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六章 冰川布達拉

  我的天?

  這不是動物園,而我們面前的這一大幫子白狼,也不是動物園里那些吃飽了就睡、睡飽了就吃,一點兒精氣神兒都沒有的土狼。

  它們每一個,都有著極為恐怖的攻擊性。

  我有點兒鬧不明白,這么一個鬼地方,怎么可能會出現這么多的雪狼?

  要曉得,一個族群的繁衍生息,那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必須有一整套的生態系統配合才行,它們的居住點在哪里,食物是什么,水源在哪里,這些都是至關重要的。

  平白無故,是不可能憑空冒出這么多的雪狼來的。

  然而現在的問題在于,還沒有等我把這些問題給想清楚,那一幫畜生便從遠處驟然發力,快步朝著我們這邊沖了過去。

  那一兩只雪狼倒還好說,四五十頭,就已經超出了我和五哥應對的極限了。

  眼看著這些畜生飛快而來,五哥沖著我大聲喊道:“退,往后退,我們回去……”

  我聽到他的話,轉身就走。

  這不退不行了,因為倘若是身陷這一大幫子的畜生圍攻之下,顧頭不顧尾,很快就會被撲倒在地,然后喉嚨就會被這些畜生咬合力驚人的大嘴給咬開……

  我們兩人開始退,一路退到了先前那個僅夠一人穿行的冰縫口處,方才停下,在這種狹窄的地形里面,那些畜生就沒有辦法展開各種群殲戰術,全部都擠在了一個口子里,有幾個試圖靠著個人勇武沖上來,結果都給五哥毫不留情地挑破眼球,嗷嗚一聲,痛苦地縮回了去。

  不過這幫畜生倒也不甘心,成群結隊地圍堵過來,將這冰縫口給堵得滿滿當當,口中不斷地發出低沉的呼吼聲,噴出氣息白霧。

  被無數兇戾惡毒的狼眼注目,這事兒實在不是什么好事兒,反正我當時的后背就是一陣雞皮疙瘩冒出,下意識地想要離開,于是拍了五哥的肩膀一下,說我們先撤吧。

  五哥也拿這么多的雪狼沒有辦法,點了點頭,一邊將木劍前指,牽制著那幫畜生,便與我一起,朝后退去。

  那些畜生不依不饒,我們退一步,它們就進一步,一路對峙。

  我們往回路走,沒想到走了一段距離,我突然發現一個情況,那就是無路可走了。

  原本就顯得十分狹窄的冰縫,此刻居然凝結在了一起。

  我的天,后路被堵了。

  五哥的整個心思都放在了前方虎視眈眈的狼群之上,沒有回頭看一眼,感覺到我停止了腳步,便出聲問,說怎么不走了?

  我苦笑,說路口被封了。

  他一臉詫異,剛剛轉過頭來,立刻就有一頭雪狼撲了過來,五哥早有防范,也不用劍,直接用那左臂一記轟天錘,將那畜生給砸得往上飛去。

  這冰縫本就是呈現出一個倒“V”的形狀,上窄下寬,那畜生被硬生生地往上一砸,立刻給卡到了上面的冰縫里去。

  它不斷地掙扎,結果都沒有用,最后發出聲聲哀鳴,讓人的心跳動不已。

  五哥一拳震懾群狼,那些畜生不敢再行造次,他這才打量那封堵的路口,瞧了幾眼,立刻明白了:“我知道了,這山口處肯定弄了一個類似于法陣的東西,白天的時候加強水汽,讓低溫封凍住山縫,等到了夜里,方才會再次融開——這些雪狼,是被人刻意圈養起來的……”

  我說那我們該怎么辦?

  五哥沉默了幾秒鐘,毫不猶豫地說道:“離開這里,我們進來的時候是清晨,而且才過了沒多久就已經封凍了這么多,我們若是留在這里,肯定會被那冰封住的,只有往前走,才能保命。”

  他說話間,我才發現身后的冰縫居然朝著我這兒推進了好幾米。

  不好,五哥說的是真的。

  瞧見這般詭異神奇的情況,我心中一陣忐忑,弄出這些場面的家伙當真是厲害,居然能夠利用這邊的自然環境,做出如此神奇的事情來。

  他若是我們的敵人,那可該如何應對啊?

  來不及多想,身后冰縫合攏的速度正在加快,五哥提著劍,開始再一次往前走。

  那些雪狼也是聰明得很,我們退,它們就進,而我們往前走了,它們則開始往回退了起來,如此一進一退,時間緩慢過去,眼看著即將走出了那狹窄通道,五哥用非常低沉的話語對我說道:“陸言,一會兒出去了,那幫畜生肯定不會讓我們好過,你得做好準備……”

  我說五哥你先別急,我們想想辦法。

  五哥說能有什么辦法,狹路相逢勇者勝,現在我們只能硬著頭皮沖出去,跟這般畜生拼了——我昨天跟這些雪狼交過手,它們組織嚴密,進退有素,三五個、七八個,我應該沒啥問題,不過這么多一擁而上,我未必能夠扛得住……

  組織嚴密、進退有素?

