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四章 蕭家的義氣

  小紅得手的那一瞬間,我箭步上前,沖著五哥大聲吼道:“五哥,別攻擊那蜘蛛了,要殺就殺這光頭。”

  這個時候,那蜘蛛還帶著慣性,朝著五哥刺去,而出于信任,五哥居然就相信了我的話語,僅僅只是偏頭避開了那宛如長矛一般的節肢,然后縱身而下,朝著滾落在一旁的黑袍光頭劈了下去。

  他手中的木劍此刻也是全力而為,上面竟然有紫色電芒游弋,那木劍宛如灌注了鋼鐵,沉重地斬落在了黑袍光頭的短杖之上。

  嗡!

  一聲低沉的炸響,五哥居然受不住那力道,騰空倒翻而去,而這時那黑袍光頭也站了起來,我這是才發現他真的不高,居然不到一米五。

  這小矮子轉過臉來的時候,一臉恐怖,眼睛、鼻子、嘴巴就好像是被電餅檔給煎過了一般,連成了一片,十分丑陋。

  他豁然而起,以為剛才被掀翻下來,只不過是一個意外,想要再次翻身上去,結果半空之中,一根宛如長矛辦鋒利的蛛爪朝著他的胸口刺來。

  小矮子揮杖來擋,再一次滾落倒地的時候,終于發現了端倪。

  他的腦子極其好使,眼睛一轉,就明白是我在搗鬼,沖著我怒聲吼道:“小子,你到底做了些什么,怎么會變成這樣子?”

  之前一切都安好,而我出現之后,變故就發生了,而且我剛才還出聲提醒了五哥。

  這些都是事實,我狡辯都沒有用,當下也是轉身,朝著那巨型蜘蛛靠攏,沒想到小矮子兇悍得很,一低聲,整個人就像炮彈一般,直接砸落到了我的跟前來。

  我手中的金劍揚起,揮劍去擋,卻不料那家伙的修為實在是太高了,三兩下,就將我給砸飛了去。

  我后背重重撞到了那石壁之上,疼得吐血,眼冒金星,眼見著那小矮子想要趁機殺出,將我給滅了,當下也是將心一橫,閉上了眼睛。

  閉眼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荒涼和肆意廝殺的勁兒,從心頭冒起。

  是那夢中戰將的記憶。

  曾經的他,在無數次讓人絕望的戰斗之中,憤然而起,即便是死亡,也是引刀成一快,不負男兒血。

  何必恐懼?

  我心頭熱血一燃,手中金刀頓時就變得無比璀璨。

  破敗王者之劍,表面平凡,卻如同王者風范,這便是我,我陸言,即便是死,又有何所懼?

  在那廣南鄉下的地窖里,我其實不是早就死了么?

  這般想著,我陡然一咬牙,硬著頭皮就沖了上去,感受著那耶朗古戰法絕死逢生的氣概,與那家伙拼斗起來,即便是力量上遠遠不足,卻憑著古戰法勉強支撐。

  那黑袍光頭的小矮子原本認為我是最為薄弱的一環,想要通過猛然一擊,將我給先擊潰,然后各個擊破,重新掌握戰局,沒想到一交手下來,才發現我底子雖弱,但打起來的那股悍勇卻是在難得,整個人就跟打了雞血一般,以弱博強,宛如瘋虎,而且一進一退之間,頗有章法,一時之間竟然拿我不下。

  他拿不下我,旁邊的五哥和那巨型蜘蛛立刻圍了上來,盡管配合不默契,但是三者一同出手,卻將他給死死纏住。

  三人一獸纏戰片刻,我被那短杖砸中數次,五哥身上又多出幾道血痕,而那巨型蜘蛛的身體甚至被小矮子用短杖砸得坑坑洼洼。

  不過這一切犧牲都沒有白費,小矮子也是全身鮮血,處處是傷。

  其間他曾經做過好幾次的努力,想要重新奪回那巨型蜘蛛的控制權,無論是念咒,還是貼符,都毫無效果。

  他再厲害,也抵不過小紅鉆入那蜘蛛腦子里面去來的直接。

  終于,在一次被五哥木劍的電芒刺激到的他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長此拖將下去,對他十分不利。

  即便他能夠將其中一人打傷,甚至打死,他也逃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想到這里,那家伙突然退到了火線的邊緣,伸出了右手,猛然一招。

  阿咯給、伊姬瑪扎……

  他口中高喝著一句咒訣,突然間整個空間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我感覺眼前一黑,當下也是憑著感知的炁場流動,橫劍來擋,防范著這家伙的偷襲。

  我那個時候擔心得要命,倘若是一直這么黑下去,問題可就很嚴重了。

  因為我畢竟沒有適應憑借著炁場的感應來對敵。

  不過那黑暗在持續了不到兩秒鐘,立刻收斂,火焰再一次充斥著整個空間,我揚起了手中的劍,四處環顧,這才發現那個黑袍光頭的小矮子,已然不見了蹤影。

  人呢?

