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八章 妖魔談秘辛

  在瞧見二春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給驚呆了,慌忙走到跟前,確認了一下,發現居然真的是我師姐二春。

  跟隨著陸左一起被通緝的二春,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她的出現,是不是也也代表著陸左就在附近?

  或者已遭不測?

  我有滿腹的問題要問她,然而此刻的她卻是虛弱無比,眼皮翻了一下,剛剛要說些什么,緊接著就暈倒了去。

  二春!

  我低聲喊了兩句,發現她已然昏迷不醒,而這時五哥找了過來,問我怎么回事。

  我指著牢房里面的人,說這人是我師姐。

  五哥往里面望了一眼,驚訝地喊道:“這不是二春么,她怎么會在這里呢?”

  我搖了搖頭,說不知道,剛剛打了招呼,就直接昏死過去了,也不知道她受了什么苦,我們得趕緊把她救出來——對了,你找到楚領隊了沒有?

  五哥搖頭,說沒有,其余亂七八糟的鬼東西倒是瞧見不少,但是人,這里面就瞧見二春一個。

  我說什么意思,什么是亂七八糟的鬼東西?

  五哥說我來想辦法開鎖,你自己過去瞧一眼吧。

  他這么說,我倒是覺得奇怪,走到了另外一邊瞧去,結果發現這牢房里面,總共關著四個人,除了二春之外,還有三個,卻都不是人的模樣,有兩個滿臉通紅、有著碩大鼻頭的大猩猩,還有一個,則是身材魁梧,足有兩米身高的巨漢。

  這漢子虎背熊腰,而再仔細一看它的臉,我擦嘞,這不就是一頭老虎么?

  額頭的那“王”字紋,我們小時候畫老虎的時候學過。

  這里面,到底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啊?

  我有些發愣,而就在這個時候,里面突然有聲音傳了出來,一開始的時候我聽不懂,不過對方很快就換了一種語言。

  這話兒,有點兒類似于川藏邊境的話語,我小時候看過很多西川的方言劇,所以倒是能夠聽懂——那個張著嘴巴說話的大猩猩在求我,說他們都是好人,讓我把它們放出去。

  我愣住了。

  我是真的愣住了,真的,因為在我這輩子都沒有想到過,居然會有一頭大猩猩開了口,在苦苦哀求著我。

  這事兒,簡直就是太匪夷所思了。

  就在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時候,五哥走到了我的身邊來,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說怎么樣,我說的話,你現在信了吧?

  我信了。

  格薩爾王傳里面說到在藏區地底有一個很龐大的地底世界,以前橫行藏區的妖魔除了被剿滅的大部分,其余都逃入了地底,建立了許多的國度。

  這事兒極有可能是真的,要不然這大猩猩怎么可能會說話么?

  它剛剛說完,旁邊傳來了一個女聲,卻是從那個虎背熊腰的虎頭壯漢口中發出來的:“嗚嗚、嗚嗚,我要回家,我想媽媽,我不是壞人,求求你們放了我好么?”

  呃……

  這尼瑪是虎頭壯漢么,分明就是一個還沒有斷奶的小蘿莉啊?

  我頓時就感覺到世界觀有些崩潰,而五哥則一把攬住了我,說妖魔的話,從來都不可信,你別受它們魅惑——牢門我已經打開了,不過你師姐的體重實在是有些……呃,你懂的,能不能讓那頭雪狼過來馱著呢?

  我點頭,說可以,不過我先去看看。

  我走進了敞開的牢房里,將師姐給扶了起來,拍了拍她的臉,喊了兩聲,沒有動靜,將手指按在了她的手腕上。

  鎮壓山巒十二法門所學十分雜亂,但行話說得好,巫醫不分家,我跟著蟲蟲一起多少也學了一些望聞問切的手段,一番查探之后,這才發現她之所以昏迷,卻是因為過度饑餓導致的虛弱。

  明白了這一點,我沒有掩飾,直接當著五哥的面,從乾坤囊中掏出了一瓶水和餅干來,給她喂了起來。

  五哥瞧見我憑空摸出那礦泉水和食物,頓時睜大了眼睛,說我擦,陸左可真是土豪,收徒弟夠闊氣的,居然還送這玩意?

  我搖了搖頭,說不是他給的。

  五哥笑了,說又是那個姑娘?

  我點頭。

  他沉默了一下,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以后可別辜負了人家,知道不?

