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六十四章 通道炸斷,小道發飆

  這股氣息如同十級臺風撲面,勁風強烈,我們所有人的腦海里只有一件事情:小黑天蘇醒過來了。

  逃!逃!逃!

  這已經不是人力所能夠抗衡的了,我們當場的所有人,都沒有在再前行一步的堅持,吳武倫最干脆,雙手一振,身上僅剩余的二十幾只吸血蝙蝠便往那血池之中飛去,而自己,則率先返身,沖到了倉庫的鐵門處。那鐵門在他們剛才的激戰中,已經被開啟,而那里,才是返回出口最快捷的通道。他此行或者有別的目的,然而這些與自己的性命相比較,卻都顯得不重要了。

  吳武倫是一個極其自負的人,但逃跑起來卻是毫不猶豫,這一點,說明他的確有過人之處。

  我們的目標也已經完成了,此時更不會有什么心理負擔,也跟著撒丫子就跑。只有那個叫做他儂的小和尚,猶豫不決地看了一下石門,然后才跟著我們穿越大門。從這庫房的大門往外面跑,距離并不算長,以我們的腳程來算,半分鐘就跑到了盡頭的坡道口。我聽到了雪瑞驚喜的叫聲,然后小姑娘歡喜地跑了過來,扶起了腳步踉蹌的雜毛小道。

  正當我們驚魂未定的時候,吳武倫突然朝著留守的那個黑漢子喊了幾句話,那人立刻毫不猶豫地從懷里拿出了一個塑料盒子,一按,然后往后面的地下猛然趴倒。

  我心中起疑,還未來得及思索,只聽到坡道口處傳來一連串劇烈的爆炸聲響,轟隆隆,一時間整個空間都在震動。我被一股狂暴的氣浪推得往地上跌去,回頭看,我們來的那條路,已經被亂石給堵上了。

  吳武倫這時候才跪下來,口中吐出了一口一口的鮮血。

  他一邊吐,還一邊下著命令,那個留守的負責人(五十多歲的半老頭子,就叫他老頭吧)立刻指揮手下往倒塌的通道口潑油,有人拉著我們離開,沒走開十幾米,便見到有人用火焰噴射器,將碎石中流淌的油一下子給點著,蔓延連天的火焰頓時熊熊燃起來,然后不斷有士兵搬了早已準備好的松枝柴火等助燃物,往那里面扔,山風從洞口往里灌,大股的濃煙就順著炸塌的石頭縫隙,往里面吹去。

  我們剛才被那股寒徹心底的氣息所深深地震懾到,思維都有些僵化,沒想到吳武倫算無遺策,早就已經有了后備方案:即使失敗了,還能夠借助炸藥的威力將這里封住,然后利用高溫燃燒,將地下基地的氧氣燃盡,又有濃煙熏擾,將里面的生物給生生悶死。

  ……

  不對!不對勁啊!

  我想起來了,里面除了薩庫朗那一伙死有余辜的家伙外,還有般智上師、熊明以及我們解救出來的那四十幾個被擄至此的女人呢。這火焰和煙霧對那蘇醒過來的小黑天有沒有效,還未得知,但是對人類出身的他們,我想除了功力高深莫測的般智上師外,應該沒有一個人能夠幸免。

  顯然想到這個可能的并不止我一個,小和尚他儂霍然爬起來,伸手去攔住了往火里面丟助燃物的士兵,大聲地喊叫著什么。我跑到吐完血的吳武倫旁邊,沉聲地說道:“武倫法師,里面我們發現了四十多個被困的女人,熊明和你的兩個士兵,也還正在等待你們的援助呢,不能再放火了!”

  吳武倫并沒有理我,而是跟旁邊的人說著話,雪瑞在旁邊跟我翻譯:“他在問聯系到外面沒有,答案是沒有,山里的信號不好……”聽到這個壞消息,吳武倫霍然站起來,怒氣沖沖地指著我,說:“中國佬,這是我的地盤!我不需要你來教我怎么做事,收起你那些無謂的同情心吧,來想一想我們是否能夠活著吧!”

  剛才我在與飛頭降搏斗,所以并不知道吳武倫是怎么受的傷,只見他大聲地朝我吶喊,口中的血沫子都飛到了我的臉上,結果因為情緒激動,又不住地咳嗽。他旁邊的那個軍事指揮員掏出了手槍,頂在我的腦門上,大聲地罵著什么。

  我來緬甸有一段時間了,知道這是什么意思:滾!

