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天價活水螺

  離開四排山,我不再如同之前一般,徒步行走,而是找到了最近的鄉鎮,乘班車抵達了耿馬縣,再轉車臨滄市,前往春城。

  然后,買了一張北上的火車票。

  我不知道自己該往哪兒去,想了想,也只有去江陰市的句容吧。

  聽說茅山就在那兒。

  上車之前,我買了一個二手手機,找回了號碼,然后給家里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是我母親接的,聽到了我的聲音,她焦急得要命,問我現在在哪里,我說我在滇南春城,母親告訴了我一個消息,說我那堂哥陸左,他家被查封了,聽說當時來了好多人,整個草廬都給掀了一個遍。

  我問母親,說到底是一個什么說法呢?

  母親說不知道,有人說是貪污受賄,有人說他草菅人命,還有的人說他是美國特務,總之說什么的都有,現在謠言紛紛,說什么的都有,后來陸左父母也被人給接走了。

  我心情沉重,而母親則問我,說有沒有跟陸左有什么牽扯?

  我想起余領導告訴我的話,下意識地否認,說沒有,就是找他治過病,結果給介紹道了滇南這邊來,治了幾個月,剛剛有了好轉。

  母親說這就好,那陸左之前發達的時候,也沒有照顧過咱們家,現在落魄了,咱們也有心無力;別跟他扯上關系啊,我聽大敦子附近的人說,總有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他家附近轉悠,指不定是想做什么呢,你可千萬要小心了。

  真的是病來如山倒、墻倒眾人推啊……

  我無法指責母親的“勢利”,因為在她的眼中,兒子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陸左終究不過是一個遠房親戚而已。

  母親問我現在在干嘛,要不要回家來,我告訴她,說不用了,我這邊跟以前的公司談過了,他們歡迎我回去繼續工作,所以現在直接就回南方省去了,等過年的時候,我再回家來。

  我以前在南方省江城一外資公司里面做管理,工作挺不錯的,薪水福利也挺好,所以母親聽到這個消息,特別的高興。

  簡單聊過之后,我上了火車,開始了漫長的旅程。

  春城至武昌,然后轉車至金陵,如此一番折騰,在金陵站下火車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我沒有立刻驅車趕往句容,而是就在附近找了一個小旅館住了下來。

  第二日清晨,我到附近的小賣鋪買了一張五塊錢的江陰省地圖,然后跟店老板套了一下話,這才找了一家旅行社,乘坐專門的旅游大巴,前往句容茅山。

  從金陵出發,大概坐了兩小時的車,就到達了句容茅山。

  下了車,我跟隨著當地的旅游團一起上了山,先是在積金峰南腰處的元符萬寧宮參觀了一番,然后又去了華陽洞、喜客泉甚至新四軍紀念館走馬觀花的看了一眼。

  在元符萬寧宮的時候,我瞧見這些懶懶散散的道士,還有門口擺著一大長串算命攤子。

  然而當我問起茅山宗蕭克明的時候,他們卻沒有一個人知道。

  那些算命先生還拉著我,告訴我,他們是正宗絕學,茅山正朔,上知天文地理,下知地理風水,前生后世,一掐即來,問我到底想問什么,那個叫做啥蕭克明的算命先生會的,他們都會,而且花樣絕對多得多。

  我想了想,問他,說那你會打人不?

  戴黑墨鏡的那算命先生不知道我為什么這么問,只有搖頭,說君子動口不動手,我們一張利嘴說穿今古,拳頭倒是不會動的。

  我揚起沙包大的拳頭,說我會打人。

  對方這才聽懂了我的意思,嚇得屁滾尿流,不敢再在我的面前唧唧歪歪。

  跟隨著旅行團走馬觀花地逛遍了大半個茅山風景區,我除了一肚子疑惑,什么也沒有瞧見,下午吃飯的時候,我問起團友,說都說茅山道士、茅山道士,咋這一路走過來,啥都沒有瞧見,偶爾瞧見幾個道士,也是弱雞一般,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團友是個腆著大肚子的機關干部,扶了扶眼鏡,問我說道:“你這問題問得好,不過我看他們表演武術的時候,虎虎生風,怎么可能是弱雞呢?”

  我很想告訴這位大肚子干部,說要是我認真起來,一個拳頭,直接將那一幫花拳繡腿的家伙給全被擂翻,這個都沒有問題。

  不過我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的底細暴露出來,只有告訴他,說感覺像是。

  大肚子干部笑了笑,說其實你想,如果你是真正有本事的高人,假如的話啊,你是愿意每天拋頭露面,出來賣藝賺錢,供游客參觀呢,還是躲在深山老林里修行,兩耳不問世事呢?

