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四章 身陷囹圄中

  我死了么?

  昏迷之前的時候,我腦子里轉的就是這么一個念頭,而等我醒過來的時候,還在思考這么一個問題。

  一直過了很久,我突然一激靈。

  臥槽,老子沒摔死。

  這想法剛剛一浮現腦海,讓我莫名有些興奮,而就在此時,旁邊傳來了一個冷冷的話語:“醒了?那好,醒了的話,就趕緊老老實實地交代,免得我對你動手——我可不是溫刑頭那個變態的家伙,沒有虐待狂和肢解人體的喜好。”

  虐待狂?

  還有肢解人體?

  聽到這兩個字眼,我頓時就是心中一慌,下意識地伸手,結果發現自己全身都給綁得嚴嚴實實,一點兒都動彈不得。

  至于說話的那聲音,我也已然聽出來了。

  她竟然是之前與我交手之時,自稱飛龍將軍的女子阿秀。

  她好像說過,自己是冬日瑪的師妹,如此說來,她不就是阿摩王的十二門徒之一?

  我想起了冬日瑪的厲害,頓時就是一陣心底發涼。

  后來的事情,我也回憶過來了,那女子兇悍得簡直是沒有道理,在幾百米的高空之上,她居然悍不畏死地從天空撲落下來,兩三招就將我的攻擊化解了去,然后一掌拍在了我的腦門上,并且將我給踹下了飛龍。

  在那種高度上,還有保持這樣的冷靜和敏捷,這女人,不簡單。

  等等,我這是被擒住了,那么小紅呢?

  還有我的乾坤袋呢?

  我下意識地瞥眼,朝著腰間望去,而一只白嫩的手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那手上,卻正是我的乾坤袋,飛龍將軍阿秀說道:“你是在找這東西呢?”

  瞧見乾坤袋被人拿走,我心中焦急,不過卻努力表現出毫不在乎的樣子,笑了笑,說階下之囚,案板的肉,能找啥呢?

  一張臉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那是一張年輕女子的臉,說不上漂亮,只不過因為常年不見日照的關系,顯得皮膚十分白,就像雪一般,沒有血色,而那女子的眼睛則是藍色的,比我在畫報上瞧見的那些外國女明星都美。

  這個女人,居然就是那個兇猛得不要不要的阿秀將軍?

  她沖著我笑了笑,說我剛才搜了一下你的身,沒有發現你的武器,告訴我,是不是交手的時候,掉落了下去?

  我點了點頭,說是,手沒抓穩。

  啪……

  一記又惡又狠的耳光突如其來地甩在了我的臉上,我只感覺到左臉一陣火辣辣的時候,耳膜都給甩得一陣嗡嗡作響,差一點兒腦袋都給折了下來。

  疼!

  那女子一巴掌扇得我口鼻之中鮮血直流,然而她卻還是如同剛才一般笑吟吟的模樣,慢條斯理地說道:“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被人騙——我有個識貨的手下告訴我,這東西叫做納須彌于芥子,別看這里面什么都沒有,但是可以容納許多東西。你說,他是不是在騙我?”

  我認真地點頭,說對,那家伙絕逼是在騙你。

  啪……

  又一道耳光降臨,這回卻是打在了我的右臉之上。

  這回倒是對稱了。

  打完了臉,阿秀將軍慢悠悠地說道:“你故意的?”

  我笑了笑,說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現在我既然都已經被你擒住了,捆成了粽子,阿秀將軍想如何消遣我,都不是問題;我即便是服服帖帖、老老實實地配合你,回答所有問題,那又如何,難道還能得活?還不如保持點氣節,免得死了之后,黃泉路上,自己覺得憋屈。

  聽到我說得坦然,那阿秀將軍反倒是沒有再打我,而是饒有興趣地說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會繞過你呢?”

  我說我從來不相信奇跡。

  阿秀將軍笑了笑,說為了顛覆你的世界觀,我還就告訴你了,只要你供出你同伙的位置和去處,我就放了你,你看如何?

  我聽到這話兒,與阿秀將軍四目對視。

  過了十幾秒鐘,我方才緩緩說道:“從你的眼睛里,我看出了太多的玩味和笑意,想必是被我騙得不甘心,所以才會想要耍我一遭吧?不過遺憾的事情是,我從來不會被人騙,尤其是一個女人。”

  阿秀將軍皺眉,說你還懂讀心術?

  我搖頭,說沒有,不過對女人這種生物,有過一段時間的研究而已。

  阿秀將軍說這么講來,你倒是個風流人物?

