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三章 半空飛龍戰

  真正的男人,就應該在這種最關鍵的時候,勇敢地站出來。

  想到這里,我沒有任何猶豫地將金劍從乾坤袋中拔出,然后朝著左邊大聲地呼喊而過。

  那金劍被我的勁氣催到了極致,光芒閃動,一下子就吸引了天空上那些家伙的注意力,倏然往下,朝著我的這邊飛了過來。

  眾人一陣錯愕,特別是阿奴,下意識地就想要跟著我跑來,我用長劍指著它,說別過來,我有辦法脫身的。

  五哥想起了我操縱那巨型蜘蛛和雪狼王的手段,便沒有跟隨而來,而是拉著眾人,朝著林間跑去。

  我一邊揮舞金劍,一邊大聲吼叫,在黑暗的地底蕨林之中,無疑是最為顯著的目標。

  幾乎所有的飛龍都朝著我的這邊沖了過來。

  我帶著這些家伙,一路跑了好幾百米的距離,來到了一塊凸起的巨石跟前,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頭赤紅色的飛龍從天而降,一對利爪垂落,眼看著就要抓到了我的雙肩,我下意識地將身子一矮,然后扭身揮劍,朝著那一對爪子斬落而去。

  喀……

  那金劍被我不斷灌注勁氣,早已是銳氣十足,這般陡然一下,絕對處于對方的意料之外,所以在一瞬之間,居然就斬在了那飛龍的爪子之上。

  金劍與堅硬的爪子親密碰撞,發出一聲讓人肉疼的的聲響來。

  遲鈍了大概一秒鐘,那飛龍的左腳爪子,就給我斬落下來。

  嘎!

  那沒有毛的冷血畜生嘴里尖叫一聲,受痛之后,騰空躍起,而它的翅膀則不斷撲騰,我被拍打了兩下,半邊身子發麻,下意識地滾落到了一旁。

  就在這時,我感覺到有一物從天上垂落而來,罡風撲面。

  我在地上又翻滾了幾圈,余光中瞧見居然是另外的一頭飛龍趕到,上面的人甩落下一根繩圈,準備將我給捆入其中去。

  這是把我當做野馬,自己是那套馬桿的漢子么?

  我心中憤怒,下意識地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那根身子,那人以為得手,猛然一拽,繩圈立刻縮成一團,差一點兒將我的手給捆在里間,而我卻不管這些,順著那力量,騰然著往上爬。

  很快,我居然在半空中晃晃蕩蕩之間,攀到了離那飛龍背上只有三兩米的距離。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被飛龍帶著飛上了半空之中,而我熱血上了頭,也是毫無懼色地直接翻身上來去。

  是的,我利用著手腕和腰肢上的力量,直接翻到了那飛龍的背上去。

  這事兒,換作是以前的我,絕對不可能這般做的,然而此時此刻,不但做了出來,而起還在那飛龍的身上站穩了起來,急劇的晃動之中,我揚起手中的金劍,朝著那人的脖子陡然一抹。

  那家伙根本沒有意識到這獵物張開了爪牙,當我揮劍的那一刻,他方才驚醒過來,下意識地往旁邊一躲。

  他這一側身,立刻就失去了平衡,我自己個兒也抗不了多久,于是直接一腳飛起,將那人踹落了下去。

  啊……

  那人帶著一身凄厲的慘叫聲,直接從十幾米高的半空中徑直栽落,而我則趁著他騰出空兒來的時間,跳到了那飛龍的背上,然后雙手抱著這冷血畜生的脖子,防止重心不穩摔下去。

  那飛龍在自己身上的馭手掉落的一瞬間,立刻就意識到了自己的背上,已經換了一個主人。

  我以為它并不介意,沒想到這家伙卻聰明至極,在空中一個陡然回轉,然后翻滾著朝那地下撞去。

  這陡然的一下,讓我有些猝不及防,雙手死死地樓主那畜生的脖子,感覺天旋地轉,只要是雙手一松,估計跟剛才那家伙的下場幾乎一模一樣。

  我整個人一陣失衡,天地轉換,眼前就是一黑,而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那飛龍墜落,馬上就要摔在地上了。

  從十幾米、或者幾十米的高空之中摔落下來,那是一種什么感受?

  莫非要變成肉糜?

