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雅江縣分離

  小馬?

  沒錯,我看到了小馬!

  那家伙在黑暗中,露出了一張慘白而詭異的笑臉,冷冷地望著我,轉瞬即逝,卻讓我嚇得渾身就是一哆嗦。

  原本我倒也不會這般恐懼,不過要曉得小馬那家伙可是我和五哥親手收的尸,我當時也大約地檢查過了一遍,確定他是已經死去了的,突然間在這峽谷小城再瞧見他,自然是一陣心跳不已。

  而就在我這一愣神的功夫,我聽到了一聲慘叫聲。

  這慘叫是剛才離開的那個王鵬發出來的。

  他出事了么?

  我當下也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一個箭步,朝著聲音發出的地方沖了過去。

  我跑得快,箭步而往,瞧見那兒有一個身影,正朝著地上伏臥的人抓去,心中一跳,曉得倒地之人應該是王鵬,于是大吼一聲:“別動我們的人,有能耐和我過招。”

  我一記奔雷掌拍過去,那人回手來接,然后喊道:“陸言,是我。”

  五哥?

  我聽到聲音,慌忙頓住腳步,手上的力量頓減,與五哥輕輕拍了一下,停了下來,問道:“五哥,你怎么在這里?”

  黑暗中五哥搖了搖頭,說我比你早到一步。

  說著話,他從腰間拔出手電,擰開來,照向了地上,只見王鵬趴在地上,身子一拱一拱的,就像一條蟲一般,臉上還露出傻乎乎的笑容來,嘴里盡是泥土,看得讓人莫名其妙。

  我說他怎么了?

  五哥嘆了一口氣,說是中邪了。

  說著話,他還將另一只手給提了起來,我順著手電的光線瞧了一眼,發現居然是一個竹鼠一般胖乎乎的嚙齒類動物,一對黑乎乎的小眼睛,在燈光下顯得異常詭亮。

  我說這是什么?

  五哥給我解釋,說這個叫西川土話叫做矮地龍,其實是一種變異的小黃鼠狼,它能夠通過肛門里放出來的臭氣迷惑人類,讓其陷入幻覺之中。

  我說王鵬就是被這玩意給迷暈了的?

  五哥說對。

  我說平白無故咋出現這么一個東西呢,難道雅江這一帶還盛產這玩意不成?

  五哥搖頭,說不是,一般來說,這種矮地龍十分難尋,遠離人居之處,只有心懷叵測之人,才會從深山里面將其抓捕而來,并且進行訓練,讓它能夠通曉人意,最終成為害人的工具……

  我說我們這是被人給盯上了?

  五哥說對,剛才要是我沒有把那矮地龍的肛門給堵上,說不定王鵬就真的從那邊的峽口跳下去了,我們走,回去再說。

  我把王鵬給扶了起來,然后輕松地背上了肩,跟著五哥往回走,并且跟他講起我剛才瞧見的情況。

  五哥想了想,說小馬人確定是已經死了的,而且瞧他那樣子,也形不成怨力,化不成鬼,也許是你吸到了一些矮地龍放的臭屁,產生了幻覺。

  是幻覺嗎?

  我琢磨著,一路走回了招待所,而這門口也站了十幾個人,為首的卻正是楚領隊,瞧見我們背著王鵬回來,他連忙迎了上來,低聲說道:“出了什么事?剛才小羅找到我,說王鵬發瘋了?”

  五哥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群,低聲說道:“先去你房間,回頭再解釋。”

  楚領隊回頭過來,趕大家回房休息,而我則把王鵬背到了楚領隊的房間里來,把他給放到了床上。

  除了昏迷不醒的王鵬,房間里總共有五個人,我、五哥和楚領隊,另外還有負責后勤的李明非,負責醫療保障的朱紅,這些都是團隊里的骨干,不用隱瞞什么。

  楚領隊檢查了一下門窗,發現門外小郭姑娘在哪兒蹲著呢,不由得笑了,說你在這里瞎添什么亂子啊,回房間睡覺去。

  小郭姑娘嘻嘻笑,說我這不是尋思著能幫啥忙么?

  五哥在里面喊,說讓她進來吧,這事兒說不定她還真的能幫上一些忙。

  楚領隊把小郭姑娘給放了進來,人齊了之后,五哥咳了咳嗓子,把剛才的情形講述了一遍。

  當瞧見五哥手上那個不斷掙扎的小黃鼠狼時,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些緊繃。

  過了許久,楚領隊問五哥,說這東西真的有那么邪乎?

  五哥指著床上還在不斷蠕動的王鵬,說邪乎不邪乎,你看他現在的模樣不就行了?實在不相信,我把堵住這小家伙的木塞子給扒開,給你們享受一下?

  李明非連忙擺手,說得了,誰沒事非要聞一聞屁,算了吧。

  朱紅望著床上的王鵬,說他怎么辦?

