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章 不能陪你走下去

  天可憐見,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跟人一般大小的螳螂,瞧見那一對鐮刀朝著我脖子割過來的時候,我下意識地往后就是一躲,腦子這才反應過來。

  這不是螳螂,而是洪羅巴。

  世間怎么可能會有這般的大的螳螂啊,定然是那洪羅巴用了象形拳法,將螳螂的意境融入自己的身體之中,然后又加上一些幻術的成分,才弄成這般模樣來的。

  幻術?

  這是我并沒有接觸過的領域,不過所謂“巫蠱之禍,蠱惑人心”,一個“惑”字,就囊括了幻術在內。

  那么,這排山蠱苗的手段,就是幻術咯?

  我在避開了洪羅巴的數次攻擊之后,終于將手摸進了乾坤袋中,將金劍給拔了出來。

  錚!

  長劍出鞘,銹跡斑斑的劍刃直指前方。

  那巨大的螳螂停了下來,口器張合:“這是什么劍?”

  聲音是洪羅巴的,而語氣卻顯得有些不屑一顧。

  或許他會想,究竟是窮成什么樣兒,才會弄出這么一把銹跡斑斑、幾乎可以扔進廢鐵堆里面的長劍出來對戰?

  模樣破敗,難道就不能夠成為王者?

  這是我之前說過的話語,而此刻,我則淡然地揚起了金劍來,平靜地說道:“它有一個名字,叫做破敗王者之劍!”

  破敗王者?

  我還乞丐皇帝呢,洪羅巴更是不屑,揚起了手中的一對鐮刀,提醒我道:“我這雙刀,乃先祖恩賜,名曰奪命狂鐮,這一套刀法施展開來,兇險萬分,連我自己都控制不住,你可小心了。”

  說罷,他欺身向前,一對鐮刀揮動,就朝著我兜頭斬來。

  疾風撲面。

  在我的眼中,這只大螳螂就好像一個絕世刀客,而那鐮刀則融入了它的身體里去,一旦舞動,漫天的刀光浮現,讓人目不暇接,根本就瞧不過來。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感覺盯著那刀光,我的整個神魂都仿佛深陷其間,拔不出來一般。

  它的刀光,有一種讓人無法自拔的魔力。

  我深吸了兩口氣,將勁氣陡然間就集中在了手中的那金劍之上,與面前的刀光抵擋。

  鐺、鐺、鐺……

  幾聲金石之聲響起,我感覺雙臂酸麻,對方灌注在鐮刀上面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讓從來沒有跟人有過這般正式交鋒的我有些不太適應,一邊憑著感覺揮劍,一邊不斷地后退,試圖避開對方兇猛如潮的攻擊。

  我期待對方一陣洶涌之后,能夠稍微弱上一些,也好喘口氣,然而沒想到洪羅巴的攻勢一波高過一波,密集得讓我根本就喘不過氣來。

  很強!

  一開始的時候,我滿以為自己在得到聚血蠱的幫助之后,修行突飛猛進,對付一個沒落的蠱苗一峒,應該不是什么問題,然而事到臨頭,方才知曉其中厲害。

  這樣的家伙,盡管不能夠跟熊火那種長期生活在動蕩的漢子相比,但是對付我,卻已經是足夠了。

  洪羅巴越打越兇,如水銀瀉地,一刻都不含糊。

  我從一開始的時候,就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之中,面對著洪羅巴如潮的攻勢,我就像那在波浪滔天的大海中獨行的小帆船,隨時都有著傾滅的危險。

  然而至始至終,我都沒有倒下,也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發酸的臂膀在經過丹田熱流的溫潤之后,又變得結實有力了起來,而后略顯笨拙的我也開始漸漸地適應起了這種戰斗的氣氛,就好像是彈簧一般,壓力越大,力量就越來越強。

  洪羅巴一開始發力猛攻,明明感覺只差一線,就能夠將我給斬殺,卻沒想到偏偏就拿不下我,而且讓我越來越強了起來。

  他覺得這般一味的強攻或許并不行,于是朝后退了兩步,身子倏然一下又不見了。

  而在這一剎那,周遭的空間一下子就變得黯淡起來。

  周圍的人群也消失了。

  白天到黑夜的過度,僅僅只是一秒鐘的時間,而就在這個時候,空蕩蕩的四處突然傳來了一陣又一陣古怪的聲音,嗡嗡嗡,翅膀摩擦。

  此時我手中的金劍已經銹跡除盡,化作了金光閃閃,我向前探去,卻見又是螳螂。

  不過這回不是一只,而是一只又一只,密密麻麻的螳螂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來,這些綠色的刀螂不斷地摩擦著一對前爪,然后揮動著翅膀,將我周圍的空間都給充斥著。

  成千上萬,不計其數。

  這是真的么,還是如剛才一般,都只不過是幻覺而已?

