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章 石洞子做夢

  我的雙手捂住了脖子,下意識地想要叫出聲來,結果最終只有嘶嘶的聲音,而一股恐怖的乏力感則蔓延到了我的全身來。

  我想要奮力掙扎,結果那手銬腳鐐限制了我的一切。

  我癱倒在座椅上,感覺整個人快要死了去。

  而包鳳鳳突然的出現,也打亂了梅蠹的計劃,他略微有些驚慌地站了起來,左右瞧了一眼,拍了一下那墻壁上的一塊方磚,立刻有一道幕墻升起,將我給遮掩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包鳳鳳則在門外使勁兒地敲,大聲喊道:“陸言,你在這兒么,快點出來,快出來!”

  那幕墻只是一個幻象,并不能格擋什么,所以我能夠瞧見對面的情形,也聽得到包鳳鳳的聲音。

  不過顯然對面卻瞧不見我這兒的情形。

  梅蠹瞧了我這邊一眼,變得篤定了些,見桌面上的東西稍微收拾一番,然后站起身來,將那鐵門的鎖給打開。

  鐵門剛剛一打開,一身白色道姑袍的包鳳鳳就擠了進來,往里面望了一眼,然后說道:“梅、梅……唉,你叫梅什么來著?”

  原本我以為是面癱的梅蠹此刻的表情突然變得生動了起來,溫和地說道:“包子師姑啊,我叫梅蠹,梅西峰梅家的子弟,現在在茅山刑堂里面任主事一職,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啊?”

  這家伙一臉慈祥,快趕上我以前讀小學時的校長了。

  咦,干嘛提校長?

  包鳳鳳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說你一個人在這里干嘛呢?

  梅蠹微笑,說一會兒馬上要審一個窮兇惡極的大惡人,我這里得事先準備一下,做些功課,免得一會兒出現差錯。

  包鳳鳳點了點頭,說哦,這樣啊,對了,我昨天邀請了一個客人來茅山,今天早上卻不見了,我找了好久,有人跟我說是被帶到刑堂這邊來了,我就過來看看——你有沒有見到他啊,他叫陸言,有這么高吧,長個娃娃臉,模樣不錯,就是看著挺慫的……”

  我勒個去?

  我在這小女孩兒的眼里,難道真的有那么不堪么?

  挺慫的,這是什么意思?

  我這邊喉嚨火辣辣的,身子幾乎都快要失去知覺,有口難說,就指望著包鳳鳳能夠看穿對方的這偽裝,沒想到她似乎一點兒也沒有發現,跟梅蠹聊了起來。

  那梅蠹是個老狐貍,至少要比我厲害許多,他先是一愣,然后說道:“包子師姑,難道沒有人告訴你他走了么?”

  走了?

  包鳳鳳一臉驚訝,說沒有啊,他怎么會走了呢?

  梅蠹說道:“昨夜的時候,刑堂收到看守山門的王哲傳報,說包子師姑您帶了一個沒有經過掌門手令和長老會批準的人進了茅山,讓我們刑堂去調查一下那人的身份,于是刑堂就派了兩名弟子過去,與其見面;那陸言挺配合的,過來接受了調查,在得知此事違反了茅山的有關規定,并且經過我們的批評教育之后,主動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并且提出先行離開茅山,回頭等到掌教真人出關之后,再通知他,對了……”

  他從卷宗里面拿出了一個小紙條來,遞到了包鳳鳳的手里,說這是他留給你的紙條,你看一下。

  是么?

  包鳳鳳接過紙條來,念道:“鳳鳳,在經過刑堂有關領導的教育之后,我深刻地認識到了擅入茅山的錯誤,覺得未經允許,在此停留實在不妥,決定先行離開,等蕭克明出來之后,通知到我,我再依規而入,再見。”

  念完,她頓時就急了,說哎呀,他這人怎么這樣啊,說好的一百顆巧克力,居然就賴賬了,哼!

  梅蠹則苦口婆心地勸解,說包子師姑,你也是知道的,自從上一次楊賊作亂茅山之后,長老會對于茅山門禁之事,特別的重視,如果胡亂違規的話,麻煩很大的,你還小,怪不到你頭上來,但是因為此事,給傳功長老惹上麻煩,我想你也不愿吧?

  包鳳鳳不樂意了,說我做的事,憑什么扯到我姑姑頭上來啊?

  梅蠹說咱們這么想,但別人未必能夠理解啊,鄧長老得道升仙,留下你這么一個小徒弟,而蕭長老此刻是你的監護人,你犯了錯誤,長老會的人可不就是拿捏她么?

  包鳳鳳說怕什么,我姑姑是傳功長老,地位尊崇,蕭克明又是掌教真人,誰敢在背后嚼舌根子?

  梅蠹嘆了一口氣,說話是這么說,但是你想過沒有,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長老會掣肘的力量才越發的強大,連掌教真人行事都小心翼翼的,很怕被人抓到痛腳,何況是傳功長老呢?

