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一章 食尸黑毛球

  我跪倒在地,握著那人的手。

  這是一只冰冷的手,口鼻之間早無氣息,已經死了許久時間。

  血腥味是從他的脖子處傳來的,那里有著猙獰的傷口,半邊脖子都給咬開了,露出里面的氣管和血肉。

  還有他的胸口,心臟都給掏出來,啃了一半。

  我的心開始往下沉去。

  他們到底經歷了什么,為什么會在這個荒村野地里停下來,為什么會全體進入這個詭異的冰川之中,為何會死在這么一個破地方里去?

  我滿腦子都是疑問,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理智告訴我,趕緊撤離這個危險的地方,或許還能夠趨利避害,而如果我一定要執著地往前,恐怕那下場未必會比這人要好多少。

  然而深吸了一口寒冷的氣息,我終究還是決定繼續向前。

  男人倘若是因為恐懼而猶豫不前,放棄之前的決定的話,我想恐怕永遠也得不到成長的。

  不知不覺,我已經開始習慣用蟲蟲的思維,來做出一切決定和判斷。

  潛意識里,我越來越希望能夠成為她所期待的那種人。

  我放下了這人的尸體,開始往前方走去,如此又走了大概一里路,又發現了一具尸體。

  這回是個女子。

  依舊還是驢友團的人,她不知是被什么東西從后面襲擊到的,趴在了雪地里,背上的衣物被撕扯開來,然后身體被什么東西給掏空大半。

  那場面十分血腥,看得人有一些反胃。

  我沒有再猶豫,一直往前,一路上又瞧見了三具尸體,都是驢友團的人,死狀破慘,而最終我來到了一處冰川的山縫裂口處,在這里,我終于瞧見了襲擊他們的元兇。

  那是一頭通體雪白的雪狼,跟動物園里面夾著尾巴的灰狼不同,這頭狼有著齊人腰的高度,腦袋顯得格外長,大半都是發達的狼嘴。

  這雪狼異常魁梧,而之所以躺倒在這兒,奄然無生息,卻是因為脖子處中了一劍。

  我蹲坐在這猛獸的身邊,檢查它的傷口,發現那兒有高溫灼燒的痕跡。

  也就是說,有人在朝它的脖子里刺入一劍的時候,是用了雷電一般的勁力,通過血液的傳遞,讓它的心臟瞬間被轟擊,停止跳動。

  這手法,很厲害,是誰呢?

  我的腦海里第一個想起了五哥的形象來。

  我觀察周圍,發現有大量的腳印,是朝著里面的冰川裂縫里面進去的。

  我在考慮到底要不要進去。

  我一個人的力量太過于弱小了,即便加入其中,也未必能夠幫得上什么忙,而如果我打通那趙司長留給我的電話,將那幫專業處理類似事務的有關部門人員召集而來,或許會更加奏效一些。

  想到了這里,我拿起了電話,撥打過去。

  我撥了半天都沒有打通,低頭一看,發現手機的信號格里,一點兒都沒有。

  該死的中國移動……

  我收起手機,而就在此時,我突然間聽到黑暗中傳來一聲悶哼聲。

  這聲音,不是人發出的,而是通過喉嚨低沉地緩緩而來,有點兒像是……我低頭望了一眼躺倒在地的那狼尸,突然間將手上的強光電筒沖著那聲音發出來的地方一照。

  光亮倏然而過,我瞧見有兩頭雪白色的巨狼,一頭如同牛犢子一般,另外一頭則稍微小一些。

  不過也小不到哪兒去。

  我的心中一陣狂跳,沒有想著上前與其拼命,而是作勢朝對方揮了一下,那兩頭雪狼以為我扔了什么東西過來,下意識地往后面退縮了一下,而我則趁機沖進了那冰縫里面去。

  狂奔……

  我一動,遠處那兩條雪狼也跟著沖了過來,那速度就跟高速跑車一般,我在曲曲折折的冰縫里面狂奔,跑了不到百米,就感覺身后有一陣溫熱的氣息往脖子里鉆。

  不好!

  我不用回頭,便知道那雪狼是已經追到了身后,正躍身而起呢,當下也是毫不猶豫地將金劍亮出,然后身子往后一倒,金劍則朝上指去。

  嘩啦啦……

  鋒利的金劍仿佛撞到了什么,上面的力量陡增,我躺倒在地,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一大片溫熱的液體兜頭落下。

  那金劍卻是劃破了雪狼的肚皮,一大泡鮮血將我身上給淋得一陣污穢。

  砰!

  那家伙重重地撞到了對面的巖石上,而我剛剛驚魂未定,感覺又有一張狼臉低頭,沖著我咬來。

  經歷過最開始的驚魂之后,我的心卻平靜了許多,也許是鮮血的刺激,我騰身而起,猛然揮劍,跟那頭體型小一些的雪狼拼了一記。

  那家伙沖得實在是太猛了,根本就來不起躲閃,那臉重重地撞在了我的劍刃之上。

  咔!

