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六章 告別這山門

  似乎瞧見了我,兩人分開了一些,不過即便如此,他們臉上的表情都顯得有些不自然。

  我瞧得出來,這是剛剛吵過架了。

  不知道為什么,這兩人,一個是茅山的傳功長老,一個是茅山在朝堂之上最大的助力,原本并不搭嘎,然而這突然在野外瞧見,卻給我一種郎才女貌、十分登對的感覺。

  就好像這兩個人是一對兒,剛才不過是情侶之間拌嘴鬧別扭一般。

  瞧見他們朝著我望來的目光,我當時渾身就是一陣僵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黑手雙城瞧見我這般模樣,嘆了一口氣,對傳功長老說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好,你現在不理解,以后就會明白了,至于包子的事情,我們以后再談。”

  他說罷,朝著我這邊折轉過來。

  我本以為他會跟我打個招呼,或者盤問我一下啥的,沒想到他對我根本就不關心,直接就從我的身邊走過了,根本沒理我。

  他整個人,就像一塊寒冰。

  從我身邊過去的時候,我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整個心都止不住地往下沉。

  好恐怖的氣場啊,不愧是茅山大師兄,傳說中被叫做陳老魔的男人。

  一直等到黑手雙城離開了我的視野,我方才回過神來,走到了那傳功長老的跟前來,躬身行禮,她的情緒似乎不是很高,問我有什么事情。

  我告訴她,說我得罪了新任掌門的得意弟子韓伊,怕繼續留在這里會出事,所以準備先離開茅山,特地過來告別的。

  聽到我說的話,她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我瞧見蕭長老的神情之中流露出了極度的失落情緒,下意識地安慰了兩句,卻聽到她長嘆一聲,說符鈞此人別人不了解,我是最清楚不過的——他為人低調,心思深沉,看似憨厚樸實,其實內中城府比茅山許多人都深,這茅山上下,能夠比得過他的,也就只有當年的楊知修了。

  我說未必吧,他既然能夠得到這么多人的支持,必然有著過人之處,蕭長老你有何出此言呢?

  蕭長老冷哼一聲,說當初亂了茅山的楊知修,還不是獲得了眾人的好評?結果呢,勾結邪靈教,差一點兒將茅山千年基業,毀于一旦。這些人啊,總是沒有什么記性,他們也就不想一想,當初陶掌門為何會執意將掌教真人一職傳給小明,而不是常年跟隨身邊的符鈞呢?

  我沒想到傳功長老居然對新任掌門有著這么大的不信任感,無法確認這人這是自家侄子被擼下來的怨氣,還是果真言之有物。

  我沒有說話,而蕭長老也意識到了不該在我這么一個外人的面前作這么多的抱怨,于是勉強笑了笑,說包子在草廬呢,我有事離開,你自己過去瞧她吧。

  說罷,她朝著黑手雙城離開的方向走去,而我則過了碑林,找到了草廬前來。

  到了草廬,我瞧見包子在院子里,跟一年輕女子在拍手掌。

  我不認識那女孩兒,所以有些猶豫,不知道是否該上前打招呼,倒是包子一眼就瞧見了我,跳下凳子來,朝著我迎了過來,遠遠地就高聲喊道:“陸言,陸言,你過來看我了啊?”

  我走上前去,那女子站了起來,我瞧見她眉清目秀,長得頗有些鄰家女孩的氣質,讓人覺得十分舒服,于是朝她點了點頭。

  包子給我們介紹,先說我,說這是陸左的堂弟陸言,也是他剛收的徒弟。

  回過頭來,又介紹女孩子,說這姐姐叫做陶庭倩,我們都叫她陶陶姐。

  我點了點頭,對她笑,說陶陶你好。

  那女孩子似乎有些認生,對我怯怯一笑,然后低頭說道:“你好。”

  說過這句話,她便閉口不言。

  包子瞧見氣氛有些僵,便用很夸張的語氣對我說道:“陸言,你知道么,陶陶姐可是前任茅山掌教陶晉鴻陶師兄的孫女哦,而且她也是蕭克明的未婚妻,厲害吧?”

  陶晉鴻的孫女,蕭克明的未婚妻?

  這輩分?

  我感覺腦袋有些暈,而包子這小家伙對于輩分之事,也是云里霧里。

  那叫做陶陶的女孩兒怕生,我一過來,她就顯得有些局促了,下意識地望著草廬里面望去,有一種要逃避的感覺,我看出來了,不好意思久留,便對包子說道:“鳳鳳,我馬上要走了,這是特地過來跟你告別的。”

  聽到我的話,包子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說你為什么要走啊,你不是過來找蕭克明的么,沒見到他,怎么就離開了呢?

