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八章 半夜煞氣足

  蕭應武,蕭應武……

  坐在副駕駛室上面,我故作認真地望著前方的道路,其實余光處卻不時地打量著身邊這一個長相英武的中年帥哥,想著他會不會跟茅山的傳功長老蕭應顏有什么關系呢?

  畢竟兩人之間,就差一個字。

  不過繼而我又自嘲地笑了笑,許是我太敏感了,一邊是那茅山的傳功長老,一個不過是普通的驢友,兩者之間,就算是名字很像,那又怎么樣?

  咱國人來來去去也就兩三個字,這世間重名的人都有無數,又何況是差一個字的呢?

  是我太敏感了吧?

  與尋常的車輛不一樣,牧馬人的外形霸道強悍,坐在里面看外面的風景,別有一番滋味,那五哥是個沉默的性子,不太愛說話,除了見面時的交流之外,便專心地開著車,反倒是坐在后排的兩個女人唧唧喳喳地聊著,一路上就沒有歇過嘴。

  我本來不太想聽,結果到底還是被迫地接收到了信息,知道我們這入藏的一行人里,總共有五輛車、十八個人。

  自駕游的領隊楚天越,是旅游群的群主,那家伙是一家戶外用品連鎖的老板,退伍軍人出身,生意做得很大,不過最愛的一件事情就是自駕游和野外探險,經常組織各種戶外活動,是驢友界的大神級人物。

  而我們身邊的這位五哥也不簡單,是比群主還要牛波伊的家伙,據說國內的名山險峰,無論是珠穆朗瑪,還是喬戈里峰,又或者貢嘎雪山、布喀達坂峰、梅里雪山、團結峰、賀蘭山、神農頂,只要是叫得上名字的高峰,沒有他征服不過的,除此之外,他還去過其他國家的著名山峰,算是民間比較著名的幾個登山高手之一。

  能夠跟這樣傳奇的人物同一輛車,對于兩個小女人來說,無疑是一件興奮的事情。

  小郭姑娘我不好說,那個叫做周菲菲的白領OL,就已經開始不斷地舔嘴唇了。

  瞧她這模樣,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跟五哥有一腿兒了。

  五哥開車很穩,穩中又快,如此差不多一個小時,就到了金陵城區,我們在一個農家樂附近的停車場匯合,下了車,那里已經等待了十多人,迎了上來,紛紛跟五哥打招呼,十分的熱情。

  這時我也瞧見了小郭姑娘口中的群主,那是一個穩重的中年人,劍眉,一臉英氣,有些軍人風范,就是微微凸出的肚腩影響了他的氣質。

  眾人與五哥見過面之后,又與我們寒暄,小郭姑娘應該跟這幫人很熟,挨個兒地叫出了他們的網名,十分熱鬧。

  她在群里面,叫做郭芙蓉,是以前一個很有名的電視劇角色。

  就是《武林外傳》里面姚晨演的那個郭芙蓉。

  等介紹到我的時候,小郭姑娘很簡單地說了一句朋友,眾人便紛紛起哄了來,說哎呀,什么朋友啊,是男朋友吧?小陸啊,我們跟你說,小郭可是個好姑娘,你可要對她好一點兒哦?

  我瞧見這些人起哄的同時,好幾個年輕人的臉色黯淡下來,知道小郭姑娘在這團隊里面人氣頗旺,指不定有許多愛慕者呢。

  我雖然準備搭這一趟順風車前往西藏,但絕對不想惹上一堆麻煩,于是笑了笑,說沒有,我跟小郭姑娘剛剛認識不久,僅僅只是朋友而已,你們別瞎說。

  我這般極力撇清,而小郭姑娘也大大方方地表明自己是單身,那幾個年輕男子的眼神又鮮活了起來。

  農家樂里面早就備好了飯菜,就等我們了,總共分了兩桌,開車的一桌,而喝酒的又坐一桌,我被分配到了喝酒的那一桌,剛剛落座,剛才那幾個年輕人就圍了過來,拉著我拼酒。

  相比小郭姑娘,我是這個隊伍里面的新人,跟大家都不熟悉,倘若再拿捏姿態,恐怕就不好混了。

  想到這里,我倒也不拒絕,來者不拒,十分豪爽地滿足了所有人的勸酒。

  我這樣的表現,倒是贏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他們覺得我至少不娘們。

  能夠成為驢友的,一般都有著強健的體魄,酒量自然也挺厲害的,不過這些人就算是酒量再好,也不如擁有著聚血蠱的我強,如此喝了幾輪,那幾個年輕人的眼睛都紅了起來,眼神也開始發飄。

