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二章 已非吳阿蒙

  毛球這話兒說出口,五哥不知道怎么了,忍不住就出言譏諷,說你又能幫上什么忙?

  阿奴這時湊了過來,指著毛球說道:“毛球是布魯族的格桑,曾經跟地底賢者一起游歷過許多地方,對茶荏巴錯很熟悉的,有他在,想必能夠幫上很大的忙呢。”

  五哥平日里挺穩重的,但一瞧見長得跟大猩猩一般的毛球,就變得有些“刻薄”,我不知道這里面的原因,不過聽到毛球能夠幫忙,便走了過去,蹲下身來,問道:“毛球,此事可做得真?”

  毛球點頭,說正如阿奴所說的,我在茶荏巴錯,還是有一些名氣的,很多部族也愿意相信我,所以如果我能回到布魯族,把消息傳出去,只要你師父等人不是離群索居,應該有辦法的。

  我朝它點了點頭,說謝謝。

  毛球顯得十分客氣,說無須,你能夠在牢房里選擇相信了我,對于我來說,就已經是最大的恩情了。

  我搖頭,說你已經用你的表現,證明了自己的清白。

  說著話,這時毛蛋突然一陣咳嗽,嘴里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卻是睜開了眼睛來。

  毛球瞧見,慌忙回過身去,握著毛蛋的手,說你怎么樣了?

  毛蛋張目四望,臉上露出了幾分欣喜,說哥,我們難道已經逃下來了么?

  毛球使勁兒點頭,說對,我們逃下來了。

  毛蛋下意識地樓主胳膊,說哥,我好冷啊,是不是快要死了?

  毛球慌忙呸了它一聲,說你講的什么鬼話呢,不要胡亂說,我告訴我,我一定會帶你回部族的,等到了部族圖騰柱面前,你的一切傷勢都會好的;對了,這里有吃的,是陸言格桑給我們的,你嘗一嘗。

  旁邊的阿奴興奮地直點頭,說對,很好吃呢。

  毛球照顧著毛蛋又吃了一些東西,等到它疲憊得又閉上了雙眼,這才將其輕輕放下,然后走到我跟前說道:“陸言格桑,我弟弟的傷勢不能在這兒久留,我們得趕緊離開,回到我的部族中去。”

  我能夠理解它此刻的心情,點了點頭,說從這兒到你的部族里,大概要多久時間。

  他沉默了幾秒鐘,然后給出答案:“大概兩天時間吧。”

  啊?

  我有些發愣,說這地下洞穴,竟然有這么大么?

  毛球猜到我并不太了解這兒的情況,于是跟我以及其余人解釋,說茶荏巴錯就是地底世界的意思,它其實是一處位于青藏高原腹部的巨大世界,這里有著廣饒的土地和自給自足、豐富的生態系統,當初這地底曾經誕生過一百多個城邦,被譽為地底魔國。

  聽到它的話,我整個兒都給震驚住了。

  我的天?

  這世間居然還有這么一個去處,怎么會沒有人發現呢?

  不過盡管有些驚訝,但我并不認為毛球在撒謊,事實上這一路走來,我已經瞧見了太多古怪的地方,比如茂密的蕨類苔蘚植物、溪流以及肥沃的泥土,還有幾乎難以瞧見的穹頂,這些都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圍之外。

  在那一瞬間,我突然冒出了一個奇怪的想法來,那就是倘若將這里的一切給公之于眾,外界是否會一片嘩然啊?

  想一想,我就覺得有些惡趣味,如果能夠打通這兒的通道,然后弄一個旅行項目啥的,說不定我還能夠賺一個盆滿鍋滿呢。

  當然,這也只是想想而已。

  那個叫做新摩王的家伙,以及它所屬的摩門教,未必能夠讓我如愿。

  毛蛋的傷勢有些重,我提出能否用我這兒的常備藥試一試,遭到了毛球的拒絕。

  它告訴我,說布魯族里面有一個祖先留下來的圖騰柱,那是它們的信仰所在,也是祖靈聚居的地方,再嚴重的傷勢,只要沐浴在祖先的靈光之中,都能夠得到愈合,至于別的,并不適合它們的體質。

  既然如此,那我們的時間就有些緊迫了,收拾一下,大家準備再一次出發。

  不過這一回,阿奴負擔起背負毛蛋的責任來,而二春只不過是太過于虛弱了,吃過一些東西之后,就恢復了一些精神,倒也用不著怎么操心。

  五哥之前凝聚精神的一劍,此刻也恢復了許多,不再萎靡不振。

  眾人稍歇,便立即出發,離開前,毛球將這洞穴小心翼翼地封存起來,它告訴我,這是它以前曾經住過的居所,在地底世界,危險總會更加多一些,這樣的地方能夠保證自己的安全和補給,留下來,對以后的行走都有幫助。

