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一章 迷霧依重重

  聽到這聲音,我頓時就欣喜莫名,一個箭步沖了過去,一把抓住了二春的胳膊,說師姐你醒了?

  阿奴小心把二春給放到了地上來,我半蹲起來,二春借著微微光芒,看了我一眼,驚喜得眼淚都流了下來,說陸言,真的是你?我以為是我做夢呢,你不是在緬甸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的?

  我將二春給扶著靠在墻上,然后將自己回國之后,聽到堂兄陸左和大家出事的消息后,決定過來找尋的過程,簡單講了一遍。

  五哥在旁邊聽著,忍不住插嘴,說竟然會有此事?

  他顯然并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二春這時候也認出了五哥,說蕭家小爺,你也在這里?

  五哥擺了擺手,說你這叫法,一下子把我給弄老了,別這么叫,喊我五哥便是了。

  二春連忙搖頭,說那怎么行,我師父都叫你小叔呢,我若是叫了你五哥,豈不是岔了輩分?

  五哥知道二春的性子執拗,也沒有多勸,問到底怎么回事?

  二春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其實我到現在,也沒有明白到底咋回事呢……”

  我原本想從她口中得到一個答案,沒想到她竟然這般說,弄得我頓時就一陣頭疼,說那我堂哥現在在哪兒呢?

  二春說我怎么知道?

  我有些著急了,說那你到底知道什么啊?

  五哥感受到了我焦急的情緒,伸過手來,攬住了我的肩膀,說陸言,你先別急,讓二春歇一歇,喝口水啥的,她看樣子是好久沒有吃過東西了……

  聽他這么一說,我立刻反應過來,從腰間的乾坤囊中拿出了飲水和干糧來。

  二春一瞧見這個,兩眼冒光,伸手就抓了過來,將那礦泉水瓶子一擰,仰頭,咕嘟咕嘟,居然一口氣就給喝干了,然后抓著那膨化餅干,就使勁兒地嚼著。

  她這邊吃得狼吞虎咽,旁邊的人卻流著口水,阿奴在我身后夸張地吸了吸鼻子,然后小心翼翼地說道:“那啥,陸、陸言對吧,能不能給我們也吃一點東西啊,我們也是有四五天沒有吃過東西了……”

  四五天沒有吃過東西?

  我的天,你們又饑又渴,居然還那么猛,有沒有這么夸張啊?

  來之前的時候,我已經未雨綢繆,在乾坤袋里放入了大量的補給品,飲水倒還是其次,那干糧吃兩個月都不成問題,當下也是趕忙拿出了馕餅、饅頭、巧克力、糖果、罐頭肉和最為撐肚子的壓縮餅干來,另外每人都給了一瓶水。

  阿奴兩眼冒光,只恨手不夠用,一邊往嘴里面塞,一邊猛地吸氣,說太好吃了,實在是太好吃了。

  比起阿奴的吵鬧,毛球倒是顯得安靜許多,它拿著部分食物,來到角落,然后輕輕撬開陷入昏迷中的毛蛋嘴巴,給它小心翼翼地喂著。

  它細致地照顧著毛蛋,而自己卻并沒有吃上一口。

  阿奴沒有吃過這樣的食物,我瞧見它把那壓縮餅干一整塊一整塊地往嘴里塞,嚇得慌忙阻止它,說你等等,這東西一沾水,立刻就會撐開,你慢點吃,管夠的。

  這時的阿奴正揪著一顆巧克力球,在五哥的指導下撕開外面的塑料袋,含了進去,表情一下子就化了開來。

  它顯然是十分享受,忍不住哼了一聲。

  這一聲酥軟入骨,倘若閉上眼睛,還以為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呢。

  我瞧見大家都在進食,便坐在二春的旁邊耐心地等著,待她吃過一輪,歇了一口氣,捧著肚子大叫的時候,方才問道:“二春,跟我說一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吧。”

  二春的語言組織能力并不強,她回想了好一會兒,方才說道:“你還記得虎皮貓大人那蛋被偷的事情么?”

  我點頭,說對,我知道。

  五哥一陣詫異,說怎么,虎皮貓大人的蛋居然被偷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說五哥你認識那虎皮貓大人?

  五哥說廢話,那肥貨在我們家養了好多年,我咋不知道呢?

  啊,原來虎皮貓大人居然是句容蕭家出來的?