  我好說肯定是躲得清閑要好啊。

  大肚子干部笑了,說你都這么想了,高人想得肯定比你深遠了;我跟你說,茅山呢,也就是香港電影里面講得多,真正厲害的,還是龍虎山的天師道,我有一個同事,上次去那邊旅游的時候,就買了一個符,雖說是花了大價錢,但挺靈的,避難呈祥,日后我也去求一個。

  跟大肚子干部交流過了之后,我終于不再糾結,想著事情肯定不會這么快就弄好的,我得有些耐心。

  我參加的是茅山兩日游的旅行團,夜里就在山腳下的賓館住下,兩人一間,那大肚子干部跟我投緣,兩人便住在一間,晚上自由活動的時候,他說晚飯味道寡淡,問我要不要去吃點夜宵。

  我也正有此意,畢竟是修行者,飯量到底還是比常人的大,晚飯的時候我放不開,肚子里也是餓得直骨碌。

  兩人一拍即合,大肚子干部又叫了兩個團友,總共四人,約定好AA制,然后出了賓館,在附近逛了一下,這才發現地方挺偏僻的,逛了大半天,這才瞧見一個大排檔在營業。

  大家走得也累了,便進了店子里,發現這大排擋冷冷清清,生意并不算好。

  瞧見這模樣,有個團友就疑惑了,說要不然咱買桶方便面,回去泡著吃就行了吧?

  那過來招呼的店老板不樂意了,極力推薦道:“各位,別啊,你們別看小店不大,但是拿手菜多啊,這煮干絲、鴨血粉絲、如意回鹵干、什錦豆腐澇、狀元豆、鹽水鴨、旺雞蛋、臭豆腐、活珠子,咱樣樣拿手,而到了咱們這里,那活水螺你就不得不嘗,高湯調制,秘制配方,水螺是茅山水澗里弄來的,沾著仙氣呢,個大味美,吃起來滿口濃香啊……”

  他這般說著,大家的肚子立刻就咕嚕嚕響了起來,大肚子干部本就是個吃貨,立刻一屁股坐了下來,說別走了,就這兒吧。

  四人坐下,店老板遞上來拿臟兮兮的菜單,四人傳閱了一下,感覺價格雖然有些偏高,但畢竟是旅游區嘛,獨門生意,也就算了,各自挑了自己喜歡的兩樣點了,然后又要了一打啤酒。

  這菜很快就上來了,我們都有些餓了,趕忙下筷。

  結果這一吃,感覺味道其實很一般,并不像老板說的那般地道,那大肚子干部立刻就有些不悅了,說老板,你這什么活水螺啊,吃起來一股子腥味,不會是死的吧?

  他這話老板就有些不愛聽了,說你這話說的,咱這是炒田螺,又不是魚生刺身,有活著吃的么?

  大肚子干部說你怎么說話兒的,我將你這活水螺是不是炒之前就已經死了?

  老板將一碟花生米啪的一聲,拍在桌面上,說沒有的事。

  他這一下挺重的,露出了一臉蠻橫之相,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大肚子干部憋了一肚子火,卻給嚇住了,旁邊的兩人又出言勸他,說出門在外,何必與人斗氣,行了,趕緊吃吧。

  他這才作罷,不過臉上就有些不開心了,接下來上的幾盤菜,都挑出了理來。

  這桌面上的氣氛不對,不過我倒也沒有太在意,畢竟心思都沒有放在這里,端起飯碗,只管吃飯,就著點小咸菜,一個人就吃了六碗飯,就跟剛放出來的饑荒賊一般。

  大家心里面不舒服,也就沒有待多久,酒都才喝了三瓶不到,等我把第六碗飯吃完的時候,問我吃飽了沒。

  我說吃好了,大肚子干部就讓人過來結賬。

  這時店老板走了過來,拿著賬單,對了一下桌面上的殘羹冷炙,大約地掃了一眼,然后笑容滿面地說道:“承蒙惠顧,總共三千六百五十二元,我去一個零頭,就算三千六百五吧。”

  什么?

  他一句話把我們都給嚇住了,大肚子干部一把將賬單搶過來,緊接著整個人就炸了,說一盤炒活水螺,你給我算兩千四,這怎么算的?

  老板氣定神閑地指著菜單最下角的小字說道:“所有水產,一律按個算,我們的活水螺,38元一個。”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本故事純屬虛構,茅山附近沒有這種大排檔啊,大家千萬不要對號入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