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七章 驚天噩耗

  這個人卻正是之前二春帶著我去找過的余佳源領導,盡管在這老林子里瞧見他,讓我覺得十分奇怪,但我還是上前,跟他打了招呼,免得蟲蟲一時間認不清,貿然出手,那可就傷了和氣。

  然而我剛剛走了兩步,蟲蟲就一把拉住了我的衣服,不讓我再上前。

  她對面前的這個男人,表現出了相當強的戒備心來,而對面的余領導則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對我笑道:“原來是你啊,陸言。”

  我說對,是我,余領導你來這兒,可是有何貴干?

  余佳源問我,說前兩日在中緬邊境接到一起報案,說發現有大批的販毒人員越境,讓110過去調查,這事兒一開始沒有人重視,就叫了附近鄉派出所的警員過去看了一眼;結果到達現場的時候,不但發現大量毒品,而且還有槍支彈藥,以及死人,這才被重視起來。人雖然抓了,但下面對報警人十分疑惑,報告到了我這里,就順著過來看一下——報警的人,應該是你吧?

  二春告訴我,說我堂哥跟這位余領導有些交情,而且我殺潘登哥,那是自衛,于是也沒有什么顧忌,直接承認了下來。

  得到了我的承認,他點了點頭,也沒有多問,而是看向了蟲蟲和苗女念念。

  在認真打量蟲蟲的那一刻,他的臉色一變,下意識地抱拳,躬身說道:“蚩前輩,您怎么來這兒了?”

  什么?

  余領導他認識雪瑞的師父么?

  我愣了一下,看了蟲蟲一眼,發現她面無表情,似乎不愿意跟面前這男子打交道,于是上前一步,笑著擺手,說余領導,你認識蚩麗妹前輩么?不過我這朋友不是她,而是蚩前輩的后人,你認錯了。

  余領導這時也點了點頭,說對,她老人家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是我多想了。

  兩人說著話,這時蟲蟲突然出聲說道:“陸言,到底走不走?我們還準備去四排山呢,你這樣拖下去,天黑了都到不了。”

  盡管我不知道蟲蟲說這話兒,到底是什么意思,不過還是依了她的意思,朝著余領導拱手說道:“余領導,事情確認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什么事情,沒有的話,我們就離開了。”

  這話兒說起來,實在是有些生分,不過我也沒有辦法。

  聽到我話語里面的意思,余領導眉頭一皺,點了點頭,說道:“我最后問你一個事情——你最近有沒有跟你師父陸左聯系過?”

  我師父?

  他出了什么事情么?

  我搖了搖頭,說沒有,我這幾個月,一直都在南疆叢林里摸爬滾打,手機根本就沒有信號……

  他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說道:“陸言,如果你能夠再見到你師父,告訴他,不要再躲了;他要是個男人的話,就站出來,一切事情,講清楚了,就沒事的,而他如果還是這樣的態度,就算是陳老大,也幫不了他的。”

  我詫異,說什么事,我師父為什么要躲?

  他說你不知道么?

  我搖頭,說我剛才都說了,這些天來,我一直都在緬甸,跟國內沒有過任何聯系,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余領導遲疑了一下,還是對我說道:“一個星期之前,在西川大涼山附近,發生了一起特大投毒案,牽連到的死傷者差不多有四百多人,而且人數還在擴大,而當地部門有很確鑿的證據表明,這件事情是你師父、以及你大師姐二春做的;另外參與此案的,還有陸朵朵。西南局現在已經正式對你師父等人進行了批捕手續,由我的老領導陳志程專案督辦此案……”

  什么?

  聽到余領導的講述,我如若雷轟,整個人都驚呆了。

  到底什么情況啊,我就出了一趟國,還沒有怎么待呢,我師父就從那江湖上呼風喚雨的大人物,變成了全國通緝的嫌疑犯了?

  不但是他,就連我那沒心沒肺的吃貨大師姐,還有可愛無害的朵朵,都變成了幫兇?

  我師父平白無故的,怎么會去大涼山毒害那四百多人呢?

  我滿腦子疑問,下意識地喊道:“這不可能吧?”

  余領導一臉沉痛地說道:“你知道的,我跟你師父的關系匪淺,特別清楚他的為人,知道他是不會干出這樣的事情來的;只不過現在一來證據確鑿,無從抵賴,二來他偏偏又突然沒了音訊,我們這些想幫他說話的人也沒有底氣。所以我跟你講,如果你有機會碰到你師父的話,請務必將我剛才所說的話,告訴他,知道么?”