  喝點兒小酒,是熱鬧一下氣氛,倘若是喝醉了,就變成了麻煩,領隊發現了這情況,便過來說了一聲,那幾個年輕人趕忙收斂。

  我也是這個時候,才趁機多吃了幾碗飯,將酒意給壓了下去。

  吃過飯之后,領隊找了最后加入的我和小郭姑娘,講解了一下此行進藏的一些注意事項和細節,另外還了解了一下我的個人情況。

  我自然不能將自己的具體情況一一講出,就編撰了一個身份出來。

  不過我還是告訴了領隊,說我讀書的時候是體育生,所以身體倒也還算健壯,所以能幫上一些忙。

  之所以這么說,是希望能夠被高看一眼,免得被拒絕加入。

  最后,我們兩人各自繳納了行程所需要的公共費用,接過了錢,領隊告訴我們,說收的這錢他會記賬的,回來之后,多退少補,不會虧了大家的。

  小郭姑娘笑了,說誰不知道你楚老板的名頭,還跟我們說這些?

  一頓飯之后,我算是正式融入了這個驢友團,飯后大家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后出發,前往下一站,安徽合肥。

  我們此行,需要穿越大半個中國,然后從西川進入,走川藏南線,從錦官城出發,一路經過雅安、瀘定、康定、新都橋、理塘、巴塘、芒康、左貢、八宿、然烏、波密、林芝、八一、工布江達、墨竹工卡,最終抵達拉薩。

  這是一條漫長的路線,沿途風景絕美,席間談及的時候,眾人頗為神往,興奮莫名。

  我們是在夜間抵達的合肥,領隊在郊區定了一個汽車旅館,到了地頭,大家都頗為疲憊,檢查完了車輛之后,便兩人一房,回房睡覺。

  我以為我跟五哥一個車,會分在一起,結果并沒有,而是跟一個叫做小馬的年輕人分到了一起來。

  這個年輕人是之前對小郭姑娘有意思的幾個人之一,一開始對我挺不順眼的,不過在我撇開了與小郭姑娘的關系之后,又莫名熱情起來,洗過澡之后,就拉著我打聽起了小郭姑娘的情況來。

  事實上,我對這個小郭姑娘的具體情況,還真的不了解,除了知道她叫郭芙玲,是茅山執禮長老雒洋的后輩之外,再無所知。

  不過小馬倒是不依不饒,不斷地問我,說她喜歡什么啊,有啥愛好啥的。

  我把他弄得不勝其煩,草草敷衍了幾句,瞧見還是沒完沒了,便找了一個借口,出了房間,跑到院子里去躲個清靜。

  這汽車旅館是專門供驢友旅行的那種,條件一般,占地頗廣,而且還有專業的維修師傅,所以他們才會選擇這里,我在場院里逛了一圈,想著那小馬是不是已經睡了,準備回去,結果瞧見不遠處有兩個人,一男一女,朝著車子那兒悄悄走了過去。

  我認得這兩人,是驢友團里面的兩個團友,之前吃飯的時候簡單聊過,男的是個金領,女的是個私營業主,各自都有家庭的。

  他們這是干嘛呢?

  我下意識地躲了起來,剛剛隱身黑暗,旁邊就有一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嚇了一跳,回過頭來一看,瞧見卻是小郭姑娘。

  我問她干嘛呢,小郭姑娘一臉興奮地將食指放在唇邊,噓了一聲,然后用下巴指了指遠處的車子。

  只瞧見那車子一開始的時候還沒啥,過了一會兒,還是有規律的震動起來。

  呃……

  這就是傳說中的車震么?

  我真的有些無語了,想要離開,小郭姑娘卻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說害什么臊啊,你別裝啊,指不定有多高興呢。

  我苦笑,說還以為你們驢友群挺純潔的呢,沒想到頭天就出這事。

  小郭姑娘不樂意了,說瞧你這話說得,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力,你又不是太平洋警察,管那么寬干嘛?再說了,那是他們,你別用這么古怪的眼神看我好不?

  我聳了聳肩膀,說得了,你想看就看吧,我是沒啥興趣,走了。

  我轉身離開,小郭姑娘在我身后不滿地說了一句話:“哼,裝什么裝啊,虛偽!”

  我無語了,快步離開,而就在這個時候,從黑暗中走出了三四個人來,將我給圍住,因為黑乎乎的,我也瞧不清楚對方到底是什么模樣,只聽到有人問了我一句話:“你是陸言?”

  我下意識地答了一聲,沒想到對方抬手就朝著我甩來。

  我偏頭躲開,而就在這時,有人從懷里摸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朝著我的肚子捅了過來,而另外幾個人,也配合默契地過來擒我。

  怎么回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