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牢房遇故人

  有人在里面應了一聲,然后問道:“外面要不要處理一下?”

  黑袍光頭說不用,外面有我們的信徒,會幫著掩飾的,現在主要的問題就是把守好這通道——這兒是我族花了十年時間找尋到的唯一出口,若是被人給封堵住了,大業毀于一旦,你可知曉?

  那人倉皇應下,然后朝著這邊的門邊走來。

  我和五哥一陣心驚,慌忙退到拐角處,而那被小紅控制著的雪狼王也隨著我們退開,剛剛藏好,便瞧見一個長得跟老鼠一般的家伙從門里走了出來。

  那家伙長得十分丑陋,腦袋跟老鼠幾乎一模一樣,身高只有一米三不到,一頭黑乎乎的毛發,身后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

  最讓人奇怪的是,它居然是直立行走的。

  我后背靠著殿墻,感覺有一股冷汗,頓時就浮現了出來,實在是有些心驚膽戰。

  先是雪狼,然后又是那些跟炸彈一般的黑毛球兒,再接著就是這種長得跟老鼠一般的人……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難道是在做夢?

  我下意識地摸著自己的額頭,沒有發燒,又狠狠地掐了一下胳膊,發覺好疼。

  瞧見那鼠人朝著我們來的方向快速奔去,那院墻里則陷入了一片寧靜之中。

  黑袍光頭顯然是回到了殿宇里面去。

  感覺四周無人,五哥方才長嘆了一口氣,說我這一次進藏之前,曾經專門查過一些資料,其中在《格薩爾王傳》譯本里面,說到以前藏區是妖魔橫行的,后來格薩爾王降世,帶領著西藏人民奮起反抗,剿滅了大部分的妖魔,最后將妖魔殘余趕到了一個地底世界里去——我以前以為這不過是吟游歌者的創作,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我說五哥,你是說這幫人,就是那個什么《格薩爾王傳》里面所講的妖魔后裔?

  他很嚴肅地點頭,說對的。

  我有些質疑,說五哥,你說的那個《格薩爾王傳》我也聽過,還有什么神授藝人、聞知藝人、掘藏藝人、吟誦藝人、圓光藝人等等的區別,版本都有幾十部之多,跟咱經常聽說的《山海經》一樣,都是些神話傳說,難道也是真的?

  五哥見我不以為然,說你別小看《格薩爾王傳》,我跟你講,這部史詩從誕生起,影響巨大,流傳于青藏高原的藏族、蒙古族、土族、裕固族、納西族、普米族等民族中,地域不但橫跨我國多個省區,而且連不丹、尼泊爾、錫金、印度、巴基斯坦、蒙古、俄羅斯等國也都有流傳,每當失傳斷絕了,突然就會站出一人來,這人或許在此之前,大字都不識,說話都不順溜,卻能夠將上百萬的詩行給唱誦出來,你覺得這只是傳言?

  五哥說得我啞口無言。

  其實不管這黑袍光頭到底什么來歷,五哥到底說了些什么,我都沒有表示任何愿意,事實上,自從跨入這個行當里面來,我就對各種各樣詭異的事情,都已經麻木了。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不是搞清楚這些家伙的來歷,而是找到楚領隊。

  再一個,就是如何逃出去。

  其實歸根到底就是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如何能夠逃命離開。

  因為這事兒太恐怖了。

  那鼠人倘若是出現在動物園里,絕對是萬人空巷,而出現在這冰川下詭異的宮殿、寺廟中,就讓人忍不住直打哆嗦。

  天知道這么多的殿宇里面,到底藏著多少亂七八糟的鬼東西呢?

  我們所處的這個地方,雖然在冰川之中,但卻有天光落下,顯示此刻卻是白天,我和五哥不敢在此多作停留,偷偷繞到了這殿宇的后面,一路小心翼翼,然后由五哥發力,翻墻而上,越過了那三米高的宮墻,跳進了里面去。

  待他傳來了信號,我再騎上那頭雪狼王的背上,然后隨著一起躍入其中。

  雖然心中藏著千般恐懼,不過我們卻不得不主動進入這最危險的地方。

  因為楚領隊,便是被這家伙給擄走的。

  我們潛入了這一個巨大宮殿,從側面的一個甬道進入其中,守在門口的有一條巨大的花斑蟒蛇,警惕地盯著我們,不時吐出口中常常的蛇信子,兇狠異常。

  而這東西被雪狼王頭上覆蓋的小紅盯了一眼,直接萎靡下來,攀身上了大梁去,瑟瑟發抖。

  我們進了殿宇之中,里面有多個房間,雪狼王一路領先,走在最前面。

  走到第一個走廊的時候,我瞧見了一個巨大的蠟燭,那火光將周遭的黑暗驅散,我好奇地走近一看,感覺這蠟燭怪怪的,燃燒的氣息有些獨特,而就在我盯著好一會兒的時候,五哥一把拉住了我,說別看了,走。

  我說這是什么?