  我感覺金劍幾乎卡在了那狼的頭骨里,這畜生也是兇悍,咆哮一聲,一邊張嘴咬住金劍,另一邊則探出了爪子,想要抓我。

  我哪里能夠給這畜生機會,使勁兒扯動,發現它嘴里的咬合力實在驚人,根本就收不回劍,也不驚慌,直接棄劍,然后翻身跳上了這家伙的背上,一拍胸口,將小紅給喚了出來。

  所謂“藝高人膽大”,我之所以敢闖此處,并非沒有任何憑恃。

  聚血蠱小紅,就是我的看家法寶。

  小紅被喚出之后,被我一聲招呼,立刻貼在了那狼頭智商,將其包裹住,那十八根觸須就像細針一般,直接插入了那雪狼的頭顱之中去。

  我在雪狼背上,能給感受到它激烈的掙扎和反抗,它癲狂地抖動著,不斷跳躍,試圖將我給掀翻下來。

  然而過了十幾秒鐘之后,它突然停了下來。

  這家伙將頭給低了下來,不斷地喘息,然后伸出了粗糙的舌頭,開始舔舐著地上的傷口。

  怎么回事,它這是被控制了的節奏么?

  我一開始有些搞不清楚,過了一會兒,心中突然一陣激動,伸手將卡在那雪狼頭骨里面的金劍給拔了出來,而小紅則覆蓋在了它的傷口上,然后雪狼圍著狹窄的通道繞了兩圈。

  我激動起來,坐在那十分硌屁股的狼背之上,然后將手中的金劍高高舉起。

  我,雪狼騎士,陸言……

  碉堡了。

  這小東西實在是太善解人意了,搞得我怪感動的,它與我心意相通,我雙腿一夾,雪狼便開始順著前方的道路,往前一陣狂奔而走。

  我右手持劍,左手拿著強光電筒,一路疾奔而走,在曲折的山縫里面快速行進。

  這個時候,雖然偶爾能夠瞧見一灘血跡,但卻再沒有瞧見尸體。

  我的心中稍微安穩一些,而就在此時,突然間來到了很大的空地之上,這空間一眼望不到邊,到處都有巨大的石筍從地上長出,又有碩大的冰棱子垂天而落,有光亮從那冰棱子里透了出來,使得這里面并不是一片絕對的黑暗。

  我將強光手電收了起來,因為在不遠處,我瞧見了一大堆黑乎乎的小東西,正趴在一頭雪狼之上,啃噬著尸體。

  這些黑乎乎的小東西,每一個都有拳頭大,毛茸茸的,就像一團球。

  這玩意看著仿佛人畜無害,然而借著那冰棱子里面流出的光線,我能夠瞧見它們細碎而尖銳的牙齒,還有四根節肢動物的那種肢體。

  我看見它們的時候,它們也看向了我。

  這些毛球沒有眼睛,整個身體里面仿佛就只蘊含了一張大嘴,不過我卻能夠感受到無數貪婪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匯聚。

  雙方僅僅僵持了一秒鐘,那些給擠在外圍、并沒有能給啃到血肉的毛球,突然一下變高了。

  它們將自己毛茸茸的身體一下子撐了起來,邁動著那四根節肢,朝著我這邊飛快地沖了過來,而我沒有任何猶豫,雙腿一夾,就帶動著雪狼往另外的方向狂奔而去。

  窸窸窣窣……

  那些巨嘴毛球跑動的聲音古怪得很,好在步子實在有些短,并不能夠追上,我往著反方向一路奔跑,路上不時瞧見狼尸,有的身上有一大堆的黑毛球,有的則只有三兩個。

  我看得渾身雞皮疙瘩直冒,而在一根巨大的石筍旁邊,我終于瞧見了一具人的尸體。

  那人的身上密布著這種拳頭大的黑毛球兒,臉上、身上已經被啃得面目全非,是男是女我都分不清楚。

  我不愿意招惹那堆不知道從那兒冒出來的黑毛球,遠遠地瞧了一眼,就驅使著雪狼離開,跑了一陣子,突然間我瞧見前方的不遠處,突然有火光冒了出來。

  火光?

  有火光,肯定就有人!

  我心中一陣激動,催促著那雪狼快步狂奔,眼看著就要沖到了那火光的近處,突然間我感覺到身下的雪狼四腳一陣打滑,緊接著一頓,將我給直接摔飛了出去。

  我重重砸落在了一根石筍上面,回頭一看,只見那頭雪狼卻是癱軟在了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它先前面門被我斬了一劍,又是一番長途跋涉,顯然是生命力耗盡了。

  我渾身刺痛,剛跟要爬起來,突然間周圍冒出了二三十個黑色毛球,朝著我撲了過來,又一個快的,甚至直接一口咬在了我的小腿上面。

  啊,好疼!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毛茸茸的小黑球,一口咬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