  五哥說沒事,他就是吸多了臭氣,陷入了幻覺之中,一會兒勁過了,把他往涼水里面一塞,泡過兩三回,人就清醒了。

  朱紅這才放心,而楚領隊則吸了一口氣,說五哥,你是說有人在針對我們?

  五哥搖了搖頭,說不確定,只是覺得這一路上,總有一種被人監視的感覺,之前小馬出事的時候,我覺得不對勁,而這一次王鵬又出了事,我才覺得可能真的有人在阻止我們進藏。

  阻止我們進藏?

  眾人面面相覷,而小郭姑娘則笑道:“我們又不是啥重要人物,去西藏也只是旅旅游,看看風景,誰會這么無聊,跑過來攔著我們不讓走呢?”

  也許……

  負責后勤的老李突然出言說道:“也許,對方并不是針對我們整個團隊,而只是團隊里面的一部分人,或者一個人……”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朱紅、楚領隊都下意識地朝著我望了過來。

  他們這個團隊里面,所有的人員都是知根知底的,唯有一個人,那就是突然隨著小郭姑娘加入其中的我,不但來歷神秘,而且行為舉止也與常人不同,而就是我加入之后,才會出現了種種古怪的事情。

  如此想想,還真的值得人懷疑。

  五哥似乎感覺到了氣氛有些不對,出言說道:“我可以保證,陸言沒有問題。”

  老李繼續說道:“五哥,我相信你的人品,也相信你的話,陸言從主觀上來說,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不過怕就怕他不惹別人,被人惹上了他,要是如此,只怕……”

  他有一個習慣,那就是話總是說到一半就停住了,后面的讓聽者自己聯想。

  我瞧見楚領隊和朱紅的眼神都有些不對了。

  顯然他們也是在懷疑。

  我瞧見這情況,知道自己可能不能再待下去了。

  想一想也對,說不定真的是因為我的原因,要知道先前我被那什么黃山幫襲擊的時候,他們曾經說過什么黑道通緝令的事情。

  跟這些驢友團的人相處了一段時間,彼此之間也有了感情,我本來就心里有鬼,也不敢拖累大家,于是舉手說道:“我明白了,好,我退出。”

  五哥這時臉突然一紅,說你們既然覺得陸言有問題,逼他離開,那我也退出。

  他這話兒一說,楚領隊和老李、朱紅三人都變色了,說五哥,你別沖動啊,我們也不是說要逼陸言離開,這不是商量著么?

  五哥是這個團隊的安全保障,只有他這樣的人,才能夠讓大家在這復雜的環境下沒有后顧之憂。

  他若是離開了,這個進藏的自駕驢友團可不就得立刻散伙了?

  聽到他的話,我心中其實挺暖的,我跟五哥相識的時間不長,都沒有半個月,沒想到他居然愿意為我出來站臺,還得罪那幫老兄弟。

  就這一句話,我就足夠了。

  想清楚這個,我反過來勸五哥,說五哥,你別著急,我的意思呢,反正我的目的地是日喀則地區,早分開晚分開,終究還是要分開的,既然如此,不如提前走,也沒有啥事兒,至于你,那絕對不能走,你若是離開了,這個驢友團不是就散了么?

  其他幾人也是一陣好勸,五哥有些擔心我,說那你一個人怎么去日喀則呢?

  小郭姑娘舉手了,說沒事,這不還有我么,我陪他。

  我去日喀則,是準備找陸左的,哪里敢帶這個小尾巴,連忙推辭,說不行,我不能耽誤你的行程,還是自己離開吧。

  小郭姑娘渾不在意,說我之前就去過拉薩了,再去一次也沒意義,日喀則倒是個不錯的選擇;你先別急著推辭,我問你,跟隊伍分開,你打算怎么辦?你車都沒有,難道準備跟那些藏民一樣,一路走著,朝拜過去?

  五哥這時候突然笑了,說這樣吧,你們倆開我的車去,我和迎曦另外找車擠一擠——這次車多,倒也不妨事。

  我連忙擺手,說那怎么行呢,你車那么貴,弄壞了我可賠不起。

  五哥指著小郭姑娘,說她家里是大財主,要是弄壞了,讓她賠一輛新的給我就好。

  楚領隊也哈哈笑,說那好,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

  大家商量妥當,我也實在是找不出反駁的理由,于是接受,隨后朱紅給王鵬喚醒了過來,問他先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是一問三不知,什么都不明白。

  驢友團的車隊在第二天清晨離開了,好多年輕小伙兒得知小郭姑娘將不會隨隊離開,頓時就不開心了,特別是那個土豪路濤,恨不得也留下來。

  我們站在招待所門口,望著車流遠去,小郭姑娘回過頭來,問我,說接下來咋辦?

  我想了想,對她說道:“先釣一下魚吧。”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你們別以為是真的釣魚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