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二章 三堂會審中

  雒師兄?

  我下意識地又退了一步,甚至有一種扭頭就跑的沖動。

  此刻的我已經相信,包鳳鳳絕對是蕭克明的師姑,那么她的輩分絕對很高,她喊師兄的這幫人,也必然是掌管茅山的長老級人物,在這樣的人面前,我一個私入茅山、又掙脫逃獄的家伙,實在是沒有什么底氣。

  就在我彷徨驚慌之時,黑暗中的兩人緩步走到了跟前來,兩人彼此施禮,而包鳳鳳則跟我介紹,說這是茅山的刑堂長老劉學道師兄,這是執禮長老雒洋師兄。

  說完,她指著我,說道:“這是陸左的堂弟,也是他剛收的徒弟陸言。”

  陸左的堂弟?

  那兩個老人本來并沒有多留意我,然而這話兒一說出口,都朝著我望了過來,我想著不能墜了我堂哥的面子,當下也是拱手,不卑不亢地朝兩位見禮。

  不知道是不是陸左的面子大,這兩位老人居然也朝著我微微回禮。

  當然,面子歸面子,我畢竟修為太低,見過禮后,那劉學道便望向了執禮長老雒洋,說雒長老怎么有時間來我刑堂?

  雒洋撫著長須,說我先前接到包子的紙條,說她想讓我幫著他藏一人,心里覺得不安,怕他闖禍,就過來瞧一眼,沒想到這小東西到底還是蠻干了——你這孩子,有什么事情,直接跟大人說了便是,何必在這里偷偷摸摸,落了下乘?

  包鳳鳳抱屈道:“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茅山這么大,等你們問的事情真正落實下來了,人都已經死了八回,我哪里等得及呢?”

  劉學道全程黑臉,說包子,你這么說,是對我刑堂意見很大咯?

  他的話剛剛說完,旁邊跑來一個中年的黑袍道士,沖著他行了一禮,而劉學道在說道:“乾坤,你把這小子的檔案念一下吧,我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關于我的檔案,總共有兩份,那個中年黑袍道士先念了一份擅闖茅山的案宗,緊接著又將我與韓伊大哥之間的沖突和投訴提了出來講。

  那梅蠹是刑堂的老人了,做的卷宗天衣無縫,聽完之后,兩個老者的臉色都有些變了,連站在我們這邊的雒洋都有些吹胡子瞪眼,說陸左這人不錯,但是家里的親戚,當真有些不像話了……

  我瞧見他們都有些相信那卷宗,不由得急了,站出了一步,說道:“各位可否能夠聽我一言?”

  劉學道低垂著眉頭,說這卷宗你都簽名了,可見你是認罪了的,還有什么話要說?

  我頓時就覺得一股怒火,從心底里直往頭上冒,怒聲說道:“我不認罪!”

  哦?

  劉學道似笑非笑,卻懶得跟我多言,而他旁邊的那中年道士則問我道:“這位小兄弟,證據確鑿,你也簽字畫押了,還有什么可以說的?”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事情是這兩件事情,但絕對不是那卷宗上的一般,梅蠹完全就是在顛倒黑白,上面的供述也并不是我的,至于你們說的簽字畫押,也根本不是我的——他曾經用茅山養鬼術脅迫我,甚至灌了我神仙水,而即便如此,我也沒有被他的刑訊逼供所逼迫成功。就因為這事兒,我和鳳鳳,方才會被他滅口……”

  滅口?

  本來不打算說話的劉學道眉頭陡然一揚了起來,沉聲說道:“年輕人,看在陸左的面子上,我不為難于你,但是你也別信口胡言,在我茅山刑堂之下,怎么可能會有滅口之事?”

  你不信?

