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一章 真假九分女

  九分女夏夕。

  盡管對方染了頭發,而且還換了一身的打扮,與之前只有七八分相似,但是瞧見那標準的錐子臉和狐媚的眼睛,我卻是一眼就認了出來,這人就是在我身上種下了聚血蠱的九分女夏夕。

  江湖人稱毒西施。

  瞧見那女人的一瞬間,我的心頭頓時就是一股熱血沸騰,不由得想起了當初在緬北山村中瞧見小劉時的情形。

  當時的他,臉上全部都是黑黝黝的孔洞,身體瘦弱不已,風吹即倒。

  我算是幸運的,因為有一個名震江湖的堂哥,使得我能夠因禍得福,而其余的十七人呢,現在不知道還有幾人能夠活在這世間。

  我當初可是答應了要給小劉以及其余的難友報仇的,瞧見這女人,哪里能夠耐得住性子?

  酒吧人影晃動,眼看著她在舞池里一晃而過,我下意識地就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朝著那邊沖了過去。

  酒吧里面的環境十分混亂,到處都是群魔亂舞,妹子們瘋狂起來,將手往頭上舉起來,長發不斷搖晃,跟吃了搖頭丸一般,我匆匆趕過去的時候,已然瞧不見了夏夕的蹤影。

  難道是幻覺?

  我閉上眼睛想了一下,這時有人伸手過來,攬住了我的肩膀,我睜眼一看,卻是一個臉上抹著厚厚一層白灰的妖艷女子,咧著嚇人的紅唇,沖著我拋了一個媚眼,嚇得我趕忙一把將其推開,左右一望,瞧見不遠處有一個高臺,趕忙跑到了那邊,居高臨下地巡視了一周,發現再也沒有瞧見夏夕的蹤影。

  她是發現我了么?

  我心中猶豫著,而這時小郭姑娘也找了過來,問我,說你干嘛呢,找美女啊?

  我說沒有,剛才瞧見一個仇家,這一晃眼,人就不見了。

  小郭姑娘興奮地喊道:“仇家?是你跟她有仇呢,還是她跟你有仇?”

  我說這不都一樣么?

  她使勁兒搖頭,說哪里一樣了,我就問是你怕她呢,還是她怕你?

  我說以前我怕她,現在我不知道她怕不怕我,但是我絕對不會怕她,就想找到那個毒西施,找她給我那些死去的朋友報仇呢。

  小郭姑娘倒吸了一口氣,說還有這等血仇?我幫你找,你說說,她叫什么名字,長什么樣子?

  我想我一人也是無力,有人幫忙也挺好,于是便跟她說,人呢叫夏夕,不過我不確定是不是真名,江湖匪號毒西施,至于長相,錐子臉,長得跟網上那些妖精一樣的嫩模差不多,都是一個模樣。

  小郭姑娘一拍手,說好勒,你在這邊瞧著,我去那邊找一找。

  她轉身離去,而我則又跑到了門口來,朝著周圍的人群左右望去,試圖找到那女人的身影。

  結果我找了半天,還是沒有發現,就在這時,小郭姑娘一臉興奮地跑了過來,一把抓住我的手,就拉著往酒吧深處的包廂那兒跑去,我問她干嘛,她說跟我走,找到了。

  我一聽,渾身一陣緊繃,驚喜地喊道:“你說的是真的?”

  小郭姑娘說我不確定是不是你說的那個夏夕,不過長得真的很像,即便不是,我們也有一場好戲看呢。

  我被她說得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正迷糊間,結果被她給我帶到了男廁里面來,眼看著就要被她拉進去,我一把拽住了她,說你等等,這是男廁。

  她興奮地點頭,說對啊,怎么了?

  我打量了她一下,說你一女的,跑進男廁所里面去,合適么?

  小郭姑娘急躁得很,推了我一把,說剛才那女的就是進了男廁所里去,她合適,我怎么就不合適呢?

  我有些頭大,說不會吧,難道她是一人妖不成?

  小郭姑娘推著我進去,說是不是人妖我不知道,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里面一定有幺蛾子,走走走,看熱鬧去!

  我幾乎是被小郭姑娘給推進的廁所,還好這里面并沒有瞧見什么人,倒也免去了尷尬,而就在這個時候,小郭姑娘將食指豎在唇邊,沖著我噓聲,然后指著里面的格子間,比著口型。

  我瞧不清楚她到底想要說些什么,不過側耳一聽,突然間就聽到有一種古怪的聲音來。

  很痛苦的喘息聲,就好像是……

  呃……

  我并不是什么純情少年,聽到那聲音,幾乎是立刻秒懂,這種事情我只在電影里面看過,卻沒想到居然還真的有發生在現實里,而且面前還有一個漂亮女生,頓時就覺得有些尷尬,想要拉她離開,然而小郭姑娘卻湊在我的耳邊低聲說道:“等等,里面那女的,就是你剛才說的夏夕!”