  我和五哥十分警覺地四處張望,然后瞧見一道血跡朝著另外的一個通道口離開了去,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氣,沖著五哥驚喜地喊道:“人走了!”

  五哥點了點頭,表情也輕松了許多:“嗯!”

  這一句話說出,那邊的人群立刻傳出一陣歡呼來,而五哥仍然有些不放心,對我說道:“陸言,你怎么出現在這里的?”

  我用最簡明扼要的話語跟他講了一遍,五哥點頭,說如此便好,只是——這蜘蛛怎么回事?

  我擺了擺手,說無須擔心,它現在歸我控制了。

  我說話的時候,那巨大的蜘蛛還輕輕地伸過了一只爪子來,跟我輕輕地碰了一下。

  瞧見這,五哥終于露出了笑容來,走過來,緊緊地給了我一個擁抱,說陸言,謝謝你,我蕭應武欠你一個人情。

  說罷,他指著旁邊那些豎直的蠶繭說道:“這里面是我們的人,不知道是否還活著。”

  他一說話,被小紅控制著的巨型蜘蛛立刻爬到了一個蠶繭的跟前,腦袋上古怪的口器抓著一根絲,然后使勁兒一吸,十幾秒鐘之后,那蠶繭上半部分消退,居然就露出了一張人臉來。

  那人卻是負責后勤的李明非,他重見天日,一開始瞧見那巨型蜘蛛,嚇得哇哇大叫,然后瞧見了旁邊的我和五哥,下意識地喊道:“我不會是做夢吧?”

  蠶繭里面的人沒有死,這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

  在巨型蜘蛛的幫助下,我們很快把所有的蠶繭抽光,盤點了一下人數,才發現原來差不多三十多人的驢友團,此刻居然只有了十五人。

  死了一半的人……

  這結果讓人有些沉默,而就在這時,隊醫朱紅突然喊道:“楚領隊呢,他剛剛不是還在我們面前的么?”

  她一說起,大家頓時就想起了群主,這時才發現人不見了。

  五哥眉頭緊鎖,說他剛才就在我的身后,怎么人一下子就不見了呢,到底怎么回事?

  這時有一個人舉起了手來,他我認得,叫做王鵬,之前曾經被錐子臉春姐用矮地龍誘惑離開,沒想到他也還活著。

  王鵬站出來,告訴大家,說剛才黑的那一下,他感覺站在他前面的楚領隊好像低聲叫了一下。

  啊?

  五哥和我對視了一眼,彼此明白,楚領隊的失蹤,肯定是跟那黑袍光頭的小矮子有關。

  沉默了一會兒,五哥突然說道:“走吧,我們趕緊離開這里。”

  朱紅猶豫道:“可是五哥,群主他……”

  五哥揮了揮手,一臉嚴肅地說道:“他的事情,我來處理,現在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把大家給帶出這個鬼地方,離開這里去。”

  許是出于對這兒的恐懼,竟然沒有一人反對,大家集合,清點人數之后,五哥找到我,問我能不能讓這大蜘蛛幫著把同伴的尸體給帶出去。

  我想了想,看了一眼那大家伙,沒想到小紅挺有辦法,用剛才絲繭將這些人包裹住,然后用一根絲線拖著離開。

  有著那巨型蜘蛛開道,我們重新回到那邊巨大空間的時候,那些黑色毛球遠遠地避開,倒也沒有遇到什么麻煩,我們一路上收斂尸體,然后又找到了路濤,一番焦急地趕路,終于離開了這冰縫。

  重見天日,看到滿天星斗,幸存的許多驢友都忍不住痛哭出聲來。

  我們沒有停留,繼續前行,當回到了那村莊的時候,天色也已經麻麻亮了,五哥去找那幾個留守的人員,結果并沒有瞧見蹤影,回到村前來,找到我、李明非、路濤、朱紅等幾個驢友團的主事人,交代大家現在立刻出發。

  他讓大家不要去什么拉薩了,原路返回,遇到最近的縣城,立刻報案。

  他交代大家,說這件事情,警察肯定是管不了了,讓大家休整一些,盡快返回內地去。

  我想了一下,掏出了趙司長的名片來,遞給五哥,說找這人可以么?

  趙承風?

  五哥瞧了一眼那名片上面的名字,臉色勃然大變,問我這名片到底是怎么來的?

  我把跟大家分別之后的事情告訴了他,五哥臉色陰沉不定,過了一會兒,他點了點頭,說道:“趙承風這人雖說圓滑了一些,不過辦事的能力應該還行。他現在剛剛起復,正憋足了勁兒,讓他管,應該也沒問題。”

  他讓我們出去,手機有信號了,立刻聯系這人,緊接著催我們離開。

  李明非、朱紅幾個人臉色一變,說五哥,你不跟我們走么?

  五哥回頭望了一眼,平靜地說道:“老楚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不能把他一個人留在這里……”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蕭家,蕭家,這就是句容蕭家。
他們不是以修為聞名的,靠的就是這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