  兩人交談幾句,而這時二春則跟我們說起了她當日離開緬甸,返回國內之后的事情。

  當日她回到國內的時候,聯系到了朵朵,得知陸左和蕭克明查到線索,說那養雞專業戶曾經在西川的長江一帶出沒,兩人便循跡而去,沿著長江逆流而上,在附近一帶水域不斷地盤查,并且發動了大量的江湖力量。

  沒想到那家伙竟然憑空消失了一般,根本就沒有消息。

  如此找尋了好長一段時間,二春趕過去與他們會合的時候,當時線人那兒得到兩個消息來源,一是在浙東舟山,一是在西川大涼山。

  當時陸左和蕭克明商量過了,覺得兩邊都極有希望,如果只走一邊,害怕失去機會,于是決定分頭行動。

  舟山路遠,而且聽說那邊的勢力頗為復雜,蕭克明覺得陸左的修為一直并未恢復,便主動擔起了這重任來;至于大涼山這邊,有陸左和朵朵,再加上二春,總共三人的話,應該可以應付。

  如此分離,二春隨著陸左和朵朵前往大涼山,在山腳下的一個村子里駐扎,結果第二天晚上,就發生了變故。

  二春和陸左他們并沒有找到那養雞專業戶,而是被人給圍困于一處大陣之中。

  經過三人的同心協力,終于突破了重圍,然而這時有一個人出現,單約了陸左前去見面,回來之后,陸左的臉色就十分古怪,心事重重的,二春問他,也并不回答。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更是出乎二春的意料之外了,他們棲身的那個小村莊,開始陸陸續續地有人死亡了。

  一開始的時候,還只是一兩個,后來就一片一片地故去,陸左出于責任,選擇給這些人治療,結果發現根本就沒有解決的辦法;更可怕的是,居然有人跳了出來,指責是陸左在水里下了毒,并且言之鑿鑿。

  這村莊其實是苗疆三十六峒的一處寨子,里面也有人跟陸左熟識,結果有人選擇信任了陸左,還有的人則出言指責。

  隨著陸續又有人死去,終于有人忍耐不住恐懼了,開始跑出了外面去,選擇報告了有關部門。

  很快,有關部門進駐了大涼山,并且對此事展開了調查,出面的,是一個叫做魏書軍的主任。

  陸左一開始的時候心中無私,配合了調查,然而隨著事件的深入,居然被指定成了證據確鑿的兇手,被人下令扣押,并且還上報了去,聽說還準備請當時坐鎮西南一個叫做王朋的高手,前來押送。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陸左終于沒有再選擇了沉默,他在二春和朵朵的幫助下越獄,然后開始自己追查結果。

  然而在第三天的時候,陸左好像見了一個人,緊接著沒有再在大涼山停留,而是帶著她們逃亡了臧邊。

  一路上陸左憂心忡忡,但是不管朵朵和二春怎么問他,他都沒有回答。

  他似乎準備把所有的事情,都一個人來承受。

  陸左的原計劃,本來是準備前往日喀則的,在那里,有他以前的朋友,還有一個記名弟子,也就是我們真正的大師兄,不過路途走到一半的時候,他也是瞧見了這邊的古怪,下意識地帶著人進了這里來。

  沒想到在這兒遇到了伏擊,二春當場就被捉了去,而陸左和朵朵,則受了傷,倉皇地逃下了地底。

  聽完二春的講述,我整個人都為之詫異,在此之前,我曾經無數次地聽二春和旁人說過,陸左已然是站在了世界巔峰的人物,怎么在這兒,卻又如此脆弱呢?

  對于我的疑問,二春嘆氣,說師父厲害,那是天山大戰之前,而后因為傷到了全身經脈,修為一直沒有恢復,這半年來一直都在靜養,之前去東海,就是想要找點兒靈藥,結果還沒有成功,又出了這么一檔子事情。

  當然,這并不是主因,要曉得雖說師父修為大損,這世間卻也很少人能夠敵他,何況還有朵朵在旁,主要是這兒的那人,實在厲害。

  我想起了,說莫非你們在這兒遇到的人,卻是那個摩門教的新摩王?

  二春點頭,說對,就是那個娘娘腔的家伙,我也是進了牢里才知道的,這家伙的手段,未必會比當年的師父差多少,所以師父一時不敵,倒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

  我嘆了一口氣,說原來是這般,看來得找到陸左本人,才能夠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了。

  二春說完,問了我外面的情況,我將這一段時間里來的事情給她講了一遍,當聽到她和陸左、朵朵都上了通緝名單,陸左父母被接上了茅山,而蕭克明的掌門之位被擼了等等一系列之事,她不由得驚嘆連連。

  這段時間,實在是發生太多的事情了。

  我有些發愁,說到底該怎么找到我那堂哥呢,而就在這時,旁邊一直默不吭聲地毛球卻突然說話了:“我想,或許我可以幫到你們。”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到底怎么回事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