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六十八章 七星劍陣,黑天伏法

  這聲音鏗鏘有力,振聾發聵,在我腦海中嗡嗡作響,心中有無邊的正氣在蔓延。

  我第一次知道,一個人說話竟然能夠做到如此地步:峰巒松風、川流水音,什么是真言?這便是大日如來、三清道尊所秘密加持的無上法門。我常常以《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記述的九字真言應敵,此乃三世諸佛誠諦之言,根據自身境界而獲得神佛法力加持的種子,一直以為妙,然而當我臨近死亡之時,聽到那朗朗幾字,天空如雷聲炸開,便慚愧不已。

  一道無尾令箭從黑暗處出現,瞬間飚飛至惡鬼一般的小黑天胸口處。

  氣勢竟如此兇厲!

  我不管援軍是何方神圣,只知道“遠水解不了近渴”這個道理,是死是活,還得要自己拼命。于是同人妻鏡靈又作了溝通,怕其不賣力,甚至罕有地念了一段“縛妖咒”,逼著它壓榨鏡子空間里所有的力量,打出一道前所未有的大招——“震兩下”!

  關鍵時刻,震鏡終于展現出了它身為法器的真正力量,從澄黃的鏡面中射出一道黑黃色光芒,其凝聚程度,肉眼可見,先那無尾令箭一步,射入小黑天獠牙密布的嘴里。

  一擊得手,我沒有再繼續往前,而是毫不猶豫地翻過那條死去的蛇蛟尸體,朝后退去。

  衣玦飄動,好些個身上佩玉的人與我錯肩而過,然后朝著小黑天的方向進發。受小黑天威勢影響,我心中驚悸萬分,不敢逗留,發足狂奔,也不與那些穿著中山服的男人打招呼,足足跑了二十來米,感覺到身上幾乎沒有殺氣凝聚的時候,這才好奇地返身過去,觀察戰況。

  我仿佛看到了電視劇里面《射雕英雄傳》全真七子所練就的天罡北斗七星劍陣一般,七個身穿黑色中山裝的人,有男有女,各自手持用朱砂涂成紅色的桃木劍,步踏星罡,腳踩宮門,雖然刺劍的刺劍,走位的走位,動作姿勢各有不同,進退紛繁,然而仿佛有一根無形的線將這七人牽連在一起,讓他們形成了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遠遠望去,如同一人。

  這些人的打扮真不一般,明明干的是道士的伙計,然而卻一律穿著修長束身的黑色中山裝,腳蹬千層底百衲鞋,小腿處綁著一張黃色的甲馬紙,上面畫著活靈活現的奔馬,行走如飛。

  當我回首看去的時候,他們已經將小黑天囊括于陣中,將其纏繞。

  我是個半路出家的門外漢,除了十二法門上的記載,最多的也只是和雜毛小道交談而得知的一些知識,他們的劍陣我自然是叫不出名字的,只是感覺如同打太極拳一般,柔中帶剛,如河中水草,將小黑天死死纏住。小黑天力大勢猛,然而每次一出擊,正面對抗的人便不斷退卻,柔勁化解,而旁邊的人則刺的刺頭,劈的劈腳,將其逼得不敢放開搶攻。

  他們的桃木劍顯然也經過符文特制,每擊中小黑天,便有一股黑煙生騰,

  此陣若陰陽,而每一個人都如同其中的一分子,互相發展,互相運動與變化,相互對待,相互彌補,相輔相成,通曉一切的運動規律,將小黑天硬生生地留于陣中,勢若瘋狂,卻也奈何不得。

  這陣法的厲害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厲害如般智上師也僅僅只是堅持了兩分鐘,最后拼得一身傷,也僅僅只是給小黑天造成丁點麻煩,卻不想這七個來歷不明的年輕人(目測平均年齡不超過三十歲,最小的一個我估計還未成年),竟然一上來就將這小黑天給困住,果真是兇猛。

  除了這七個人之外,旁邊還站著一個中年男子。

  從我這個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側臉,長得很像唐國強(可能年紀小的朋友不認識,可自行百度一下,在多部電視劇中出演過太祖)。他穿著一身灰色中山裝,人有些微微發福,背著手,岳峙淵渟地冷眼看著被困在陣中的小黑天,不時緩緩地轉頭,看向四周,臉色平淡,唯有看到那條十幾米長、水桶粗的黃金蛇蛟之時,才微微動容一下。

  最后,他看到了呆立著的我,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朝我點了點頭。

  這個中年漢子,是我二十三年來所見過最有大哥范的男人,給我的感覺好像第一次在老版《上海灘》里面看到許文強的樣子。我急忙跟他點頭致意,心中也多了幾分信心,往回湊了上去。

