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三章 蕭克明死了

  梅蠹見到事情敗露,馬不停蹄地逃離茅山,此事已然是一目了然,無需再多解釋。
  
  劉學道的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仿佛隨時都要找人發泄一般。

  執禮長老雒洋是人老成精的人物,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起身告辭,說劉師兄,你這邊還有事,我就不多留了,陸言這孩子,雖說沒有經過掌教真人和長老會的批準,被包子這孩兒擅自帶入山中來,但是你知道的,他是陸左的堂弟,而陸左對我茅山也有些恩情,我這里求個情,便讓我先領回去吧,若是有什么問題,你直接來未明峰找我便是了。

  事情既然已經至此,劉學道最關鍵的就是整頓內部,卻也沒有再多為難于我,而是走到了我的面前來,一字一句地說道:“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你放心。”

  我這個時候也知道不能抓住對方的痛腳不放,于是微微點頭,說此事既然由劉長老來清查,陸言便放心了。

  執禮長老雒洋帶著我和包子離開了刑堂深谷,路上的時候,朝著我微微笑,說陸左與我,算是忘年之交,所以你也別拘謹;另外此事,你也別過多的責怪老劉,他最近在閉關修行,大部分事務都已經開始交給馮乾坤來做,而刑堂門下事務極多,派系又林立,稍微有些懈怠,也屬正常。

  我不管這里有多少冤假錯案,只要我沒有,自然也不會跟這幫大佬計較,也是笑著說好,我哪里敢心懷不滿,自由了便是。

  出了后山,雒洋長老征詢了一下我們的意見。

  包鳳鳳目前寄居于后山草廬,跟著傳功長老蕭應顏一同修行,那兒并無多余房間,而且位于后山,關乎到茅山的許多隱秘之事,我去那兒,并不算方便,所以在得到包鳳鳳和我的同意之后,將我給帶回了他的住處。

  執禮長老住在山谷旁未明峰上的一處殿宇之中,與包鳳鳳分手之后,他遞了一對紙甲馬給我,讓我綁在腳上。

  我按著他的說明將其穿上,口掐法訣,頓時雙腿生風,有抑制不住向前飛奔的沖動。

  執禮長老牽著我的手,手心溫熱,輕輕一帶,我便感覺身邊的景色呼呼地朝著身后飛奔而逝,整個人就好像真的飛了起來,很遠處的山壁直接就往著腦袋上撞來。

  要不是執禮長老在旁邊帶著我領路,恐怕我直接就已經撞死在了這里面。

  紙甲馬。

  這玩意就是《水滸傳》里面神行太保戴宗的秘法,沒想到真正用起來,就跟坐進了法拉利跑車里面一樣,強大的速度讓人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颼……

  如此風馳電掣,不知不覺,出山上峰,都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停下來的時候,我還感覺到身邊的景色一直在變換,雙腿有些軟,止不住地搖晃著。

  執禮長老將我給扶住,微笑著說道:“陸言,你還挺得住吧?”

  我笑了笑,說還行,就是腿發軟。

  執禮長老撫摸了一下白色長須,對著我笑,說你腿軟是正常的,一開始使用這種法術道器,終究會有些不適應,你多用一些,就會好了。

  我笑了笑,感覺自己的笑容跟哭一般。

  這時有一道童走了上來,朝執禮長老行禮,他瞧了一下頭頂的星月,然后回過頭來,對我說道:“明日早課,需我主持,我便不與你多聊了,你且跟我的道童去住處歇下,放心,我這兒安全,不會有什么閑雜人等過來打擾你的。”

  我朝著他躬身,真誠地說道:“多謝雒長老的援手之情,陸言沒齒難忘。”

  他哈哈大笑一聲,然后足尖輕點,人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旁邊的道童早有準備,上前過來,與我拱手,然后說道:“貴客這邊請。”

  我隨著到道童一起,來到了附近的一個小院子里來。

  這小院雖然不大,卻十分精致,充滿了木器的美感,一半的樓閣懸空而立,可看山景,著實要比許多風景區的星級賓館要強上許多。

  那道童帶我到了房間,又跟我講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東西,完畢之后,沖著我一拱手,說夜已深,貴客且先休息,小子楊云上,明日有任何需要,你都可以找我。

  我與道童拱手告別,回到房間里來,推開窗戶,能夠瞧見峰下景色,因為正對山谷,所以能瞧見燈火璀璨。

  山風吹來,徐徐而入,這般的風景自然是極美的,直到此時,我方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終于感覺到身上所有的束縛和憋屈都一掃而空了,美美地伸了一個懶腰,不覺就有些疲憊。

