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章 驢友團出事

  我撿起了信紙來。

  信上的字數不多,寫得很簡單,是小郭姑娘留給我的,信里面她告訴我,說車她留給我了,到時候幫忙開回去就好;至于她本人,聽說馬洪鵬他們也會去拉薩,她準備隨著那邊一起離開,到時候在拉薩跟五哥、楚領隊他們一起匯合,讓我不用擔心她。

  除了講這些,她沒有多寫一個字。

  我能夠感覺得到,小郭姑娘生氣了,真的很生氣。

  她跟了我這么久,就只是想能夠有機會,瞧她的偶像一眼,然而卻被我無情地給拒絕了。

  即便如此,她還是選擇了把車子留給我。

  想來,她也是怕耽誤我的行程吧?

  這是一個好姑娘,只可惜……我沒有辦法做冒險的事情,所以只有選擇了分離。

  我有九成九相信小郭姑娘的話,但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概率,也是我不能夠承擔得起的。

  我拿著車鑰匙,將那封信小心地折了起來,傳進了衣服口袋里。

  我在招待所的門口,沉默了許久。

  我很難去形容自己內心里面的情緒,雖說我對于小郭姑娘沒有半點兒非分之想,我確定自己內心里面的歸屬,是一個叫做蟲蟲的姑娘,然而即便如此,我還是有些失落。

  呵呵,男人就是賤。

  我回到了房間,抱著腦袋,又睡了一覺。

  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我方才起了床,用冷水給自己洗了一把臉,整個人這才清醒了過來。

  我當著水盆里面的那張臉,告訴我自己,這世間有人走,有人來,那是誰都改變不了的事情,與其去懷念過去,傷春悲秋,還不如振作起精神來,過好自己的日子。

  我的任務并沒有改變,那就是找到陸左,問清楚那狗屁大涼山,到底是怎么回事。

  每一個人都在努力,我可不能閑著。

  我在芒康縣城轉悠了小半天,將我能夠想到的所有補給都給備足,然后在午后兩點多的時候出發。

  之所以拖了這么久,是因為我在故意跟趙司長那些人的車隊錯開時間。

  我不想再跟那些人見面,特別是那個趙司長。

  不知道為什么,他給我的感覺十分古怪,那滄桑的眼神仿佛能夠洞徹人心一般,讓我在他的面前,有一種低下頭去,不敢說話的沖動。

  我發動汽車,繼續西行。

  牧馬人跨越了蜿蜒崎嶇的瀾滄江,翻越過五千米高峰山口東達山,在千山萬壑之間行走,不時與路過的車子交錯而過,至左貢,然后走邦達、八宿,最后到了然烏。

  到了然烏溝附近,我將車子停在附近的草場里,而我則在那廣饒的肥沃草場里露營。

  然烏在藏語里面,是“銅做的水槽”之意,而它的附近,則是最為著名的來古冰川,它是世界三大冰川之一,是帕隆藏布的源頭,冰雪融水流進然烏湖,湖畔是茂密的原始森林,還有很多原始的藏族村落。

  我停車附近兩公里之外,便有一處原始村莊,我本來試圖過去交流一下,想一想自己并不懂藏語,便沒有前往。

  有人說只有到了西藏,才能夠感受到這世間大山的雄渾。

  這句話,真正身處其中,我方才覺得不假。

  望著遠處溝里那終年不化、千奇百怪的巨大冰掛、冰川,望著那然烏湖平靜無瀾,映襯著湖邊晶瑩的冰川、皚皚的雪山,我的心中,莫名就有了一些平靜。

  之前的時候,我有些不太理解藏民為何能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之中,還保持著那么虔誠的信仰。

  然而此刻瞧見這些美景,我卻又有些釋然了。

  一個人開車幾天,我感覺到了一種分外的孤獨,而這種孤獨在這遼闊的平野里被無限的放大,我躺在車頂上,望著宛如黑幕的夜空之上,繁星點點,心中莫名就是一陣安詳。

  我盤腿而坐,開始在這空曠的荒野之中,修行了起來。

  平日里需要花上許久方才能夠入定的我,此刻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已經變得平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許是后半夜,我突然間聽到了有一種古怪的聲音,從遙遠的冰川那邊傳遞而來。

  我閉上了眼睛,仔細感受了一下。

  是獸吼。

  野獸的吼叫,有點兒像是狼,但是比狼要渾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其中還間雜著尖銳的人聲,凄慘得很。

  我陡然坐直了身子來。

  我感受到了一種心悸,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我剛開始在叢林中行走的時候,第一次瞧見那蟒蛇時的情形。

  只不過那個時候我的身邊有蟲蟲,而此刻,有且只有我一人。

  我在那一瞬間,有一種立刻開著車離開的沖動。

  多管閑事,對于我來說,并不是一個好選擇,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哪兒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如果貿然參與,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呢?

