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三章 光頭大神棍

  聽到這話兒,我整個人都給嚇得半死。

  說真的,里面倘若有一大堆的雪狼,或者黑毛球兒,我都沒有什么恐懼,但是突然冒出一個人來,就實在是讓人驚訝了。

  蟲蟲告訴過我,這世間最可怕的,不是什么蠱蟲或者啥的,而是人。

  人才是世間最為恐怖的生靈。

  我當下也是調整著呼吸和心跳的節奏,然后緩慢地摸進了里面去。

  巷道的盡頭,是一個比外面那大廳小了很多的一個小空間,而在空間的盡頭處,有一人守著一個通道,持劍而立。

  那人卻正是五哥。

  在他的對面,有一大片的火焰;火焰這頭,隔著七八米的距離,有一只直徑超過兩米的巨大蜘蛛,它的八條腿將自己的身體支棱著,離地一人高,而在它的身上,則盤坐著一個穿著黑色喇嘛袍的光頭。

  是個和尚?

  啊,不對,這個將五哥和一眾驢友團圍困在這里的,居然還是一個藏傳佛教的喇嘛?

  我頓時就愣住了,不過很快,我就瞧出來了,這人并非什么喇嘛。

  他不過就是一穿著喇嘛袍的光頭而已。

  這空間狹小,除了那只巨大的蜘蛛之外,還能夠瞧見許多蜘蛛網,以及被包裹得嚴實的十幾個蠶繭,而五哥的后面,我瞧見躲著許多人,而挨著他最近的,則是楚領隊。

  另外,在那蜘蛛的旁邊,站立著四個人。

  那四人身體僵直,因為背對著我,所以我也看不清楚他們臉上的模樣和表情,不過從衣著上面來看,應該也是驢友團的成員。

  如果路濤告訴我的信息沒錯的話,他們就是失蹤的那幾個人吧?

  我潛在暗處,不敢露頭,而五哥則是守在了那甬道門口,單手執劍,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凝視著面前的這個黑袍光頭,許久,方才徐徐說道:“這位朋友,我們與你無冤無仇,為何如此謀算,讓我們這些人陷入死地呢?”

  那光頭嘿然而笑,說不是我要殺你們,是神。

  五哥眉頭一揚,說什么神?

  光頭一本正經地將雙手合十,語氣神圣地說道:“吾主奎師那!”

  五哥一聽,頓時就笑了,說毗濕奴的性子最是溫和,乃“維護”之神,教義最為溫和,怎么可能讓你行這殺戮之事?放下屠刀,回頭是岸……

  黑袍光頭不為所動,淡然說道:“誰跟你說奎師那便是印度教里面的毗濕奴的?吾主乃三十一層天至尊王者之一,降臨于世,統管整個地底世界,而這外界的世間,已經被俗物說沾染,唯有凈化,方才能夠使其重生,讓神的旨意,行于地上。我神國當下,最缺人才,你若是隨了我,拜我為師,我可以將你度化,得過彼岸,日后真神重臨世間,你便是人間的王侯……”

  五哥吐了一口吐沫,說什么狗屁不通的邪教,還有臉在我面前傳道,你先把自己的教義編圓乎了,再來招攬我吧!

  黑袍光頭惡狠狠地說道:“如此看來,你是不愿意咯?”

  五哥惡狠狠地罵道:“你個狗雜種,將我那么多的兄弟姐妹殺害,我恨不得剝你的皮,抽你的筋,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有本事你就來吧,我這條命,早就應該沒有了的,在這世間多活一天,就是賺一天!”

  他的右手陡然一舞,那木劍居然泛起了絲絲雷芒來,驚得那巨大的蜘蛛下意識地后退一步。

  盤腿坐在蜘蛛上面的黑袍光頭終于發火了,說既然如此,那就全部死在這里吧!

  他伸出了右手。

  那右手上面,卻是有一根銀色的短杖,頂端出鑲嵌著一顆藍色的寶石,往前一揮,那四個身體僵直的驢友便毫不猶豫地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他們越過了火線,身子在一瞬間就燃燒了起來。

  如果是常人,烈火焚身,定然是嚇得四處打滾才對,但是這些家伙顯然是已經被黑袍光頭給控制住了意識,即便是變成了火人,也毫不猶豫地向前撲。

  眼看著就要沖進了巷道里去,五哥的眼中卻是迸發出虎淚,難過地大聲吼道:“對不住了,兄弟們!”

  話語一出,他手中的木劍突然間就亮了起來,緊接著他肩部而上,用那長劍在這些人的胸口處猛然一戳。

  他的速度比之前與我較量的時候,又是快上了一倍好多,電光火石之間,卻是將木劍在每一個人的胸口都點了一下,然后抽身退回來,長劍交在了有些僵硬的左手之上,然后右手掐訣,大聲喝了一聲:“赦!”