  我的心臟噗通噗通地急劇跳動,而眼看著那畜生離地面只有半米不到的距離,它突然間一轉身,雙翅不斷撲騰,卻是完成了一個“V”字型的急速轉折,又陡然朝著天空中飛起了去。

  我知道了,這畜生顯然并不是很滿意我騎在了它的身上,所以才會用這種陡然之間的轉變,將我給甩下它的背上來。

  想到這里,我更是收起了金劍,緊緊抱著它的脖子不放手。

  如此天旋地轉好幾次之后,那失重和超重之間的陡然切換方才變得平和一些,而我則再也忍不住那種急劇的眩暈,胃中一陣翻騰,直接將先前吃過的食物都給吐在了這家伙的頭上。

  將胃部的食物都給吐了干凈,我這才好受一些,沒有再作糾結,而是喚出了小紅來。

  小紅一出現,騰空而起,就像一把浮傘,在半空中浮動了幾回,然后直接滲入了那冷血畜生小得可憐的腦袋里面去。

  它一進去,我坐下的這家伙就仿佛喝醉了酒一般,在半空中不斷地翻滾著。

  不過這種程度的翻滾跟剛才比起來,實在是好太多了,而且我的胃部再也吐不出東西,這才好了一些,在颼颼的冷風之中清醒了一些,才發現那飛龍恢復了平衡,在半空之中張開雙翅,徐徐滑行。

  居高臨下,我突然瞧見在很遠的地方,居然有一個很大的山峰,那兒的植被茂密,不時有黑點在其中浮現。

  這一片地區是有太陽鳥的,所以接著那微微的光芒,我仔細地瞧了兩眼。

  我發現那些黑點,居然是跟毛球它們一般模樣的生物。

  原來那個地方,就是毛球它們所要前往的布魯族領地,在我這般居高聯下地看來,整個兒就是一個偌大的猴山。

  正當我騎在那飛龍背上看風景的時候,突然間又有數道罡風吹起,緊接著我聽到了犀利的破空聲。

  什么東西?

  身下飛龍憑著本能躲開了這襲擊,我在翻滾的過程中,瞧見那破空而來的東西,居然是一根頂端削得尖尖的標槍,差一點兒,就將我給扔了一個對穿。

  好厲害的家伙啊……

  這時我也想起來了制服了這飛龍,并非無事,剛才那烏泱泱撲來的,可有五六頭之多,扭頭望去,我瞧見自己的身后,居然有四頭面目猙獰的飛龍朝著我俯沖而來。

  我身下這頭飛龍被小紅給控制了住,剛剛接手,到底還是有些遲鈍,滑翔的速度很慢,一下子就給追上了。

  四頭飛龍將我給團團圍住,上面有人高聲喊道:“飛龍將軍阿秀在此,報上姓名!”

  咦,是個娘們兒?

  那四頭飛龍圍著我盤旋,雖然沒有再扔標槍下來,不過也是虎視眈眈,我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特別還是在這半空之上,于是沉住了氣,然后喊道:“隊長別開槍,自己人,我是冬日瑪!”

  那人氣笑了,說冬日瑪是我師兄,你沒事冒充他做什么?

  啊?

  我勒個去,這飛龍將軍阿秀,居然也是阿摩王的十二門徒之一?

  我心中發慌,而上面那女將軍則笑了,說你就是從地表上面逃下來的人吧?沒想到你還挺厲害的,居然能夠控制得住我從惡龍巢穴里面精心挑選和培育出來的飛龍,不錯,你是束手就擒,保存一份性命,還是讓我把你打下半空,活活摔死呢?

  她的話語里充滿了自信,而我知道在這頭行動僵直緩慢的飛龍身上,實在是沒有什么大的作為,于是不動聲色地舉起了雙手,說我投降,留我一條活命吧。

  上面那女子說漢人有句話說得好,叫做識時務者為俊杰,你就很不錯,阿魯,去把他給我押過來。

  這一聲吩咐,左邊有一頭飛龍側身滑落而下,有一個大漢伸出了手,朝著我的身上抓了過來。

  我沒有等到那女子親自前來,心中有些遺憾,不過卻也不可能讓這大漢給擒了去,當下也是在兩者即將一錯身的時候,陡然間拔出金劍,朝著那人的胳膊猛然一斬。

  事出突然,對方即便是再多防范,也想不到我居然能夠憑空弄出一把劍來,收手不及,前臂給我一把就斬落而下,鮮血迸射而出。

  啊!

  壯漢一聲慘烈的巨吼,朝著我的下方滑落而去。

  我一擊得手,雙腿夾緊了身下那畜生,讓它趕緊逃離。

  然而這家伙只是拐了一個方向,連翅膀都懶得拍打,我心想糟了,慌忙揮劍四望,而就在這個時候,頭頂上傳來一聲炸響,緊接著一個黑影沖上墜而下,竟然直接落到了我的這頭飛龍身上來。

  我下意識地揮劍過去,然而那人卻仿佛違反了地心引力一般,身子陡然一浮,然后手出如電,一把就將我給推開。

  對方手段很強,倘若是在平地上,我未必能夠在她手下走出多少招,更何況是這失去平衡的半空。

  那女人也是氣急,抬手便是一掌,拍在了我的腦門頂上。

  嗡!

  一聲炸響,我感覺雙眼一黑,身子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從那飛龍的身上一歪,直接墜落到了下方去。

  要死了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到底還是根基淺薄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