  我本來應該是去日喀則的,何必去一探究竟?

  這種事情,還是留給趙司長他們來做不好?

  我不斷地勸說著自己,然而突然間,腦海里突然冒出了一個聲音來:“如果蟲蟲在這里,她會選擇怎么做?”

  一想到這個問題,我就想起了當初得知蠻莫蠱苗被一個叫做蝴蝶毒王的家伙滅掉,并且那家伙已經煉成了飛頭降時的情形。

  那個時候的蟲蟲只是簡單地講了一句話。

  就是干,不要慫。

  如果是她在,或許會毫不猶豫地過去吧,畢竟對于她來說,生活并不是安安穩穩地混日子,而是不斷地挑戰自我。

  一個人,只有在生死邊緣,方才能夠得到最大的進步。

  我若不是在茅山刑堂地牢里面歷經生死,又如何得以入夢,領悟到那耶朗古戰法呢?

  我的心中一陣糾結,然而最終還是選擇了前去看一下。

  這是蟲蟲的決定。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應該尊重她,也希望能夠成為她所期望的那種人。

  一個愿意負責任的男人。

  我將車子一路開到了湖邊,來到了那個藏族村莊旁邊,而接近這兒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了一件讓我詫異無比的事情。

  我瞧見了一支車隊。

  驢友團的車隊。

  在我的想法中,他們應該會比我快至少三天以上,說不定都已經快到達拉薩了,沒想到他們居然停留在了這里。

  我將車停在了車隊旁邊,然后打開門,下了車。

  我一路走過來,發現車里面沒有一個人。

  他們都進村里去了么?

  我心中好奇,于是便進村去找人,一邊走,我一邊頭疼,一來不知道如何跟五哥他們解釋為什么沒有跟小郭姑娘同行,二來則不知道要不要跟他們一起離開。

  然而我擔心的事情卻最終沒有發生。

  并不是因為別的,而是村子里,空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

  這好像是一個荒廢的村莊,一路走過去,道路都長了雜草,房子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見。

  整個原始的藏族村莊,一個人都沒有。

  我大致地搜尋了一圈,最終做出了這么一個決定,回到了村口前面的草場前,望著這一大排的車隊,我有點兒發愣。

  即便整個村莊已經被人廢棄了,那么五哥、楚領隊和驢友團的其他人呢?

  他們車留在這里,人去了哪兒?

  望著黑暗中那些沉默冰冷的汽車,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也開始望著下面沉落而去。

  這一切,實在是太詭異了。

  看了好一會兒,我的目光終于轉移到了對面的冰川上去。

  剛才那兒傳來的獸吼和人聲,莫非就是原因?

  一想到這個可能,我就渾身發麻,思考了幾分鐘,我回到車里,拿起那強光手電,決定過去查看一番。

  不管怎么樣,我曾經答應過五哥,那就是幫著他,照顧這個驢友團的安全。

  盡管我已經被楚領隊給趕出了隊伍,但是這一份責任卻還在。

  我不為別的,就為了五哥對我的那一份情誼。

  更何況,小郭姑娘對我說過,五哥便是蕭克明的小叔,茅山傳功長老蕭應顏的小哥。

  他出了事情,我總不能置之不理。

  遠處的冰川看著仿佛就在眼前,然而真正從湖這邊趕過去,卻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在黑夜里,足足走了兩個多小時,方才來到了那冰川腳下。

  我側耳傾聽,這個時候,之前的那聲音已然再也沒有聽見。

  難道是幻覺?

  我在那巨大的冰川底下徘徊著,心中多少有一些疑惑,不斷地自我否定和肯定,就在我腦子就快要瘋了的時候,突然間我吸了吸鼻子。

  冰冷的空氣里,有一股揮之不散的血腥味。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精神了起來,朝著那氣味傳過來的地方跑了過去,大約跑了兩百多米,我瞧見不遠處居然伏臥著一具尸體。

  我快步走上前去,那強光手段一照,頓時就渾身發寒。

  這具尸體,我認的。

  他是驢友團里面的人,前些日子的時候,我們還在同一個桌上面吃過烤牛肉串兒呢,而此刻,他卻是已經躺倒在了堅硬的雪地里。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生死抉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