  一聲炸雷般的吼叫,那四人頓時渾身一震,緊接著就躺倒在了地上去。

  他們一倒地,那火線立刻就朝著身上蔓延開來。

  火焰一下子跳躍,焦臭充斥在了整個房間里。

  黑袍光頭在這整個過程中,一動也不動地盤坐在巨型蜘蛛的背上,仿佛這場戰斗跟他沒有半點兒關系一樣。

  然而等這些人被火焰給吞噬的時候,他卻悠悠地說道:“這些人,其實并沒有死,只不過是被蛛汁蒙蔽了內心而已,不過現在他們,其實還是清醒的……”

  仿佛是為了證實他的話語,有兩個火團突然踉蹌地爬了起來,沖著五哥伸出手,艱難地喊道:“五哥,救救我們啊,我還不想死!”

  另一個是個女生,她尖叫著喊道:“救命啊,五哥,好痛啊……”

  他們聲聲悲切,每一句話,都仿佛打落在了人的心底里,就連在遠處聽聞的我,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更何況是作為當時人的五哥呢?

  他的臉幾乎都皺成了一團,痛苦得面容扭曲,牙齒咬得咯咯響。

  這黑袍光頭,他是在用攻心之策啊?

  為了讓五哥自責,他居然驅使著四個大活人去送死,而五哥的痛苦在于,倘若他不出手,這四人或許還能活,但是他身后守護的那些人,卻肯定都會落入了對方的手中。

  讓四人活,還是讓其余的人活,這事兒對五哥來說,實在是一件艱難的事情。

  他或許早就已經猜到了結果,但是卻不得不做出選擇。

  這個人,好陰險啊!

  眼看著五哥即將陷入崩潰的邊緣,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于是驅使著小紅,悄不作聲地飄向了那頭巨大的蜘蛛。

  那個黑袍光頭,能夠將五哥給壓制得死死,我自然不是其對手。

  而我唯一能夠翻盤的手段,就寄托在了小紅身上。

  倘若她能夠將那巨型蜘蛛給控制住,結合了那蜘蛛、五哥和我的力量,或許能夠與之一戰。

  我屏住了氣息,瞧見小紅一點兒一點兒地移動到了那巨型蜘蛛的旁邊。

  眼看著小紅即將侵入的時候,那蜘蛛自己卻是感覺到了危險,下意識地朝著旁邊挪了幾步,想要避開,而我瞧見那黑袍光頭轉過身,準備朝著小紅望了過來。

  不行,不能夠讓他發現小紅。

  我的心臟驟然一跳,腦子一熱,沒有任何猶豫,就從黑暗中直接沖了出去,騰身而起,然后一把锃亮的金劍就迸射了出來。

  那金劍被蟲蟲經過特殊的蟲液處理,表面上看著銹跡斑斑,只有勁氣灌注到了最強盛的時候,才會散發金光。

  我一出場,就是拼盡了全力。

  因為我知道自己實在是沒有什么可以在這家伙面前拿捏的,倘若小紅一失敗,眾人都難逃一死。

  我突然的出現,的確是嚇了那家伙一跳,他回過頭來,手中的短杖輕輕一揮,我便感覺到有一股巨大的氣流迎面而來,那金劍在半空中仿佛撞到了什么,一股巨大的阻力陡然生成。

  我直接一個翻身,滾落到了地上去。

  “還有漏網之魚?”

  黑袍光頭居高臨下地朝我望來,而遠處的五哥也正好瞧見了我,驚喜地大聲喊道:“陸言?你怎么在這里?”

  我從地上爬起來,感覺胸口一陣氣血翻騰,知道此人的手段,實在是有些超出了我的想象。

  僅僅是輕輕一揮,就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這家伙,是人么?

  我下意識地喘了一口氣,沒有回答五哥的招呼,而是將金劍給挽了起來,橫劍去擋。

  砰!

  劍上再一次傳來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卻是那巨型蜘蛛在黑袍光頭的駕馭下,朝著我這邊揮爪而來,我揮劍抵擋了那一記攻擊,整個人也給擊退好幾步,瞧見那蜘蛛一瞬間就沖了上來,嚇得魂飛魄散。

  我甚至有一種想要放棄的感覺,覺得自己必死無疑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那邊傳來一聲大喝:“有種的就沖著我過來!”

  我揮劍而擋,三兩下之后,發現壓力驟減,抬頭望去,卻見五哥跳過了火線,沖到了這邊來,揮劍而上,拼死相搏。

  他的威脅,自然遠勝于我,那黑袍光頭在攻擊無果之后,回過身去,全力對付五哥。

  他身下的蜘蛛兇猛無比,那八支腳就跟長矛一般犀利,再加上他在上面揮舞短杖,使得五哥也不能抵御,短短幾個回合,五哥就被劃了一下,后背的鮮血迸射而出。

  而他也沒有吃虧,順手將那蜘蛛的一只爪子給斬落下來。

  黑袍光頭氣勢如虹,準備趁機將五哥拿下,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巨型蜘蛛突然間身子一歪,卻是將他給甩落了下來。

  我心中狂喜,小紅得手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既然有能力布下這么大的局,怎么可能這般容易敗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