  我的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漫天的螳螂群則“嗡”地一下,騰空而起,朝著我兜頭兜臉地罩了過來。

  我下意識地胡亂揮劍,感覺這些螳螂密密麻麻地拍打在我的臉上、手臂上,莫名地就是一陣麻癢,而就在我心慌意亂的時候,突然間身后有一陣細不可聞的風聲響起。

  不對,這是真正的殺招!

  一股意識從我心底里浮現而起,我的雙手不由自主地僵直了一下,緊接著那金劍猛然朝著身后揮了過去。

  鐺!

  一聲巨響從我身后騰然而起,而就在此時,卻又有一道勁風直撲我的面門。

  這不是刀鋒,而是一個細小得幾乎不能注意的蟲子。

  當它飛到我面前的時候,我終于瞧見了這玩意——那是一個長得如同螳螂一般的小東西,它有著一對讓人沉浸心神的美麗復眼,還有一對鋒利的鐮刀。

  比起后面的雙刀攻擊,這才是真正隱秘的殺招吧?

  我的金劍已經擋住了洪羅巴的雙刀,此刻是避無可避,眼看著即將被那小東西鉆入眉心之中時,卻感覺渾身一震,那東西猛然停了下來。

  那么快的速度,怎么說停就停了呢?

  是聚血蠱。

  哦,不對,應該叫它小紅,它舞動著那宛若透明的身子,將那小螳螂給擋住了之后,全身合攏,將其包裹在了里面去。

  而當那小螳螂被包裹完畢,我周遭的黑暗倏然消失了,沒有漫天的螳螂群,也沒有黑暗,周圍的人群和景物也都瞧見了,無數人瞪大著眼睛打量場中呢,而我猛然一轉身,將金劍不斷揮舞,向前進擊,才發現那不斷后退的洪羅巴,也還是那個頭發灰白的男子,并不是一只巨大的螳螂。

  當自己的小螳螂被控制之后,洪羅巴的力量大減,后退幾步之后,主動舉起了手來,喊道:“停,我輸了!”

  剛才的一番交手是我這輩子以來最為酣暢淋漓的戰斗,相比于巴鬼切飛頭降那種從頭到底的碾壓不同,洪羅巴這種有來有往的交手,才是對我的修為有著真正的提高和進步。

  我長噓了一口氣,感覺渾身汗出如漿,好像重新活過來一般。

  而就在我就要放松一下的時候,那洪羅巴上前一步,指著我的身后說道:“那個、陸言,能不能叫你的蠱蟲,別吞了我的小刀螂?”

  啊?

  我回過頭來,這才瞧見小紅那家伙將那小螳螂包裹住了之后,居然將它將自己的身體里面塞了進去。

  這是要吃掉它么?

  我嚇得慌忙阻止,而即便在我義正言辭地教訓下,那小東西也是不肯罷休,如此勸了許久,它方才放開身體,而洪羅巴的小螳螂這才倉惶而走,回到了他的手掌上來。

  小紅“氣呼呼”地回到了我的身體里來,而洪羅巴則上前拱手,說陸言,你的身手有些生疏,但蠱蟲卻著實練得不錯,這是什么蠱?

  我詫異了一下,下意識地望了蟲蟲一眼,她笑了笑,沒說話。

  我想了一下,這才回答道:“它叫小紅。”

  洪羅巴:“……”

  兩人交手完畢,而盡管自家敗了,但是他們卻并沒有不高興,而是在那老祖婆婆的帶領下,載歌載舞起來,一番歌唱之后,我們被帶到了鼓樓那兒,老祖婆婆和排山蠱苗一族有頭有臉的人都陪著,跟我們聊天說話喝油茶,氣氛十分融洽。

  如此整整熱鬧到了晚上,吃過晚飯之后,他們又留我們過夜,十分熱情,我們也推辭不了。

  等到月上中天,大家都累了,漸漸散去,這才恢復了一些寧靜,我鼓足了勇氣,找到蟲蟲,對她說道:“我們出去走一走,好么?”

  她愣了一下,點頭說好,走吧。

  兩人出了鼓樓,漫步在那田埂之上,此時的月光如水,照耀在了水田上面,使得周遭朦朧,如夢如幻。

  走了好一會兒,我停下了腳步,對她說道:“蟲蟲,我可能不能陪著你繼續走北上之路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