  我搖頭,說這心里,永遠都只裝得下一個女人,我只不過是想花一輩子去琢磨一個她而已,你別誤會了。

  兩人聊了一會兒,那阿秀將軍突然站了起來。

  她居高臨下地看著我,說你的表現,和我想象的一樣。

  我說什么一樣?

  阿秀將軍淡淡地說道:“自我犧牲,并且引以為傲——本來我們這一次,差點兒就將你們給一網打盡了的,但是沒想到你這個時候居然就躥了出來,而且還打死打傷了我們的好幾人,并且還奪了飛龍,這才使得我們全力抓你,將其余的人都給放走了……”

  我笑了笑,對于這來自對手的夸獎,頗有些得意。

  然而阿秀將軍并不會讓我一直這樣高興,她冷冷地說道:“我們后來曾經去過布魯族的猴山營地,讓它們交人,但是卻遭到了拒絕,理由是沒有瞧見人。”

  我說你們摩門教不是說統治了整個地底世界么,為何不直接滅了布魯族?

  阿秀將軍搖頭,說暴力不是解決一切問題的根本手段,布魯族是茶荏巴錯最大的族群之一,這些猴子有著強大的實力,而且我的師兄里面,也有來自布魯族的,所以強取,并不是很好的手段——事實上我并不在乎其余的人,唯有一人,我必須要將其抓獲。

  我說是誰?

  阿秀將軍一字一句地說道:“就是那個體型如豬的女人,這個人牽涉到另外一個重要逃犯,若是能夠抓到她,其余的人,我都是可以赦免的——包括你。”

  我說哦,原來你到底還是希望我能夠供述出自己伙伴的行蹤來啊?

  阿秀將軍平靜地說道:“我剛才已經跟你說過了,我只要一個人,就是那個癡肥如豬的女人,其余人,包括你們所要找尋的同伴,還活著的三個人,我都可以讓冬日瑪給放了——這就是我的條件,你不妨考慮一下,畢竟那個女人,跟你們并沒有什么關系,你說呢?”

  當她將最后的條件開出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倘若我僅僅只是驢友團的一名普通人,說不定就心動了。

  因為對方的條件實在是太優厚了,不但承諾放了我們,而且還將楚領隊等還活著的人,都交還給我們,如此說來,我們來這兒的目的,基本上就已經達到了。

  然而她卻沒有想到一種可能,那就是我跟她口中那癡肥如豬的女人,其實是認識的。

  二春是我的師姐。

  我沉默了一會兒,為了拖延時間,于是說道:“你容我想一想吧?”

  秀女將軍掏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來,在我胸口的位置,挑開了一個口子來,然后平靜地說道:“我的刀上抹了點藥水,它能夠阻止你的傷口愈合,讓你的血保持恒定地流下,八個小時之后,你將會失去體內三成的鮮血,而那個時候,你就只有面對死亡了——聽得懂我的話?”

  我低頭,望了一眼那火辣辣的胸口,目光一瞬間凝聚了起來,說也就是說,我只有八個小時的考慮時間?

  她點了點頭,說對,事實上,失血三成,誰也救不了你,所以你越早交代跟他們的集合地點,就越安全——至于八個小時之后,他們都已經可能轉移逃遠了,你即便是交代了,也沒有什么意義了……

  說完這話,她站起了身來,然后轉身往外走。

  臨走之前,她吩咐道:“你們幾個,看好他,我去一趟地宮,跟師父匯報一下追捕逃犯的具體進展。”

  秀女將軍離開了,而我這是才發現自己居然是被關在了鐵制的吊籠里面,懸空而立,在下方處居然是一個水潭,波光粼粼的水面不斷有東西在翻騰,看著體型挺大的,不過我卻分不清楚到底是何物。

  不過我很快就瞧見了,因為我胸前的傷口在持續流血,那鮮血先是浸潤了我的衣服,緊接著一路往下,最終將我的衣服弄得飽和,便開始往水潭中滴血。

  鮮血的刺激,讓我下方的水潭一下子就沸騰了起來,緊接著我瞧見了水下的那些東西。

  居然是一頭又一頭面目猙獰的鱷魚,它們在我的血液中翻騰著,有的甚至從水下一躍而起,試圖朝著我襲擊而來。

  盡管它們沒有一頭能夠咬到牢籠,不過我還是承擔了極大的心理壓力。

  我知道自己可能要死在這里了。

  沒本事又強出頭的下場,估計就是這般吧?

  我不打算出賣五哥和二春他們,心中卻又突然間畏懼起死亡來,而血液的不斷流失,也讓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冷,不知不覺間,我開始迷糊了起來,然后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我,如此刻一般,被困于牢籠之中。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南柯一夢,不知今夕是何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