  二春在昏迷中,我給她為了點水,卻并沒有醒過來,沒辦法,我和五哥合力將她給抬上了雪狼王的背脊之上,為了怕她掉下來,找了個繩子將她給綁好。

  那雪狼王先前馱著我和五哥兩個大男人還行走如飛,沒想到二春一上去,腳步頓時就輕浮了幾分,憋得面紅耳赤。

  這姑娘,可是真沉啊。

  雖說沒有找到楚領隊,但是二春卻是意外之喜,特別是我,因為我之所以出現在這里,目的就是找到陸左,詢問他當日事宜,并且承擔起我這個當徒弟的,該負起的責任來。

  現在既然找到了二春,而二春又是當日跟陸左一起被通緝的,肯定能夠明白當初的來龍去脈。

  我的目標,也算是完成了一小半。

  綁好了二春,五哥跟我商量,說我們現在一時半會也出不去,不如繼續尋找一下,說不定楚領隊和其余幾個失蹤的成員,或許被關在其他地方。

  我能夠理解五哥對于楚領隊這些老友的情感,表示沒有問題,不過對于牢房里另外三位囚犯的處理,我卻有不同的意見。

  敵人的敵人,也許能夠成為戰友。

  對于我的想法,五哥表示很不認同,他覺得既為妖魔,自然最擅長蠱惑,倘若把他們給放出來的話,很有可能就壞了我們的事情。

  我勸他,說這世間一種米養千種人,人類里面未必都是好人,而像它們這樣的,別看長得跟我們不同,但未必也全是壞的。

  我們兩個在這牢房門口爭論,里面三個卻是聽懂了,最先發言的那大猩猩舉起手來,說兩位桑巴,我毛球以布魯族祖先的光榮發誓,我們都不是壞人,就是不肯屈服冬日瑪的統治,才被關進這里來的,如果兩位桑巴能夠把我們給放出去,必當效犬馬之勞。

  五哥忍不住譏諷,說你們漢話說得倒是挺流利的。

  旁邊那個娃娃音的虎頭大漢說道:“都是老法師教我們的,你們地面上的這些,我們都懂……”

  我瞧見五哥還待反駁,攔住了他,低聲說道:“五哥,我就問幾句話。”

  他雖然心中不愿,不過卻不便反駁于我,于是說好,你跟他們聊著,我去外面,把那兩人的尸體處理一下,你小心一些。

  我不知道五哥為何會對這些長得奇怪的生靈懷著這么濃重的敵視和戒備心,不過還是決定爭取一下,走到它們的面前,然后問道:“冬日瑪是誰?”

  那大猩猩毛球一愣,說你們進了這里來,怎么不知道冬日瑪?

  我說大兄弟,時間緊迫,你最好別打岔。

  它明白了,點頭,說我知道了,冬日瑪是格薩爾王殿現在的主事者,他披著黑色法袍,拿著冰川之杖,是新摩王的十二門徒之一,負責看守這條通往外界的要道。

  我說這里是格薩爾王殿?

  它說對,是的,在最中間,還長眠著格薩爾王的真身,不過我聽說那真身已經被運到了地底,現在這里被鳩占鵲巢,成了摩門教的據點?

  我問什么是摩門教?

  它告訴我,說是一個廣泛流傳于地底的原始宗教教派,也是曾經的統治者,信奉奎師那魔神。

  我又問新摩王和十二門徒又是什么鬼?

  它告訴我,說十幾年前的時候,摩門教的阿摩王曾經統治大半個地底世界,后來來了一個叫做陳老魔的地表來客,將整個摩門教給滅了,還斷絕了他們與信奉神靈溝通的通道,使得摩門教幾乎絕跡;然而好景不長,后來突然間又出現了一個叫做新摩王的人,將那些散落各地的摩門教余孽又糾集了起來,傳授了十二個弟子,最終又重新成了氣候……

  我聽得一陣發冷。

  萬萬沒有想到,這地底里面居然還有這么多的變故,而更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陳老魔。

  盡管我一再問起毛球陳老魔的全名時,它表示自己那時還小,只是聽族中長輩說過,并不知曉,但我卻能夠肯定,那個陳老魔,應該就是現如今大名鼎鼎的黑手雙城陳志程。

  他的威名,居然在這地底都有傳播,而更加讓人震撼的是,他居然憑著一己之力,滅了這么恐怖的摩門教?

  我們現在所面對的那黑袍光頭冬日瑪,僅僅只是新摩王的十二弟子之一,而新摩王也不過是阿摩王的繼任者,那阿摩王據說曾經統管過地底世界的大半范圍。

  盡管我對那所謂的地底世界沒有什么直觀上的印象,但是卻能夠感受得到其中的恐怖。

  這陳志程,未免也太牛叉了吧?

  吊炸天啊!

  就在我感慨之時,這時五哥突然沖了過來,對我說道:“陸言,不好,我們被人發現了,趕緊走,快!”

  什么,被發現了?

  在五哥的急聲催促之下,我看了一眼牢房里面的這些人,猛然一咬牙,說五哥,把鑰匙給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