  我有些失魂落魄,不知道該點頭答應,還是該干嘛。

  余領導見我慌了神,嘆了一口氣,說另外我還交代你一點,那就是關于你的身份——現在滿江湖的人,無論是白道還是黑道,都在找你師父,蕭克明已經將你師父的父母接到茅山宗去了,暫時無礙;至于你,千萬不要在外人的面前暴露出你的身份,切記、切記。

  我有一種貴公子驟然跌落凡塵的感覺,機械地點了點頭,余領導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我該說的,都說了,你自己保重吧。”

  說罷,他朝著苗女念念和蟲蟲拱了拱手,然后消失于林中去。

  一直到余領導的身影消失于林間,我都還沒有回過神來。

  事實上,我腦子里亂得不行,就像一鍋煮開了的粥,咕嘟咕嘟響個不停。

  這一切都是真的么?

  蟲蟲和苗女念念瞧出了我的異狀,走到了我的跟前來,蟲蟲看著我,過了好久,才說道:“不知道為什么,那人給我的感覺一身妖氣,所以他說的話,未必靠得住。”

  我搖了搖頭,說之前二春曾經帶我見過這個人,說他是我師父的好朋友,他所說的話,應該是沒錯的。

  蟲蟲瞧見我愁眉不展,說你著急個什么啊,陸左什么人,他這樣的人物,不管咋樣了,都輪不到你來操心,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我說不行,我得去找我師父。

  苗女念念在旁邊勸道:“全世界都在找你師父,但是有誰找到了呢?你又準備去哪里找他們?”

  她的話讓我混亂的腦子變得清醒了過來,而這時蟲蟲過來抓住了我的手腕,將我拖著離開,一邊走,一邊說道:“不管你想要干什么,首先得幫我把四排山的排上蠱苗給敗了再說。”

  在蟲蟲的強拉之下,我渾渾噩噩地跟著她,一路走,來到了那四排山的腳下。

  到了這里,她反而不再催促了,而是找了一條小溪邊,安營扎寨,說事情不用那么忙,容她先去查探一番,知己知彼,方才能夠百戰不殆。

  她的謹慎讓我顯得有些好奇,要曉得,之前去獨山苗寨的時候,她可沒有這般小心。

  那一夜,是我自被種下蠱毒以后,最為煎熬的一晚上。

  不管我怎么想,都想不到堂哥陸左居然一下子就變成了人人追打的通緝犯。

  他不是黑白兩道都吃得開么,他不是據說還是有關部門的高級干部么,他不是曾經拯救過世界么?

  怎么會突然一下,就卷入這漩渦里面來了呢?

  不但如此,還牽連到了二春和朵朵。

  我想來想去,覺得若是想要問個清楚,這世間恐怕只能去找一個人,那就是曾經跟我一起談風弄月的雜毛小道蕭克明。

  我聽二春說過,這家伙可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雖然我不知道這事兒到底有沒有水分,但是我覺得如果找到茅山宗上去,見到這一位青衣道士的話,我就可以把整個事情給弄明白了。

  這般想著,我立刻就待不住了,恨不得身上長出一雙翅膀來,飛到那茅山去。

  這時我也初步下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要前往傳說中的茅山宗,找一下雜毛小道,親自找他問個清楚。

  盡管我不知道蟲蟲十分同意,但我還是決定跟她說一說。

  不管如何,陸左都是我師父,同時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出了事,我不能不管。

  我翻來覆去,一直到半夜才勉強睡去,而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時候,離開的蟲蟲都沒有回來,這讓我和苗女念念都十分擔心,幾次商量,說要不然我們直接去排山蠱苗那里去看一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而還沒有等我們出發,蟲蟲帶著一身露水返回了來。

  她回來之后,二話不說,直接奔到了我的面前來,我以為她是要跟我擁抱呢,伸出手,記過被她一巴掌拍開,緊接著她從我的衣領處,摸出了一個小黑點來。

  她啪嚓一下,直接給捏碎了去。

  嗯?

  我望著她手心里那碎裂的小黑點,里面露出復雜而精細的結構,下意識地愣了一下,說這是什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嗯,終于進入了緊張的小佛時刻……

0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六十七章 驚天噩耗”

  1. 回復 2016/07/30

    尼諾,比你們都厲害

    陳老魔,真的是你變異了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