十幾分鐘過后,就再一次出發了。

  不過這一回,隊伍里又多了八個人,一水精干而強壯的漢子,大部分都穿著迷彩綠的軍裝,背著背包,人人的手上都提著一把步槍。

  瞧見這架勢,我的心里面不由得打鼓了。

  這些人,莫不是毒販子吧?

  我這般想著,便給蟲蟲和苗女念念遞了眼色,讓他們注意一點,沒想到兩人只顧著趕路,根本就沒有理會我。

  如此一路摸黑走,翻山越嶺,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傳來一陣鳥鳴聲,潘登哥讓人上去接頭,沒一會兒那人就回過來了,告訴這邊安全,可以過去了。

  一路氣定神閑的潘登哥此刻有些緊張了起來,回過頭來,對隊伍里面的人吩咐,說趕緊走,別掉隊了。

  眾人紛紛而行,走了幾分鐘,又有人加入了隊伍里來,我瞧見不遠處的林中有一石碑,下意識地停下來,想要望去,結果旁邊有人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腦袋,惡狠狠地低聲說道:“看什么看,界碑有什么好看的?”

  界碑?

  這么說,我們已經是來到了國內了?

  我沒有與那人多作爭執,而是繼續埋頭走,一路走了差不多二十多里地,瞧見前面有燈火村寨了,眾人方才放緩了速度,而那潘登哥也從隊伍的前面走到了我的面前來。

  他遞了一支煙給我,說抽不?

  我擺手,說不會。

  他咧嘴笑了,說人已經送過來了,你現在可以上路了,也可以跟我們到了鎮子上走,你怎么看?

  我說我們現在離開吧。

  他點頭,說也好,把報酬給了就是。

  我扭頭找苗女念念要錢,然而剛剛轉身,就感覺到后腰被人用東西給頂著,而剛才還和和氣氣的潘登哥,此時卻將嘴巴湊在我耳邊,低聲笑道:“我是說我送你上路,這兩個妞,就當做是報酬。”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兩個妞當做報酬吧,嘿嘿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