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二章 鬼村大陰謀

  疼,是真疼!

  那毛茸茸的小東西別看只有拳頭大,但是嘴巴幾乎占了身子的大半,而且細密尖銳的牙齒就好像是切割機一般,咬合力驚人。

  我被咬中,痛得頓時就冷汗都冒了出來。

  不但如此,而且我還能夠感覺到一陣酥癢麻木的感覺,朝著全身漫延過去,當下就站不住了,直接倒了下去。

  我這一倒,那些小東西立刻蜂擁而上,撲向了我的身上。

  我感覺至少有七八處地方傳來了劇烈的疼痛。

  啊……

  我陸言,難道就要死在這個莫名其妙的鬼洞子里面了么?

  我的心中發寒,而就在這個時候,小紅從那雪狼的頭上倏然飛來,身子一下子變大好幾倍,將我給包裹了住,而它身下的十八根觸須,也如同發射的利箭一般,準確地伸入了這些黑毛球的身體里。

  那些玩意就像氣球一般,猛然一戳,居然就發出了一聲爆響,鼓鼓囊囊的身子一下子就炸了開來。

  緊接著,我瞧見這些拳頭大的東西,迅速地變小,就好像是氣球被戳破之后泄了氣。

  這玩意,竟然是這樣的?

  我整個兒發了愣,緊接著瞧見小紅的觸須從黑毛球干癟的身體里面揪出了一坨指甲大的腺體來,望著自己的身體里面塞去。

  這玩意,是毒腺吧?

  小紅的十八根觸須不斷揮舞,將那些蜂擁而來的黑毛球都給一一戳破,而那些炸開的玩意變成了一副皮囊,緊接著散發出一股成年老廁的那種惡臭,讓我差一點兒就給熏暈過去。

  小紅附著在我我身上的本體也在我的傷口處吮吸著,那毒性稍解,我慌忙站起來,扶著石筍,突然間就是胃中一陣翻騰。

  呃……

  那惡臭熏鼻,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把路上吃的那點兒干糧全部都給吐了出來。

  等我將那胃里面的食物都給吐得七七八八,我方才回過神來,瞧見小紅已然離開了我的身體,正飄飄蕩蕩,四處追殺那些黑色毛球呢。

  我強忍著惡臭,低下身子來,撿了一個死了的黑毛球來看,只見這玩意的肚子里除了一排尖銳的牙齒和少得可憐的內臟之外,什么都沒有,而支撐它身體的那節肢,有點兒像是蟑螂的那種腳。

  好惡心的生物,這玩意到底是什么呢?

  我又不是生物學家,這問題在我腦海里一劃而過,緊接著我朝著前方的火光望了過去。

  聚血蠱小紅就在我身邊不遠處,我們兩個彼此都有聯系,倒也不怕它走遠,這小東西是最為恐怖的引蠱融合而成,對于毒物,天生就有著強烈的饑渴,跟我這么久,就沒有吃過這么多的毒物,此刻自然化作饕餮,我也不管,正好讓它清理一下這些讓我覺得惡心的黑毛球兒。

  我朝著火光那邊走去,到了跟前,方才發現這些散落的火光并非別物,而就是這些惡心的黑毛球。

  不知道誰動了手段,將這些玩意給點燃了,它們體內發出來的惡臭氣體應該是高濃度的可燃物,燃燒之后,將整個空間都給照得一片明亮。

  那些黑毛球似乎有些怕火,這里倒是一個也沒有瞧見。

  是誰將這些黑毛球給點燃了的呢?

  我的心中有些疑惑,而就在這時,突然間有一個人慌里慌張地從那邊的黑暗里跑了過來,我瞧見他,趕忙喊道:“路濤,路濤,到這里來。”

  那人正是驢友團里面最為有名的土豪,他是這一次進藏自駕游除了楚領隊之外最大的贊助者之一,很多時候的開銷,都是他來買單的,三十來歲,是個年輕有為的鉆石王老五,先前還曾經對小郭姑娘表達過愛慕之心。

  因為我跟小郭姑娘走得挺近的關系,所以并不招他待見,這一路過來,我們兩人的關系并不算好,但也彼此認識。

  他正慌里慌張地逃命呢,突然聽到我的喊聲,抬頭望來,就好像見到了親人一般,哭喊著說道:“陸言,陸言,快跑,里面有鬼……”

  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說什么鬼,說清楚。

  路濤顯然是嚇得有些魂飛魄散了,我一抓他,他就下意識地拼命掙扎,使勁兒喊道:“別攔我,讓我走,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一把抱住他,說土豪你冷靜點,過了這道火線,外面全部都是那種黑乎乎的小毛球,你只要被咬上一口,就得死在這里;而即便是你逃出了冰縫,出到外面去,那里面也有野狼等著你,你能跑哪兒去?