  這個時候戰況已經到了最吃緊的關頭,小黑天畢竟是傳說中的魔頭邪物,麥神猜這樣的高手都被其一舉撕裂(雖然那個時候的麥神猜已經搏盡了氣力),孤身一人便打通重重堵塞的通道,闖過火海,出來之后,除了般智上師,手下竟然沒有一合之將,如此厲害的家伙怎么會被長久困于陣中呢?在被桃木劍割得鮮血淋漓之后,她終于熟悉了陣中的變化,再次將身上的黑氣散發,巨力狂涌。

  布陣七人自然將桃木劍劃成一個又一個的圓圈,將這黑氣往旁邊卸去。

  小黑天仰天長嘯一番,嘴巴竟然變得如同螃蟹的口器一般,眼睛也瞬間變成了邪惡的血紅色,朝著年紀最小的那個成員撲去。她這副兇神惡煞的模樣,讓人看一眼就會做惡夢,何況氣機被其緊緊鎖定,所有的壓力都全力傾注上去,所以那個眉目清秀的男孩雖然知道同伴會救援自己,但是卻仍然忍不住心慌了一下,動作不連貫,露出了破綻。

  小黑天不去與他硬碰,只是瞅準空隙,便逃脫出去。因為她有自信,憑著她的敏捷和力量,一旦出陣,沒有了那神奇的陣法,定能夠大發神威,將所有人都給一一殺死。

  然而她的算計最終失去了立足點,因為一直在旁邊袖手旁觀的中年男人,赫然出手了。

  《孫子兵法》有云“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中年男人深得其中三味,步踏七星,左三右四,轟的一下,便沖到近前,與剛剛脫陣而出的小黑天猛對一掌。此番交鋒,雙方都不為所動,隨即如同幻覺一般,小黑天的額頭上面突然出現了一道紅光閃閃的符紙,而我也聽到了跟剛才那轟鳴聲一個音調的咒語:

  “……魔王束首,侍衛我軒,兇穢消散,道氣長存。急急如律令!”

  四周的空氣都頓時一番稀薄,我立刻有一種氣都喘不上的感覺,仿佛周遭一下子進入了高原缺氧的狀態。而就在這個時刻,從那符紙上面,有一股炎熱的灼燒之氣竄出,然后小黑天在一瞬之間,便成了一個舞動的大火團子,身上有藍白色的純凈火焰冒出來,將其身體一寸一寸地燃燒。

  小黑天發出了震驚山谷的嚎叫,黑夜里無數的驚鳥飛起,而我感覺自己的肩頭一重,卻是虎皮貓大人落在了上面。這家伙聞了聞我身上的味道,搖了搖頭,罵說忒臭了,又飛開了去。

  渾身都是美麗火焰的小黑天仍然在做最后的掙扎,她朝著中年人撲去,被這位高手奪過一柄朱砂桃木劍,摜足氣力,生生地劈在了腰間下兩寸的位置,疼得嗷嗷直叫,然后又朝著北斗七星組合撲去,卻被這些腿綁甲馬的家伙輕易晃開,最后,他終于來到了一個人的面前。

  這個人正是被震飛的小和尚他儂,這孩子剛剛爬起來,懵懂地看著面前的火魔撲近,雙腿不斷地顫抖,竟然連跑都不敢。

  就在他要被小黑天當作殉葬品的時候,橫空飛來一腳,將這個烈焰熊熊的怪物給踹飛。

  佛號一起,滿臉血污的老和尚般智上師又出現了,他雙手結印,重重地打在跌飛的小黑天頭上。嗡……憑空一聲炸響,那小黑天竟然被一印,半截身子都打入了地下,動彈不得。剛才受傷跌飛,這位佛爺也是動了真火,此刻果斷一出手,也算是挽回了顏面。

  隨即他盤腿坐下,對這渾身燃燒著火焰的小黑天,唱誦起超度經文來。

  斬草除根,斷絕牽掛,他這一招,比剛才那神來的一腿,還要厲害果決。

  在受到如此的重創,小黑天依然奮力地掙扎著,將整整一塊地皮弄得晃動。也許是身上的那火焰實在太過灼熱,她凄厲地嘶喊著,讓人心中生寒。

  幾分鐘之后,火焰熄滅,小黑天化作一堆灰燼,消失無蹤,唯有般智上師盤坐在地,默默誦經。

  他的小徒弟也在一旁,跟著唱和。

  我遠遠的看不清,只有走近的時候,才發現般智上師的屁股,離地竟然有三寸。

  果真還是在懸浮著,這時候有裝波伊的必要性么?

  我不得而知,見一切都塵埃落定了,趕緊去找幾個同伴。小叔暈了過去,雪瑞剛剛醒轉,而雜毛小道側躺在地上,死死地盯著那個中年男人。我問他認識么?要不認識的話,咱們也去攀個交清,好日后見面啊?他神情古怪地搖了搖頭,欲言又止。

  中年男人走到了小黑天死去的地方站定,而其余七子皆站定在他背后。中年男人朝著念經的長眉老和尚高聲說道:“般智上師,好久沒見了。”般智上師將超度經文念完,睜開眼睛,露出了微笑:“小陳,我們是有好久沒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