  我不確定她是否知道其中的內情,便也不多說,直說我過來,是擔心陸左的父母,現在瞧見他們在這里安住,也就放心了,我跟韓伊那家伙有仇,現在他師父得了勢,我就得趕緊離開了。

  包子“哦”了一聲,想了想,說那我們之前的賭約怎么算?

  暈,她到現在還想著那一百顆巧克力呢?

  我有些無語,不過卻笑著說算是我輸了,回頭我若是再來茅山,一定給你帶過來,絕對是意大利的,你放心。

  包子聽到有巧克力吃,整個人就滿足了,也不再管我。

  我與她告別,又朝著旁邊局促不安的陶陶行了一禮,然后離開了草廬。

  我出入茅山之境,并非一人,而是有著未明峰的弟子相隨,因為之前托人跟執禮長老雒洋告別了,我就不再回未明峰,而是朝著山門那邊走去。

  快走到山門之前時,我聽到有人叫我,回過頭去,瞧見卻是刑堂的林若明。

  怎么是他?

  這會兒的氣氛不對,我對這個曾經把我從草廬里押到刑堂的家伙有些發憷,下意識地后退一步,說林師兄,我的事情,已經跟劉長老說了妥當,你若是有什么事,盡管找他便是了。

  林若明走上前來,笑了笑,說陸兄,之前的事情是小弟魯莽了,還請多多見諒。劉堂主說了,這茅山之內,你來去自由,我們都不得攔你,不要驚慌,而小弟這次過來呢,是另外有一件事情找你,請借一步說話。

  我盯著他,感覺到此人還是蠻真誠的,于是朝著未明峰陪伴我的那人拱了一下手。

  那人一路隨我而來,瞧見我跟傳功長老、包子、陶陶等人都有相交,這些可都是茅山宗的大人物,哪里敢為難與我,當下也是慌忙回禮,然后自個兒走得遠遠的去。

  那人離開了,我朝著林若明拱手,說請林師兄賜教。

  林若明回禮,說賜教倒不敢當,之前的時候,劉堂主說過要給你一個交代,不過此刻梅蠹逃離茅山,刑堂正在全力追捕之中,而另一個主事者刑堂暫時不好動,所以……

  我慌忙擺手,說請林師兄轉告劉長老,此事陸言心領了,萬萬不敢要什么交代。

  林若明說道:“劉堂主現在還在清池宮,他也是剛從雒長老那里得知你要離開的消息,這事兒你挺明智的,他特地令我過來,告訴你一件事情。”

  我拱手,說請講。

  林若明左右一看,然后壓低聲音說道:“刑堂有個內部消息,有人曾經在臧邊瞧見過陸左,你若是想要找他,可以去那里碰碰運氣。”

  我大為驚訝,說啊,真的么?

  林若明一臉嚴肅地說道:“此事是劉堂主親口所說,至于是真是假,這個我就沒辦法判定了,不過他這么大的人物,未必會在這事兒上騙你。再說了,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劉堂主曾經欠陸左一份情,這也算是還了。”

  我不敢質疑,點了點頭,他又交待,說此事入得我口,入得你耳,日后若是有人追問起來,我可不會承認。

  說罷,他朝我拱手一禮,然后轉身離開。

  望著飄身遠去的林若明,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事實上我自己也有些懵了。

  在茅山之上,經歷過了那么多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他們的面具之下,到底藏著怎么樣的心思。

  不過他倒是解決了我的當務之急,因為離開了茅山之后,我還真的不知道該往哪兒去。

  現如今想想,既然劉學道這般說,我就進藏吧?

  西藏啊,多少文藝青年所為之向往的圣地啊,以前整日營營碌碌的我,哪里會想到去那樣的地方呢?

  現如今,經受過了無數的痛苦和磨難,我也終于放開了一切來。

  茅山的山門管理挺嚴,在未明峰弟子的交流下,我被用一根黑布將眼睛蒙上,然后給牽引著離開,不知道走了多久,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貴客,已經出了茅山,我需要回去復命,再見了。

  他說罷,轉身離開,等我將布條揭開,才發現自己處在了荒郊野嶺,左右卻是空無一人。

  我出來了么?

  我左右打量了許久,方才恍然若失地嘆了一口氣。

  茅山啊茅山,此番我離開,可不知道有多久,方才會重返這里呢?

  我踏步離開,走了沒多久,突然間聽到身后有人喊道:“陸大哥、陸大哥,哎,你且等等,等我一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