  我們在黑暗中穿行,沒有多一會兒,突然間我瞧見頭頂上有光芒,抬頭一看,卻見那是一種類似于烏鴉一般的飛禽,渾身冒著鮮艷的紅光,成群結隊,劃天而過。

  好神奇的鳥兒……

  瞧見我臉色驚訝,毛球跟我解釋,說這是太陽鳥,也是茶荏巴錯的生態系統得以留存的重要原因——相傳此物的祖先是洪荒時代的金烏,這些鳥兒誕生自地底巖漿之中,不懼火焰,喜歡成群集聚,它們提供光明,以植物種子為生,糞便里富含生機,所以這些太陽鳥聚集的地方,往往會有大片的森林,也會有部族生存。

  我驚訝,說那它們飛來飛去的,是干嘛呢?

  毛球臉色嚴肅,說不知道,有可能是受驚了,一般來說,太陽鳥十分慵懶的,除了覓食之外,很少有動彈的……

  這話兒剛剛說完,它臉色一變,對著大家說道:“趕緊躲起來,不要露頭。”

  我們不知道為何,只是照著它的吩咐坐,剛剛藏了起來,就瞧見頭頂上有一陣風刮過,我抬起頭來,瞧見六只巨大飛鳥一般的生物從頭頂上劃空而過,從遠而近地飛來。

  毛球將身子低伏,對著我們低聲喊道:“這是摩門教的飛龍,小心。”

  飛龍?

  我下意識地從石頭縫隙里朝著天空望去,瞧見這哪里是什么大鳥,分明就是電影《侏羅紀公園》里面瞧見的那種翼龍。

  所區別的事情是,那些翼龍都十分小,而我們頭頂上這些卻頗為巨大,翼展超過五米,有著鳥類長長的尖喙以及古怪的肉翅,劃空而過的時候,我能夠瞧見它們長長的脖子上面,坐著一個黑點兒。

  那應該是馭手。

  我被這場面給震住了,萬萬沒有想到,那滅絕了六千多萬年的翼龍,居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這些可比什么大猩猩、虎頭人更加讓人驚訝。

  待這些翼龍飛過之后,毛球方才站起身來,對我們說道:“看起來摩門教已經非常重視我們了,居然派了最為罕見的飛龍來找尋,我們得趕緊離開,回到部族,要是被抓到了,恐怕沒有辦法活命。”

  一行人不敢再多停留,匆匆而走,大約走了十幾個小時,大家十分疲憊的時候,毛球又在荒原里找到了一處洞穴居所,將我們給帶了進去。

  這兒也是他當初跟地底賢者游歷時曾經住過的地方。

  我們在那洞穴里休息,二春找到了我,問起我修行上的事情,因為這一路過來,我并沒有表現出新手的模樣,反而是一路領先,行事作風,比她這個入門好幾年的師姐都還要嫻熟,不由覺得好奇。

  我把自己與蟲蟲在雨林中行走的經歷告訴了她,并且表明了我已經能夠駕馭住了聚血蠱,并且已經體會到了好處。

  瞧見了我的進步,二春表示十分高興。

  她祝賀了我,并且說我如果能夠快速成長起來,說不定也能夠幫助到師父。

  睡覺之前,她問我,說我們能不能找到師父?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說一定可以的,你放心。

  她突然留下了眼淚,我問她怎么了,她說瞧見我能夠馭使聚血蠱,她不由得觸景生情,想起了自己曾經有一條很厲害的蛟蛇,只可惜在之前的時候,被那娘娘腔給弄死了,想想真的傷心。

  我默然不語。

  生活并非童話,也就必須面臨生離死別,說再多的話,都沒有什么用處,只有讓時間來沖淡這份記憶吧。

  我們在那地穴之中休息了四個小時,然后再一次出發。

  毛球告訴我,這兒離他們布魯族的圣山已經很近了,再走大半天的路程,應該就能夠到達,這話兒刺激了我們,馬不停蹄,一路疾走,卻是來到了一處波瀾起伏的山丘地帶,茂密的蕨林依附其間,連一直昏迷的毛蛋都醒了過來。

  這兒是它們的家,最為熟悉的地方,瞧見這些,毛球的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來。

  而就在眾人信心滿滿的時候,突然間頭頂上又有飛龍出現,這些家伙仿佛是早就在這里埋伏著一般,出現之后,立刻毫不猶豫地朝著我們撲來。

  我們已然暴露了,躲是躲不了,那該怎么辦?

  眼看著眾人一片慌亂,我卻想著倘若是蟲蟲在這里,她會選擇怎么辦呢?

  一想到蟲蟲,突然間我卻是一陣熱血激蕩,對他們說道:“你們趕緊走,我來負責引開這些家伙!”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一個男子,想要成為真正的男子漢,必然是心頭有所記掛……或者信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