  五哥拿自己比劃了一下,說這是人油蠟燭,也叫做尸油蠟燭,是薩滿原始教義中最邪惡的一種手段,那蠟膏里面藏著的,是一個人,而那蠟芯,則是人的頭發做成的……

  我聽到他的講述,臉色頓時間就是一片慘白,胃中不斷抽搐,就好像有東西要嘔吐出來一般。

  五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說適應一下,估計里面還有更變態的呢。

  我離開,忍不住回頭又望了一眼。

  我總感覺那巨大的蠟燭里面,會不會有一具尸體,是我認識的熟人呢?

  雪狼一路小跑,不時處理那突發的狀況,有的時候是一條大蛇,有的時候是一只蝎子,有的時候又是一團巨大的馬蜂群……這些種種,應該都是殿宇里面的守護,不過都在小紅的逼視下,怯怯離開。

  它們怕聚血蠱?

  瞧見小紅一路犀利,我心中多少有了一些信心,連五哥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笑容,覺得帶著我,實在是一件無比正確的決定。

  雪狼王在一個大殿前停下了腳步,我們小心翼翼地靠近,透過那窗棱子,瞧見里面十分明亮。

  那劉十多平方的房間里,足足點燃了四根人油蠟燭。

  即便是站在窗外,我都能夠聞到一股濃烈的香料氣息,而往里面一望,我卻是瞧見了那個強大的黑袍光頭,此刻他已然將黑袍脫掉,露出了那滿是瘤包的身體來。

  是的,此刻的他全身幾乎赤裸,這使得我能夠瞧見他身上,居有大如拳頭、小如冬棗一般的瘤子,密密麻麻,遍布全身。

  有的還小的瘤子結在大的上面,就跟一串葡萄一般。

  那景象,看得讓人都忍不住想要嘔吐出來。

  太具有視覺沖擊力了。

  而更讓人感覺到詭異的是,在那小矮子的旁邊,還有三個全身赤條條的女子,宛如白魚,在他身邊游弋,四人一邊調笑,一邊相互摟抱,不時還做出敦煌窟中修仙的造型和姿勢來。

  瞧見這個,我卻是懂了。

  人家這個,也是修行。

  密宗歡喜禪,大概便是如此景象,不過原本挺吸引人注意的,但是瞧見那小矮子一身的肉瘤,我就實在是提不起興趣來。

  多看一眼,我就怕自己嘔吐出來。

  雪狼王的爪子下面,有肉墊,踏地無聲,它的鼻子嗅了嗅,然后接著帶我們走。

  又過了幾個走廊,我們來到了一個開口狹窄的區域來,那兒居然守著兩個長得跟狗熊一般的家伙,跟人差不多大,拄著一根長矛,就跟看守的士兵一般。

  五哥看了我一眼,對我張口型:“是這里么?”

  我看了一眼雪狼王,只可惜小紅并沒有跟我表達什么,于是搖了搖頭。

  五哥沉默了幾秒鐘,突然一咬牙,說管它麻痹的,干!

  兩人商議妥當,便小心翼翼地靠近。

  那兩個狗熊一般的家伙,到底有多厲害,我們不知道,但是卻曉得一點,倘若是讓它們發出半點兒聲音,又或者逃了出去,那我們可就得都栽在這里。

  發動攻擊的前一秒鐘,我的心臟幾乎是窒息的。

  那時的我,和五哥一樣,都爬上了雪狼王的身上去,下一秒,雪狼王像一道利箭,離弦而出,一下子就將最近的那狗熊給撲倒,而我則和五哥一躍而下,同時撲向了另外一個家伙,我手中的金劍,沒有任何猶豫,一下子刺進了對方的心臟里去。

  與此同時,五哥將他的脖子給抹開了。

  雙保險。

  伏擊在一瞬間完成,另外一個家伙的腦袋也給雪狼王給咬了下來,直到結束,我們都不知道這兩個狗熊一樣的家伙,到底有多厲害。

  它們從始至終,都沒有動彈過一下。

  將這兩人給殺死,我們立刻動了起來,小心翼翼地推門而入,里面傳來不耐煩的聲音,聽那動靜,有三個人。

  故技重施,我們再一次進行了偷襲。

  不過這一次我沒有那么幸運,右手胳膊被“人”用爪子劃了一下,立刻有一道血淋淋的傷痕來。

  受了傷,但我也顧不了那么多,左右一陣打量,發現這兒果然是一處監牢,圍著這空間,有十來個牢房,五哥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與我一左一右,朝著里面搜尋而去。

  我走了幾個牢房,都沒有瞧見人,而在末尾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再叫我:“咦,師弟,你怎么在這里?”

  我隔著柵欄,往里面望去。

  只一眼,我驚得幾乎都要跳起來了。

  這里面的人,居然是二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