  等等……

  我的腦子里靈光一閃,眼看著五哥就要持著劍沖出去了,我一把將他給拉住,說五哥,你等等,我有辦法了。

  五哥正憋著一腔熱血,準備開干呢,被我這般一拉,頓時就愣了。

  他又不是熱血小青年了,能夠有辦法解決,自然不愿意去拼死,說你有啥辦法?

  我說咱換一個位置,我上前去。

  五哥同意,蹲下身子,讓我從他頭上跨過,而我來到了前面瞇眼朝外望去,目光在一眾狼群之中,搜尋了一下。

  我要找那個最早出現、體型最大的雪狼。

  那家伙,應該就是發號施令的狼王。

  每一個狼群里面,都會有一個王者,這家伙擁有狼群里面的一切資源和至高無上的權力,其余的公狼要么對它表示服從,要么就對它進行挑戰。

  成功了的,成為狼群里面新一任的狼王;而失敗的,或者被放逐,或者從此墮落,茍且余生。

  這是我從動物世界里面學來的知識,想來安放在面前這些畜生的身上,是沒錯的。

  很快,我就找到了那一頭狼王。

  它實在是太顯眼了,提醒明顯比別的血狼要大上一圈,膘肥體壯,而在它的身邊,則圍在了一圈比它小很多的雪狼。

  那些雪狼,應該都是它的愛妃。

  對,就是你!

  我一拍胸口,默念九字真言,讓聚血蠱小紅出動,朝著那頭血狼王飄了過去。

  我的計劃很簡單,那就是讓小紅控制住那頭狼王,而由狼王對這一大幫的畜生發號施令,將我們眼前的危機給解除。

  能夠成功么?

  瞧著小紅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朝著那雪狼王飛了過去,我的心幾乎都提到了胸口處來,而那畜生似乎感受到了危險的來臨,居然“嗷嗚”一聲,轉頭就跑開了去。

  不過它跑得再快,也終究不是小紅的對手,很快我就瞧見小紅從空中陡然落下,一下子就包裹住了那雪狼王的腦袋。

  盡管隔得遠,但是我似乎能夠感受得到它的觸須,插入雪狼王腦髓里面去的景象。

  我屏住了呼吸,等待著最終結果的揭曉。

  一秒、兩秒、三秒……

  就在我等得不耐煩了的時候,那畜生突然揚起了頭顱來,長嘯了一聲:“嗷嗚……”

  這一聲叫喊過后,我們面前這一大幫虎視眈眈的狼群突然出現了一陣騷動,但它們并未有退去,不過那雪狼王并沒有停歇,而是接二連三地嚎叫,過了幾分鐘,那一大堆的雪狼終于忍耐不住了,居然就一哄而散了。

  幾息之間,大片的狼群不見蹤影,而那頭高大的雪狼王則屁顛屁顛兒地跑到了我們的面前來,伸出舌頭,像哈巴狗一般。

  它還將身子低伏,示意我們騎上它的背脊上去。

  五哥愣在了這里,整個人都感覺到一陣迷糊。

  就這么,完了?

  那雪狼王不停地抖動身子,我不知道小紅讓我們騎上來,到底是為了什么,不過也知道肯定有深意,于是拉著五哥,騎上了那壯實的狼背之上去。

  身上承著兩人,那雪狼王一點兒也不費勁,轉過身來,身子低伏,緊接著一下子就躥了出去。

  它跑得極快,我和五哥只有緊緊抓著它的毛發,眨眼之間,居然就被它帶出了前面的空地,一路沖到了那邊的拐角處去。

  一過拐角處,我整個人頓時就驚呆了。

  在我面前出現的,是一個堪比布達拉宮一般巨大的宏偉建筑,在這冰川腹地之下,居然藏著一個集宮殿、城堡、寺院于一體的大型建筑群落,而與布達拉宮所不一樣的,是這兒的許多建筑,居然都是用冰雕而成的。

  雪狼帶著我們一路狂奔,從那邊的積雪廣場飛奔而過,一路穿宮過殿,來到了一處巍峨高懸的殿宇外。

  到了這里,它驟然停下。

  我們被這一路來的諸般景致都給嚇得一陣發愣,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而就在此時,突然間墻內傳來了一聲熟悉的人語:“那幫人逃離了這里,肯定會有消息走漏,所有的出口,一定都得封堵住,一個都不留……”

  我和五哥面面相覷。

  這聲音,可不就是昨夜我們碰見的那個黑袍光頭小矮子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很快,我們就要見到他們了,好懷念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