  包鳳鳳鼓起腮幫子,氣呼呼地說道:“唉,氣死了、氣死了,一點兒也不好玩。”

  梅蠹故作親近地說道:“包子師姑,這話兒也就是我對你講而已,尋常的人,哪里會跟你講這么多曲折?我也只是希望你能夠懂事一點,畢竟蕭長老一個女人家家的,實在是太不容易了,你說對不?”

  他說得親切,包鳳鳳也點頭,說老梅啊,你不錯,挺好的,比梅浪那老瘋子強。我知道了,回家了,好餓啊……

  她說走就走,轉身離開。

  梅蠹望著那鐵門,不由得悠悠說道:“說起蕭應顏啊,這個美人,若是有朝一日落入我的手里,嘿嘿嘿……”

  他似乎在幻想著什么,而過了一會兒,有一個滿臉青春痘的年輕道士走了過來,低頭說道:“師父,那小姑奶奶出谷了。”

  梅蠹此刻的臉冰寒如水,完全沒有剛才與包鳳鳳說話的和顏悅色。

  他冷冷地說道:“怎么會讓她就這樣毫無阻礙地闖進來了呢,你們這幫人,難道都是吃屎長大的?”

  那年輕道士給嚇得直哆嗦,低頭說道:“那小姑奶奶一進來,就直接往里面闖,她輩分高,身手又好,弟子們實在是攔不住啊……”

  梅蠹將包鳳鳳騙得團團轉,心中頗為得意,此刻也只是借機發作一下,稍微敲打一番之后,吩咐道:“她心思單純,但未必沒有疑心,所以這家伙不能放在悔心殿了。你給安排一個關禁閉的地洞子,把他給塞進去,務必要瞞過這段時間,知道不?”

  那年輕道士點頭,說好,不過他現在……

  梅蠹揮了揮手,說你不用擔心,這小子吃了馮長老配的神仙水,那玩意神仙吃了都得倒,他凡人一個,實在是翻不出什么風浪來。

  他說罷,手一揮,一直纏在我身邊的那兩個陰靈化作一道光,飛入了他的衣袖里去。

  梅蠹離開了,而那年輕弟子則拍了一下墻面,那幕墻落下,他走到了我的跟前來,瞧見我一臉痛苦的表情,不由得嘆了一聲,說唉,你誰人不好惹,偏偏惹上了我師父毒手閻羅梅蠹,他可是咱刑堂最刁鉆歹毒的刑訊主事,也怪不得誰,這就是命,你認了吧。

  他念念叨叨,將我的眼睛給蒙住,緊接著一只手就將我給拎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

  這人走路,大步流星,我被他扛在肩上,搖搖晃晃,不知道過了多久,給解去手銬腳鐐,塞進了一個狹窄的空間里來,這個時候我已經是渾身僵直,幾乎不能動彈了,想要伸手去將蒙在雙眼之上的黑布,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不斷地喘氣,努力讓自己集中起精神來。

  過了好久,我終于艱難地拉下了眼前的黑布,卻發現四周一片漆黑,我往周圍摸索了一番,發現這兒居然是一個堅硬無比兒的石洞子。

  這石洞子很矮,只能蜷縮在里面,根本就站不起來,我往前爬了幾米,發現門口這里,有嬰兒臂粗的鐵柵欄,又密又粗。

  我竟然被關在了這么一個地方。

  往回爬的時候,我不小心摸到了幾根骨頭,順著往周圍的地方摸,結果卻是摸出了一個骷髏頭來。

  那一刻,我的心都涼了。

  我不是害怕這骷髏頭,而是想到這里居然死過人,那么我會是下一個么?

  縮在洞子的最底部,我的腦子一片混亂,感覺自己好像立刻就要死了一般,過了一會兒,就在我即將陷入絕望的時候,身體里的某一處地方,突然傳來一股熱流。

  我能夠感受得到聚血蠱的意識在與我連接,讓我不要恐懼。

  我能夠感受得到它釋放出來的暖意,心中突然安靜了下來——那神仙水雖說劇毒無比,但是我不是還有聚血蠱么?

  之前的它之所以沒有現身,想來是害怕被那梅蠹發現,所以才會隱而不發。

  此刻,確認了無人關注之后,它終于開始施展全力來了。

  因為我與它,生死與共。

  我開始感覺到了一陣暖洋洋的力量漫步全身,這種暖流跟神仙水那種強烈的腐蝕性氣息有著截然不同的性質,雙方在我的體內廝殺,你來我往,這使得我有些扛不住,冷汗直冒,整個人不斷地發暈,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輕松了一些,聚血蠱似乎占了上風,心中繃緊的那根弦這才松了一些。

  我終于忍受不住,蜷縮在那石洞子里,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而在這個時候,我做了一個夢。

  一個關乎于我未來的夢。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這是陸言至關重要的一個夢,覺醒,就在今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