  此刻我也沒有半點兒隱瞞,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地講述了出來。

  我先前在南方工作,算是半個管理人員,這承上啟下的職位,最需要的就是語言描述能力,畢竟稍有差錯,就會出大問題,所以這每天的早會晚會地開下來,我別的沒有學會,語言的組織能力倒是提高許多,此刻將事情的整個過程講述出來,倒是也能夠基本還原,沒有太多的疏漏。

  刑堂長老劉學道和他的大弟子馮乾坤,幾乎是黑著臉聽完了我的講述。

  待我講完之后,現場幾乎是冷場了好幾分鐘。

  過了一會兒,那馮乾坤沉聲說道:“小兄弟,飯可以多吃,話可不能亂講,你知不知道,剛才你的那些話,若是真的還好,一切皆休,若是假的,即便你是陸左的徒弟,茅山也不會放過你的。”

  我心底無私,神態自然硬朗,對著他坦然說道:“我為我說的一切負責,如有虛言,天打雷劈。”

  馮乾坤還待多言,那劉學道舉起了手來,平靜地說道:“別廢話,去傳梅蠹和林若明過來。”

  馮乾坤轉身離去,而旁邊的執禮長老雒洋則在旁邊打圓場,說咱也別堵在山谷門口了,劉師兄,你這里可有茶湯,我老雒也是多年未曾來過你這兒,也不招待一杯茶?

  他這般說著,我們方才回到了附近的一處里來。

  剛剛落座,茶都沒有上,馮乾坤就趕來了,他拱手說道:“師父,林若明帶來了,不過梅主事今天請假,許是回家去了……”

  包鳳鳳吃驚地大聲喊道:“怎么可能,我們剛剛還在那地穴里碰到他!”

  劉學道的臉色越發難看了,瞪了馮乾坤一眼,說道:“那就是梅華殿那邊去找一下,找不到人,你就別回來了。”

  馮乾坤點頭離去,他剛剛走,前幾日押我來到刑堂這里的林若明就過來了。

  他一拱手,挨個兒地拜見,劉學道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說別喊了,你把當日的情形一一說來。

  那家伙是個聰明人,瞧見堂上這狀況,知道梅蠹應該是東窗事發了,也不慌張,將當日押送我的情形給一一講來,還重點說了兩點,第一就是我當日十分配合,并沒有與他們這些辦案人員起沖突,這算是給我賣了一個面子,其次則不動聲色地講述了一下梅蠹的違規狀況,也就是把我給關押進悔心殿的情況給加強了說明。

  劉學道臉色發黑,說梅蠹為什么要將陸言安排到關押重刑犯的悔心殿去,這個你可知道?

  林若明拱手,說梅主事說陸言身上還有一件案子,兩案并作一案,為了防止他太過于倔強,就讓他先吃點兒苦頭,殺殺威風,弟子曾經反駁過,無奈官大一級壓死人,只有照辦了。

  我在旁邊苦笑,說其實悔心殿倒也不錯,雖說有陰風洗滌,但至少也有吃有喝,那地洞子就有些慘,反正幾日,是滴水未見,差點兒就餓死了。

  我這話兒,是火上添油,明擺著打臉。

  那劉學道雖然理虧,但也不肯認,平靜地看了我一眼,說:“你剛才說梅蠹喂你神仙水,按理說你現在已經是動彈不得了,為何還能夠活蹦亂跳?”

  我沒有說話了,因為害怕透露出聚血蠱的秘密,好在旁邊的包鳳鳳也不是善茬,出言說道:“哎呀,劉師兄,你也不看看他是誰的徒弟,陸左唉,苗疆蠱王,他的徒弟能夠被神仙水給毒到,這可不就是個笑話了么?”

  那些人似乎對我堂哥的手段深有體會,聽到她的解釋,倒也沒有多想,都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林若明講述過了之后,現場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如此又過了幾分鐘,劉學道率先站了起來,不耐煩地說道:“怎么去了這么久還沒有回來,他難道沒有穿紙甲馬?”

  雒洋一臉平和,笑著說師兄莫急,事情既然已經如此,就不會有什么變故,將人都給找齊了,也就明了了。

  劉學道沉默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語,說要不要找韓伊來問一下?

  雒洋有些遲疑,說這個韓伊,是符鈞最得意的弟子之一,若是要動他的人,是不是需要跟符鈞講一下呢?

  我心中有些驚訝,那符鈞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這般大的權勢?

  就連這牛波伊哄哄的刑堂長老,對他門下的弟子都有些投鼠忌器啊?

  這般說著,突然間有一個黑袍道士闖入了堂前,對劉學道拱手說道:“師尊,馮師兄去了山門,來不及稟報,特命我前來,告訴大家,那梅蠹主事剛才已經快馬加鞭地離開梅華殿,除了山門去……”

  劉學道拍案而起,怒聲說道:“什么,人給跑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這一下,可就算是清白了,哈哈哈……真的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