  人一旦放下了心防,整個人就很容易疲倦,我沒有多想,先睡了一大覺。

  一夜無夢,次日醒來的時候,我精神抖擻,出了院子,發現四下一片清凈,也不敢胡亂逛去,便取出了金劍,在那小院子里揮舞。

  長劍縱橫,我越舞越快,很快就代入了那夢境戰將的角色之后,一套耶朗古戰法酣暢淋漓地使將了出來,那熱氣在我的腦門頂上騰騰冒出,化作了一團白霧,而我手中的金劍也由先前那一副破敗之樣,化作了金光升騰,在照樣下灼灼生光。

  好、好、好……

  一套長劍舞畢,旁邊傳來了叫好聲,我扭頭過去,卻見一個眉清目秀、身子高挺的短發女孩使勁兒拍手,朝我叫好。

  這女孩兒年紀約二十左右,牛仔褲白襯衫,一身清爽打扮,瞧模樣有點兒像是個在校大學生,并非這茅山之上的人士,我摸不清楚對方來路,于是拱手說道:“區區小技,讓姑娘見笑了,不知道尊姓大名?”

  那女孩兒揮了揮手,說看你打扮也應該是外面來的,說話怎么怪里怪氣的,我叫郭芙玲,你可以叫我小郭。

  我遲疑了一下,說小郭?

  她十分愛笑,露出一口白牙,說不行的話你叫我小玲子也可以,我呢,怎么講,這兒的執禮長老雒洋,是我母親的叔爺爺,我就是過來玩兒的,你呢?

  我點了點頭,說你好,我叫做陸言,昨天蒙雒長老搭救,就暫居此處了。

  小郭姑娘是個自來熟的脾氣,跟我搭上話,便湊到跟前來,沖著我嘻嘻笑,說你好厲害啊,剛才瞧見你施出這一套劍法來,好犀利啊,我感覺我娘家那幾個鼻孔朝天的舅舅,沒一個人能夠打得過你。你才多大啊,就這么厲害?

  我說我今年二十六。

  她說她今年二十一。

  我:“……”

  我想起了我和她不是在相親,沒必要交根交底,于是尷尬地笑了笑,說對不起啊,我昨天半夜過來的,不知道這小院子里面還有人,打擾你休息了。

  小郭姑娘說沒事,你挺厲害的,我也是開了眼界,對了,你吃早餐了么?

  我搖頭,說沒有呢。

  她對我說那你跟我走吧,我知道他們這兒的飯堂在哪里,你趕緊跟我走,去玩了,估計就沒有什么吃的了。

  我背著她收起了長劍,跟著走出了小院,迎面遇見了小道童楊云上,他朝我們拱手,問兩位起來了,是否需要用餐?

  我點頭,然后他又作了一禮,在前面帶路。

  一路上,小郭姑娘都特別熱情,不斷地詢問,一開始的時候我還未曾覺得,等到后來,我也有點兒煩了,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莫名地就突然懷念起了與之有著鮮明對比的蟲蟲來。

  啊……

  我與她分離沒幾天,沒想到就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還差一點兒死掉了,如此回想起來,恍如隔世。

  在未明峰的飯堂里吃過了些豆漿包子和稀飯,我與那小郭姑娘聊著天,而這個時候,包鳳鳳在小道童楊云上的帶領下找到了我來,一臉嚴肅地說道:“跟我走,我姑姑要見你。”

  你姑姑?

  那就是茅山的傳功長老蕭應顏咯?

  我的心猛然一跳,想起之前二春跟我提過的事情,知道理論上來說,在這茅山之上,這傳功長老的地位,可是僅次于掌教真人的大佬,不知道包鳳鳳的這姑姑,到底是何方人物。

  不知不覺,我就把她跟我在緬甸寨黎苗村的蚩麗花神婆給畫上了等號。

  也只有那鶴發童顏般的模樣,方才能夠配得上傳功長老一職吧?

  我這般想著,跟包子一路下了未明峰,然后來到了后山的草廬,走到了院子里,卻瞧見一道袍美女正在陪著陸左的父母說著話兒,瞧見我過來了,朝我微笑著點了點頭。

  她笑著說道:“你就是陸言吧,我是蕭應顏,很高興見到你。”

  什么?

  我當時的呼吸一下子就停止了,整個人都有些飄——這就是茅山的二號人物?

  這不應該是神仙姐姐么?

  我愣了半天沒說話,她笑了笑,走到我面前來,對我說道:“我聽包子說,你是過來找蕭克明的?”

  我慌忙點頭,說對,是的。

  她的臉色有些難看,嘆了一口氣,然后對我說道:“你可能白跑一趟了。”

  我愣了一下,說啊,為什么?

  蕭長老一字一句地說道:“他……唉,他死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