  他聽到我這般說,這才下意識地停止了掙扎。

  他一臉緊張,腦子似乎轉動了一下,慌忙拉住了我的胳膊,說陸言,我聽后勤李明非跟我說過,你很厲害的,這樣子,你護送我離開這里,我……我給錢,十萬塊,怎么樣?

  我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給我講清楚啊?

  路濤毫不猶豫地喊道:“二十萬,怎么樣?不、不、不,五十萬,五十萬,只要你護送我離開這個鬼地方,我就給你五十萬!”

  我一把將他給按到在地上,旁邊有一堆烈火燃燒的黑毛球尸體。

  我一臉寒冷地盯著這個慌得不行的家伙,說土豪哥,我知道你有錢,但是你覺得你銀行里面的那些存款和股票,現在有個毛用么?

  那火光跳躍,將我的臉照得陰晴不定,路濤頓時就慌了,說陸言,陸言你想要干嘛?

  我說老兄,你賺了那么多錢,想必不是一個笨蛋,現在我問你,你能夠冷靜一點,然后告訴我到底特么的發生了什么事情不?五哥和楚領隊他們,到底在哪里?

  聽到我的這些話語,路濤不斷地深呼吸,過了十幾秒鐘,方才說道:“抱歉,剛才見了太多的死人,有點兒慌了……”

  我瞧見他神色恢復正常,這才將他從地上扶起來,說我路過這里,看到你們的車隊停靠著一個藏族村寨旁,但沒瞧見人,就一路跟隨過來了,你把情況講一下,然后我們再決定到底該如何做。

  藏族村寨?

  路濤冷笑了一聲,說那就是一個鬼村。

  我說什么意思?

  路濤告訴我,兩天前,他們來到了然烏湖附近,大家被這一片的美景給吸引了,紛紛發言,說這里太美麗了,讓楚領隊和五哥在這里留兩天,感受一下這兒的美景。

  經過激烈討論,楚領隊等人同意了,然后在附近找了一下,發現了那個村子。

  村子里沒有人,不過一應的物件都在,好像是被廢棄了一般,當下驢友團二十幾號人就鳩占鵲巢,在這里住了下來,沒想到頭天就出了事——五哥清晨巡查的時候,盤點人數,發現有四個人不見了蹤影。

  他根據足跡盤查,發現有人半夜居然跑到了冰川這邊來。

  驢友失蹤,這事兒可不好辦,大家開了會,決定發動全體力量找尋,只留下幾人在村子里留守,結果找了一天,來到了這個冰川裂縫里來。

  沒想到剛剛有些線索,就有雪狼襲擊,五哥帶著大家一路狂奔,進了這冰縫里,又遇到了那些恐怖的黑色小毛球。

  一路奔逃,終于在一個洞子里找到了失蹤的那幾個人,結果他們見人就咬,就好像是僵尸一樣……

  路濤也就是那個時候,趁亂跑出來的。

  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

  聽到路濤的講述,我整個人都是一陣心驚,對他說道:“我去過那個村子,幾乎每個房子我都搜過了,并沒有發現有人在里面……”

  路濤的表情有些驚恐,說一定是有鬼,她們幾個,恐怕也逃不出來了……

  我說你別慌,我進去看一看,說不定能夠幫上忙,至于你,你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路濤拉著我的手,說你別走,我們一起逃出去吧?

  我停下腳步,看了一眼他,說里面還有五哥、群主,還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你想拋下他們不管?

  被我盯了一會兒,路濤低下了頭去,沉默了幾秒鐘,對我說道:“那好,我跟你一起回去。”

  我的目光游弋,在附近山壁里找到了一個很小的石洞子,帶著他來到了這里,對他說道:“你好不容易逃出來了,就不要進去送死,你先躲在這里,回頭我過來接你出去,好么?”

  路濤拉著我的手,緊張地說那些鬼東西過來了,我可怎么辦?

  我想了想,打了一個響指,小紅飛了過來。

  我把路濤塞進了那石縫里去,然后讓小紅在這里弄了點兒印記,讓那些黑毛球不敢靠近,囑咐了他一聲,然后朝著路濤逃出來的方向跑了過去。

  我心系眾人的安慰,走得頗急,很快就摸到了一處巷道,小心翼翼地走進去,還沒有走幾步,突然間聽到一聲古怪的聲音。

  一開始我聽得并不是很明白,過了一會兒,我終于聽清楚了:“……拿劍的那位勇士,你若是不想再有人死去,就放下手中的劍,出來投降,不然我的蜘蛛母蟲,就會把這里的所有人,都變成蠶繭的,你信不信?”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