  塌方口的火勢越發地劇烈,火舌翻滾,產生了巨大的高溫。小和尚也被一個士兵用槍指著頭,押了出去。我們受不住熱,沒有辦法,也只有朝洞口避去。我旁邊的小叔輕輕嘆了一口氣,他已經從雜毛小道的口中,得知了那個老和尚就是他跑了大半個泰國所要找尋的契迪龍寺般智上師。在麒麟胎杳無音訊的現在,這個長眉老和尚便是三叔恢復健康最大的希望了。然而這個希望,卻被我們活活拋棄在了地下。

  雜毛小道見我們都垂頭喪氣,寬慰說般智上師是追著黎昕,從石門那里跑出去的,說不定那個五號人物知道這里另外的出口,他不一定會死的。

  他這么說,我更難過:熊明還在監牢中等著我帶人去救援呢,這個質樸的苗家漢子,一直把我們當作是可以信任的朋友,然而若這火勢一直持續下去,他和那里面的人,必死無疑。要知道,除了這倒塌的通道和大火之外,小黑天因為白色祭壇處的那些死去的女人怨氣激發,已經提前被召喚醒來了。

  小黑天有多厲害,我不得而知,但是僅僅從那一道氣息,便知道我們沒有反抗的余地。

  吳武倫并沒有停下來,他迅速地召集了兩個得力屬下,開始研究撤離的路線。而除了幾個士兵在警戒我們之外,其余的仍然像螞蟻一般孜孜不倦,朝大火里扔著臨時搜集的助燃物。我們出了基地門口,看見加藤原二正站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下,神情憂郁地看著遠方。

  正在我們愁腸糾結之時,黑暗的天空突然傳來了一聲低沉的怒吼聲。

  接著,一頭肥母雞似的生物乍然闖入我們的視野中。

  虎皮貓大人一墜一墜地飛來,見到我們這一伙人,破口大罵:“我艸,你們這些傻波伊是烏龜么?大人我費盡心力地將那條蛇蛟引到一邊去,你們居然還停在原地不動,這是要鬧哪樣子?我會告訴你們,我的座下寶馬已經掛了么?咦,小雜毛你娘的怎么冒出來了?”

  見到這個扁毛畜牲,我們的心情這才好了一點,趕緊說明情況。

  虎皮貓大人耐著性子聽了半截,就說我艸,那你們還不趕快逃命?里面有沒有人這種小事情,還管個毛啊?小黑天這東西,也是你們敢碰的?當年大人我……艸,那家伙來了!

  虎皮貓大人一連串的喝罵,讓我們頭腦在一瞬間激靈起來:得了,傷心有毛用?還是留著有用之身,回去報信吧。然而正當我們準備一起扯呼的時候,從山下面突然竄出一條長長的黑影,朝著最外圍的日本小子咬去。那小子一開始還在猶豫地遙望故鄉,傷春悲秋,我見猶憐,未曾料得這邊陡生劇變,嚇得連往后面退去,眼看著就要葬身蛟口。

  我看到那條從黑暗中竄出來的蛇蛟,與蟒蛇極為相似的它,頭頂上有著一個肉瘤子似的直角,呈現出灰白的骨質顏色。此蛟若身后再長出兩條鷹爪,便可脫胎換骨,稱之為蛟龍了。

  不過現在,它也僅僅只能稱之為蛇蛟罷了。一龍一蛇,如同云泥之別。

  然而與我相比,依然是巍峨的高山。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團黑影從旁邊冒出來,刷地朝那黃金蛇蛟揮了一刀。我則立刻沖了過去,將加藤原二往旁邊拉開。我們兩個都滾落一旁,他神情復雜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回頭看去,只見自己最后的一個式神雖然將那蛟頭斬出了一道淺淺的印子,但是卻被這蛇蛟張口一扯,頓時裹嚼進了嘴巴里。

  日本小子渾身一陣,悲痛欲絕,竟然流出了眼淚來。

  黃金蛇蛟的出現自然引起了吳武倫等人的注意,他手下的士兵也顧不得誤傷我們,直接就朝著那條游上來的蛇蛟開火,頓時爆豆聲一片。我們幾個慌忙朝旁邊滾去,感覺子彈從自己的頭上嗖嗖地飛過。

  這黃金蛇蛟不知活了多久的時間,幾乎都成了精,一見到吳武倫這方的火力兇猛,對它的傷害也最大,于是沒有半分停留,挺直了五六米的上身,就朝著洞口的那三四個士兵游去。那些士兵邊射擊邊往后面退,當那十幾米長的蛇蛟靠近自己快十米的距離、而自己的攻擊并沒有起到多少效果的時候,他們頓時喪失了斗志,扭頭就往里面跑,結果沒走兩步,便被一口咬住,哀嚎一聲,給扔進了四五十米遠的火堆里去。

  他們不斷地往那火場里加柴火,卻沒想到是給自己置辦的埋尸地。

  里面的吳武倫等人被堵在了洞口,他本來就已經重傷,手下的幾個兄弟也沒有什么能夠對付那黃金蛇蛟的,幾乎是必死無疑。虎皮貓大人在頭頂盤旋,說快跑吧,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的身影飛奔著,沖進了洞口去。我一看,靠,竟然是雜毛小道!這家伙到底吃了什么火藥?剛才還看著受了點傷,病病歪歪的,一見到這模樣的長蟲,就連命都豁了出去?

1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六十四章 通道炸斷,小道發飆”

  1. 回復 2013/11/26

    小黑天

    哇嘎嘎,雪瑞小娘皮不要跑,來給大爺樂呵樂呵。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