  什么?

  我的眼睛一亮,一把抓著她的胳膊,說你確定?

  小郭姑娘拍了一下高聳的胸脯,得意地說道:“家傳的千里眼,真真的,不行你自己去看就是了。”

  我一想也是,想著那夏夕的身手可是十分厲害,也沒有任何懈怠,一轉身,避開小郭姑娘的視線,將那破敗金劍給摸了出來,小心翼翼地靠近最里面的格子間。

  那里面似乎也進行到了關鍵之處,動靜越發地大了起來,我全神戒備,先是用腳輕輕地推了推,發現里面給反鎖了起來。

  不過這個不要緊,那樣的門鎖,怎么能夠擋得住蟲蟲給我鍛造的這金劍鋒芒?

  我深吸一口氣,那破敗金劍頓時就是一陣金光搖曳,緊接著我陡然出劍,朝著那門鎖的位置倏然一劈。

  唰。

  一聲炸響,那門鎖給陡然劈開了去,而我則一大腳飛了出去,將門給踹開了來。

  門一開,就能夠瞧見馬桶上面,堆疊著一對男女。

  那男子正對著我,一臉驚容,卻是之前跟我共睡過一個方向的小馬,他身上的衣服安好,褲子則褪到了膝蓋處,而那女的則是背對著我的,坐在了小馬的腿上,黑色折裙覆蓋住了一切春光。

  瞧她這打扮,可不就是我剛才瞧見的夏夕么?

  我對這個女人的印象太過于深刻了,幾乎成了陰影,驟然瞧見,也是緊張得不行,長劍猛然一遞,直接就頂住了她的后心,大聲吼道:“夏夕,你總算讓我給逮住了吧?”

  這事兒出現得實在是太突然了,小馬的身子還在抽搐,臉上痛苦地大叫了一聲,而那女人則扭過了臉來。

  等等……

  好像有些不對勁兒啊?

  我下意識地收回了金劍,而這時那女的也帶著哭腔,大聲罵道:“你他媽的到底是誰啊,人家不就是不分場合么,至于這般喊打喊殺的么?”

  那女人一開口,我頓時就懵了,這聲音,絕對不是夏夕。

  我擦嘞,你們這些錐子臉女人是不是都照著一個模樣,在一家整容所里面弄出來的流水線產品啊,這不是害人么?

  我腦子一熱,頓時一陣頭疼,沒有跟那女人多作解釋,而是轉身就走,瞧見旁邊的小郭姑娘還直愣愣地瞧著人家的不雅處呢,氣急敗壞地一把拽著她,往外面拖去。

  小郭姑娘不情不愿,不過卻哪里及得上我力大,給拖將而出。

  我剛剛收起了金劍,小郭姑娘立刻就興奮了起來,拉著我說道:“哎,你看到沒有,剛才廁所里面那男的,是不是咱們驢友群里面的小馬啊?沒想到啊,他平日里看著斯斯文文的,居然這么奔放,干出這樣的事情來,簡直是太讓人驚訝了!”

  我拉著她往外走,說你管別人那么多呢。

  小郭姑娘又想起了我剛才空手變金劍的手段,激動地說道:“對了,你剛才什么情況,怎么那么一閃,手上就多了一把劍?”

  我說要你管啊,我們趕緊走吧,把人家酒吧的廁所門卸了下來,到時候人找咱賠償可咋辦?

  我腦子亂糟糟的,不想在這里久留,小郭姑娘一聽到要賠償,頓時也就待不住了,匆匆回到了前廳,找到路濤,招呼大家趕緊離開。

  土豪路濤還想著跟小郭姑娘多喝兩杯酒,促進感情呢,有些不愿意,問到底為什么,小郭姑娘也不多做解釋,只是不斷地催促,于是大家便也不再停留,便離開了這兒。

  出來之后,一點人數,才發現少了四個男同志,這里面就包括得有小馬。

  大家各自打電話聯系,結果有一人回來了,還有其余三人,回復讓我們先回去,他們可能還要再待一會兒。

  所謂再待一會兒,估計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甚至今天晚上都不回去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心照不宣,也沒有多做催促,結伴而歸。

  我回到房間之后,洗了一個冷水澡,越想越不對勁。

  等等,那人雖然不是夏夕,但是為何會長得那么相像呢?用同一家整容醫院的解釋,應該是說不同的吧?

  難道,那女人其實跟夏夕是有一定關系的?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到底只是偶遇,還是真的有關系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